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将不会有人为你打官司

来源:凤凰新闻 2017-12-06 11:30:10

自动播放

以下文字为音频内容文稿。如有需要,请点击收听。

今日内容焦点

1. 机器人可以预测出未判决案例的胜诉情况,以后还需要打官司吗?

2. 你咨询的律师,很可能不是人类。

3. 机器也需要通过考试,持证上岗。

说到律师,大家脑海中闪现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呢?看过《十二怒汉》的朋友,一定会记得电影里为了民主与正义,一脸严肃,激昂陈词的威严形象。还有日剧legal high中,语速惊人的毒舌律师雅人叔。传统的律师行业,通常给人一种刻板严肃的印象,因为他们身负委托人的重任,需要依靠专业的法律知识帮助委托人,而他们的工作成果,又会直接影响委托人的经济利益、甚至人身自由,不得不十分慎重才行。

对于诉讼律师而言,最重要的工作其实不是在法庭上怎么打嘴炮,而是在法庭外的文件审核、法律文书、证据材料等的准备上。有点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感觉。毕竟事关胜诉报酬,甚至名誉声望的事情,谁也不会儿戏对不对?而就是这些穿着正装、满脸严肃、看着有些古板的大律师们,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手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打成一片的时尚潮人。

这可不是戏谈,这种场景就是真实出现在美国的一些律师事务所中。去年六月,史上首个人工智能律师ROSS作为“雇员”,“受雇”于一家美国律所,作为机器人雇员和人类一起工作。这个ROSS是一款基于IBM公司的认知计算器Watson的软件——我们在后续“AI与医学”的部分还会提到ROSS的同胞姐妹沃森肿瘤助手。

先说这个双胞胎之一,作为一个聪明的律师,我们的ROSS可以像siri一样“听懂”人话,并有大量案例与法条储备。它的作用主要有两块儿,作为基础作用,它可以用于法律检索工作,也就是说我们只要输入想要问的问题,比如“过去5年内,纽约破产后学生贷款债务可以被清偿吗?”,ROSS就会运用自然语言处理系统对问题进行分解,确保自己真的“懂”了电脑前的这个人类想问什么,然后在自己庞大的数据库中找到可以回答问题的资料、并提供出来供人类阅览——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之内。此外,它还会根据人类输入的信息,对未做判决的案子做出胜率预测,并提供庭审策略等解决方案,这个听起来就有点厉害了。

先说说法律检索吧。在传统的法律检索的工作中,人类律师需要搜索阅读大量的材料,并对其进行总结整理排版,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在这方面,可以说ROSS无论在效率还是准确性都应当是完爆人类。咱们国内做律师助理的朋友一定都遇到过这种情景,比如说,律所合伙人安排你去做一些法律研究的工作,目的是想要了解近年来某一特定类案件的判决趋势,以及诉讼中的争议焦点等讯息。你熬了一个晚上,搜集判例,比较分析,再调整排版,用了十个半小时的时间近乎完美得完成了任务。第二天合伙人看完之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做的不错,最近这类案件出的很多,以后你每周都给我做一份这样的分析报告吧。”你痛并快乐得做着这个工作,一干就是3年。

现在,人工智能律师助手出现了。以前律师和律师助理们需要耗费十几个小时,甚至几个星期,几个月才能搞定的工作,对于AI来讲就是几分钟甚至几秒钟的事。像法律文书写作这种工作就更不必提了,基本是套用一定的模版。即使对人类律师来讲,也是几乎不用动脑子的工作,只要输入案件基本信息,就可以按照相应的案件类型,瞬间输出一整套的法律文书,而且它还不会有错字,简直是手残党的福音。

再说说不明觉厉得预测功能。说到案件预测,首先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影响法官大人们判案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呢?最主要的因素当然是法律,但是当初法律制定的时候,立法者常常是不能够顾及到方方面面,更没办法考虑到未来的情形,这时就需要法官用自己的智慧去对法律作出合理的解释,使之能够适用于这个案子。在美国,法官更是可以直接引用以前发生过类似的案子——判例,来做出本次案件的判决。这并不是说法治还不健全,可以由着法官胡来,相反这恰恰是法制健全的体现。

所以,不同的社会阶段、国体政体、政策背景、预期社会影响、历史判例,甚至一个法官的年龄、性格等等因素都可能导致法官使用不同的法条或判例,或者对法条和判例有不同的解释,从而对一个案件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

既然有这么多的因素,那么要根据什么样的原则去判案,才能更好得维护司法的公平正义呢?关于这个问题,不光是法官内部,学术界也是众说纷纭,形成了各个学派。你说我不懂民主,我说你不懂国情,就我对,你们都错,整天吵来吵去,也吵不出个所以然。这也是社会科学被自然科学诟病的一点,司法界就是审判经常会受到主观因素干扰,做不到全面客观审理办案。

但人工智能律师ROSS就不存在钻牛角尖,认死理的毛病。它在案情分析的开始会扮演史官的角色,系统地梳理和总结不同历史时期的判例和法律,然后客观得认知并处理所有教给它的数据。学史使人明智,诸葛亮为什么牛,躬耕于南阳,却能观天下大局。局势看清楚了,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推算出今后的时局变迁。

ROSS就是高科技版的律政诸葛亮,凭借着海量数据,它也可以总结出一定的历史发展规律。比如说根据大数据看,某某法官早期的判决中,对版权问题采取保守态度,但是十年前突然变得激进了,近五年这种激进的倾向又渐渐稳定下来,非常倾向于判定一种状况是侵权。那么如果作为唱片公司一方,ROSS就可能给出比较高的胜诉率,告诉唱片公司他们赢面大,并会建议律师团队使用概率上比较能打动这种法官的诉讼策略。

