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亲临了“传说中”的芬兰课堂, 这些细节最打动我

来源:搜狐教育 2018-01-12 07:29:00

在中国人都在学习美国的时候,殊不知美国人也在热烈反思自己的教育,并找到了一个学习的榜样——芬兰。被誉为全球教育水平最高的芬兰,到底有多牛,为什么这么牛?

1月8日,“面向未来的课堂——中芬课堂教学改革实践比较”活动将在上海市长宁区天山第一小学落下帷幕。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传说中”的芬兰课堂到底什么样。小编通过一天的观察,梳理出三个问题、四个发现。

作者:吴华;本文来源:公众号“第一教育”(ID:diyijiaoyu)。“蓝橡树”获授权转载。

........................................

1月8日,“面向未来的课堂——中芬课堂教学改革实践比较”活动将在上海市长宁区天山第一小学落下帷幕。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传说中”的芬兰课堂到底什么样。小编通过这一天的观察,梳理出三个问题、四个发现。

问题一:没有上下课界限,时间如何分配?

在芬兰,小学的孩子们每天上学时间通常是4个小时。

8号,来自芬兰的两位老师:马蒂娜(Tiina Malste)和苏明娜(Minna Suikkari)为天一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们上了4个小时的课,基本上完整地展示了芬兰小学生的一日课堂生活。

芬兰版的“课程表”

这4个小时的安排和国内小学的课时安排很不一样。没有明显的上课、下课界限,基本上通过各种不同的活动分割为几个相对独立的板块,这些板块可以部分地和我们的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等课程相对应。

但是每个板块所用的时间都不一样,有的板块用了一个多小时,有的板块则只有十分钟。小编特别留意了一下,语文、音乐、运动等单元各半小时左右,数学单元和最后的手工单元则各用时大概一个小时。

孩子们在做手工

这并不意味着在芬兰老师心目中,手工比语文或者音乐、运动更重要。事实上,每一部分分配多少时间并不是固定的,是老师根据当时的情况随时调整的。

就在上课之前十几分钟,小编和两位芬兰老师进行了简短沟通。她们表示现在还没法确定每个板块会花费多少时间,“主要根据孩子们的情况来决定。”

数学单元用时比较久是因为每个孩子都要参与四个不同的数学活动,包括掷骰子、拼拼图、计算等。手工单元老师则在看到大多数孩子都差不多完成时,才提出时间节点:“还有最后5分钟。”

小编看法

一天的课程有阅读,有简单计算,有涂色,有手工,有唱歌跳舞,还有拼图游戏等,总体感觉就像我们的幼儿园课程,只是难度更深一些。

当我们在讨论“幼儿园课程小学化”的时候,芬兰的课程则向我们展示了另一种可能性:小学课程的实施幼儿园化。

问题二:跨学科学习,如何用一个主题把所有学科串起来?

整个一天的教学活动都是围绕“芬兰的动物”这个主题展开。

为什么确定这个主题?芬兰老师马蒂娜介绍说,他们主要考虑要让孩子们感兴趣。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动物是他们非常感兴趣的话题。

那么,如何把语文(英语)、数学、音乐、运动、手工等各种内容与这个主题相结合?芬兰老师设计得很巧妙。

芬兰老师在讲绘本故事

比如英语这个板块,是先从一个有关芬兰动物的绘本故事引入。故事讲完了,老师拿出各种动物卡片,一张张展示给孩子们,教孩子们认识每种动物的名称(练习单词发音)。

然后,芬兰老师给每个孩子一本小册子。先来看看这个只有十几页厚、不到A4纸一半大小的小册子(蓝色背景为A4纸大小)。

这个小册子,可以理解为芬兰版的“一课一练”,不过是在课堂上用的,是老师们自己设计的。

里面前几页的内容是这样的:

孩子们可以在每个动物的图片旁边注明它的名称(练习单词拼写),在下面的划线部分写下这些动物的外形特点、生活习性等(练习句子的抄写)。

接下来是和这些动物有关的一首简单的歌,这就进入了音乐板块。

老师不是直接教孩子们唱歌,而是拿出一个漂亮的“神奇口袋”,让孩子们根据声音猜里面是什么乐器,然后把各种乐器分给孩子们,带领孩子们用乐器、拍手、拍胸、拍腿、跺脚等多种方式组成“乐队”,然后带领孩子们一起唱歌。

