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工匠 | 慈禧洋车修复记

来源:全网资讯 2018-01-11 00:00:00

颐和园是中国现存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皇家园林之一。早在清漪园时期,便是帝后们避暑度日的不二宝地。园中景色怡人,园艺建筑别具匠心,园内更是珍藏了无数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尽管经历过无数动荡,遗失了大量藏品,但流传至今保存在园内的文物仍有近四万件,且种类繁多。其中不乏当时一些来自海外的赠礼,除了我们熟知的洋表、汽车,还有一种曾在中国历史上风靡一时的交通工具——人力车。

老照片中的人力车

人力车,又称东洋车。关于它的发明众说纷纭,目前只能确定其诞生于十九世纪的日本。据记载,1874年时,人力车已在中国出现,后来作为礼物进献给慈禧太后,从当年的一些老照片和明信片里还可以看到它们曾经的样子。今天,中国的第一批人力车经过颐和园工匠们的精心修复与保养,终于得以在文昌院外国文物厅中展示。

“舶来珍奇”外国文物厅内景

颐和园藏人力车样式与现状

(一)篷式人力车

篷式车长253公分,宽118公分,高201公分,这是当时为慈禧太后专门打造的人力车,在配色方面采用了皇家专用的明黄作为车篷的颜色,在配饰上也十分讲究。车篷前部刻有涂金漆的龙凤镂雕,造型别致;两个车把手处分别雕刻着龙吐珠造型的龙头;车厢背部是皇家象征的正龙图绘,无不体现着车主人的尊贵。

篷式车修复后

这辆人力车的车篷采用夹层结构,外侧皮质,内侧挂绒。皮质老化僵硬,皮革损坏程度不一,严重的地方甚至已经破损漏洞。表面涂层有些颜色已经脱落,痕迹斑驳。内侧挂绒保存的较为完整,仅座靠垫有一些由于正常使用而造成磨损的痕迹。车篷采用可折叠的设计,与今天的敞篷轿车如出一辙。右侧中间的支架与插口脱出,导致车篷右侧整体向下坠。外侧皮革出现许多褶皱。脚踏板前黑色皮质的挡风板由于老化严重,上面的图案已经模糊难以认。车把手长 111公分,明黄色,上面依稀可见红色的条纹图案,与车把手顶端的龙头配饰相连,两把手间有一根枨加以固定,但与左侧车把连接的榫卯处断裂,已无法起到连接固定的作用。

篷式车修复前

车轮为木材和金属搭配支撑,木质车条,金属轮毂和轴承。14根车条与轮毂也都采用和车把手相同的颜色和红色花纹,由于掉漆严重,难以辨认清楚。轮毂外侧支撑着胶皮轮胎,车轮与车身之间,有一组玻璃罩的照明用蜡灯,分别采用透明和红色的玻璃,样式十分精美。

车轮与车身间的蜡灯

(二)厢式人力车

厢式车长260公分,宽148公分,高187公分,相比篷式车更加宽大,车厢占了全车较大比重。车厢采用的是中间宽、前后逐渐变窄的六边形设计。车厢顶部分为两层,上层边角有四个大螺丝母,因此推测应可拆卸。上层表面为黑色漆皮,起皮现象严重,脱落殆尽,四周垂下一圈手工编织的金色挂穗,部分已缺失,灰暗且变得脆弱易折。挂穗镶嵌圆形石片,大部分已经脱落丢失。

厢式车修复后

两个顶层间相距约5公分,下层车顶在上层的保护下,保存状态相对良好,保留着皮质本来的的光泽和柔软。这种双层顶的设计可以更有效防止夏日阳光照射使本就相对封闭的厢内温度过高,提升了乘车的舒适度。

车厢每一面都带有玻璃窗,保证了厢内良好的视野和采光。车门窗可拆卸,以便通风,每面窗顶都配有遮阳卷帘。车内配饰和篷式车采用相同的挂绒座背垫,不同的是厢内两侧和座背垫上都有一层黄龙刺绣的丝绸套子,多数经线断裂,已残破不堪。座位下还有一面绣着两条金龙的挂帘,保存完整,做工精细。厢身为金黄色,扇形的车厢背面绘有双龙戏珠图绘。车门正面则是正龙图绘,但保存状态欠佳,失去了原色,难以辨认,且表面出现起皮现象。

