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炭翁”董事长出车祸遭二次碾压身亡:两肇事者均被刑拘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2-01 19:58:00

钱江晚报2月1日消息,还记得那些年你逛过的“卖炭翁”吗?曾经的中国电子商务十大牛商、知名竹炭制品品牌“卖炭翁”创始人方云剑,在1月22日被撞身亡。据遂昌交警通报,一辆三轮摩托车将夜骑的他撞倒后,驾驶员逃逸;紧接着,一辆小车再度撞上方云剑,司机同样逃逸,方云剑当场身亡。

车祸现场。 “遂昌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方云剑出生于1961年,今年57岁。他的人生经历堪称丰富:1980年入伍,1995年复员,1996年,他到新华社浙江分社《浙江经济报》担任记者。2001年12月,他回遂昌老家,办起竹炭坊。2004年3月,他创建公司,并任公司董事长兼党支部书记。

曾是新华社记者

“我最早从朋友那里听说方云剑去世,在我们老同事微信群一说,大家都觉得很突然,因为知道他这些年做生意艰辛不易,更觉得他英年早逝很惋惜,”前《浙江经济报》记者、方云剑前同事徐王婴说。

事发当天下午五点多,方云剑发出最后一条朋友圈

前同事邱仙萍回忆说,军人出身的方云剑,连吃饭都像去赶火车,匆匆忙忙,扒拉几口,“他说一个摄影记者,只有站在离火线最近的地方,才能拍出最好的照片。”

“敬业”“努力”是前同事们对方云剑的共同印象。前同事胡鹏程说,方云剑曾随他参加各类理论研讨会,为了拍出生动的照片,方云剑觉得弓着腰拍照不礼貌,就索性跪在发言者的面前对焦,这让专家们感到很不好意思,而方云剑开玩笑说,“他们确实值得我崇拜。”

发现竹炭商机

命运的拐点在2001年年末到来。当时,方云剑和邱仙萍去他的老家遂昌采访竹炭行业,“那个时候竹炭在很多人眼中,还说不清一个所以然。在遂昌,我们走访了所有的竹炭产业,晚上把企业召集起来开会。开完会,方云剑和我说,竹炭产业会有很好的前景,他要为家乡人民做点事情,要做民族的竹炭产业,要有自己的品牌。”

当时,方云剑让邱给竹炭品牌取个好名,邱随口说,“那就取名叫卖炭翁吧,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目前我们的竹炭基本上是出口贸易,企业没有自己的品牌,所赚利润些微。白居易这首诗歌,恰如现在的竹炭行业。”邱仙萍回忆说,方云剑当时听了之后,眼睛就亮了,第二天一早,他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弟弟,想在最短时间内,在北京注册卖炭翁商标。

此后,“卖炭翁”一炮打响,很快就在杭州曙光路上开出专卖店,“从2002年开始,卖炭翁瞬间成了网红,身影出现在各个电视台报纸杂志上,仅仅在广州,2002年到2004年,卖炭翁的专卖店就有48家,一时风光无限,风头无二。”邱仙萍说,鼎盛时,卖炭翁在近1000个城市拥有专卖店1360多家。

遭受重创后东山再起

变身为企业家的方云剑,身上仍然充满敬业精神和拼劲。在微博上,他不仅不遗余力地为自家产品宣传,还经常分享他对网络营销的认识。有报道说,他曾要求每一位中层干部每天必须写一篇微博,每一位普通员工两天必须写一篇微博。

方云剑很注重企业文化建设,称自己的员工和加盟商为“家人”,在企业内部组织每周一次的“夜读”活动。天不亮就开工,继而加班到深夜是他的生活常态。“人一降生就进入了竞技场,你如果不去拼搏,去努力,无法在这个处处充满竞争的社会里生存,”方云剑写道。

