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翼齐飞,秦国统一过程中,精彩的一战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2-13 15:18:58

秦惠文王即位之后,商鞅被车裂,秦国并未停止变法的征途,且看秦国是如何收复河西的。

公元前337年,惠文王即位第一年,他只有十九岁,并未亲政,手中的权力不大。但年轻的惠文王就着手收复河西的方案,他跟父亲秦孝公一样,继续从东方招贤纳士。

此时从晋国来了一个人,叫公孙衍,是魏国阴晋人,本来在阴晋的守军中任职。

阴晋,是魏国河西南部的一座军事重镇,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既能阻挡秦国进入“1崤函通道”,又能威慑关中。公孙衍熟悉河西魏军防御布局,因此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

秦惠文王最信任的是公子疾,他对公子疾和公孙衍都寄予厚望,二人成为秦王的左膀右臂。

公元前336年的事情,秦惠文王即位的第二年。老对手魏国改变战略,魏惠王居然与韩王一起,放低姿态到齐国去朝见齐威王。这说明魏惠王意识到魏国不可能在四面开战中继续强势傲立,魏国放下了架子,这对秦国来说并不是好事。

此时年轻的秦惠文王还没有加冠礼,并未亲政,秦国没有做出相应的对策。

公元前334年,魏国和齐国,在齐国的徐州,互相尊称对方为王,史称“徐州相王”。这一年秦惠文王正好二十二岁,他在这一年举行冠礼,手握大权,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

此时魏国镇守河西郡和上郡的,依然是宿将龙贾,这个让秦孝公和商鞅二十年不能收复河西的老将,仍然老当益壮,坚守魏国西部自己一手规划和建造的防线。

事实上魏国河西和上郡的局势,与秦孝公时期没有区别,难倒秦孝公和商鞅的问题,如今摆在了秦惠文王面前。

秦孝公有商鞅,秦惠文王却有公孙衍,商鞅是变法高人,公孙衍则是熟悉河西魏军的一员大将。

公孙衍向秦惠文王分析魏国河西的局势:龙贾虽然防守高明,但秦国可以利用河西和上郡南北的纵深,南北同时进击,让龙贾南北不能相顾。

具体进军方略,北路军进攻上郡北部的雕阴,南路军进击河西南部的阴晋,两军齐头并进,打魏军一个南北不能互援。

这个战术可谓两翼齐飞,它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秦军利用人多的优势,将魏军分成两部分,如果魏军不来增援南北两个城邑,秦军很有可能会同时得手。

足球比赛中,我们常看到两翼齐飞的战术,左右两路都有速度奇快技术出众的边路队员,让对方防不胜防。

两翼齐飞的战术,前提是左右两路都有能力非常突出的球员,如果球员能力一般,贸然使用这个战术,很有可能被对方打反击,攻上去的球员来不及回追而造成失球,得不偿失。

战争中使用两翼齐飞的战术,更要求两翼都要有能力出众的名将,否则两翼都是以卵击石。许多案例之中,更多的是集中兵力,以防被敌军个个击破,分散兵力的风险是很明显的。

也许当时没有几个人认为,在魏国不太出名的公孙衍和秦王的弟弟公子疾,这两人会是打仗的料。不过后来历史证明,二人都在历史的名将谱上,写上了自己的大名。事后来看,秦惠文王的眼光,不是一般的犀利。

公元前331年,秦惠文王与公子疾和公孙衍商议了很多种方案,对每一种可能的情况都做了周翔的安排之后,秦军终于隆隆开动。

秦军按照计划分为两路,公孙衍率先统领一支秦军,约八万人,北上到达洛水上游,渡过洛水向魏国北部的雕阴发起进攻。

按计划是等公孙衍吸引魏国的援军之后,公子疾统领秦军十万,攻击魏国南部重镇阴晋。

两翼齐飞,又有先后顺序,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战争。

雕阴城外,天空飘着小雨,公孙衍的大军分几批陆续抵达,砍树,扎营,收集石块,建造投石车,繁忙而有序。

雕阴城中,魏军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弓弩,滚木、礌石、沙土、热油,草垛等一应防御设施,丝毫未有慌乱。

以军力对比而言,秦军八万,魏军仅有四千,二十倍的差距!

