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边界?以剑开疆?(3)

来源:全网资讯 2018-01-12 00:00:00

——高丽-朝鲜与中国边界变动浅析(1355-1449)

前情提要:传统边界?以剑开疆?(2)

说到“六镇”,大家一般想到的是北魏时期在平城(今山西大同)以北设置的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而六镇兵变也敲响了北魏王朝的丧钟。其实朝鲜在扩张东北部的时候,也曾先后设立过“六镇”:庆源、钟城、会宁、庆兴、稳城、富宁,而且随着六镇的次第设立与鸭绿江上游闾延、茨城、茂昌、虞芮四郡的设置,朝鲜最终完成了对北境的开拓,并将边界推进到了鸭绿江-图们江一线,今日的中朝国界由此底定。

朝鲜六镇中的第一镇,名叫庆源。朝鲜王朝开拓半岛东北部的一个强大动力就是此处是太祖李成桂家族的发祥地,所谓“王业所基,根本之地”。在朝鲜建国之初,这里却是“久为女真所据”,名字也不叫庆源,而叫孔州(一名匡州,今罗先直辖市先锋)。这里真正开始纳入朝鲜版图,是在1397年。这一年,郑道传被任命为东北面都宣抚巡察使,在划分该地区行政区划的时候将其改名为“庆源”,并以李朝先祖陵寝所在为理由升格为都护府,以示此地为肇基之地。(虽然朝鲜王朝最早在孔州筑城是1393年的事,但是始终未能筑成,一直拖到了1400年)

结合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就不难发现,将孔州改为庆源镇实际上是朝鲜为了向东北方向扩张所采取的举动。也正因此,这里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1399年,女真就曾经攻陷还未筑成的庆源府,杀死庆源万户李清。虽然庆源孤悬于图们江边,但是它的存在有力地牵制了女真人的活动(特别是在1402年明成祖继位以来大规模招抚女真人的背景下),比如1405年明朝使者在出使猛哥帖木儿部顺便路过女真万户仇老、甫也时,二人就因为“庆源兵马使阻挡”而不敢归顺。

1405年,女真各部陆续归顺明朝,次年朝鲜中断了和女真的贸易往来。女真部落以渔猎为主,辅以农耕(虽然我不清楚那会的女真点没点出农耕科技来),手工业水平很低,所以这种举动可以说是致命的。遭此打击的女真部落屡屡南侵,直到1410年的“庚寅事变”。此事是因为女真南下攻击庆源,朝鲜报复的过程中杀错了人,把与此事无关的毛怜卫指挥把儿逊杀了。(毛怜卫经此一役实力大减,此乃后话)毛怜卫大怒,联合建州左卫大举南下复仇,攻陷庆源镇,杀府使韩兴宝。

此时,庆源已经不在孔州,而在其西北的苏多老(今咸镜北道塞别,迁移之事在1409年),这也是朝鲜对于女真势力抱上明朝大腿的因应之一。不过苏多老的城池新修不久,还不甚坚固,也就让点背的韩兴宝交代在了这儿。此战之后,北道民心动摇,无奈之下的新兵马使郭承祐保护着庆源百姓南迁到了龙城(今咸镜北道清津市西北),结果女真兵马尾随而来,又大破朝鲜军。即使“英明迈古,勇智绝伦”的太宗对此也无计可施,只得下令一边派人将祖先陵墓迁走(这……),一边废除庆源镇。

庆源镇重新设置是在1417年,这一年明朝内官张信奉圣旨赴长白山捕捉海东青、豹子等野兽入贡,但是突然有传言说张信此举是要在图们江南重新设立卫所,将此地纳入大明管辖。朝鲜对此岂能坐视不管,于是停止了龙城的筑城工作(本来朝鲜打算在龙城筑一座石城,以安置迁徙到这里的百姓),调拨筑城军于富家站(今咸镜北道清津市东北),复设庆源镇。

新庆源在旧庆源以南很远的地方,但日子同样不好过。作为朝鲜在东北面唯一的军镇,它需要防御东北方向所有的女真来袭,但是东北方向守军捉襟见肘,即使是临近的镜城(今咸镜北道清津),也是自保有余,增援不足。而如果从远处的安边(今江原道安边)调兵,起码要20天以上的时间,等援军到地方,黄花菜都凉了。

