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美国出台系列战略报告,穷兵黩武只会让世界更不安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2-10 14:54:00

《国防战略报告》将应对大国竞争置于国防任务的中心位置。

热点新闻:近期,特朗普政府密集出台了一系列重量级战略文件和评估报告,包括2017年12月18日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1月19日的《国防战略报告》、1月31日的《国情咨文报告》和2月2日的《核态势评估报告》等,对其国家安全和军事战略进行了详细阐述,所产生的影响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关注。

点评:特朗普政府自上台以来,一直强调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提出了众多新思路和新理念,并将其反映到有关安全和防务方面的战略文件中,希望通过保持在各个领域的绝对优势,实现美国的绝对安全。从目前特朗普政府发布的一系列文件来看,充分体现了其在“美国优先”原则下“以实力谋优势”的战略追求,也显示了其对未来前景的雄心壮志。但是,从整体上来看,这些文件具有的冷战色彩过于强烈,充斥着实力至上和对立对抗等过时观念,这样非但不会实现美国的绝对安全,反而还会加剧其它国家的恐慌感,使那些被美国视为对手或战略竞争者的力量捍卫自己安全和利益的意志更加坚决。

战略重点:大国竞争轮廓日趋清晰

一个国家对威胁来源的认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的战略重点。“9·11”之后,美国一直将恐怖主义认定为核心威胁,并为此进行了长达十余年的“反恐”战争。如今,随着美国的反恐行动不断取得进展,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也接近被击溃,美国认为恐怖主义威胁正在下将。而在这段时间,俄罗斯和中国的综合国力、特别是军事实力迅速增强,美国将主要威胁从原来的恐怖主义转向与俄中的大国竞争。

从内容上来看,美国对安全威胁的上述认知在各份战略报告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例如,《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在对外部安全威胁对象进行排序时,将恐怖主义排在了中俄大国挑战之后,认为中国与俄罗斯是“改变现状的国家”,正在积极发展能威胁到美国关键基础设施及指挥和控制系统的先进武器装备,并通过塑造不符合美国利益和价值观的世界秩序,积极与美国争夺地缘政治主导地位。

随后,《国防战略报告》也延续了这种判断,明确将应对大国竞争置于国防任务的中心位置。报告在开篇之宗就提出:“国与国之间的战略竞争而非反恐,将是现阶段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首要关注”,并直截了当地将矛头指向俄罗斯和中国,认为两国的“战略竞争是对美国自由与繁荣的首要挑战”。美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最新国防战略发表主旨演讲时,也明确宣布“世界重回大国竞争状态”,“虽然我们将继续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但是现在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是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提出要将大国竞争环境下的“战争准备”作为优先关切,要在与俄中的战略竞争中获得胜利。

而在《核态势评估报告》中,美国则将大国竞争的重点聚焦在俄中两国的核战略能力上,认为俄罗斯的“核升级”态势和中国的“核模糊”政策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强调必须要加速核武器的现代化进程,要以强制和单边行动来推动核不扩散进程,防止其优势地位被俄中超越,从而实现以“实力威慑”为本质的全球战略威慑态势,。

从根本上来说,近期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等一系列战略文件,使美国对当前国际局势、大国关系和美国所面临的安全挑战进行的全新界定,使得其国家安全战略轮廓越来越清晰,即从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威胁回归到大国之间竞争这一传统安全的轨道上。

战略思维: 冷战对抗老调几时停休

透过什么颜色的镜片看世界,世界就像什么颜色。自二战以后,美国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对“假想敌”的设计,并以此与苏联集团进行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虽然冷战已经结束近三十年,但冷战思维一直阴魂不散,萦绕在历届美国领导人的脑海中。从此次美国发布的一系列文件来看,仍是大力鼓吹大国竞争,不断渲染他国威胁,无论是从其表述方式还是内容构成,都体现的是一种对抗思路,折射出了美政府战略思维正在向着冷战回潮之势发展。

此次美政府发布的战略文件无一例外地都将俄罗斯作为了“靶心”。例如,《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在多处地方不同程度地渲染了俄罗斯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方面对美国造成的威胁与挑战,指出俄罗斯正在各新兴领域积极建设军事力量,试图与美国相抗衡。《国防战略报告》同样也对俄罗斯进行了冷战式的指责,“俄罗斯……改变欧洲和中东的安全和经济架构,为己所用。俄罗斯正在扩张的现代化核武器,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是明显的挑战”。而在《核态势评估报告》中,大国对抗的冷战思维更是维贯穿始终。该报告点名批评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执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力度不足,以更大数量和更多种类的非战略核武器在危机和较小规模冲突中实现强制性优势,在近年来的地区冲突中成功对美国实施了“核讹诈”。《核态势评估》“理直气壮地”宣称要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强化美国核武库,通过发展“灵活、适应性和抗打击性强”的核力量,以达到类似冷战时期互相确保摧毁能力的“核恐怖平衡”状态。可以预见,针对这些指责,俄罗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未来必将也采取相应的举措予以反制,从而很可能将激起一场新的“冷战”核军备竞赛。

总体上来看,美国出台的这一系列战略文件,充斥着“零和”博弈、竞争对抗、对立争夺等过时观念,深刻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目前还没有认识到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历史潮流,仍禁锢在冷战僵硬思维观念之中,身患零和博弈的偏执症而无力自拔。这种思维不仅不利于未来美国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而且还有可能损害整个世界战略结构的稳定。

战略趋势: 军事优势未必让美国更安全

特朗普早在竞选期间就提出了“美国利益优先”的主张,认为当前全球安全形势正日趋复杂,充满着竞争与危机,要想确保美国的国家利益不受损害,就必须让美国更加强大,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实现军事力量全面现代化,通过提升武器采购质量、精简军内机构、扩充军力规模、有效应对网络及电磁攻击等新型领域威胁、提升空间领域的竞争力、构建多层次导弹防御体系等措施,来重塑美国的军事优势地位。

从此次美国发布的系列文件内容来看,其内容正是充分融合了这种思路,并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高认同。例如,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发布的当天讲话时表示,将基于美国的核心利益和价值观制定安全政策,目标首要维护的是“美国的安全、繁荣以及在世界上的地位”,从而确保美国在世界上的单极地位。而在《国防战略报告》中,马蒂斯也明确五角大楼的目标是“支持国家安全战略,做好准备保卫国土,保持在世界上超强的军力,确保有利于美国的力量平衡,推进国际秩序最有益于美国的安全与繁荣”,指出在面对长期战略性竞争、快速的技术扩散以及超越传统冲突模式的战争和军力竞争时,美国亟需一支与上述需求相匹配的“联合力量”,以执行军力竞争、威慑并在现实安全环境中取得优势的任务,从而实现军事竞争优势。此外,特朗普还在《国情咨文报告》中宣称:“随着我们在国内重新建立美国的优势和自信,我们也将在国际上重获美国的优势和地位”,并提出要大幅度增加国防预算,提升美军现代化水平和加速提升美国军力。而《核态势评估报告》则明确要求根据美国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全面升级核力量建设增加拨款,以保持美国的战略优势,为美国利益的最大化服务。

从本质上来看,美国新安全战略的核心即以美国军事力量的绝对优势来实现“美国利益优先”,从而实现美国的再次强大。但结果可能会事与愿违,不仅不会实现美国的绝对安全,反而让美国面临更多的安全挑战,最终损及美国自身的形象和利益,对国际和平与世界秩序构成威胁,使世界陷入更大的不安。

(兵韬志略是由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军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晓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一周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每周一期,不见不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