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天下or瀛天下:国产古装片缘何热衷"偷师"日本?

来源:网易新闻 2018-01-12 09:19:00

作者|羊驼君,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现就职于新丽传媒,有考据癖的传统服饰爱好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近日,一部范冰冰主演的古装大剧《赢天下》成为网络焦点:1月3日,两位热爱秦朝历史的姑娘,费尽周折找到广电相关部门,递交了长达七千余字的举报信,直斥《赢天下》剧情完全扭曲历史事实,抹黑秦始皇、巴寡妇清等著名历史人物,服饰方面大量使用日本元素,严重地犯了历史虚无主义错误。

平心而论,与史实差异较大的古装片有很多,使用和风服饰的古装片也并不罕见,虽然饱受历史爱好者吐槽,但在公众层面一直没有引起过多重视,更何况秦朝历史对广大观众而言属于冷门知识。

那么《赢天下》这次为何遭到全网抨击呢?直接原因就在于该剧新发布的一组角色海报。

如果单独看这组海报还看不出什么问题的话,不妨再和下面这张日剧《平清盛》的剧照做个对比。

如此一来便一目了然了,即便对中日服饰史毫无了解的吃瓜观众,也能一眼看出来,《赢天下》这组海报里的服饰彻头彻尾地抄袭了日本和服,准确说是日本平安时代(大致与中国晚唐至南宋同时代)的“十二单”。

更为可笑的是,《赢天下》连抄也抄走样了。这张《平清盛》剧照中的角色造型,参考了平安时代以长发为美的发式风格,将两缕长发搭在身前,而《赢天下》为了模仿这个造型,竟然直接在衣服上绣了两个不知所谓的黑布条。

其实,这已经不是《赢天下》第一次被扒出服饰抄袭和服了,该剧早期发布的一张海报就已经引起非议。

这张剧照中,范冰冰的造型“完美”复原了日本平安时代的“垂缨冠”和“狩衣”不说,更令人气愤的是,远处模糊背景中那栋建筑,竟是日本大阪城天守阁,可以说是全方位的致敬日本了。

这次《赢天下》抄袭和风事件引起前所未有的反响,一方面是因为两个历史爱好者向广电总局递交了举报信,另一方面也因为抄袭和风抄得毫不掩饰、太过露骨,完全侮辱了观众的智商和常识。

然而,《赢天下》绝不是抄袭和风的始作俑者,这个不良风气可以说已经在中国影视界蔓延了许多年。

《汉武大帝》(汉初)与《卑弥呼》(弥生时代、中国三国时代)

《美人制造》(武则天时代)与日式婚服“白无垢”

《思美人》(战国末期)与《笃姬》(19世纪日本江户末期)

可以看到,相当多的中国古装片在服饰方面大肆抄袭日本服饰,有的还知道稍加修改,有的则如《赢天下》一般直接照搬、丝毫不加掩饰。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有相当一部分国人坚定地认为“日本比中国保存了更多的的传统文化,日本的传统文化学习自古代中国,因此日本保留了大量古代中国文化”,甚至更进一步认为“今日日本的传统文化就是古代中国的文化”。也许像《赢天下》这样的秦朝背景古装片抄袭和服还无法服众,那么许多唐宋背景的古装片在抄袭和服后,则可以堂而皇之地宣称“我们不是抄日本,是日本先学我们的”,并且得到许多观众的认同。

所谓“唐朝在日本”似乎成为一个共识。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以服饰为代表的中日传统文化之间,究竟有多少关联呢?

众所周知,中日官方交流始于东汉初年汉光武帝赐予日本“汉委奴国王印”,高峰在隋唐时期日本派遣大量“遣隋使”“遣唐使”,并一直延续到两宋时期频繁的贸易往来。在包括服饰在内的诸多方面,日本确实深受中国影响,尤其是圣德太子推行“大化改新”以后,全盘学习唐朝的政治和文化,衣冠制度上也效仿唐朝形制。可以说在这一时期,中日两国服饰确实有一定相似之处,但日本从未照搬中国服饰,两者绝非完全一样。

安史之乱爆发后,大唐王朝由盛转衰,日本也逐渐停止派出遣唐使来华,此后的五代十国和两宋时期,中原战乱不止,中国再也没有恢复到盛唐时期对周边国家的绝对领先地位,对日本的影响也越来越小,这时的日本服饰也已经摆脱唐朝服饰的影子,走上了独立的发展道路,越来越多地融入本土元素,和唐宋服饰已经完全不同了。