这是不是有点“算卦”的感觉呢?通过不停地学习最新判例,ROSS又会修改自己“算卦”的思路,从而使自己对“天下大局”有更好得把握,下次就可以“算”得更准,它是个秉承“终身学习”理念的算命先生。如果你是一位诉讼律师,负责一个案子。对方律师拥有ROSS的黑科技,他不但知道和你对抗有多大的胜率,还知道运用什么庭审策略可以提高胜率,甚至知道如何利用你职业技能短板、或是你律所的资源短板来获取主动权,那这仗还咋打?你八成会果断辞退自己手下那两个兢兢业业的律师助理,然后重金买下一个AI律师助理吧。

而这种人工智能律师的“黑科技”运用,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比如说,我们不但可以利用AI来协助打官司,还可以利用AI“掐算”裁判进程。有一家名为Legalist的硅谷公司,就专门提供这项“能掐会算”的商业诉讼金融服务。他们根据算法来判断哪位律师胜算更大,然后向其提供开庭所需的花销,并从胜诉判决中赚取利润。不光律师要失业了,这是要拉着打官司初期的法律咨询人员一起下岗的节奏。

律师们要失业了么?

各行各业面对人工智能的浪潮来讲,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我要失业了么?”这个问题在我们一向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律师行业,也是显得格外突出。上文讲了在法律检索和案件预测中机器人对于人类巨大得“智商压制”,那么是否在不远的未来,大部分律师的工作都会由机器人代替,大量现役律师面临失业呢?

其实我们倒不必如此悲观,法学院的孩子们还是可以安心地好好学习,少打游戏,但是危机观念还是要有。 固然AI的广泛运用会使得律师助理,实习律师等失去大部分的价值,并部分地代替律师处理涉及大量文字检索的工作。这会导致律师行业去粗存精,运用科技的律师会占据很大的优势,并逐步把那些拒绝更新思想的律师淘汰掉。但是目前看来,人类律师在案件中的地位还是不可替代的。因为和当事人接洽的是人,开庭参加法律辩论的也是人。要求一个机器人不但能与当事人沟通,了解其真实诉求,并获得其情感上的认同,还可以在法庭上说服法官或陪审员,实在是一件有些强“机器人”所难的事情。但是那些工作内容机械化,创新性低,又不需要与人接洽的律师助理等,可能在将来就会面临危机了。

其实与其说人工智能淘汰人类律师,我们不妨这样理解,在未来AI与律师的关系,大概会像是如今的律师助理与律师一样,呈现一种并肩作战的关系。AI可以为律师提供精准的数据和高效的检索工作,使得律师可以在短时间内处理大量工作,从而减少了诉讼成本。毕竟科技目的是为人的生活服务,淘汰律师的只能是更优秀、更懂得跟随时代的律师,而不是什么机器人。

而目前的AI法律服务,也面临着一些现实的问题:

第一个是律师的义务范围问题。上文说过,AI对于律师而言其实更像是一个类似于助理的存在,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助理有些太过“聪明”了,可以说在一些特定工作中,它比世界上活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聪明。这也就导致在很多时候,一个律师根本无从知晓他的这位“助理”是如何决策的,换句话说,这位助理的决策过程是一个“黑箱”。按理说,一个执业律师有一种义务,就是他需要对参与法律服务的人类非律师进行监督,确保其行为符合律师的职业规范。那么这种义务是否也得延伸到AI助理身上呢?

第二是保密义务的问题。我有一次参观一家科技公司,那个科技公司是自己做产品,并将其作为服务出售给律所。这个AI产品固然出厂的时候由本公司的工程师团队“调教”过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进步。事实上,在用于各个律所的实务中,这个AI会不断的学习新的案例,将其加入到自己的“知识储备”中,从而优化,提高自己分析的质量,就像一个倡导“终身学习”的学霸一样。这个时候运用这套系统的律所就要开始考虑一件事情,是否要将可能涉及秘密的案例让AI知道。我们讲过AI“算卦”的本领,试想如果诉讼的对方律所也使用了这一套系统,那AI学到的关于我方律所的知识是不是就有可能被对方利用,从而制定出针对我方诉讼策略的策略呢?那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三是职业授权和监管问题。我们都知道,进入律师行业需要通过司法考试,它是对于法律基础知识和法律素养的一种考察。那么如果AI投入法律市场、甚至单独办案的时候,它是不是也需要参加一个什么职业资格考试,然后“挂证上岗”呢?另一方面,既然持有科技的一方可以“科学算卦”,那没有科技的一方岂不是“只能抓瞎”?如果不加以规范的话,未来的正义是不是就只能沦为一种科技力量的比拼呢?这也是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知识清单

1.美国律所的ROSS人工智能可以像siri一样“听懂”人话,它既可以用于法律检索工作,还会根据人类输入的信息,对未做判决的案子做出胜率预测。

2.科技的发展会导致律师行业去粗存精,运用科技的律师会占据很大的优势,那些拒绝更新思想的律师将会被淘汰。

3.AI法律服务的义务范围,保密条例与监管问题的担忧。

今日思考

当我们感觉自己似乎在聊有趣的科幻世界时,殊不知这个世界的面貌早已经不知不觉的改变了。你觉得人工智能在法律领域的应用会给大众带来更加公正的判决,还是给更多有钱人提供了钻法律空子的便利呢?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