然而雕阴城的守将却信心满满,他本人是魏武卒出身,对魏军单兵作战能力相当自信,而这雕阴城中的魏武卒数量还不少。

魏国的武卒,由名将吴起创立,约占魏军的十之三四,不过河西是魏武卒的发源地,河西和上郡的魏武卒比例因而更大一些。雕阴城的魏武卒,数量超过一半,足有两千二百余人。

两天前发现秦军的先头部队之后,雕阴城的守将已经派斥候前往河西少梁城,禀报河西太守龙贾知晓。昨日抵达的秦军总数足有两万,今日便全部到齐,八万整。

雕阴城守将已将每日一发的军情,改为每日三发,上百斥候,驰马穿梭于上郡雕阴与河西少梁之间,个个寡言少语,生怕耽搁一秒钟延误战机。

不过雕阴城守将只报军情,却未向龙贾求援。当年吴起在河西的时候,魏武卒对秦军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少打多,还能屡屡得胜,那个时代建立的心理优势,半个多世纪之后都传承着。

第四天清晨,公孙衍下达攻城的命令。这个魏国人,在面对旧主时,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公孙衍亲自登上战车,指挥秦军攻城,秦军旌旗蔽日,征鼓喧天,喊如鼎沸,四面围城。

秦军第一波攻势,数十辆新造好的投石车,抛起几十斤到上百斤重的石头,坚石吸附着空中的水雾,狠狠地砸向雕阴城头。

投石车的射程,在普通弓弩之上,魏军除了躲避,别无他法。城墙被砸得凹陷下去,有的女墙也被砸去边角,城头的魏军,有的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活活砸死。

但魏军不愧训练有素,待秦军的投石机装载下一轮石头的空隙,就有人把伤员和死者抬离城头,城内的精兵又补上空缺,迅速修复防御体系,魏军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换几个小零件继续运作。

几轮石头砸下去,造成魏军两百多号人伤亡,秦军收集了几天的石头也已用尽。第一波远程攻击告一段落,接下来不可避免地要进行攻坚大战!

雕阴城是座小城,秦军四面合围,从四个方向发起进攻。一排排秦军士卒,以牛皮盾牌护身,保护着扛云梯的弟兄,四面八方向雕阴城合围过来。

当先一排的秦军,并不急于冲到城墙之下,而是有组织地每前进几十步便取齐,然后同时向城头发射弩箭,掩护云梯到达城墙之下。秦军的攻势,层次递进,显得很有章法。

那边城头上,魏军在城头排成五排,一排排轮番射击。这些弓弩手看不到城下的情况,根据女墙边的指挥者或高或低的手势,来判断敌军的位置,进而发射弩箭。

女墙边的指挥者,都是目力极佳的军士,他们不但能看清城下的动静,而且还能准确地作出判断,向每一排的魏军传递射击的精确位置。

魏军弓弩的威力,因此发挥到了极致,要知道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才有狙击手和观察员这种分工配合,而我们的祖先在两千多年前就将弓弩手和观察员分工使用。

秦军的攻势可以说是有序而威猛,那么魏军的守势,则是高明而坚韧。

待秦军接近城头,魏军用绳索放下草垛,放火烧悬在半空的草垛。由于草垛上盖了一层浸水的木板,烟雾向下迅速弥漫。接近城头的秦军,纷纷被呛到捂住嘴鼻,不用说攻城,就是拿盾牌护身都有点力不从心。

有些会憋气的秦军士兵,攻到城头下,架起云梯,浓烟中看不到城头上砸下的石块和滚木,竟然没做任何躲闪动作就被活活砸死。

第一天的攻势到这里,公孙衍鸣金收兵。再攻下去损失会很大,及时收兵是秦军正确的选择。

秦军退却,城头上一片欢呼,公孙衍听到魏军齐声呐喊“魏王万岁”,心中不是滋味。

到这一天晚上,城外四周寂静,这种静的出奇,一只野猫都没有的安静,让作战经验丰富的魏军守将警觉起来,他下令轮班的魏军提高警惕。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公孙衍再次组织秦军攻城。不过这次公孙衍的重点是造声势,鼓声大作之下,黑夜中却是只有小部秦军象征性地进入阵地。

