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南苑壮美历史画卷重现的老人

来源:人民网 2017-12-06 00:00:00

记南苑乡退休干部高世良

为了挖掘南苑的历史,为了让南苑壮美历史画卷再现,20多年来,他骑坏了好几辆自行车,到过几十个村子,走访了数百人,行程十几万公里,南至大兴黄村,北至北苑,东至马驹桥,西至卢沟桥,都遍布着他的足迹。

通过他的讲述,通过他的描绘,南苑壮美的历史画卷逐渐呈现在世人面前。南苑曾经是是辽、金、元、明、清五朝的皇家猎场,明、清两朝的皇家苑囿,而“南囿秋风”更是早在明朝时就与“西山晴雪”等并列为“燕京十景”,他就是南苑乡退休干部高世良老人。

高世良,1934年生人,籍贯是河北省枣强县张秀屯,北京自学高考大专毕业,高级经济师。1951年由原籍来京学徒,1953年考入北京市府干校,1956年至1994年在丰台区工作,曾任丰台区农林局副局长、南苑农工商联合总公司副总经理等职。1994年退休后,高世良潜心挖掘梳理南苑的历史,先后发表了《南苑杂记》、《南苑往事》,他透露《南苑春秋》也即将出版。

已经83岁的高世良,头脑清晰,腿脚灵活,精神矍铄,根本看不出已经步入耄耋之年。“身体不好,干不了这活,风里来雨里去,早出晚归,躺在床上可没法干。”高老师乐呵呵地说,“骑自行车方便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大街小巷都能去,最多的一天我往返80多公里。”

“清代大红门里有南苑奉宸苑、更衣殿、地藏庵、龙神庙等建筑。奉宸苑是管理行宫、寺庙等事物的机关,其官署旧址在今大红门东后街156号院内。更衣殿是帝王进入南苑更换衣服的地方,更衣殿与奉宸苑相邻。乾隆年间修建的,完整的时候有18间。”在大红门东后街,高世良指着几间青砖平房说,“1935年至1937年大兴县署就在此办公。”院子里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只有那两扇制作考究的铁门和朱颜改的房梁向世人讲述着这里曾经的荣耀。

随着高世良老人来到位于京开路东新发地的海子墙遗址,“海子公园有南苑西墙遗迹,这段海子墙原来建在一条南北走向的沙土坡上,高有10米,长1500米,宽有50米。海子墙的西墙就到这里,修筑海子墙的时候就像修建长城一样,遇高就高,遇低就低。”高世良用手指着观景台说,“海子墙消失后,人称海墙坡,新发地村在这里建起了这个观景台,既保护了古迹,还能供人登高望远。”这段墙基有二十多米长,七八米宽,七八米高,墙基上灌木丛生,也许一身戎装的乾隆爷就曾经在此策马狩猎。

海子墙有60多公里,高世良老人骑着自行车花了4天时间,走走停停,顺着海子墙遗址走了一个遍,还走访了很多知情人士,获得了关于海子墙的大量信息。原来,自辽、金时起,帝王们就在南苑筑苑渔猎。1272年,元世祖忽必烈定都北京后,在南苑圈地建了一个“广四十顷”的小型猎场,取名“下马飞放泊”,同时,建起晾鹰台,明清继续使用,明代进行了加固和装修。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说,北京城外的园林,南有下马飞放泊(南苑),北有积水潭(北海子)。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颁旨修葺并扩展“下马飞放泊”,把元朝的猎场扩大了数十倍,并更名为南海子,为此还修了约一百二十多里的围墙以防动物逃逸和老百姓入苑私猎。后来,永乐帝还在南海子围墙中开了四个门,即北红门、南红门、东红门、西红门,同时还修建了庑殿行宫,及旧衙门、新衙门两座提督官署。清代建小红门后,北红门才改称北大红门,后来简称大红门。

为了收集关于南苑历史资料,高世良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和丰台图书馆他去了无数次,好多管理员都熟悉这位挖掘南苑历史的老人,并和他交上了朋友,还给他“开后门”,他借书不限量,需要多少,借多少。“我去的早,走得晚,图书馆不关门我都不走。”高世良用手比划着说,“为了节省时间,我带着干粮水果,一天都泡在图书馆。”

国家图书馆有一个文献资料室,里面藏有许多珍贵的文献资料,查阅资料需要出示地市级的介绍信,馆长批准才能查阅。“我哪有地市级的介绍信啊,我就拿着乡里的介绍信,软磨硬泡,终于如愿以偿。”高世良得意地说,“里面有四张南苑全图,太详细了太珍贵了,但是,一次只能看一张,我就多来几趟,四张我都看过啦!”

高世良从图书馆、档案馆收集整理了大量关于南苑的历史资料,他还走访了许多当地的老人了解南苑的情况。“时村的张风堂,当过村里的大队长,他小时候上学就在海慧寺,对情况熟悉啊。”高世良说,“还有大红门村的张福香,当了几十年的村党总支书记,我也采访过他,他是大红门的亲历者、见证者,他说大红门有三个方形的门洞,中间大些,两边略小,三个门洞都能走汽车。”

高世良在南苑这片丰收的沃土工作、生活了几十年,总想把这个地方的前前后后弄明白,总想把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和历史内涵告诉世人。“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在有生之年把南苑的历史弄明白,搞清楚,让世人了解历史上真实的南苑。”高世良信心满满地说,“南苑在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一定尽我绵薄之力,继续深入挖掘南苑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指出,北京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伟大见证,要更加精心保护好,凸显北京历史文化的整体价值,强化“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蔡奇书记在市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强调 要做好首都文化这篇大文章,要持续推动中轴线申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遗产培训中心遗产影响评估认证会员刘保山说,南苑作为一座兼有皇家猎场和演武场性质的行宫御苑,记载了皇家园林发展史,早于圆明园、颐和园等三山五园的皇家园林的开发营建,南苑皇家园林与北京城构成一北一南的“双城”格局。南苑历史文化内涵为北京提供了丰富的文化资源和可持续的发展动力,有利于进一步“擦亮”历史文化名城这个金名片。

两千多年的南苑是体现丰台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见证之一,丰台区要擦亮南苑这张金名片。区委书记汪先永表示,要把南中轴打造成生态轴、文化轴、发展轴,要建设南苑万亩城市湿地森林公园等项目,为市民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关注下,南苑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逐渐显现,南苑辉煌的历史画卷逐渐展开,愿子午线上的南苑再现往日的繁荣盛景。(作者 赵智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