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出西湖藕粉的小镇,惊艳到你想不到

来源:网易新闻 2017-12-06 04:11:55

(原标题:这个出西湖藕粉的小镇,惊艳到你想不到)

本报记者 施雯 通讯员 姚萍萍 钱冰冰

房价不到2万元,20分钟开车到武林门

这个出西湖藕粉的小镇,惊艳到你想不到

每年柿子黄的季节,杭州北部的崇贤三家村里,家家开始制作手工藕粉。

藕粉制作工艺复杂,摸藕、洗藕、磨粉、淘洗、过滤、沉淀、悬挂、削片、晒干等工序,缺一不可。

削片的技艺十分高超,手削藕粉形如薄片,白里透微红,有银色光泽。这是三家村藕粉成为杭州特产金子招牌的奥秘所在。

不过,这个出手工藕粉的地方,如今已经变身杭州城北一座水韵幽幽的北秀新城,它的变化,惊艳到你想不到。

今天,钱报记者就跟着三位新老崇贤人的脚步,带你去看看那里的变与不变。

生活很舒适,房价是洼地

“2008年,我大学毕业来杭州工作,在余杭崇贤买房安家。当时,我同事在三墩买房,房价还比我贵2000元/平方米,现在她开车上班要30-40分钟才能到,而我只要开15-20分钟就到了。住这里,去市区上班,真的很方便。”

王女士是杭漂族,现在全家住的房子是一套90多平方米的公寓,父母已经从老家过来帮忙带孩子,家里的空间显然有些局促。

“当时我来崇贤买房时,从城里倒了三趟公交才到,交通确实不便。现在,秋石快速路、半山隧道通车后,我开车到湖墅南路的单位,只要15分钟。今后,这里还有地铁10号线,出行真的太方便了。”

王女士感叹,我住崇贤,很多人都以为是很偏的。其实,我家就是半山隔壁,和老城区接壤,平时全家到中大银泰城逛个街,也就七八分钟车程。

这几年,坐落京杭大运河畔的崇贤新城,建设日新月异,王女士家小区门口就是公园,旁边还有新建的社区医院,崇贤第一小学还与杭州青蓝小学合作,女儿的就学问题也解决了,生活配套真心不错。

最近,王女士一直在家附近看房子,打算在崇贤再购置一套120多平方米的房子,改善下全家的居住条件。

“前段时间,余杭临平的新拍住宅用地,楼面价都突破2万元了,但崇贤现在还能买到2万元/平方米不到的房子,而且交通更方便,离老城区更近,这里真的是全杭州的房价洼地,性价比很高,我想我会一直在崇贤住下去。”王女士说。

水乡湿地美,邻里乐融融

从北方退休来杭州养老的顾阿姨,现在饮食的口味已经完全像个本地人了。

“崇贤是鱼米之乡,最有名的菜是红烧蹄髈,原来崇杭大酒店老师傅烧的,我们都是天天排队抢购的,这道菜现在我也会做啦。我们这边是大运河水系,周边有很多农家种的茭白、莲藕、荸荠,这些水生蔬菜是本地特产,特别新鲜水灵,杭州城里可买不到。”

作为社区活跃分子,顾阿姨经常和邻居们一起在崇贤四处溜达:“你们周末去西溪湿地玩,我们就去鸭兰村湿地,村里的自然风光很静很美,一点也不比西溪逊色。夏天的时候,你们去塘栖采枇杷,我们北庄村家家都有枇杷树,采摘不用人挤人,价格还比塘栖便宜。”

当过知青下过乡,走南闯北的顾阿姨觉得,生活在崇贤,本地人清爽明白的个性是她最欣赏的。

“我们小区建得早,一些设施需要修修补补的,物业总是推辞,我们找到社区,人家二话没说,第二天就来家门口开干了。崇贤本地人善良真诚,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逢年过节,社区还组织来自五湖四海的邻居们吃团圆饭,社区烧了几样大菜,邻居各家出一个拿手菜,大家相处在一起其乐融融。

大家在一起,还干了许多有意义的事。

“社区是我家,清洁靠大家。我们有个育芽团,是邻居们自发组织,每天轮流值班管垃圾桶,义务帮助每家每户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刚开始,我一星期要值班好几天,现在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我一个月才轮值一天班。”

不过,顾阿姨可闲不下来,清理了家门口的垃圾,她又和邻居们一起去河道边捡垃圾,当起了义工“河小二”:“崇贤水多河多,我们平时逛的卧龙浜公园就是沿河而建的。河岸边走走,如果垃圾遍地就一点也不赏心悦目了,五水共治不光是政府的事,居民也要贡献一份力量。”

传统底蕴浓,焕发新光彩

“记忆里的家乡,就是一片片荷塘。童年就是在荷塘摸鱼,雨天顶着荷叶奔跑的时光。”

80后小沈,是崇贤三家村人。这个村又叫手工藕粉村,杭州响当当的西湖藕粉,就出自这里。

除了荷塘,家乡的风土人情也是为人津津乐道的。这里的人民勤劳勇敢,多才多艺。

过去,在田头劳作的农民,待到吸烟歇力时,常常会聚在一起,拾一块瓦片作小锣,捡一个棒头当锣槌,折一张荷叶当低扇,在田头地间来一段《花篮》。

“九曲港上一株松,沾驾桥头闹丛丛,三官堂里多金银,独山顶上好凉风。”

崇贤有着因传说帝王御驾亲临而得名的“沾驾桥”;有着杭州名山“鳏寡孤独”之一的苍翠蓊郁的“独山”。

像这样的花篮曲调流传至今,本地人业余组建的花篮表演队还登上了国际舞台,夺得了“亚洲音乐舞蹈艺术节”金奖。

崇贤本地还有位古琴斫制传承人马岳思,他手工制作的古琴还登上了电影荧幕,成了电影《英雄》中的一大亮点。

家乡虽好,但小沈小时候觉得纳闷:“做藕粉那么辛苦,要大冬天下泥塘摸老藕,夜里西北风刮刮,还要不断起床给藕粉换水沉淀,为什么大家要坚持下去?”

现在,小沈回乡继承了手工藕粉技艺,品尝着自己一刀一刀削出的藕粉,有机制藕粉无法比拟的的清甜口感,他乐在其中并坚守着这份祖辈的事业。

莲子、莲芯、荷叶、荷花、莲藕每样都是宝,小沈这一代人,正在努力把崇贤的传统发扬光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