黑暗当中公孙衍按兵不动,等魏军将那杀器,放浓烟的草垛亮出来许久,草垛的烟熄了,他才劈下右手,下令秦军攻城。

然而魏军又使出另外两件杀器,一个是插满利刃的木板,一个是燃烧的火球。

魏军将这些木板扔到城墙下,黑暗中秦军只要踩上,立即就会刺穿脚底,要是不小心摔倒在上面,当然就成了刺猬,那些从云梯上摔下去的兄弟,死的更会惨不忍睹。

为此公孙衍早有准备,他令秦军每人抗一个沙袋,盖住插满利刃的木板。公孙衍曾在魏国河西从军的经历,是秦惠文王启用他为大将的最大原因。

但那些火球,将整个城墙之下,燃烧的一片通明,犹如白昼一般,城头上是黑暗的,城下面光明炙热,公孙衍却没有想到破解之法。

魏军在暗,秦军在明,魏军不但有居高临下据城而守的优势,更有视觉上的优势。

公孙衍只得下令撤兵,他并未下定决心攻城,如果秦军不顾一切攻打这座小城,相信即便付出上万人的代价,一定能拿下雕阴城。

围绕一座城池的攻防,往往考验的是攻防双方的意志,看你决心是否坚定。

公孙衍的目的,是猛攻雕阴城,将龙贾的主力吸引到上郡北部,给准备突袭河西南部的公子疾创造机会。

秦军筑垒城,每日挑战。公孙衍不时令先登死士攀城,不惜牺牲部分军士的性命,攻的很猛。

十多天过去,魏军损失两千,秦军则超过五千,倔强的雕阴城守将,到这个时候,终于准备派人向龙贾求援。

三月初一,月黑风高,雕阴城中火把点点,守城的魏军将士强打精神,密切注意城外的动静。

“有情况!”一个魏军的武卒眼力超好,远处点起一个火把,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一阵紧急的鼓声响过,数百守军登上城头,滚木、礌石、沙土、热油,瞬息间就准备妥当,就等秦军前来攻城。

连日来秦军攻打的急切,白天攻,晚上还攻,魏军已经习惯这种节奏,迅速作出回应。

此时远处的火光已经一片片地点亮,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有如万家灯火的一座城市。本来寂静乌黑的夜空,被强大火力照耀亮如白昼,魏军守将举手投足依然镇定自若,但在火把的映照下,还是露出了一丝慌张的神色。

不过谁也没想到,这些火光并非来自秦军,而是来自魏军。

魏国河西太守龙贾,在秦军连续攻城五天之后,便判断雕阴城有危险,秦军不会轻易退却。于是从少梁发兵五万,亲自领兵前来救援。他走之前下令,从河西其他城邑,调集两万余人来镇守少梁,这样少梁的总兵力亦有三万人。

老将军龙贾这才放心地统率五万大军,向北支援雕阴城。

雕阴城的守将,本还在懊恼自己枉自托大,没有早点派人求援之时,一个自己熟识的将军,在城下率领两千魏国士兵要求入城协防。

刹那间,火光照耀下,雕阴城的守将的脸上,写满了感激、惊喜、崇拜、激动的复杂神色。

老将军龙贾补足雕阴城的守军为四千,剩下的四万八千人,修筑两个巨大的垒城方阵,与雕阴城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魏军的垒城方阵,由数十个垒城组成,每个垒城约一千人,远远看去层峦叠嶂,连绵横亘,就算一点不懂兵法的人,都知道这是大师级的手笔,让人不寒而栗。

第二日天色微亮之时,公孙衍迫不及待登上云车,对魏军的部署进行仔细观察。

以前公孙衍自己身在魏军当中,对龙贾的防御阵法体会还不够深刻。到了两军对垒,公孙衍才入木三分感觉到,为什么秦军好几十年都在河西一筹莫展。

高耸的云车之上,公孙衍知道无人能听到他说话,自言自语道:“如果我是来攻城的,现在就可以班师退兵了。”

所幸公孙衍的目的不是攻城,而是营造声势,吸引魏国龙贾主力军队来援,好给南部公子疾的秦国主力大军腾出空间。如今目的达到,公孙衍每日加固营垒,并不出垒挑战。

然则龙贾的营垒每天却在移动,将位于偏远的营垒,移至靠近秦军营垒的方向,一连五日,本相距五里的两军营垒,竟然只隔了二里。

到夜里,两军中有人咳嗽,对方都听得到。龙贾派人,白天黑夜,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击鼓佯攻,让秦军时刻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虽然龙贾没有发起过一次真正的进攻,但是这种骇人心魄的步步紧逼和压迫,让公孙衍和全体秦军,都有一种压抑窒息的感觉。

公孙衍清楚,龙贾绝不会贸然攻打秦军的垒城。然而普通的秦兵,哪里知道这么多,每晚都失眠,精神高度紧张。要么退兵,要么力战,老秦人也并不惧死,这样不进不退地受折磨着,难受至极。

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龙贾还没有开战,就将处于优势兵力的秦军,压迫到一种精神受刺激到快崩溃的局势中,不愧是镇守二十多年河西的宿将啊。