厢式车修复前

车把手与篷式车完全相同,脚踏板前是弧形黑色皮革挡风板,车支在地面时可贴地,已无法辨认上面的图案。厢式车同样配有两盏蜡灯,款式与篷式车不同,篷式车灯方正,厢式车灯前圆后方,且安放位置也并不在车轮与车身之间,而是放在了车顶下面,车门两侧更为醒目的位置。

厢式车修复后

修复过程

(一)除尘

按照制定的清理修复方案,首先要做的就是除尘。由于人力车在库房存放多年,几乎每一寸仰面都积存了大量灰尘,覆盖了其原有面貌。车篷由于缺乏保养,已变得十分坚硬,再加上许多地方已经开裂破洞,外力作用下很容易出现新的撕裂,这给除尘工作带来了不少麻烦。

为避免在清理过程中对人力车造成新的损害,我们选择使用羊毛刷由上至下,先清扫车篷及车身处表面的浮尘。羊毛刷毛质柔软,不会对车篷破损处造成新的损伤,可以很有效的扫除浮尘。

皮面除尘作业

车棚内侧挂绒同样使用羊毛刷轻拭,同时使用吸尘器吸除空中扬起的尘土。坐垫的除尘工作最为繁琐,挂绒的坐垫面不仅积存了大量浮尘,缝隙里还潜藏着许多灰尘,用刷子也无法有效扫出。因此用毛刷扫去表面的浮尘后,轻拍坐垫面,使潜在深层的尘土扬起,并在扬尘落定前,使用吸尘器在空中将其吸除,不断重复此步骤,直至轻拍坐垫,再无多于尘土扬起。

龙头除尘作业

扶手龙头修复前

扶手龙头修复后

车篷前沿的龙凤镂雕和车把手处的龙头木雕有许多镂空部分,须使用细小毛刷进行掏缝。车轮前的挡泥板为硬质皮革,带有浮雕纹饰,可使用毛质较硬的猪鬃毛刷扫除浮尘,待去除浮尘后使用毛刷沾取少量纯净水刷洗,并用毛巾擦干。车身木质及金属部分使用毛笔刷扫除,起皮部分则先用羊毛刷清除浮土,再使用毛刷沾取少量纯净水清理。

挡泥板修复后(左)修复前(右)

而厢式车结构规则,因此除尘工作难点也相对集中,灰尘主要积存于双层车顶和车内的配饰以及车门面的正龙图绘上。车顶上层起皮现象严重,为避免二次伤害,同样使用羊毛刷将浮尘扫除,后再用毛笔刷沾取少量纯净水,清理未起皮部位。

车顶除尘作业

上下层顶之间积存了大量的灰尘,空间过于狭窄,普通刷子根本无法伸入中心区域进行清理,需将毛巾塞入间层进行清理。间层四周被顶层挂穗所遮挡,给除尘操作带来了极大地困扰,须先将四周挂穗向上翻折,使其搭于车顶。由于挂穗脆弱易折,各个挂穗间相连的织线亦是如此,因此逐个翻折十分容易将挂穗折断。为了保留仅剩的挂穗,在多人的配合下,将一侧的挂穗同时向上翻折,确保了各挂穗间不存在互相“较劲”的情况,不会折断,待间层清理完毕后,再统一放下。

厢内配饰损坏非常严重,已无法修复,只得按照原貌重新补配,遂将可拆卸部分逐一取出除尘,留存影像资料。厢式车其余木质以及金属部分也均使用毛刷进行除尘,并沾取少量纯净水轻拭。