课间休息时,老师带领孩子们玩一个运动游戏。每个孩子会拿到一个动物的卡片,然后老师说出这种动物的名称时,这几个孩子就必须快速交换场地。

数学也围绕这些动物展开,有掷骰子,有七巧板拼图,有计算。

下午的手工板块则是每个孩子选一个自己最喜欢的芬兰动物,用彩色纸片装饰它。

每个部分都很自然地融入这个主题,感觉一点都不刻意和生硬。

小编看法

在观课过程中,不少老师都非常关注一个问题:课程目标是什么。有些板块的课程目标相对容易理解,比如阅读,比如单词拼写,但是也有些板块的课程目标不那么容易理解。比如音乐板块,孩子们并没有学会唱一首完整的歌,也没有学会一样乐器。

但是在课后和芬兰老师的沟通中,他们表示,在芬兰的课程大纲中,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感到快乐,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课程目标。让他们感到自信,喜欢学校,甚至是比”学到了什么“更加重要的目标。

问题三:个性化学习,40个人的班额能实现吗?

芬兰的课堂上,非常注重个性化学习。其实这么说可能还不太确切,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芬兰的课堂上很重视每个学生个体。

有这样几个细节。

一是特别注重每个孩子的名字。刚开始老师和学生互相自我介绍的环节,老师都会带领大家高呼每个孩子的名字两遍。从课程一开始,每个孩子都存在感爆棚。接下来老师和每个孩子沟通时,都会根据姓名贴大声叫出这个孩子的名字。

芬兰老师和孩子们互相自我介绍

二是根据孩子的不同程度提供不同难度的任务。比如抄写,老师会根据孩子的不同程度给到不同难度的句子,供孩子抄写。

数学也是这样。当然,因为芬兰老师准备的是面向二年级的课程内容,又因为中国孩子的数学真的太好了,所以,她们最后提供给孩子最难的题目(两位数减法),也被孩子们轻松破解。

三是自始至终交给孩子选择权。课程围绕10种动物展开,在很多环节孩子都可以选择一种自己最喜欢的动物来进行。做手工的环节最明显,每个孩子都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动物,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进行装饰。结果做好的成品有几个非常惊艳!

四是尊重每个孩子的节奏。比如最后的手工板块,小编看到一个女孩子因为做得非常细致,所以速度比较慢。同组的孩子已经做完了,她还没做好一半。老师不仅不催促她,还特别告诉她:“Take your time。(不用急,慢慢来。)”

孩子们在做手工

当然,也不能让已经做好的孩子闲着。老师给同组的其他孩子芬兰版“一课一练”,让他们可以涂色,可以做算术(又是自己选择)。

即使到最后,所有孩子都完成了,老师也没有催促这个孩子,继续跟她说:“不用急急忙忙做好,你可以回家继续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两位芬兰老师带的是一个中国的自然班,接近40人。两个老师要对40个小朋友做到这样的个性化关注,可能吗?

他们有个很值得借鉴的做法:有分有合。

一部分孩子在学习音乐

在阅读绘本和数学板块,两个老师带领所有孩子一起进行。在音乐、运动、手工等板块,孩子们被分为两组,分别在一位老师带领下,在不同的空间进行(天一小学的老师也提供了必要的帮助)。

在数学板块出现了短暂的小小“混乱”,因为孩子们被分成六七个小组,轮流完成四个任务,加上听课的老师非常多,穿插其中,两位老师就有点招呼不过来了。但总体来看,这样的班额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还是比较顺利的完成了教学。

小编看法

小编课后和两位芬兰老师进行了交流。针对数学板块出现的小小“混乱”,两位老师也没有回避。

他们认为关键因素倒不是班额太大,孩子太多,而是空间不太够。因为空间足够,在芬兰,他们进行这个环节时,没有任务的孩子是可以在周围随便跑的。

“因材施教”是古今中外所有教育人都在一直追求的。我们此前对于“个性化学习”的一个非常大的难点在于班额比较大。芬兰老师这种“有分有合”的方法很有借鉴意义。当然,还需要空间也能够支持才行。