就在这时候,一个消息同时传至双方的中军大帐。秦国公子疾,统兵十二万,进击魏国河西南部重镇阴晋。

对秦军来说这是一个重大利好,对魏军则是一个超大利空,这个消息也让双方的心态发生了巨大变化。

龙贾从少梁出征之后,从河西各地调遣人马驻防少梁,唯独这个阴晋,龙贾让守将按兵不动,为的就是防御秦国这一声东击西的手段。

虽然做好了应对之策,但是当十二万秦国大军到达阴晋城下,老将军龙贾终归是被调虎离山,对南部的战局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公孙衍得到这一消息,立即第一时间公布到秦军中,以此鼓舞士气,再加上秦军对魏军的压迫骚扰已逐渐习惯,军心总算是安定下来。

阴晋城那边,秦惠文王的亲弟弟,公子疾统领十二万大军,在阴晋城外安营扎寨。

前日,两军在城外已经有过小规模交锋,秦军以绝对优势兵力,击败小股敌军。魏军再也不出城迎战,一副据城坚守的姿态。

阴晋是座大城,内有守军两万余人,公子疾若是像公孙衍那样攻城,只不过是拿很多鸡蛋去砸一块石头而已。

两翼齐飞,两翼都遭到顽强抵抗。如果公子疾是只是个普通的将军,那他这支秦军,恐怕就要无功而返,连带北部的公孙衍军,也要输给龙贾。

后来的历史发展证明,公子疾或许比吴起、白起、李牧、王翦要逊色一些,他与庞涓、匡章、廉颇等名将,绝对可以平起平坐。

公子疾原定计划是攻克守军人数大减的阴晋城,然而老狐狸龙贾并未抽走阴晋的守军,这让公子疾的计划几乎泡汤。

临阵因势而变,不循规蹈矩,这是名将的特征。在阴晋城下逗留仅两日,公子疾便挥师东进,竟然深入“1崤函通道”,攻打其中两座小城焦城和陕城。

公子疾的目的,是吸引阴晋城中的魏军尾随而来,他能够达到目的吗?

焦城和陕城,各只有千余魏军把守,两座比雕阴城更小的城邑。十二万秦军,以迅雷之势,拿下了这两座城。

此时魏国河西的战局,就蔓延到河东了。当年晋国假虞伐虢,从河东穿越中条山脉,进入“1崤函通道”。

如今公子疾,拥兵十二万,足以反向沿着当年晋军的道路,穿越中条山脉,进入河东,攻击魏国旧都安邑。

若说这魏国河东的守军,战斗力是不如河西守军的,当年秦献公在河东石门,斩首魏国河东军达六万。

公子疾拿下这两座小城之后,立刻派小队人马,向北翻越中条山,营造要攻打魏国河东安邑的声势。

从阴晋退兵,到攻克两座小城,再到虚张声势进攻河东安邑,这一切,公子疾只用了短短三天!

阴晋城的守将,焦急万分,空有两万余兵力,其中一万多魏武卒,却发挥不了作用。

在丢失焦城和陕城之后,阴晋的地缘位置,也无比恶化起来。由于黄河在这里拐弯,阴晋城虽属于河西管辖,但是与河西隔着一条黄河,与关中倒是陆地相连的。

随着焦城和陕城的失守,阴晋几乎就成了一座孤城。北面是黄河,南面是秦岭,东西两面都有可能遭受秦军的袭击。

不过龙贾与阴晋守将倒非常睿智,身在不同的地方,他们一致认为公子疾只不过是在玩调虎离山之计策,只要不搭理他,防线无碍。

秦魏四军,在南北两个方向对峙起来。几个月下来,双方各利用外交攻势,临时联合盟友,来牵制对手。

魏国首先发动外交攻势,龙贾派人到陇东高原的义渠,鼓动亲魏的部落造反,推翻亲秦的义渠王。

若是让亲魏的义渠部落统治义渠这个部落联盟,以后随时都可能在秦军东进的时候,在背后捅上一刀。秦惠文王怎能不知晓这利害冲突,果断令庶长国统领数万咸阳守军,前往义渠平乱。

与此相对应的,秦惠文王也发动外交攻势,联合赵国,以利害关系说服赵肃侯,在东线发兵攻打魏国。

魏国不得不联合齐国,在东线与赵国鏖战,魏国东部将不可能有援军过来支援西线。

双方你来我往,竟然在外交上又打成平手,时间也过去了半年,要打破秦魏之间的平衡,还的靠这些身处一线的将军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形式对魏国不利起来,公子疾几乎切断了一切通向阴晋的粮草通道,阴晋就像悬在秦国的一座魏国兵营,离断粮已经不远了。

