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的大院,每扇大门都有故事扑面而来

来源:全网资讯 2017-12-05 15:40:10

山西大院是中国民居建筑的典范,向有“北在山西,南在安徽”之说。山西的豪宅大院,建筑雄伟,精雕细刻,匠心独具,称得上北方地区民居建筑艺苑中的一颗颗璀璨明珠,而隐藏在这些大院背后的故事,才是山西人的精神故乡。

王家大院:

每扇门后面都有着不一样的故事

走过不同的古村、古镇,大大小小的各处园林,来到王家大院给人却是一种不一样的美。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说苏州园林是一首流动的诗,那么王家大院就是一篇凝固的散文,雄浑厚重,细腻曼妙,充满着神妙的诗情画意。

王家大院位于灵石县城东的静升镇,包括红门堡、高家崖、王氏宗祠三大建筑群,都是黄土高坡上的清代城堡式建筑,共有院落123座,房间1118间。建筑依山建堡,气势宏伟,楼层叠院,细部又不缺乏精雕细琢,还继承了我国西周时期即已形成的前堂后侵的庭院风格。王家大院被称作“中国民间故宫”和“华夏民居第一宅”。

王家大院入口处。王府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王家大院的四面各开一个堡门,东堡门位于主院前大通道的东端,是王家大院的主门,高高的门楼石雕匾额上刻有“寅宾”二字,意为东方之神敬导日出。

青砖瓦房高低错落。在这座大院中共有院落123座,房间1118间。

这里的建筑群将木雕、砖雕、石雕陈于一院,绘画、书法、诗文熔为一炉,人物、禽兽、花木汇成一体,姿态纷呈,各具特色,称得上北方民居建筑艺苑中的一颗璀璨明珠。王家大院是山西最大的一座保存完好的建筑群,称“三晋第一宅”,入选《中国民族建筑集·汉·北方民居》一书,山西省仅此一例。

高低错落,层层递进,王家大院以其独有的风采和鲜活的生命伫立在灵石县静升镇的黄土山坡上,它静静地远离着明清两代左右中国经济命脉的商业中心祁县、平遥、太谷,那是晋中盆地最南端的一个县份。

东西对峙,一桥相连,黄土高坡上窑洞与瓦房相结合的全封闭建筑,记载了不同时期王家辉煌与鼎盛,堪称中国北方民居的明珠。

王家大院文气绵延,楹联和匾额在大院建筑群中,占有极具文化的的地位。凡是有堂厅的定有楹联,有门户的定有匾额。数量之多,形式之丰,内容之深邃,记忆并张扬王家人几百年中的追求与思考,在晋商文化中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乔家大院的真实故事

乔家大院,原名“在中堂”,位于山西晋中地区祁县县城东北12公里处的乔家堡村。乔家大院建筑奇特,整个大院除了后花园没有一草一木,其建筑造型以一种近乎绝对的对称,层层叠叠的重复,院中有院,院中有园,气势雄伟,奢华壮丽,形成了巨大的震撼力。6个大院相通,连成一片,共有19进院落,300多间房屋构筑成“双喜”字形。各处院落均有精美的砖雕、木雕、石刻,光彩艳丽。所雕刻的图案有人物、花奔、翎毛、走兽、鱼虫、蔬果,有些图案雕绘了古代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无不寓意“福寿双至、吉祥如意”。

大门对面的砖雕影壁上,有“一寿变百寿”的文字图案,100个不同造型的寿字古拙遒劲,是珍稀的传世艺术瑰宝。定楼上悬挂一块“福种琅缳”匾额,为当年慈禧太后赠送给乔家的褒奖之物。乔家还有两块类似的珍贵匾额:一块是李鸿章亲笔题写的“仁周义博”;另一块是明清之际思想家傅山亲书的“丹枫阁”,显示了王公重臣和文人墨客对乔家的钦佩与重视。

乔家大院代表了明代、清代和民国初年的建筑风格,是清代大户人家的典型宅院,被国家列入历史文化名城的景点。由张艺谋执导、巩俐主演的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就是在乔家大院拍摄的。

