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郎中”疑致群体染艾滋被捕:令印度尴尬的百万无证医生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2-10 09:42:00

背着医药箱、踩着自行车,40多岁的印度“赤脚医生”拉杰什亚达夫(Rajesh Yadav)时常出现在北方邦班巴尔马的各个村子里,挨家挨户扣门问诊。尽管没有印度政府颁发的行医执照,亚达夫却深受当地村民的信赖,有人甚至称他为“天使”。

不过,最近一桩灾难性事故让这位“江湖郎中”身陷囹圄,亚达夫在问诊期间被指涉嫌长期重复使用不洁注射器。据《印度斯坦时报》8日报道,当地乌纳奥(Unnao)地区至少有58人被证实感染人体免疫缺陷病毒(HIV),受害者下至6岁,上至70岁。而亚达夫也于7日被警方逮捕。

数百人面临感染艾滋病风险

《印度斯坦时报》报道称,印度政府于2017年在班巴尔马地区医院的例行检测中发现多例疑似感染HIV病毒的病例,于是在今年1月24日、25日和27日对当地566人进行艾滋病病毒的筛查,当时发现33例确诊病例。

这些人据称是由于在Premgunj、Kareemuddin Nagar和Chakmeera地区接受亚达夫治疗而感染了病毒。报道称,目前,居住在乌纳奥(Unnao)附近的数百名患者也面临着感染致命的HIV病毒的风险。

警方透露称,亚达夫藏身在自己的亲戚家,后被村民举报,被捕时,他没有反抗。“我们没有在他的身上以及他藏身地附近找到任何的医疗设备,”调查该案的警官Singh称,审讯期间亚达夫承认他在会诊期间在不同的患者身上使用了同一个注射器,但坚称自己不清楚这些患者是怎样感染艾滋病的。

警方称,亚达夫将面临过失行为导致致命疾病感染罪及杀人罪的指控。

班巴尔马区政府称,还在调查该区域快速蔓延感染情况的其他原因,包括该区大规模的人口流动等。

“注射器感染理论比较值得怀疑,因为病毒病并不能在针头内存活数月。而亚达夫主要是使用肌肉注射的方法而不是静脉注射,所以也有可能冤枉了这位医生。”该区首席医疗官Chowdhary表示,该区域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未经保护的性行为都是潜在的原因。

报道称,在58名感染人员中,有两名年轻务工人员承认,他们外出打工时有过未经保护的性行为。

“江湖郎中”如贫民窟救星

尽管这起案件仍有疑点,但无证上岗的亚达夫却暴露了印度医疗状况面临的尴尬。

据印度官方公布的2017年医疗情报数据,印度当前的医患比例为1:1674。这一数字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针对发展中国家制定的理想医患比例1:1000。

在印度农村,医疗基础设施尤为匮乏。长期以来,弥补印度公共医疗体系缺口的,正是靠亚达夫这样“无证上岗”的江湖郎中。

根据印度livemint网报道的数据,印度国内有近100万名未注册或不合格的医生。每三个自称“医生”的人当中,就有一个从未接受过正规医学院的教育。德里医疗委员会估计,德里的冒牌医生数量超过了合法注册的医生数量。

报道称,亚达夫收取的诊费比政府医疗站便宜十倍,注射一针药剂只需花费10卢比(约人民币1元),这让医疗条件不佳地区的村民难以抗拒。

据印度国家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所做的社会调查,在德里的贫民窟中,有80%的受访者曾在私人医生处问诊,其中15%的人选择了无证的私人医生。livemint网称,没有谁能比一个“江湖郎中”在贫民窟更耀眼了,他们通过便利的服务和低廉的价格吸引更多的病人。

但病人的医疗安全由此面临极大风险。2011年有媒体披露,至少28名患有地中海贫血(一种血液疾病)的儿童就曾在古吉拉特邦的一家医院中通过输血感染艾滋病。

新德里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社会医学和社区卫生中心负责人拉奥说, “绝望的人找到了绝望的方式来获得医疗保健,”他说,“这是印度社会的失败,印度政治的失败。我们在公共卫生方面的花费太少了。”

世界卫生组织曾呼吁包括印度在内的所有国家使用一次性的“自毁式注射器”,以消除重复使用注射器带来的交叉感染和死亡。但目前印度尚未在全国范围内贯彻此措施。

印度注射器和针头制造商协会主席Rajiv Nath说,印度目前没有针头使用情况和登记追踪系统,而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在安全注射上花的每1美元,都可以为国家的公共医疗保健节省14美元。而一个自毁式注射器的成本仅为1.9卢比(约人民币2角)。

亚达夫的事件被媒体披露后,印度北方邦卫生部长辛格2月6日表示,今后印度政府将采取严厉措施,打击“无证行医”现象。印度政府本月在提交2018年财政预算时表示,将为该国五亿的贫困人口提供免费的医疗保健,但该计划的许多细节尚未确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