美媒:战犯在国际法庭服毒自尽 毒药是如何带进法庭的?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全文)

来源:网易新闻 2017-12-06 00:21:01

(原标题:美媒:战犯在国际法庭服毒自尽 毒药是如何带进法庭的?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参考消息网12月6日报道美媒称,11月29日,在海牙的一个法庭,一名来自前南斯拉夫的军事指挥官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将其中的东西一饮而尽,然后宣布他已服毒,以示对自己被定罪为战犯的抗议。法官们迅速下令用帷幕挡住旁听席上观众的视线。电视的转播画面也突然停止。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4日报道,根据律师和法院官员所说,接下来在公众视线之外所发生的,就如这件事一般令人震惊。这名72岁的战犯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倒在了椅子上,开始大口喘气。他后来被送到了一家荷兰医院,宣告死亡。

12月1日,荷兰检方宣布普拉利亚克在摄入氰化钾(一种剧毒化合物)后因心脏衰竭死亡,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宣布,将对普拉利亚克的自杀进行自己的“独立、专业评估”。但一个关键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他是如何偷偷将毒药带入法庭的?

法庭的辩护律师说,针对普拉利亚克及另外五名维持原判的被告的安全措施极为严格。当他们离开拘留中心时——它位于一座戒备森严的荷兰监狱内,都接受了搜身,在抵达法庭大楼时也是同样。但法院官员承认,不包括体腔搜查。

尽管如此,这也让普拉利亚克是如何拿到毒药的问题悬而未决,因为访客按理来说也都是要经过安检的。此外,在他最后一次在法庭上露面的前几个月,他似乎已经回避了与家人及律师的接触。

他的首席律师妮卡·平特在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接受电话采访说,普拉利亚克曾告诉他的家人,让他们不要出席庭审。

平特说,“13年来,他妻子每个月都会去探监,上一次我记得应该是10月底。他的继子和继女也会来探视”。然而,她又补充说,“他不让妻子来旁听判决。他告诉她:别来海牙。”

平特回忆说:“上周末我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在判决前希望我去看看他。他说:‘不,别来了。’11月28日我又打给他,告诉他我会早点到法院和他碰面。他对我说:‘不,别来了。我们庭上见。’”她说她相信普拉利亚克是不想让她了解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从13年前的一开始,他就告诉我他无法忍受被称为战犯,”平特说。“他受不了这种耻辱。”但她补充道:“他从未暗示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报道称,普拉利亚克曾是一名话剧及电影导演,还是一名作家。当克罗地亚在1991年脱离南斯拉夫,组建起军队后,他加入了军队,并被任命为将军。

被委任为在波斯尼亚作战的克罗地亚部队指挥官的他,曾是这场冲突中的一个关键人物,该冲突包括了对莫斯塔尔这个多民族混居的城市旷日持久的围城和炮轰。当时他是克罗地亚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与克罗地亚在波斯尼亚作战武装力量之间的主要联络军官。

报道称,他于2004年向法庭投案,于2013年被判战争罪行及反人道罪。当时他被判入狱20年,但他提起了上诉。

11月29日,法庭对他的罪名和刑期维持原判时,普拉利亚克一直站立。

他身子前倾,拿起了小药瓶。

“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不是战犯,”他用克罗地亚语预示性地宣告。“我带着蔑视拒绝你们的判决。”

然后他松开拳头,拿出小药瓶,脑袋后仰,一饮而尽。

“我已经服下了毒药,”普拉利亚克说。他的律师之一娜塔莎·福沃·伊万诺维奇向主持庭审的法官卡梅尔·阿久斯大声喊道“庭长,我们的客户说他服了毒”,好让他能明白。

法官们十分震惊,但似乎还未能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阿久斯指示下一位被告起立,开始陈述。

“人们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代表普拉利亚克的共同被告——亚德兰科·普尔利奇的资深辩护律师迈克尔·卡内瓦斯说。“这个人总爱虚张声势。普拉利亚克一坐下就呼吸急促,喘不过气。动静很大。他还发出类似被哽住的声音。我看到他重重地倒在椅子上。有人大喊着求助。警卫过来了,把他放在了地上。”

卡内瓦斯补充道:“几分钟后,法庭医务室派来了两名医生。一名医生喊道:心脏停跳了。他们开始做心肺复苏术,他们和几名安保人员一起轮流按压他的胸腔以恢复他的心跳。”

20分钟后,一所医院的急救队抵达法庭并接手救助。他们将普拉利亚克在大楼内又留了大约40分钟,希望他能稳定下来。急救队最终决定将其带去医院的原因尚不明确。克罗地亚司法部部长对安保和医务人员的反应速度提出了质疑。