乔家大院主人是晋商的代表人物之一。乔家第一代创业者生于清初,早年家贫,远赴蒙古包头打工。有了积蓄,便往返于包头、太原、祁县等地贩卖商品。乔氏经商取之有道,讲求“忠、义、利”:把利国利民放在首位;在商业竞争中扶助同行;关心民生,救助难民、灾民。做生意坚持,不搞欺诈,公平买卖,童叟无欺,因而博得了商界同行与客户的信任。第二代延续祖训,在包头、太原等地做起了中介生意,投资不多,但利润可观,到乾隆时代已成为拥有数百万银两资产的巨富。第三代是读书人、儒商,即电视剧《乔家大院》主角乔致庸的原型。他把儒家思想融入到经营活动中去,以诚信、仁义为本,薄利多销,生意越做越大,在北京、太原、包头等地,甚至运及江南,开设了许多分号,经营粮食、茶叶、丝绸、兼营票号(即钱庄),实现了“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抱负。资产累积数以千万计,但乔氏家族心忧天下,为国分忧,为民解难。晚清时期,山西大旱3年,灾民流入祁县多达10万之众,乔家赈灾放粮。八国联军侵占北京,乔家极端痛恨帝国主义,慷慨解囊,献出数百万两银子,救助逃难中的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和清军。抗日战争时期,深明大义的乔氏后人,冒着生命危险,向八路军和地方游击队捐款捐药捐枪支弹药,激励他们狠狠打击人侵山西的日寇,被当地军民誉为“矢志抗日的忠诚义士”。

建国初期,乔氏家族经过商议,向国家捐献了乔家大院,后辟为民俗博物馆,向国内外游人开放。同一时期,乔家还向政府捐赠了古代名家创作的价值连城的500件字画。改革开放以后,在海外的乔氏后人纷纷回国投资,参与国家建设,赢得了口碑。乔氏家风代代相传,殊为难得。这种美德,反映了华夏的优良传统。

小河村,那鲜为人知的故事

阳泉市郊区的小河村是一个有着1600余年历史的古村,2007年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走进小河村,处处都能看到、听到从古至今的动人故事。

一、遥远的传说

小河村至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先有桃树岭,后有小河村”。说的是公元316年前后,石勒(上党武乡人,319年自称赵王,330年称帝,建都邺城)曾屯兵于小河寨垴堰一带,当时的小河村距平定州8里,整个村子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清澈的河水由南向北在沟底潺潺流过,村民们过着宁静祥和的日子。

不知何时起,村北口一水潭中出现一只巨蛙,村民称其为蟾,因其经常攻击人畜,不少村民不得不迁到村西的桃树岭。桃树岭一带没有水源,人们必须下山挑水。每逢挑水时,人们成群结队,敲锣打鼓,大声吆喝才敢下山。巨蛙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

石勒知道后,决心击毙巨蛙,为民除害。每有空闲,石勒就到潭边寻找。一天,他骑马路过潭边,正打算回营,巨蛙忽然从潭水中跳出,张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石勒稍一定神,一箭过去,射死巨蛙,岭上居民纷纷下山观看,并杀猪宰羊答谢石勒。不久,石勒带兵离开这里,村民便把石勒驻兵的地方更名为寨垴堰,并在此修庙纪念。巨蛙被除后,村民纷纷返回,重建家园。于是就有了“先有桃树岭,后有小河村”的说法。

二、凝固的传承

小河村群山环抱、依坡建村、小河穿村而过。山势落差使小河村的建筑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山村街巷结构和许多古建筑依然保留一派古村落气象。

小河村的建筑大多属明清及民国时期的遗存。主要有民居建筑、商业建筑、宗祠建筑、庙宇建筑、庙宇乐楼建筑。这些建筑主要是砖木结构房屋和砖石结构的拱券式窑洞。这些建筑有着灵活的空间布局、丰富的建筑形式、精致的雕刻工艺,渗透着儒雅的文化气息。

小河村现存明清以及民国时期的各类建筑34630平方米,传统院落178处,占地18.5公顷,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石家大院了。

石家大院据说有窑洞65眼、起脊屋112间,几十个院落相通,院中建一玲珑剔透的小花园,石家花园因此得名。

大院中的房屋均为硬山顶两面坡的瓦房,没有窑洞式住房。小院紧凑、精巧,布局合理;整个大院规模宏大,既相对独立又相互连通。宅院之间通过廊、门楼、门洞互为相连,可以四通八达。

大院靠山临水,选址讲究,环境优美,不仅在风水上胜出,在建筑装饰上,石家大院的石、木、砖三雕,雕刻细腻、构图讲究、工艺独特、含义深刻,称得上美轮美奂。站在石家大院大门口,抬眼望去,青砖灰瓦,古色古香,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从进院的第一个台阶起,要登76级才能到达大院最上边的正屋。大院中的一组组小院,呈阶梯分布,从下而上分别为含清堂院落,三元堂院落,明远堂院落。