以遭中国古装片抄袭的“重灾区”,日本平安时代为例。

宋朝圆领袍与日本平安时代束带装束

宋高宗吴皇后翟衣与日本平安时代十二单

可以看出,这一时期中日两国服饰的相同之处,可能也就仅限于都有交领右衽、都有宽袍大袖了,两者在结构、剪裁、搭配、纹样等诸多方面都有巨大差异,如果强要说两者一样,就和说一个亚洲人和一个欧洲人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所以一模一样,完全是睁眼说瞎话。

稍有常识者都会知道,服饰在不同时代都会不断变化发展。如果说从平安时代的日本器物中,还能窥探到一些唐宋的影子,并在复原时有所借鉴,那么像《赢天下》这样,将平安时代的日本服饰,随意移植到年代差距几百上千年的中国去,则是荒唐至极。

更何况秦朝在前,平安时代在后,秦朝的服饰为什么要去抄袭一千年后的日本服饰?这是什么逻辑呢?难道中国找不到先秦时代服饰的资料吗?举个形象的例子:画家要给一个老爷爷画像,老爷爷明明有照片在,画家完全不参考,却找来老爷爷远方表弟的重孙子照着画,然后告诉你,这个重孙子和老爷爷也有血缘关系的,画出来也会很像,这岂不是无稽之谈?

这种意淫别国全盘保留中国文化的“文明冰箱论”,不仅仅源自对于历史的无知,更来自现实中对日本无原则的崇拜,认为现实中的日本好,古代的日本一定也好,抄日本总是没错的。

更令国人汗颜的是,日本人在这方面向来严谨。1988年日本导演佐藤纯弥来华拍摄的电影《敦煌》,以宋代中国为背景,片中十分考据的复原了宋朝和西夏的服饰、甲胄、建筑,远远胜过绝大多数同时代背景的中国影视作品,若是看中文配音版,不仔细看都很难察觉这是一部日本电影。倘若崇拜日本的中国影视工作者不是只抄些日本服饰的皮毛,而是真能学到日本同行严谨的工作态度,倒也不失为中国影视之福。

日本电影《敦煌》海报

考虑到国人去博物馆和读书的频率,广大吃瓜群众对传统服饰少得可怜的认知,绝大部分源自他们所看过的各类古装影视作品。因此,在当下的中国,影视作品实际上承担了塑造国人对传统服饰认知的功能,某种程度上甚至承担了历史科普的功能,。

在这样的环境下,对历史题材影视作品的服饰究竟应该提出怎样的要求呢?

简单来说:在好看的基础上尽量靠谱。

影视作品毕竟是艺术再创作,而不是历史复原,因此首先要达到艺术上的标准。

第一,影视服装要服务于作品的基调,反映出影片赋予人物的属性。

第二,在色彩上要和谐、自然、不刺眼。

第三,也是要求最高的,尽量符合历史原貌。很多影视作品在服装方面都花费了巨资进行设计、制作,一套衣服的价格动辄以十万计,但效果却往往不尽人意。影视作品的服饰当然可以进行原创设计,但要知道,历史上的那些服饰,尤其是王公贵族的服饰,本身就是当时最顶级的服装设计师的经典之作,代表了当时最高的审美水平,因而能流传至今。倘若今人有能力超越老祖宗的设计,当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果费尽心思却只能事倍功半,还不如本本分分地去研究一下老祖宗设计出来的服饰原貌。

以上三点,可以说是笔者眼中影视服饰应该达到的三个标准,也可以说是三重境界。遗憾的是,目前大多数古装片,在色彩一关就已经纷纷出局,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历史考据的范畴。不过,有不少辣眼睛的古装片,其片方却大言不惭地自称考据,甚至要教观众“学历史”。笔者奉劝这些历史发明家,一定要扮丑也不是不可以,夹起尾巴圈地自丑即可,请不要误人子弟,以丑为美。

《赢天下》此次因为和风服饰遭到全民吐槽,可以说为中国影视圈敲响了警种,以后的中国古装片再想无视观众智商,无底线抄袭和服,恐怕要掂量一下了。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种不良风气已经根深蒂固,要想彻底根除,实在是任重而道远,只能寄希望于国人能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和审美情趣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