2010年,卖炭翁遭遇重创。当时,全国上千家加盟店萎缩到不到100家。有报道说,在方云剑事业如日中天时,他的家庭出现问题,“那个时候我还借了很多民间借资,日子过得非常糟糕。”方云剑对该媒体表示,是网络让他死里逃生,依靠曾经赖以生存的写作能力,用免费营销手段,他重新架起人生和事业的大厦。有消息说,方云剑一度负债达2500万元,后来,网上来的加盟商络绎不绝,卖炭翁加盟店又恢复到近千家规模,年销售额近2个亿。

他是骑行发烧友

方云剑酷爱骑行。 微博@卖炭翁方云剑 资料图

翻阅方云剑的社交网络,不由令人感慨命运无常。2014年,卖炭翁一位员工家属被小车撞伤,司机不愿赔付,方云剑曾多次前往交涉。也就在这一年前后,方云剑爱上了骑行。该年7月,他买了一辆崭新的知名品牌公路车,“从遂昌县城到卖炭翁工厂20公里山路只用60分钟,真是心旷神怡。”

此后,方云剑常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骑行记录,他把此视为“自我勉励的意志锤炼”,称自己每天健身、每天坚持两小时骑车,“我常常是在每天清晨天空发出鱼肚白时,起床骑车锻炼身体。”节假日,他还经常参加骑行活动,在崎岖的山上一骑就是上百公里。

方云剑还曾提到,“安全是每个人必须注意的问题,要驾驶符合法规车辆,骑车要戴安全帽,要遵章行驶。”他出事的地点,在遂昌县城往大柘镇方向。大柘镇是卖炭翁的工厂所在地,方云剑曾深情写道,“在卖炭翁故里的浙江遂昌大柘小镇上,你骑着单车在小镇上徜徉,那你会领略到许多这山乡夜色的静秘和安逸的享受,让你情不自禁地作深呼吸。

家人:曾因他被民间借贷机构骚扰

方云剑的弟弟说,事发后一小时,他就得知消息,“有人通过现场照片认出我哥”。弟弟说,这两年哥哥因为骑车,整个人身体好了很多,连酒都戒了一年多。

方云剑弟弟说,虽然家里人没有张扬,但收到的50多个花圈,依然摆满殡仪馆的几个通道。现在,家里还未安排哥哥的火化事宜。应公安局的要求,24日做了初步尸检,具体结果要等到20天以后才能得知。等结果出来后,再做后续的告别仪式。

事发后,肇事者家属也和方云剑弟弟取得联系。“肇事(司机)的小孩都要给我跪下了,但被我劝住了。”方云剑弟弟说,他们并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只是希望交警部门能给出最后的处理意见。

事发后,地方政府慰问了方云剑家属。此前方云剑在新华社浙江分社的同事,也给方云剑弟弟发来吊唁文,并筹集数千元的慰问款。方云剑弟弟说他拒绝了好几次,最后决定将这些慰问款捐给当地一个古塔修复工程。

尽管事发至今已有10天左右,但方家人还没敢将这个噩耗告诉方云剑90多岁的老母亲,“我们给她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云剑去美国深造两年”。

至今,弟弟方云剑弟弟还有些介怀,昨晚上,他还在翻事发时的照片、视频,觉得有许多困惑。“现场有一长条的玻璃碎渣,我哥的赛车后轮也被撞得面目全非。”一辆三轮摩托车是否有这么大的威力,让他存疑。

事故后遗留在现场的骑行护具。 钱江晚报 图

事故后遗留在现场的自行车。 钱江晚报 图

方云剑弟弟也提到,去年,他曾多次受到民间借贷机构骚扰,说哥哥“欠了他们的钱”。由于方家人基本没参与公司运作,他也不知道卖炭翁的运作情况,以及下一步何去何从。

“遂昌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据遂昌交警,事故发生后,遂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成立了事故现场调查组,视频监控组,卡点拦截组,事故追踪组等四个小组对事故进行全面的追查。两个小时后,抓住了肇事逃逸的傅某,“他竟然若无其事已经躺进被窝准备睡觉了”。随后,驾驶小车碾压方某的范某也被抓获。目前,傅某、范某两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原题为《57岁董事长遇惨烈车祸二次碾压身亡!曾是新华社记者,专卖店开遍杭城》)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