法院曾在12月1日表示调查将由冈比亚首席大法官、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前检察官哈桑·B·贾洛领导。

报道称,调查报告预计将于12月31日发表。

调查结果接受公开监督的程度尚不明确。“审查结果将会公开,以正当法律程序和保密需要为准。”法庭表示。

报道称,要将药瓶偷带入法庭,普拉利亚克需要躲开严格的安全措施。被告们在警卫的陪同下从地下停车场进入大楼。在离开法庭拘留所时以及在法庭内都会光身搜查。他们无法与公众接触。

辩护律师福沃·伊万诺维奇说,来访者也要经过严格的安检,首先是在进入安全级别很高的荷兰监狱,然后进入里面的联合国拘留所时。

“一切东西——我们的鞋子、衣服、包包——一都要经过X光机,”她说。“我们要通过一个扫描仪,和机场的一样。我们不能携带液体。”

卡内瓦斯回忆他上一次见到普拉利亚克的情形。“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当天在审判室的外面,他刚刚从厕所出来,”他说。“我当时没多想。但我现在在想这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法官维持了对其20年监禁的判决后,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中)举起一个小药瓶,之后称自己已经服毒。(美国《纽约时报》网站)

【延伸阅读】荷兰调查前南刑庭被告服毒案 克罗地亚不满法院判决

参考消息网12月1日报道法媒称,荷兰检察官正在调查一名波黑克罗地亚族战犯11月29日在直播的审判现场当庭自杀事件。这名战犯偷偷把毒药带进联合国法庭,然后喝下毒药自杀。

据法新社11月30日报道,在令人震惊的全球直播画面中,当联合国法官宣布对其在上世纪90年代巴尔干冲突中犯下的暴行维持20年监禁的判决后,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喝下了装在一个棕色小玻璃瓶里的液体,并宣布自己已经服下毒药。

报道称,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随即中止庭审,将72岁的普拉利亚克送往医院,后者在医院死亡。这一事件给本将功成身退的前南国际刑事法庭蒙上了一层阴影。

检察官表示,他们将着重调查是什么杀死了普拉利亚克,以及他在获取可疑毒药的过程中是否获得过外界帮助。

荷兰检察官11月30日说,将会立即对普拉利亚克进行验尸。荷兰检方发言人说,“验尸是首要任务”,并且透露在他喝药的小瓶中发现了一种“能够致死的化学物质”。

报道称,这一令人震惊的事件震动了克罗地亚,也让这个设立了20多年、即将在下个月关闭的国际刑事法庭陷入极度难堪。

报道认为,需要解答的问题包括普拉利亚克是如何躲过严格的安检把药瓶带进审判庭的,以及如果瓶里确实是毒药,他在被关押的海牙联合国拘禁中心是如何获得它的。

克罗地亚领导人认为,普拉利亚克的自杀证明了正在作最后判决的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失败。

克罗地亚总理安德烈·普连科维奇谴责这个联合国法庭是“不公正的”,并表达了哀悼。

普连科维奇对记者说:“我们今天不幸目睹,他的行动大体上代表了6名波黑克罗地亚族人以及克罗地亚人民遭受的深切的不公正。”

波黑主席团克族成员德拉甘·乔维奇说,普拉利亚克的行动显示“他准备作出何种牺牲”以证明他“不是一个战犯”,“这是这个自1993年就成立的法庭的耻辱”。

报道称,法官当天对普拉利亚克及其他5名波黑克族战时领导人维持原判,这引发了巴尔干半岛的很多克罗地亚人的愤怒。他们认为这些人是保卫他们的人民的英雄。特别是法官称他们都是“共同犯罪集团”的一部分,涉及对波黑穆斯林进行种族清洗,并且该集团和克罗地亚已故前总统弗拉尼奥·图季曼共同的最终目标是统一克罗地亚及波黑境内的克罗地亚人。这和萨格勒布的观点相矛盾。

11月29日,普拉利亚克服毒自杀后,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在萨格勒布举行记者会。(法新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01 14:21:52)

【延伸阅读】外媒:联合国战争罪被告出庭受审 当庭服毒身亡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外媒称,据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报道,波黑克罗地亚族战犯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29日在法庭上突然服毒后身亡。当时联合国的法官们维持了他的20年刑期。

据法新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援引一位与普拉利亚克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上诉案作出裁决后,现年72岁的普拉利亚克喝下一个棕色小瓶里的东西,在送医后不治。