到这一年的隆冬,秦军并未有退却的意思。实际上此时根本不能退兵,谁先泄气,可能会造成满盘皆输的严重后果。

战场形势发展到这里,率先求变的是魏军,再有一个月就要断粮的阴晋守军终于是坐不住了。

为此,老将军龙贾,策划了一场运粮的大场面。

魏军先是由河东的守军营造声势,小股河东魏军,试图翻越中条山脉,来袭击秦军,被秦军击退。魏国河东军的目的,在于将公子疾的秦军,注意力牢牢吸引在这里。

可是公子疾,注意力一直都放在阴晋这座城池上,从来没有转移过。

隆冬季节,黄河结冰,一万余阴晋守军,踏着坚冰,迅速而悄然地往少梁进发。万余人到达少梁,再从少梁派出一万守军,共计两万余人,运送足够阴晋守军吃半年的粮草,火速返回阴晋。

大手笔,龙贾不愧是宿将,不出手则已,几次军队调动,都是大手笔,这次运粮,两万余人的队伍,真大手笔!

若是秦魏两军一对一单挑,魏军并不惧秦军,魏武卒的威名,是在一场场战争中打出来的。

若是秦军出动一两万人来抢粮,魏军两万余人的队伍足以保证粮草抵达阴晋。

而秦军的部署,是在“1崤函通道”中,从阴晋不远处,到焦城、陕城,几百里分散埋伏。

公子疾一直在等着瓮中捉鳖,等待魏军进入“1崤函通道”,他想重演当年崤之战的壮举,只是掉转过来,当年是晋军伏击秦军,这回是秦军伏击魏军。

一万多魏军趁着夜色,趟过黄河,进入河东去搬粮食,这是公子疾没有预料到的。两万余人运粮返回,这也是非常突然的事情。

公子疾当时正在靠近阴晋的一支秦军当中,这支秦军只有一万多人,以这个兵力去抗衡有一万多魏武卒的两万余魏军,肯定是惨败。

在这种突发的新情况下,公子疾名将级的应变能力得到充分施展。他率领这一万余秦军,走上黄河冰面,在魏军回来可能经过的冰面上,砸穿河中心的冰面。

一般来说,河水中心的冰面,要比岸边的薄的多。秦军就在黄河中央,架锅烧开水,然后砸开冰面,硬生生砸出许多冰洞。

要阻止魏军过河,光有冰洞还不行,必须把冰面彻底砸出一条小河。

秦军水性熟悉的数百军士,纷纷跳下冰冷的黄河,用手臂粗的绳索将冰洞链接起来。冰面上则由上百号人,像拔河一样,将相隔几丈远的冰面彻底拉成碎冰。

忙活了一整天,秦军在黄河的冰面之中,造出了一条宽十余步的人造河流,魏军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成功运载粮食渡河了。

秦军数十个兄弟,跳下黄河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老秦人用他们的坚强意志,再一次为秦军修筑一条防线,赢得宝贵的时间。

夜色笼罩下来,两万多运粮魏军赶到黄河边,发现了秦军的杰作,纷纷破口大骂。可是骂又有何用,这条天然障碍长达二十多里,魏军要是绕过去,秦军肯定也会继续挖河。

魏军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个个手持弓弩,到达黄河中心,向小河对岸的秦军施射,暂时将秦军赶到了南岸。

这条小河如果要重新结冰,那得整整一个晚上,魏军将领下令,紧守河道,不让秦军再破坏冰面。

公子疾则令秦军在南岸生火烤热身体,就地休整,等待第二天的大战。

天色朦胧亮之时,几个魏军已经蹑手蹑脚通过前一天秦军制造的小河,估计再有一个时辰,魏军即可运载粮草渡河!

半个时辰之后,魏军试探性地开始全线渡河,首批五千魏军,运载着一百多车的粮草,小心翼翼地在冰面上通行。

战争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此时十二万秦军,有三万已经赶到战场,驻扎在黄河南岸,等公子疾一声令下,就会对秦军发起猛攻。

这一日一夜间,公子疾令“1崤函通道”中的秦军悉数赶来。在与时间赛跑的比赛中,秦军后来居上,占了上风,公子疾的临场指挥,已经有名将的风采。

两万余魏军,其中有一万多魏武卒,对阵三万余秦军,若是在开阔地上,魏军摆开他们操练多时的方阵,这三万余秦军,恐怕还是会吃败仗。

不过这一次形势大为不同,魏军要护送粮草,不但无法展开阵型,而且还要把保护粮草放在首位。

见魏军首批五千人已经开始运送粮草,公子疾哪能给魏军机会渡河,狠狠地劈下右手,下令火烧粮草,杀光魏军!

