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保安泡上银行经理 分手后以“百万欠条”上诉

来源:金羊网 2018-02-07 19:40:00

金羊网讯 记者张闻,通讯员罗倩琳、陶亮报道:已婚男子阿强谎称已离婚并净身出户接近阿燕,两人同居后,阿燕为阿强投入了大量金钱与精力。最终,阿燕发现真相,阿强却以阿燕欠其100万为由将昔日情人告上了法庭。近日,禅城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民间借贷纠纷,并最终驳回了阿强的诉讼请求。

案情:银行经理恋上保安 “欠”下百万债务

阿强和阿燕初识时,阿强是某大厦的保安,阿燕任职某银行的部门经理。两人相识后,阿强谎称已离婚并净身出户接近阿燕,后两人同居。同居期间,阿燕于2009年帮助只有初中文化的阿强进入其下属部门任客户经理,更于2010年购买了18万小型轿车一辆,后过户给阿强;购置房屋首付、装修款、日常生活等支出大部分由阿燕负责,期间阿燕还负责阿强儿子小飞的学费、生活费等。2013年,阿燕从银行离职,随后阿强也从银行离职;双方在阿燕发现阿强并没有离婚之后,关系发生了变化,大不如前。

2015年7月,双方写了一份《欠条》,欠款金额为100万元,内容为阿燕将阿强自2002年起的工资、奖金等共计100万元借用,落款有双方签名。2017年4月,阿强向禅城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阿燕支付上述欠条中的借款本金100万元及利息88333.33元。

曲折:百万欠条竟是被威胁写的?

原告阿强诉称,两人同居期间,阿燕要求阿强将其每月工资交由其保管。2015年7月10日,双方写的《欠条》上清楚表明阿燕自2002年底至2015年7月10日保管借用原告的工资、奖金、年终奖等共100万元,并承诺在2015年7月10日至2015年10月31日前还清,若未能按期清还,愿用阿燕的房产之一向阿强抵押。逾期未还款后,阿强多次向阿燕追讨,但未能追回钱款。

被告阿燕辩称,阿强所提到的欠条,是在其持刀胁迫的情况下抄写,而阿燕持有阿强起草欠条的原件。由于阿强采用胁迫的手段逼迫其书写《欠条》,并利用司法手段索要欠款,其主观上已构成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故意,阿燕已于2017年5月1日到禅城区公安局某派出所报案,因此阿强主张阿燕欠款100万元,要求其支付的事实依据不足。

判决:“欠款百万”缺乏可能性

面对双方的各执一词,禅城法院依法查明,原告阿强和被告阿燕在交往期间,有银行出具工资待遇和薪资发放规定、双方履历和离职记录、其他工作收入等辅助证明,阿燕收入明显高于阿强;经民政局协助调查,证明阿强与刘某(案外人)并没有离婚,仍是已婚状态,小飞是二人的儿子;阿燕确实在2017年5月1日向禅城区公安局存在报案记录。

该院认为,阿强主张与阿燕存在借款合同,除须证实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外,还须证实其已完成出借款项义务。目前的证据不能证实阿燕是受胁迫出具《欠条》,但也无证据证实阿强已完成出借款项义务;况且,即便阿燕出具《欠条》,也不足以证实双方存在借贷合意;经过银行提供收入、账单流水、履历等辅助证明,以及房款和车款、装修、物业、生活日常支出等均由阿燕负担;另外,阿强在阿燕出具欠条后反倒向阿燕借款,阿燕还为阿强提前还贷,有违常理。综上可见,双方在非婚同居期间,阿强从阿燕处多次获赠大额财产,阿燕向阿强借款缺乏可能性与必要性。

考虑阿强在已婚情况下与阿燕非婚同居的事实,禅城法院认为涉案欠条的出具存在双方情感纠葛背景,有别于正常的民间借贷,欠条也无法证明双方有借贷之意,对阿强的诉讼请求均不支持,故判定驳回原告阿强的诉讼请求。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