报道称,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当天在进行最后裁决时出现惊人一幕并陷入混乱,作为被告的普拉利亚克在法官宣布维持其20年刑期的几秒钟后喝下了毒药。

在法庭作出裁决时,普拉利亚克气愤地大叫道:“普拉利亚克不是罪犯,我拒绝接受你们的判决。”然后,他把一个棕色的小瓶子放到嘴边喝下了里面的东西。

主审法官卡梅尔·阿久斯立刻下令休庭。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抵达法庭外,同时一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阿久斯后来恢复了庭审继续宣判,并说:“一号审判庭现在成了犯罪现场。”

报道称,联合国法官当时正在宣布对6名前波黑克族政治和军事领导人的上诉案件的裁决,这是法庭对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血腥解体过程中的战争罪行的最后一次判决。

报道称,普拉利亚克的一项特别的罪名是,在1993年下令摧毁莫斯塔尔一座16世纪的大桥。法官在第一次审判时表示,此举“给穆斯林平民造成过度损害”。这座桥是波黑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象征。

但在裁决中,法官实际上同意了普拉利亚克的部分上诉,称这座桥在冲突期间是合法军事目标。法官还推翻了此前对他的一些判决,但是拒绝给他减刑。

另据路透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电视台29日报道,波黑克族战时指挥官普拉利亚克在战争罪庭审时服毒,随后在海牙的一家医院死亡。

报道称,此事发生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的最后一次裁决的最后几分钟,该案将于下个月结案。法官当天维持了对被裁定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6名波黑克族人的定罪。该法庭设立于1993年,它将在今年底审判授权期满时关闭。

报道称,这6名前高级政治和军事官员于2013年被裁定参与对波黑穆斯林的“种族清洗”运动的罪名成立。对这6人的一些具体罪行的定罪在上诉中被推翻,但是法庭庭长阿久斯表示:“这6人仍被裁定犯有大量且非常严重的罪行。”

资料图片:普拉利亚克吞食毒药。(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1-30 09:10:00)

【延伸阅读】法官判20年刑期 战犯受审当庭服毒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外媒称,据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报道,波黑克罗地亚族战犯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29日在法庭上突然服毒后身亡。当时联合国的法官们维持了他的20年刑期。

据法新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援引一位与普拉利亚克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上诉案作出裁决后,现年72岁的普拉利亚克喝下一个棕色小瓶里的东西,在送医后不治。

报道称,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当天在进行最后裁决时出现惊人一幕并陷入混乱,作为被告的普拉利亚克在法官宣布维持其20年刑期的几秒钟后喝下了毒药。

在法庭作出裁决时,普拉利亚克气愤地大叫道:“普拉利亚克不是罪犯,我拒绝接受你们的判决。”然后,他把一个棕色的小瓶子放到嘴边喝下了里面的东西。

主审法官卡梅尔·阿久斯立刻下令休庭。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抵达法庭外,同时一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阿久斯后来恢复了庭审继续宣判,并说:“一号审判庭现在成了犯罪现场。”

报道称,联合国法官当时正在宣布对6名前波黑克族政治和军事领导人的上诉案件的裁决,这是法庭对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血腥解体过程中的战争罪行的最后一次判决。

报道称,普拉利亚克的一项特别的罪名是,在1993年下令摧毁莫斯塔尔一座16世纪的大桥。法官在第一次审判时表示,此举“给穆斯林平民造成过度损害”。这座桥是波黑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象征。

但在裁决中,法官实际上同意了普拉利亚克的部分上诉,称这座桥在冲突期间是合法军事目标。法官还推翻了此前对他的一些判决,但是拒绝给他减刑。

另据路透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电视台29日报道,波黑克族战时指挥官普拉利亚克在战争罪庭审时服毒,随后在海牙的一家医院死亡。

报道称,此事发生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的最后一次裁决的最后几分钟,该案将于下个月结案。法官当天维持了对被裁定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6名波黑克族人的定罪。该法庭设立于1993年,它将在今年底审判授权期满时关闭。

报道称,这6名前高级政治和军事官员于2013年被裁定参与对波黑穆斯林的“种族清洗”运动的罪名成立。对这6人的一些具体罪行的定罪在上诉中被推翻,但是法庭庭长阿久斯表示:“这6人仍被裁定犯有大量且非常严重的罪行。”

(2017-11-30 10:25:35)

【延伸阅读】战犯受审当庭服毒 高呼绝不认罪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外媒称,据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报道,波黑克罗地亚族战犯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29日在法庭上突然服毒后身亡。当时联合国的法官们维持了他的20年刑期。