三、女人的传奇

石家大院始建于清雍正年间,初为石显玉家所建,后因显玉家遭不测,便把正在施工中的大院卖给石思虎家。建筑是无声的长卷,悄悄记录着历史。石家花园内的故事又通过一砖一瓦鲜活地向我们走来。其中有三个女人的故事和石家大院一样永远不朽。

油糕老人:她没有名字,只知道她姓葛,后人皆称葛氏。她就是石家大院主人石思虎的妻子。

石思虎年轻时曾经营小生意,但收入微薄难以养家,后不幸中年谢世,留下妻子葛氏和三个不满10岁的孩子。 葛氏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油糕老人,年轻守寡,家境十分贫寒。老人每天起早搭黑,除身任耕作、操持家务外,还把黄米面加工成黄米油糕。她每天坚持用一小篮装上这些食品到“黑宅”家修家的工地上叫卖。

到了长子石宽17岁,可以为家里分担一些的时候,葛氏做出了一个让村里人难以相信的决定:送儿子到北京独闯天下,学做生意。给“黑宅”修家的工人们钦佩之余,开玩笑说:你把油糕炸得大点儿,这家可是日后给你修的。

在葛氏50多岁的时候,家渐小康,儿子在北京的生意也越做越红火。恰逢此时“黑宅”家遭事,要卖掉这修了半拉子的宅院,老人便买下这片宅子,那些工人真的成了给石家修院子。之后又经过不断增修,于是有了今天的石家大院。

由于葛氏严谨持家,家道蒸蒸日上。其子孙也学文学武,多有开拓,有的还被授予官职。后来,因其孙石宏义为例授武略骑尉,她依律被封为宜人。

巾帼丈夫:葛氏长媳、石宽的妻子苏氏来到石家时,正值石家贫寒。婆媳一起耕田种地,操持家务。苏氏和婆母一样也是中年丧夫。但苏氏一样义无反顾,继承夫志,恭孝婆母,严格训子,刚强地支撑起了这个家庭。光绪三年大旱,四年大疫,平定州米价飞涨,人相食,惨不忍睹。苏氏对孩子们说:我家原本寒微之家,当此大疫大灾之年,应尽我家之所能,设法救济乡邻。于是命其子平粜粮石散给乡中父老。这一年,苏氏还捐银以济灾民,被当时平定知州以“乐善好施”之匾嘉奖并赞为“巾帼丈夫”。

香凝故里: “鸡鸣了,我披起衣服起来,草草梳洗后便走出山门,想看看太阳出山时的景致。一阵晨风吹乱了我的散发,这时在烟雾迷漫中又是一番山景,我站在山峰上向四周眺望,觉得天风飘飘,云霞烟雾生于足下,万山罗列,如翠笏环拱,片片白云冉冉飘过,如雪雁飞翔,恍惚如梦,我为了这非人间的仙境如痴如醉。天边有点淡红的色彩,渐渐扩大,又出现一道深紫的虹圈。这时已望见东山后放出的万道金光,这灿烂的金光中捧出一轮血红似的玛瑙珍珠似的朝阳……”

写这段文字的人叫做石评梅。她描述的是在她的故乡——阳泉市小河村石家花园看日出的景象。石评梅,乳名心珠,学名汝璧,字评梅。1902年生人,1928年因患流行性脑炎、蔓延性支气管炎救治无效而逝,年仅26岁。

评梅自小随父游宦在外,4岁启蒙,11岁就读太原女子师范附小,13岁考入太原女子师范初等预科,19岁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体育部,闯荡京华。毕业后受聘北京师范附中任女子部体育老师,后曾兼任多职。

评梅在京短短几年,接受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结识了李大钊、鲁迅等一大批革命的先行者,结交了庐隐、陆晶清等一大批文坛密友,评梅的26岁人生轰轰烈烈,有滋有味,留下了一名新文化运动骁勇女将的战斗身影,也留下了一名风流才女的篇篇绮丽文字。

石评梅最为人知的是她曾与高君宇相识、相知、相爱,却在生前未能相依共处,只能死后得并葬荒丘的凄美爱情故事。她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如夏花般绚烂。

来源:大山之西

编辑:晓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