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奇明:没想过放弃,因为太喜欢了

来源:搜狐新闻 2017-12-06 22:43:00

青年戏剧人|第一辑

蒋奇明

中央戏剧学院2011级表演专业

主要戏剧作品:《谋杀电视机》《卡埃罗!那一个心醉神迷的夜晚》《我是月亮》《你好,疯子!》《谋杀歌谣》《偶尔想想我》《月亮与六便士》《风尘三侠》。

哪次才是第一次相遇?

去年年底和今年四月,《我是月亮》在上海有过两轮演出。其中,蒋奇明饰演的同性恋歌手贾斯汀,用一首Radiohead的Creep抓住了无数人的心。

后台演唱视频在此

我依旧记得,他饰演的贾斯汀一头扎进浴缸,再抬起头时整个头发滴滴哒哒的,打湿了白色的T恤,然后就那样看着你……

说来,《我是月亮》不是我看到他的第一部戏。

《我是月亮》演出剧照

去年在乌镇,误打误撞在某个桥头看到了一场三人的嘉年华演出。

暮色中,只记得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姑娘咬一口苹果,讲几句台词,戴着帽子的男生背后是键盘,弹吉他的小哥侧脸在围观群众的闪光灯下忽明忽暗。当然也不会忘记,演出前那只姑娘递给我的、清脆香甜的大苹果。

那才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部诗剧叫做《卡埃罗!那一个心醉神迷的夜晚》。

《卡埃罗!那一个心醉神迷的夜晚》乌镇演出剧照

从乌镇回到上海的一个半月之后,我就在大剧院小剧场看到了他主演的《我是月亮》。

也许是乌镇一瞥太匆匆,也许是前后两个角色的反差太大,又或许是因为我坐在观众席的左边而他主要的独角戏集中在右舞台……我那时候也并没有认出来是他。

直到今年四月的《我是月亮》上海二轮演出,才意识到是他。

《我是月亮》演出剧照

再之后你们都知道了。

因为在《我是月亮》中的演唱被认可,他被推荐到了《谋杀歌谣》剧组,演了前男友Tom,这也是他的第一部音乐剧作品。

今年一整年,他马不停蹄地演了七部戏剧,除了《我是月亮》和《卡埃罗》之外,其余都是第一次演的新戏,算是相当高产。

《谋杀歌谣》剧照

从我在乌镇看到《卡埃罗》起,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年,你说不出他是怎样突然蹿红的——演好了戏、挑对了角色,机会接踵而至,人气也随之高涨。他说挺喜欢这个状态的,找他的戏比之前多了一些,这里特别强调一句,该面试还是要面试。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蒋奇明是一个特别不会面试的人。

庄一导演的《谋杀电视机》是他毕业之后的第二部话剧,面试前他特别紧张,好在最后也是顺利通过。

今年他也在乌镇与庄一合作了《风尘三侠》,在其中饰演李世民这个角色,黄袍加身言辞嘻哈如纨绔子弟,但帝王的权谋却让他做出让好兄弟李靖送死的选择。

《风尘三侠》演出剧照

看过的朋友可能都对那段说唱印象颇深,真是非常洗脑:

——你说Simon我说Li!Simon!

——Li!

——Simon!

——Li!

可能不少人都不知道,这段说唱是蒋奇明自己编写的,然后他调侃导演,“喊麦是导演写的,哈哈哈有点难以启齿。”

《风尘三侠》剧组合影

贾斯汀这个角色太极致了

蒋奇明提到最多的作品还是《我是月亮》,这是他迄今为止演出次数最多的话剧。戏中贾斯汀这个人物,也是他很喜欢的角色,因为足够极致。

极致在哪里?

在表现贾斯汀对托尼的爱之前,整部戏做了很多的铺垫,比如他对安吉拉的虚荣心爆棚,“我这么牛逼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呢”。后来回到家就怂了。

看到杂志上的绯闻,贾斯汀一直嚷嚷,本来买好了嗨药,准备大干一炮,被烧到极点之后,才知道爱人去跟别人约会,可还是放不下,然后起身看到观众——

“当你前面的东西推到极致的时候,你对他的爱才会体现得特别的真,特别抓得住人,我阐述这一堆事实就是因为我爱他,我很爱他,我说吻痕的时候疼,那都是屁话,我说那天又有一身吻痕,其实我高兴得不行。”

《我是月亮》演出剧照

因为角色如此极致,所以才能被很多人记住。

有一次在上海演完《我是月亮》,蒋奇明坐动车回北京,在动车上遇到一个背商务包的哥们儿跟他讲,“我看过你演的戏,我很喜欢。”

他回复,“好,谢谢。”

“我觉得这样的关系是我比较舒服的……哎你记住我了。”

尽管现在讲起来贾斯汀,蒋奇明一副特别着迷的样子,但接这个角色之前其实还是有所顾虑的,“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过自己是gay,最早对gay没有太多认知,然后看了《断背山》,诶我觉得还挺好。”

《断背山》剧照

什么时候打消自己是gay的念头?