除了这三个问题,小编还有几个发现。

发现一:芬兰的课桌和我们的功能不一样

芬兰老师的课堂上,孩子们坐座椅的机会并不太多。更多的时候,他们站成一个圈,或者席地而坐。只有当需要书写、涂色、画画等这些书面工作的时候,老师才会要求他们坐到课桌前。

用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院院长张华教授的话说:我们的课桌是用来听讲的,他们的课桌是用来工作的。

很多时候孩子们都是坐在地上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的课堂中需要很大一块地方是没有课桌的。

因此,孩子们在课堂上的姿势也更加放松。盘腿坐的,侧坐的,跪着的,甚至在最后自我评价环节各种趴着的都有。

发现二:芬兰的课堂没有纪律,只有规则

上课开始前,芬兰老师就明确了两个规则:

一是她有个重要的铃铛,每当铃声一响,所有孩子都要停止说话,停下手中的事情,等待老师的指令。

二是发言之前要先举手。

此外,课堂上没有其他的纪律要求了。所以整个过程中,孩子们可以走动,可以交流,可以去上厕所。

孩子们在游戏环节

在前面的音乐板块视频中,有两个男生没有用老师示范的方法使用小木棒,而是各自拿了一根互相敲击,但马蒂娜不仅没有批评他们捣乱,还表扬他们有创意。

总的来说,这使得课堂看起来没有那么井井有条,也没有那么安静,但实施过程中也没有造成什么混乱。

发现三:芬兰的老师一直“示范”,很少“教”

芬兰的老师上课是个体力活。她们一直在动。

讲绘本的时候,一会儿假装滑雪,一会假装逃跑;示范投掷筛子的时候,解释运动规则的时候,讲解自我评价方法的时候……很多很多时候,老师的动作幅度都非常大,表情非常夸张,常常引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他们讲得要少得多。他们基本上没有“教”什么东西——除了给孩子们读了一本绘本。他们只是示范,然后让孩子们多说,多做。

芬兰老师在展示图片

学单词,老师拿出卡片请孩子们先说这个动物叫什么,不对了才纠正;算术也没有教孩子们该如何做,只是提示了游戏规则。

他们会鼓励孩子们“猜”。给孩子们看些卡片,然后猜猜这节课的主题是什么;给孩子们听听声音,然后猜猜里面是什么乐器;示范拼图,然后让孩子们猜猜拼得对不对……

他们还会尽量让孩子做。音乐板块结束,马蒂娜请一个小朋友帮忙把所有乐器收回来。一位志愿者老师主动帮忙,马蒂娜马上制止道:“不!艾迪可以做的!”

发现四:芬兰的课堂远非完美

当然,芬兰的课堂远非尽善尽美。

比如说,虽然分为不同的小组,但在整个过程中,小编没有发现太多真正需要团队合作才能完成的任务。几乎所有任务都是面向个人的,每个小组的成员都只是围在一起完成各自的任务而已。

如果说合作,可能只有拼图的环节是小组共同完成的。但事实上这个任务本身的难度,并非需要唤起团队的力量才能完成。

孩子们在拼拼图

但无论如何,芬兰课堂所传递出来的“以儿童为中心”的理念仍然值得思考。比如最后的环节是“评价”,芬兰老师的做法是让孩子们自我评价。只有自我评价,没有互相评价,也没有老师评价。(事实上老师评价贯穿始终,但都是正面评价。)

如果觉得自己做得好,就为“开心的狐狸”涂颜色,如果自己感觉一般就涂“不开心也不难过的狐狸”,如果觉得今天很不开心,就涂“难过的狐狸”。

绝大多数孩子都选择了开心的狐狸,只有一个孩子选择了“不开心也不难过的狐狸”,但两位芬兰老师都没有对此进行追问。

事后小编就此询问芬兰老师,马蒂娜表示:“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答案,如果我问他原因,我就必须也要问其他孩子原因。事实上,如果这是我熟悉的学生,我可能会在课后找机会和他单独交流,但一定不会在课堂上当着所有人问他原因。”

短短四个小时的课程结束了,孩子们和两位芬兰老师彼此依依不舍。孩子们都觉得这样的课堂很有趣,学得很开心。而现场观摩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校长、老师们也纷纷表示这种课堂交流展示非常有价值。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