(二)去污

尽管对两辆人力车已经进行了全方位的除尘,但篷式车的车篷处、踏板处,以及厢式车踏板处仍存在着许多污痕。车篷处的污痕多为一些根深蒂固的灰尘,牢牢地附着在车篷上,使用羊毛刷除尘根本无法清除。由于皮质车篷年代久远,不确定因素太多,为保证人力车安全,使用毛刷沾取少量酒精涂在污痕处,再用毛巾反复擦拭。

脚踏与挡风板修复前

这样常规的物理去污方式往往一次难以见效,需要不断重复操作才能达到去污效果,效率并不高,但却可以保障人力车车篷的安全,不会造成新的损害。

厢式车与篷式车的脚踏板均为回纹样式,橡胶材质。除尘时虽将覆盖在表层的灰尘扫尽,但污迹多存于回纹的凹槽内,须使用大号的猪鬃毛刷沾取纯净水刷洗,再用毛巾抹去泛起的污沫,可将脚踏板恢复本来面貌。

脚踏与挡风板修复后

(三)除锈

待除尘和去污工作完毕后,紧接着是对人力车金属部位车轮、车轴和车灯,以及车前的挡风板、车底避震器和篷式车车篷支架等活动关节进行除锈。这些部位均已失去了原有的金属光泽,滋出铁锈,活动关节也基本锈死。使用少量煤油点入活动关节,并轻轻晃动,使煤油在关节内渗开,观察效果根据情况可追加少量煤油,直至关节可正常活动。

车轮车轴修复前

车轮车轴修复后

车轴和篷式车支架使用干硬布抹去表面锈迹,反复擦拭,直至出现金属光泽。在除去车轴表面的铁锈后,可以清楚的看到之前被锈迹掩盖的一圈小字“SHANGHAI-SANGDAH&CO”,每一个保存完整的车轴处,都可以找到这样的字迹。

车灯修复后(左)修复前(右)

为了保证文物安全,在对车灯进行除锈工作时,先将车灯取下,在安全的条件下进行。车灯罩的卡子有些锈死,同理点一滴煤油,将其润滑。打开灯罩后,除去车灯内表面的一层灰尘和锈迹,烛台座边上可隐约看到一个椭圆形的印记,仔细除净后,可以看清楚是一个椭圆形的标签,上面有“WYNOOTT&SON ENGLAND BIRMINGHAM”字样。将除过锈的篷式和厢式车灯记录下原位置先放在一旁,待人力车的修复和保养工作结束后,再将其装回原位。

(四)复位

篷式车右侧车篷支架脱出,导致了右侧车篷整体下塌,在车篷支架的连接处产生了大量的褶皱。若将脱出支架复位,必然会将皮质车篷的褶皱处重新拉直,由于皮质车篷在该状态下保持了多年,老化发硬,强行执行该操作很有可能会造成车篷褶皱处的折损,甚至断裂。为了安全起见,决定暂不对车篷支架进行复位。

车篷修复后

车把手管枨与左侧车把相连的榫卯已经断裂,常规用鱼鳔粘合的修复方法已无法奏效,只得通过“栽竹钉”的方式进行复位固定。先将断裂接口处多余的污迹、毛茬等杂物清除干净,进行试拼合,保证无缝后选择口径适中的钻头,用手枪钻贯穿车把并深入车把管枨,深度与贯穿车把的长度相当。将竹签削至与钻头一致的口径,调整到栽入穿孔中无多余的空量。确认无误后,将“竹钉”与接口处涂上鱼鳔胶,对接好后将“竹钉”栽入。

车把管枨修复前

车把管枨修复后

修复后细节

(五)保养

以上工作完成后,两辆人力车的清理修复工作实际上已经完毕,但离展出要求还是存在一定差距,整体色彩远没有资料照片里那时鲜明。由于人力车的材质复杂特殊,在颐和园文物修复领域也是第一次遇到,缺乏相关经验。为此,我们请来中国文物修复协会的专家陈文生先生和前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修复专家霍海俊老师来到现场指导工作。