更要命的是,1423年,朝鲜人民的老朋(yuan)友(jia)猛哥帖木儿同志,带着他的建州左卫回到了阿木河(今咸镜北道会宁)。

(朝鲜:CNM,听着没,CNM)

在这样的局面下,朝鲜朝廷内部关于撤废庆源镇的提议一直不绝,但是都被世宗大王否决了。因为世宗大王知道,土地对女真人一点意义没有,对于朝鲜人意义可是相当大的。女真人又没有领土的概念,自然是朝鲜在哪儿画圈,女真就在圈外面转悠了。用世宗的原话说是“龙城以为塞,则野人之居,亦以龙城为限;吉州以为塞,则野人之居,亦以吉州为限:无有穷极也”。与朝议相反,朝鲜还在1432年于石幕(今咸镜北道清津市富宁里)设置了宁北镇——这也是钟城镇的前身。

庆源镇沿革

1433年,猛哥帖木儿在女真内乱中被杀,一时间建州左卫无长,边境纷然。但是世宗却抓住了这个绝佳的机会,下令将宁北、庆源两镇北迁,同时派军打击位于婆猪江(今浑江)流域的建州卫(史称“癸丑婆猪之役”),以开疆拓土。咸镜道(当时还叫咸吉道)守将金宗瑞和众将考察商议后,决定迁庆源于苏多老(1409-1410年的庆源镇所在地)以北的会叱家(今咸镜北道塞别郡庆源),迁宁北于伯颜愁所(今咸镜北道会宁市行营里)。

宁北镇的北迁带来了另一个问题。朝鲜迁宁北镇,意在阻截从斡木河壁城方向(今咸镜北道会宁市,在伯颜愁所西南)入侵的女真,由于斡木河壁城人少地狭,才设镇于伯颜愁所的。但是从宁北镇出发到边境,还有一段距离,真的事发的话有可能来不及。经过商议,1434年,朝鲜升斡木河壁城为会宁镇,但是范围仅限于此一城,“无土无民”,镇将仍旧归宁北节制,同时移民实边,形成两个军镇。

1435年,猛哥帖木儿异母弟凡察统合了建州左卫余部,并且声言要讨伐朝鲜。而会宁镇新佥节制使河汉年轻气盛,为防止发生事端,金宗瑞上奏,建议河汉与宁北镇守将李澄玉对调,同时为避免会宁镇地位不高(宁北属城),将领在打交道的时候被女真人看轻,金宗瑞还建议会宁、宁北“永永相换”,即由会宁统辖宁北。议政府赞成何敬复则提出异议,他认为如果两镇依旧维持一个从属于另一个的关系,那么地位低的那一个必然会因为“无土无民”而“日渐疏虞”,不如把两镇皆作为郡,互不统属。于是,朝鲜割宁北城周围四百户属之,并改“宁北”之名为“钟城”。1441年,为了防御图们江,钟城北迁到沿江的愁州(今咸镜北道稳城郡)。至此,钟城、会宁两镇的设置告一段落。

至于剩下的三镇,设置过程就相对简单了:

庆兴镇(今罗先直辖市先锋郡):1434年设于孔州(庆源镇1397-1409治所)。

富宁镇(今咸镜北道富宁郡):1449年设于石幕(宁北镇1432-1433治所)。

这两者是为了充实内地所设。

稳城镇(今咸镜北道稳城郡):又名毡城,是六镇最北的一镇(也是朝鲜最北端的城镇),1440年设。

该镇的设置是因为1440年凡察带领建州左卫与建州卫汇合于苏子河流域(今辽宁新宾),该地空虚所设。

其余五镇沿革

六镇的最终位置

六镇之间又设置堡垒、烽燧、边墙(边墙建筑于1442年,从会宁到庆源),最终形成了沿图们江的完整防御体系。与此同时,朝鲜还在鸭绿江上游设置闾延(1416)、慈城(1433)、茂昌(1442)、虞芮(1443)四郡,也最终形成了朝鲜王朝鸭绿江-图们江一线的北部边界。

至此,鸭绿江-图们江南除了少数依附朝鲜的“城底女真”之外,再无女真部落,朝鲜完成了对于这片土地的控制,直至今日。而女真人的子孙再次回到这片土地,要等到一个半世纪之后的“丁卯胡乱”了。

“至今百年间,山河带余耻。”(朴弼周《三田渡》)

如此感慨的朝鲜人在回首往事时,不知还是否看得见六镇当初的烽烟。

(作者表示这看上去是结尾,实际上还能再续一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