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师 克里斯·邦戈详解第四代出行设计(下)

来源:中经网 2017-12-06 07:03:00

  克里斯·邦戈认为,新的设计语言刚刚开始,本届洛杉矶车展是一个转折点,是人们从由于买车而去适应车;现在开始要让车来适应自己的生活。从汽车生活,到生活汽车,已经进入汽车设计的全新时代。

克里斯·邦戈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 张宇星摄

  克里斯·邦戈享誉整个汽车设计界,过去几年间请他“出山”的公司或机构数不胜数。之前也有不同信息传出,比如曾经盛传的克里斯·邦戈将与国内某自主品牌合作等等,最后都不了了之。那么,为什么克里斯·邦戈偏偏选择了与中国恒天集团合作呢?

  克里斯·邦戈说,大约8年前离开宝马时,与原雇主有约定:“两年之内不能做任何与汽车相关的设计”,而只能做其他设计。两年后,有很多人来找,明确地说要设计这样或那样的汽车,我都没有兴趣。

  直到中国恒天集团的王江安找过来,克里斯·邦戈回忆说:当时,我问他,您要我设计一个什么样的车呢?王江安回答,这需要您告诉我。我继续问,市场上新能源车等等什么都有,怎么做我不知道。王江安依然回答,这需要您告诉我。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对的车,做一件对的事。此时,我感觉到中国恒天不是想利用我的声誉,“这反而打动了我”。因此,我用了一年多时间,创造了这个“智能移动空间”。

克里斯·邦戈与他的REDS 张宇星摄

  听到这里,山田先生再一次“插话”:据我所知,很多人一遍遍地说服克里斯·邦戈“出山”,这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但王江安做到了。

  山田说,过去30年间,我们这些人在大的汽车公司从事汽车设计,到后来已经成为一条“挣扎的老狗”,苟延残喘﹍﹍这的确并不容易。要做一个很简单的、适合的汽车设计,在这样的大环境里,想改变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大公司已经长时间没有创新性设计,反而在设计中充斥着固有的教条。设计师更安全的做法就是不具有创新性,让创新能力处于退化之中。

  接着,克里斯·邦戈用图片做了一个折纸——示意在行进的路上遇到一堵墙,口中“哒、哒、哒、哒”……两个手指比划着走路向前的样子。他说,比如说汽车创新,大家都在想新的创意。但是,当遇到一堵墙后,可能就遭遇了瓶颈。人们往往又绕回原点,再从头开始,而不能翻跃过去,这就陷入深深的瓶颈期。他强调,这样走过的路径就是一个“单面体”,他再次以一个合围的纸条为例,说明“从不同的起点出发,完全可能走到另一个面,尽管位置‘差不多’”。

REDS的座椅展示 张宇星摄

  具体到本届洛杉矶车展亮相的REDS,克里斯·邦戈解释说,现在的座椅还非常平,只是为了展示效果,不同于今后的产品,我们一定会有工程化的考量,共同改进座椅。而驾驶席的旋转座椅有专门的供应商,折叠式方向盘也有现成的技术,唯一存在的工程挑战是全铝车身。当然,已经采用全铝车身的捷豹路虎也在中国投入生产。他认为,此次展示很重要,我们已经开展一系列测试,安全工程都是最好的。这是一个转折的时代,能够在中国来完成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REDS的折叠式方向盘 张宇星摄

  谈到REDS的车速,以及风燥会不会很大?克里斯·邦戈说:REDS的加速性能很好,这得益于我们在轻量化上的努力。他还透露,REDS的转弯半径比奔驰旗下的小车——斯玛特还要小;而整个底盘和悬架的设计,都是由意大利跑车设计师完成的,不会令人失望。

  他说,风燥离不开空气动力学的分析,由于采用了仿真造型,REDS的最高设计时速是每小时120公里-130公里,空气阻力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我们不会做到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另外,我们还做了不同风阻条件下,车态稳定性试验,但我们仍需要审慎行事,做更多的试验。

REDS的前排座椅偏向居中设计 张宇星摄

  关于噪声,克里斯·邦戈认为:“也没有问题”,REDS的前排座椅偏向居中设计,令驾驶者所感受的噪音大为减少。

  谈到汽车材料的创新,克里斯·邦戈再次以折纸的形式,展示那个难以通过的“瓶颈”并不能阻挡他。他甚至大笑着说,REDS采用全铝车身结构,并部分采用碳纤维等材料,那个所谓的”墙“,并不会爬不上去。至于相关覆盖件等,我们正共同考虑创新方案,这些都不是问题。

  克里斯·邦戈认为,REDS在未来还会逐渐深入地发展,新的设计语言刚刚开始,本届洛杉矶车展是一个转折点,是人们从由于买车而去适应车;现在开始要让车来适应自己的生活。在REDS之前的时代,到现在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从汽车生活,到生活汽车,已经进入汽车设计的全新时代,适应人与车关系的时代,期待未来有更好的发展。

在洛杉矶车展媒体日,克里斯·邦戈接受了中国媒体的专访

  最后,在被问到:“第四空间”概念的提出,为什么是在这一时段?克里斯·邦戈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说,如果倒回到3年前,当时我们还并没有想到要做这个。当时,我们还处在原有设计的“老狗”阶段,做起设计来特别听话。后来,在另外一个项目上,我们经历了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也因此改变了思维和想法,真正跳出来考虑不同的纬度,不同的车内布置、车身结构……考虑很久之后,我们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够?这是不对的!当然,通过与恒天集团王江安等人的探讨,使我们真正转变了思路和想法,这种内心的转变就是在那时发生的。而恒天集团和王江安先生起到催化、转化的作用,否则现在的一切都不会发生,起不到化学反应。

  采访临近结束,克里斯·邦戈说,整个汽车设计正在经历一场变革,而我们只是做出创新的想法。(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宇星)

  相关阅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