在专家们的指导建议下,经讨论决定尝试使用保养家具类文物专用的脱酸柠檬油对两辆人力车车身进行保养,经过反复试验,发现皮革状态有所改善,且并无不良反应的现象。厢式车由于没有皮质车篷,无需使用皮革柔软剂,便直接使用柠檬油对车身整体进行涂抹保养。但是考虑到车门面板图绘目前已经起皮的状态,将柠檬油稍加稀释,尽量减少对面板图绘的刺激。待面板全部均匀地涂抹完毕之后可以看出效果显著,面板上的正龙图绘清晰可见,色彩鲜明。

厢式车车门处龙纹修复前

厢式车车门处龙纹修复后

关于人力车上文字的考究

在修复过程中,我们在篷式车背部的正龙图绘下,发现了“森大制造”的字样,根据名字推测应是日本厂家,但并未找到其他关于“森大”与“人力车”的相关信息。车轮的车轴表面有一圈“SHANGHAI-SANGDAH&CO”的小字,部分可做直译SHANGHAI=上海(英文)、CO=Company(公司的英文缩写);关于英文字母SANGDAH,推测应做森大之意,又或者另作它意,有待进一步考证。不过以上条件已经让我们有理由猜测,当时制作此人力车的厂家可能就在上海,这也许和后来人力车在上海滩飞速发展也有着一定联系。

人力车背部龙纹图案下有“森大制造”字样

在车灯上我们也找到了椭圆型的标签,上面有着“WYNOOTT&SON ENGLAND BIRMINGHAM”的文字。可以看出是英格兰伯明翰,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上海作为英租界开放贸易,从英格兰这样的工业大国进口大量的工业制品,像这样的标签也就不足为奇了。至于WYNOOTT&SON所代表的含义,尚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匠人心语

作为文物修复工作者,保证文物安全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小心谨慎”,一向是颐和园文昌院木器修复班的宗旨,在此次清洁与修复人力车的过程中我们也同样秉承着这一作风。但与以往修复经历不同的是,此次人力车的修复毫无相关经验可寻,许多日常工作中凭着经验直接操作的环节,都不再适用,可谓困难重重。对我们班组来说也是一次很大的挑战,为此我们多次查阅相关资料、咨询文物修复专家、在班组内展开讨论,力争在工作中不出现纰漏,避免对文物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人力车作为中国主流交通工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但它却代表了一个时期,反映了一代人、一段历史。老舍先生笔下的《骆驼祥子》便讲述了在当时的社会,被压迫的底层劳动者人力车夫的悲惨命运。这也赋予了这批最早出现在中国的人力车更深一层的历史价值和文化意义。

经历了这次对人力车的修复工作,我们需要反思一个问题,对于文物保护来说,文物平时的保养,是否与修复同样重要?而这却是通常被我们忽视的一方面。在修复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有些文物的损坏并非源自正常的老化,而是由于缺乏科学系统的日常保养与维护。颐和园副园长、中国文物学会修复委员会副会长秦雷在我园人力车修复动员布置会上指出:文物保护和文物修复,要以最小干预为原则,但最小干预绝不意味着不干预,而是不过度干预;对于久经岁月侵蚀的历史文物,文物工作者要树立正确的修复理念,破除消极被动思想,以积极有为的态度、科学的方法、与时俱进的手段,消除文物病害,延长文物寿命,在世人面前展现文物的尊严和风采,并在文物修复实践中不断提高和传承修复技艺,弘扬工匠精神!

秦园长的讲话给了我们开展人力车修复以极大的鼓舞和信心!文物修复不单单是将损坏文物复原的过程,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传承,传承传统工艺,传承悠久的历史文化。作为颐和园的文物修复工作者,我们要怀有这样的历史责任感、使命感,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学习匠人精神,为文物事业贡献力量。

文昌院木器修复班班长王新杰(左二)与修复组成员张思托、肖呈飞、叶鑫

“舶来珍奇”展厅内景

展览名称:舶来珍奇——颐和园藏外国文物展

展览时间:2017年12月29日开展(常设展)

展览地点:颐和园·文昌院·外国文物厅

图文-颐和园文昌院木器修复班

*图文如需转载或引用请注明出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