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退市引反思 无人运维“僵尸车”何去何从?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7-12-06 15:57:00

  已经退市的酷骑单车,被堆放在地铁1号线四惠东站附近,与不远处整齐摆放的仍在运营的共享单车形成鲜明对比。

  共享单车退市引反思 若无人运维 “僵尸车”何去何从?

  退市共享单车 成了街头垃圾

  近来,占据一定市场份额的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公司接连退市。目前,上述公司押金退还工作接近终止,在京投放的共享单车正沦为“僵尸车”在街头堆积,滋生城市管理新乱象。

  有专家表示,共享单车行业格局已经明确。作为胜利者的摩拜及ofo两家公司可收购退市企业增加市场份额,但退市车辆已经无人问津,成了街头垃圾。此前,有关部门制定鼓励共享单车规范发展意见时,未考虑到企业退市后的问题,这一点值得反思。

  接盘企业

  能否继续运维

  11月中旬,小蓝单车CEO李刚发布道歉信,称四川拜客科技公司将全权代理小蓝单车运营,在完成技术对接以后,押金用户将免费使用小蓝单车,小蓝单车也将和拜客科技一起增加车辆调度。在更早时间,酷骑单车也宣布由拜客科技代为运营。

  日前,记者操作拜客科技推出的微信小程序“拜客出行”发现,酷骑单车、小蓝单车赫然在列,其中酷骑单车仍可显示车辆位置,但小蓝单车无法使用,小程序显示“即将开放,敬请期待”。

  记者在东单附近找到3辆酷骑单车,但扫码后均没有反应,多次向拜客科技人工客服反映此事,电话无人接听。此前,有媒体探访该公司办公地发现,是一间面积1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现场有客服、技术和运营人员约10人,大部分工位都空着。

  公开报道显示,酷骑单车欠款5亿,小蓝单车欠款2亿,但工商资料中,拜客科技的工商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人民币。其独立运营单车品牌“熊猫单车”,至今有网友反映不退押金。

  拜客科技能否当好“接盘侠”。其能力不被看好。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车辆运维是共享单车企业的关键一环,从车辆零件的储备,到运维团队的组建,再到车库的选址使用,都是复杂的问题。现在酷骑、小蓝单车成熟的运维团队都遣散了,拜客科技也没展示出自己的能力,这个盘不是说接就接的。

  前酷骑单车通州区域资深运维人士告诉记者,自办理离职后,再未接到任何公司的返聘消息。他称:“运维人员干的是体力活,离职流动率非常高,很多人至今没结清工资,现在大家觉得共享单车行业不靠谱,年轻的都转战外卖、装修行业了。”

  记者检索公开报道发现,对于如何运维退市单车,拜客科技至今未作说明。而从北京街头实际情况看,大量酷骑、小蓝单车已变成僵尸车。

  高校内

  小蓝车占据角落

  记者昨天来到传媒大学,校园一直是共享单车投放的重点区域。不过小蓝单车倒闭以后,在校园内停放的小蓝单车已经无人问津。记者注意到这些小蓝单车数量虽然不多,但是都停在了学校的角落里,大部分车辆上面落满了灰,学生们对于这些车辆也是十分纠结。“以前感觉挺好骑的车,公司倒闭了,现在押金都退不出来,我们也不知道拿这些车怎么办。”一位学生对记者这样说。

  反观传媒大学的交通现状,记者发现在传媒大学校园骑车的同学们都十分谨慎。校园内道路相对较窄,大部分的道路没有划线,无法区分机动车、自行车与行人。即使部分道路用隔离墩和护栏临时区分,但是记者发现,来往的骑车人和行人还是会在路中间与汽车同行。

  老小区

  小蓝车添了麻烦

  除了各个高校,记者在走访小区时也发现,退市的这两种单车在不同小区里面有着不一样的处境。通州区梨园镇的一个小区,就在上周将小区内以及停在小区围墙外的小蓝和酷骑进行了清理。居民表示,及时清理这两种单车,也是避免它们在小区内成为僵尸车。

  然而在一些老小区里情况则是相反的,由于大部分老小区缺乏物业管理,这些小蓝单车依旧停在小区的各个角落里。在朝阳北路附近的某小区记者见到,不少小蓝单车停在小区的消防通道、花坛甚至是楼道里。居民们觉得,这些单车既然退市了,就应该由相应的公司进行回收,在小区内放着早晚变成僵尸车。

  退市的单车停在小区内显然自身难保。以小蓝单车为例,记者已经在街上发现了很多小蓝单车被损坏的例子。不仅如此,有的小蓝单车挡泥板上的解锁控制器被人拆下。

  用户

  希望单车弹性投放

  记者查询得知,各个高校对于共享单车均有各自的管理细则,比如北京联合大学北四环校区,便与属地街道、综治办以及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协调,科学测算师生共享单车需求量,合理设置停放区。在5个校门附近和南北院之间的社会道路两侧便道,共设置了7个共享单车集中停放区,并在每日用车高峰时段安排专门力量对以上停车区域进行管理。

  对于已经退市的两款单车,各个高校内并没有明确的措施。不过有些高校里面已经看不到退市的两种单车。但是不少学生对于单车的投放有着自己的看法。学生小刘说:“现在是冬天,骑单车的人不多,但是不少单车仍然在投放,我觉得共享单车可以依照季节来进行弹性投放。”

  弹性投放单车,既可以让现有资源得到最大程度运用,又可以避免资源的浪费。投放了新的单车,如果得不到使用,风吹日晒就会变成僵尸车。

  专家

  企业应为自己的疯狂买单

  资料显示,酷骑单车在北京至少投放10万辆共享单车,而小蓝单车在京数据为26万辆。企业退市后,遗留40万辆左右的共享单车,这是否会成为城市中新的“垃圾”,谁又来收拾残局?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告诉记者,共享单车行业已发展到下半场,从全国范围看,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竞争失败者已达到六十多家。残局该如何收拾,是胜利者、政府、消费者和市场共同关注的话题。

  他认为,作为胜利者的摩拜和ofo,有权也有义务收拾失败者的残局。此前,北上广等大城市都对共享单车投放提出限制,不允许企业再有增量,但六十多家企业退市后,留下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具备能力的共享单车企业,可对这些公司进行收购,接收失败者的资源客户和份额。但需注意,根据交通部等十部委出台的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单车企业在“收购、兼并、重组”时,首先要保障用户权益和资金安全。

  至于企业收购后是否还继续运维原公司车辆,朱巍表示:“这个成本非常高,企业还不如造一批新车。僵尸车恐怕是没人关心的。”他称,现在单车没人管了,这就涉及到企业破产后的财产清算问题。首先应该把押金还给用户,其次在退市时,给政府支付相应支出,最后再解决债权债务问题。

  “车只放在那儿肯定不行,这些退市企业虽然负债高于资产,但资产还够满足上述前两个步骤。企业要为自己的疯狂买单,如果当初不那么搞,也不会这么快退市。”朱巍说。

  朱巍坦言,他曾参与修订交通部等十部委出台的共享单车指导意见,但当时重点放在如何规范鼓励共享单车发展上,未考虑到共享单车退市问题,这点值得大家反思。

  本报记者 张骁

  实习记者 张群琛 文并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