据法新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援引一位与普拉利亚克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上诉案作出裁决后,现年72岁的普拉利亚克喝下一个棕色小瓶里的东西,在送医后不治。

报道称,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当天在进行最后裁决时出现惊人一幕并陷入混乱,作为被告的普拉利亚克在法官宣布维持其20年刑期的几秒钟后喝下了毒药。

在法庭作出裁决时,普拉利亚克气愤地大叫道:“普拉利亚克不是罪犯,我拒绝接受你们的判决。”然后,他把一个棕色的小瓶子放到嘴边喝下了里面的东西。

主审法官卡梅尔·阿久斯立刻下令休庭。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抵达法庭外,同时一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阿久斯后来恢复了庭审继续宣判,并说:“一号审判庭现在成了犯罪现场。”

报道称,联合国法官当时正在宣布对6名前波黑克族政治和军事领导人的上诉案件的裁决,这是法庭对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血腥解体过程中的战争罪行的最后一次判决。

报道称,普拉利亚克的一项特别的罪名是,在1993年下令摧毁莫斯塔尔一座16世纪的大桥。法官在第一次审判时表示,此举“给穆斯林平民造成过度损害”。这座桥是波黑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象征。

但在裁决中,法官实际上同意了普拉利亚克的部分上诉,称这座桥在冲突期间是合法军事目标。法官还推翻了此前对他的一些判决,但是拒绝给他减刑。

另据路透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电视台29日报道,波黑克族战时指挥官普拉利亚克在战争罪庭审时服毒,随后在海牙的一家医院死亡。

报道称,此事发生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的最后一次裁决的最后几分钟,该案将于下个月结案。法官当天维持了对被裁定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6名波黑克族人的定罪。该法庭设立于1993年,它将在今年底审判授权期满时关闭。

报道称,这6名前高级政治和军事官员于2013年被裁定参与对波黑穆斯林的“种族清洗”运动的罪名成立。对这6人的一些具体罪行的定罪在上诉中被推翻,但是法庭庭长阿久斯表示:“这6人仍被裁定犯有大量且非常严重的罪行。”

(2017-11-30 10:25:35)

【延伸阅读】联合国战犯出庭受审 当庭服毒身亡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普拉利亚克吞食毒药。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 外媒称,据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报道,波黑克罗地亚族战犯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29日在法庭上突然服毒后身亡。当时联合国的法官们维持了他的20年刑期。

据法新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通讯社援引一位与普拉利亚克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上诉案作出裁决后,现年72岁的普拉利亚克喝下一个棕色小瓶里的东西,在送医后不治。

报道称,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当天在进行最后裁决时出现惊人一幕并陷入混乱,作为被告的普拉利亚克在法官宣布维持其20年刑期的几秒钟后喝下了毒药。

在法庭作出裁决时,普拉利亚克气愤地大叫道:“普拉利亚克不是罪犯,我拒绝接受你们的判决。”然后,他把一个棕色的小瓶子放到嘴边喝下了里面的东西。

主审法官卡梅尔·阿久斯立刻下令休庭。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抵达法庭外,同时一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阿久斯后来恢复了庭审继续宣判,并说:“一号审判庭现在成了犯罪现场。”

报道称,联合国法官当时正在宣布对6名前波黑克族政治和军事领导人的上诉案件的裁决,这是法庭对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血腥解体过程中的战争罪行的最后一次判决。

报道称,普拉利亚克的一项特别的罪名是,在1993年下令摧毁莫斯塔尔一座16世纪的大桥。法官在第一次审判时表示,此举“给穆斯林平民造成过度损害”。这座桥是波黑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象征。

但在裁决中,法官实际上同意了普拉利亚克的部分上诉,称这座桥在冲突期间是合法军事目标。法官还推翻了此前对他的一些判决,但是拒绝给他减刑。

另据路透社11月29日报道,克罗地亚国家电视台29日报道,波黑克族战时指挥官普拉利亚克在战争罪庭审时服毒,随后在海牙的一家医院死亡。

报道称,此事发生在联合国前南国际刑庭的最后一次裁决的最后几分钟,该案将于下个月结案。法官当天维持了对被裁定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6名波黑克族人的定罪。该法庭设立于1993年,它将在今年底审判授权期满时关闭。

报道称,这6名前高级政治和军事官员于2013年被裁定参与对波黑穆斯林的“种族清洗”运动的罪名成立。对这6人的一些具体罪行的定罪在上诉中被推翻,但是法庭庭长阿久斯表示:“这6人仍被裁定犯有大量且非常严重的罪行。”

(2017-11-30 10:25:35)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