“关键的问题不在如何打消这个怀疑,而是为什么会在无端的情况下觉得自己是同性恋?其实就是因为好奇心吧,演员也应该有这样的好奇心。当有这个疑问的时候你就会去探知,当你探知到这个疑问之后就有了特别有趣的一段经历,我觉得是这样。”

后来回想此番挣扎,他一直笑,“特担心自己演完这个角色出不来,把自己想的特别高端,现在想想特别傻。看完剧本觉得特别好,而且又是独角戏。那个时候刚刚拍完影视回来,对禁忌的这些方面也不知道,到时候来个激吻啥的我就疯了,后来也把我的心路历程和导演说了。”

《我是月亮》的导演张慧,是蒋奇明很喜欢的导演类型,“她需要看到的是演员内心,她觉得演员的能量要特别大。你在舞台上要不停地,像分享一盘菜一样,愿意把东西分享给别人,去抓住观众,而不是哗众取宠。”

在他看来,演任何戏剧都要那种所有人一起特别聚气、一起创作那种氛围。

《我是月亮》剧组合照

“但不是每个剧组都像这样。而且张慧导演看排练,是盯着你看,她会给演员很大的尊重,你会在发光,你演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你。这个氛围很有让你创作的欲望,但是你不能说没有这样的氛围你就不创作了。”

“我想做个好演员”

成为一名好演员,是他的追求所在。

蒋奇明的家乡在广西,父母也都是演员。他的母亲是粤剧中拉高胡的乐手,父亲是一名彩调戏的演员——90后的童年回忆电影《刘三姐》中唱的就是彩调。

之前蒋奇明从来都没有觉得父亲演戏好,只觉得父亲嗓子特别好,没有学过但是唱得很好,他没忍住把自己和父亲都夸了一句,“我没有遗传那么多。”

蒋奇明父亲演出剧照,仔细看!不是两个人!

直到毕业的时候,蒋奇明才意识到父亲演戏也很厉害,“我很久没有看过他演的小戏,不同于大戏靠嗓子,小戏有很多情节。他完全能特别松弛地去掌控舞台和观众的互动。基本功很好,舞台表现力很好,然后表扬了他一下。”说到这,蒋奇明又忍不住大笑。

《我是月亮》的演出,蒋奇明的父母都有看,他希望父母知道自己不是每天吃喝玩乐,而是真的在做一些事情。

对于他做演员的工作,父母特别支持,这也是他非常感激的一点,“我跟他们说了个大话,我说不想怎样怎样……我就想成为一个艺术家。然后我爸就感动得不行了。能当个好演员,就很好了。”

蒋奇明一家人合影

怎样活得像个艺术家?蒋奇明的回答是,得有钱,然后笑。

“艺术家”是一句玩笑话,想做个好演员是真。所以需要努力提高文学修养,也需要大量的观戏量、阅片量。除此之外,资金上需要支持也是真。

演艺生涯刚刚开始,蒋奇明现在还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外在的东西,“说不定有一天演某个戏的时候,演出费涨了,这挺好的。但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到了一定年龄你需要考虑父母、生活、家庭,你会面对这个问题。

“人是自私的,但现在我还有时间去做。”

比起刚毕业时的没戏可演,现在的状态好太多了。

没有戏演很难熬,没有进步也不好过

2015年,蒋奇明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本来要拍一个电视剧,结果一直延期,就一直等,等,等,等,等……等了半年,这半年没有任何事情做,没有任何戏演,就一直在家待着。

后来回到北京租房,也全都是短租,一个地方一两个月,拎着一个行李箱到处跑。因为想着如果有戏接的话,就不用再花钱租房了,然而并没有很多戏接。

后来有三个月的时间,蒋奇明在一个电视剧剧组拍戏。早晨六点起来拍第一个镜头,回去睡觉,第二天再六点起来拍第二个镜头。之前那种没有戏拍的阶段很难熬,然后在电视剧剧组,24小时拍两场戏,没有在每天的拍摄中进步,会觉得很消耗。

但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没有想过放弃。

“首先当初是我自己要学表演,我很喜欢表演。然后我父母也是这一行,他们很早就告诉我这行很难。所以我很谢谢他们支持我,他们说我在起步阶段,都能够理解。那既然选择了,你就要做好。”

在结束一个电视剧拍摄之后,他才演了毕业以后的第一部话剧,距离他毕业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踏入正轨了?