三万余秦军,一人一火把,没有火把的,就用木条夹着炭火,向魏军运量大军压迫而去。

“嗖、嗖、嗖…”先是一阵火箭射出,后面秦军立即跟上,在魏军忙着救火的时候将火把和炭火扔上一车车的粮草堆中。

一时浓烟滚滚,魏军急红了眼,这些粮草不光是他们日后的口粮,那阴晋城中还有一万多魏军也要靠这些粮草度日。

魏军一面救火,一面与秦军作战,战斗力比平日下降一半都不止,秦军以优势兵力,迅速对魏军进行着攻击。

这场本来应该是魏军占优的战争,由于那些起火的粮草,变得势均力敌。随着秦军后续增援的军队陆续加入战场,逐渐对秦军有利起来。

战场很残酷,当魏军显露败势,他们却继续浴血奋战,丝毫不让步也不退兵。

一天的鏖战之后,战斗终于结束,两万余魏军以“粮在人在,粮没人亡”这种极为壮烈的方式,告别战国这一璀璨的历史舞台。

公子疾在河西斩首的魏军总人数,达到了两万五千人;秦军的伤亡也不小,足有两万人阵亡。公子疾打了一场胜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休整几日之后,公子疾调动所有秦军,约九万余人,又向河西郡的治所少梁城进发。

少梁城原本有三万余守军,抽出一万护送粮草,现如今只有两万余人,是堪堪能抵御秦军的兵力。

公子疾在南面的大胜,两翼齐飞的战术,就成功了一翼,北线均衡的格局,也因此迅速被打破。

公孙衍和龙贾,几乎是同时得到消息。

公孙衍立即布告于秦军各营寨,秦军将士立时忘却艰苦的环境,群情激昂,个个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龙贾则只通知几个重要将领,封锁消息,有泄漏军情者斩。

十二月初八,是秦魏两军得知公子疾向少梁进兵的日子。到夜间,寒风呼呼,刮在人脸上像冰刀一般。

七万五千秦军,借着夜色的掩护,顶着呼啦啦的寒风,一个不留,向南疾行五十里,再次简单地安营扎寨。

龙贾在秦军一有动静的时候便知晓,然夜黑风高,老将军稳妥起见,只令各营垒坚守不出。

到清晨,老将军彻底明白,公孙衍是要往南,与公子疾南北夹攻少梁,两支秦军加在一起十六、七万人马,少梁城只有两万余守军,危矣!

“贼他娘的!”与秦军对峙几十年,老将军龙贾也学会了用秦腔骂人。

“众将听令,弃沉重物资,备五日干粮,寻秦军主力一战,杀光秦人!”

老将军也是动如脱兔,在形势急转之下,龙贾随机应变,舍弃那二十万秦军也难以攻破的坚固防御阵地,牵制秦军南进的步伐。

临行前,望着那壁垒森严的营寨,龙贾中气十足地对众将道:“兵者,诡道也。然力战不殆,乃一军之本。今日机会来也,秦人以为我等不愿割舍这精心打造的壁垒,我等便冲出营垒,扬我魏武卒之威名,杀光秦人!”

“杀光秦人!杀光秦人!”各级将校,带领近五万魏军,喊着响亮的口号,山川为之撼动,河流为之激扬。

短短一番话,老将军龙贾,将心态处于劣势的魏军,士气拔高到顶点,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宿将。

在魏军的紧密尾随之下,连续三天,公孙衍的秦军,每日只能向南推进二十里。

按照这个速度,要与公子疾合围少梁,也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情了,但是那时魏军亦抵达少梁城,五万魏军入城,秦军就只能无功而返。

公孙衍也并不敢分出一军先行去少梁,以公孙衍的七万五千秦军,对阵龙贾的魏军四万八千,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魏军不但有一半体能、速度、力量俱佳的魏武卒,而且多年操练阵法,在战场上不需要指挥,就能形成小到两人、大到数百人一个的组合方阵,以集体的力量进行搏杀。

魏军用了上百年,才锤炼城如今这种相互弥补、相互配合的整体作战风格,既有整体性,又有魏武卒的勇悍。秦人在整体性方面则差距很大,这是在两支军队中都效力过的公孙衍,得出的结论。