“其实无所谓‘正轨’这个说法,就是觉得戏多了之后更充实。在这个过程中,你除了角色创作的快感之外,有不同的人找你聊新戏的合作,你会觉得你得到了认可。演员是很脆弱的,当你得到认可,你会比之前更有信心地去演每一个戏。”

在《谋杀歌谣》的演唱会上,他唱了Creep(大概是砸场的?)

机会一个接着一个叩门,今年一整年他几乎都没有休息。

他也承认,刚毕业没这么多活的时候觉得有这么活多挺好,可有这么多活之后,会发现有时候几个戏一起会让人容易浮躁,也是喜忧参半。

6月-8月的时候,蒋奇明有三个戏接连排练,上海北京来回跑。

《卡埃罗!那一个心醉神迷的夜晚》2016年北京演出剧照

“我专注的时间太少了,这样是不对的,当然是为了生存必须要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没有能力的时候,就宁愿别那么多钱,也不要做这个事情。”

蒋奇明很不喜欢机械地演戏,但特别疲的时候会这样,《风尘三侠》排练前期,他整个人都是一种特别丧的状态,“今年真的没有停过,就是全年,那个接口就是完全卡在一起。”

一直到《风尘三侠》在乌镇的演出结束,蒋奇明才有事回家歇了四五天。有感于今年的“无缝衔接”,他也会选择明年尽量把时间安排得更加合理。

连轴转三部戏之一的《偶尔想想我》剧照

已知的明年计划

因为北京霾太严重,所以蒋奇明还挺喜欢待在上海的……在上海呢,没有特别多的话剧可以演,于是他会选择接一两部音乐剧。目前正在接触一部中文版音乐剧,他觉得剧本很好,但也承认舞蹈方面挑战不小。

除了音乐剧之外,他还想演一个《我是月亮》这种戏剧冲突明显、人物饱满,更有爆发力的戏。

还是非常在意角色的戏剧性?

“对,当演员肯定是希望这样的挑战。不希望在排练的时候,卯着劲演也行,不卯着劲演也行。希望能够有这样的角色能够让自己苦恼,有一天突然不苦恼了,那就是到达了巅峰,就是那种感觉。”

如果不苦恼,平庸地过每一天,没有任何进步,那才是最艰难的。

《我是月亮》演出剧照

因为毕业后那一段经历,蒋奇明对拍电视剧没有什么好感,不过他很愿意尝试在镜头前的表演。

蒋奇明很喜欢看电影,尤其是老电影,他的男神是丹尼尔·戴-刘易斯,“每次看他,就觉得跟他差的没多少”,说到这里他大笑,“真的很想拍电影,也很想见他,秒变粉丝那种。”

丹尼尔·戴-刘易斯

从第一次见到蒋奇明到现在的一年时间,除了作品越来越多之外,还有一点变化,就是头发越来越长,最近几个月一直保持中长的披肩状态,头发间露出的左耳上有一枚小巧的耳环——长发和耳环,都是致敬偶像。

坏消息是,本来他更喜欢《谋杀歌谣》里面Michael的角色,剧组的回复是,“看看你这头发,怎么演Michael!”好消息是,现在他正在接触一个文艺电影,顺利的话明年就会开始拍摄。

目前,蒋奇明正在黄浦剧场参与《谋杀歌谣》的演出,在12月24-27日,他将在上海为大家带来文中提到最多的《我是月亮》,希望你们都能去看他,像我一样喜欢上他的表演。

更多《我是月亮》的评论、人物专访在这里:

青年戏剧人

好戏近期将以每周一篇的频率向大家推荐值得关注的青年戏剧人。

在挑选的标准上,作品依旧是最关键的因素。可能是今年突然作品一部接着一部的当红小生,但没有看到很好的深度专访;可能是从来没有演过主角,但参演的大多作品都很有名,自身非常有挖掘价值的演员;又或是近期作品有闪光点,受到广泛关注的新人编剧、导演。

我们所重视的是一个人的精神内核和外在的创造力表现,从这点来说我们做任何人物的选题思路以及想要传达出来的东西本质是一致的。如果要说有不同,就是我们愿意将目光放在目前只有少量关注的戏剧人身上,同时更加鼓励创新、原创的戏剧作品。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在好戏微店购买《我是月亮》上海站戏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