魏军中军大营,老将军龙贾正仔细地观察羊皮地图,食指在地图上不停抹过,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他的防御范围,老将军每每看到河西郡和上郡的地图,心中总会涌起老当益壮的澎湃。

魏军紧咬秦军,秦军若回头反击,老将军则会以魏武卒打头阵,毫不客气地来个迎头痛击,秦军若按部就班去少梁,魏军亦可回到少梁,只要少梁不失,过去的败仗皆可挽回。

不过老将军还是有一点担忧,少梁城一日三报的军情,已经中断了一天一夜,料想是秦军中途劫击,这些斥候只怕是凶多极少。

正思量间,帐外小兵报,有少梁斥候到,老将军洪亮的声音道:“快请。”

一位满身尘土的斥候,进入大帐拜倒,干瘪的嘴唇中吐出一句句嘶哑的话来:“禀大将军,少梁被秦军围攻,我军击退秦军数次攀城进击。城中秦军细作放火烧粮,我军及时发现,未造成大的损失。然城中不知有藏匿多少秦军细作,请大将军增派援军。”

如果只是秦军攻城,老将军龙贾并不担忧,那少梁城可是经过晋国和魏国数百年打造的坚固城邑,老将军坚信秦军不可能攻陷少梁。

然而城中出现了秦军细作,从斥候口述的战报来看,少梁守将也拿不定有多少秦军细作,这才请求援军。

老将军龙贾想起了什么,沉声问道:“此番的暗语是什么。”

魏军为了加快沟通频率,通常采用口头形式的战报,因为刻竹简会耽误时间。这些斥候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他们不但弓马娴熟,健步如飞,而且记忆力超凡,有时候数百字的战报,记得一字不差。

为了避免被敌军冒充,两个不同地域之间的魏军,少则一旬(十天),多则五旬(五十天),更换不同的暗语,如果暗语说错了,斥候立即会被军法处置,因此这些斥候,对这些随时变化的暗语,每日何止默念一百次。

“禀大将军,暗语是‘秦驷小儿’,可用至下月初九。”

老将军龙贾这才相信,他又问了一些少梁城的近况,才请这位斥候下去歇息。

少梁传来的军情,让老将军开始计议,从小路火速支援少梁,不让秦军细作得逞。

三个时辰之后,又有抄小路而来的斥候,禀报了少梁城的情况,城中细作看来数量不少,每次趁着秦军攻城,锣鼓震天,喧杂无比,便出来杀害百姓,放火烧粮。少梁城太大,少梁守将没办法每一处都安排魏军岗哨,因此秦军细作们在少梁城中甚是猖狂。

老将军龙贾下决定,由青年将军公孙喜领五千魏武卒,不分昼夜尾随骚扰秦军,自己统领四万三千魏军,由两位斥候带路,抄小路回援少梁。

图-前331年秦魏雕阴之战

一日之后,上郡的崇山峻岭之中,老将军龙贾统领的四万三千魏军,被公孙衍的七万秦军伏击。

这是怎么回事呢,小路不是魏军新开辟的路线吗,魏军斥候不是畅通无阻吗?

其实魏军斥候是假的,是公孙衍所派的秦军士兵所扮。自打南下之后,公孙衍令秦军在多处斥候必经之地伏击,几乎俘虏所有从少梁而来的魏军斥候。

公孙衍想从魏军斥候口中探知那暗语,用尽各种酷刑,一连杀了七个斥候,还是没有得到一句真话。一直到第八个斥候,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秦军本来是要将他处斩的。这时候公孙衍的一个得力干将,在巡视俘虏时认出这是他的亲兄弟。

当年公孙衍到秦国,是只身一人,但是他在秦国当了高官,使用各种手段从魏国挖人。几年之间数十个魏人前来秦国捞金,公孙衍安插他们在军中,教授魏军那一套复杂的军事制度和阵法给秦军。

这位得力干将就是在前来投奔公孙衍的魏人之一,他认出自己的亲兄弟,忙叫来军医给疗伤,顺便用亲情打探出了魏军的暗号。

公孙衍就利用这一点,从自己的魏国追随者当中,找出了几位曾经担任过魏军斥候的魏人,来完成蒙骗老将军龙贾的壮举。

本身是魏人,又担任过斥候,暗语也是对的,奈何老将军龙贾不中计。

伏击战,战况通常都是一边倒的,这场秦军伏击魏军的战争也不例外。四万三千魏军,被假斥候带到长长的山谷之中,魏军匆匆赶路,虽然觉得不妥,但都只把赶路作为第一要务。

战争打响,魏军被秦军分割在山谷当中若干段,虽然魏军仍然能组织有效的小型方阵进行抵抗,但是秦军居高临下,士气旺盛,魏军人数减少的非常快。

经过大半天的厮杀,到这天夜晚,魏军已经被杀的七零八散的,一百人以上的团队都已经找不到了。

老将军龙贾在数十位将军、裨将,校尉的贴身保护下,向南突围。这些将校们,大多身重箭矢,却个个奋不顾身,保护老将军突围。

老将军龙贾,在河西镇守近三十年,不但打造出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还培养了一大批魏国的未来之星,魏军将士们对老将军敬若神明,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老将军。

魏军将校如此拼死保护老将军,还有一个原因。魏国是第一个实现军队连坐制度的诸侯,在魏军中,最小的组织单位是伍,一伍就是五人,有一个伍长,战争中若是伍长阵亡,那四个士兵却安然无恙,则这四人都要处斩。这个连坐制度层层往上,如果大将龙贾阵亡,这将校们即便逃出生天,也难逃军法处置。

魏军的这个连坐制度,保障了军队指挥者的安全,提升了军队战斗力。春秋时期那种伤亡不大,主帅却容易被俘或阵亡的战争,在战国时代就很少见了。战国时代的战争,主将战死,这支军队基本也就全军覆没了。

护着老将军龙贾的魏军将校,一个个倒下,突围的曙光却依然没有见到。

老将军龙贾知道大势已去,看着眼前这十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气凛然道:“死,何惧哉,为国捐躯,死而无憾!”

将校们也知此番已然没有活路,跟着老将军高喊:“为国捐躯,死而无憾!为国捐躯,死而无憾!”

喊声招来更多的秦军箭矢,将校们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直至最后一人倒地,悲壮的魏军,走完了他们最后一程。

不远处公孙衍听到魏军将校们最后的呐喊,作为一个魏国人,他落下一滴同情、忧伤、矛盾、孤独的泪水。

话说公孙衍探知魏军抄小路而去,立即引七万大军前去伏击,只留五千守军,却大张旗鼓营造几万人的阵势。

而魏军留下的魏武卒,也是五千。一个昼夜下来,魏武卒没有停止过骚扰,为的也是营造声势。到第二日清晨,魏军主将公孙喜已经察觉到,秦军绝对没有数万,即使秦军没有虚张声势,也不过一万人上下。

公孙喜令魏武卒由骚扰变为试探进攻,在取得几番小胜之后,公孙喜断定秦军不足万人,立即驱兵狂进。

训练有素的魏武卒,便在秦军伏击魏军的当时,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挽回了一丝颜面。留守的秦军哪是全员魏武卒的对手,无论单兵还是整体,都差了一个档次。

五千秦军,阵亡三千,其余被杀散,这也是秦魏两军在整个河西上郡大会战中,魏军赢得的唯一一场胜利,可惜没能改变整个战局,这场胜利来的太晚了。

指挥这场战斗的,便是日后名动天下的魏国将军公孙喜,日后他还会给秦国、楚国等诸侯带来巨大的灾难,这是后话,这场大战还未结束。

公孙衍伏击魏军主力之后,留下负伤不能动弹的秦军,其余秦军挥师北进,袭破雕阴城,又斩首四千。

而魏军仅存的公孙喜军,则南下驰援少梁,保住了少梁这个河西的象征所在。

现在该统计这场耗时大半年的鏖战,双方伤亡人数了。

南线,公子疾共斩首魏军两万九千,秦军自损两万四千。

北线,公孙衍斩首魏军五万一千,秦军自损两万八千,并俘虏重伤的魏军大将龙贾。

南北两线,秦军共计斩首魏军八万,自损五万二千,无论是斩首数和自损数都创造了记录。

秦军在统一的过程中,不断刷新着斩首的记录:

战后,公孙衍因功封为大良造(二十级军功爵位制第十六级),领秦国相国之位。跟随他的诸将皆有封赏,获得爵位的军士多达一万多人。公子疾兵力多过公孙衍,本为主将,也打了一场胜仗,但自身受损严重,他和帐下将士受封的不多。

雕阴之战,因战争发起点为公孙衍攻打雕阴而得名,是一场教科书般的两翼齐飞战役。这场战役后,魏军在河西和上郡的主力就不复存在了,而魏国那个悬在黄河南岸的阴晋城,也因为粮草不济而岌岌可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