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学校要,我就继续考下去”——对话81岁大学毕业的“学霸奶奶”

来源:中国广播网 2018-02-14 17:17:00

  “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真实地去生活,不要屈服于同龄人的压力,时间有限,不要囿于成见,不要让别人的观点淹没自己的初衷。最主要的是,要有自己走下去的勇气……”

  77岁上大学,81岁大学毕业,被称为“学霸奶奶”的薛敏修完成了很多人看来似乎不可能的事:活到老,学到老。

  2月4日,薛敏修在毕业典礼上的一番发言,让她在网络上迅速走红。过去一周,她生了一场病,平均每天接到十个电话,依然每天上网学习五六个小时……

  春节前夕,薛敏修接受了央广记者专访,感冒初愈的她坚持自己坐公交车前往天大校园,对谈过程中头脑清晰,思路敏捷,丝毫看不出已经年过八十。

  谈走红

  “学霸”这个词儿太扎耳了

  记者:最近您从天大毕业的事情引起了很多媒体的关注,有没有上网搜索过相关报道?知道自己成了“网红”吗?

  薛敏修:这个我还没看过。因为毕业典礼那天回去以后就感冒了,不好受。这几天基本老躺着,所以我也没有看新闻。

  不过这几天我接到的电话不少,很多记者还有以前的同事给我打电话。

  记者:从您2013年考上天津大学到今年2月4号毕业,很多媒体都给您冠上了“学霸奶奶”的称号,您接受吗?

  薛敏修:刚听到这个说法,我就跟辅导老师提出来,这词太扎耳了,过去我还没听说,不太理解,现在我觉得不太合适。

  记者:为什么不合适?您觉得自己是学霸吗?

  薛敏修:我不是学霸,我是学霸就到不了这时候(上大学)了(笑)

  记者:您更喜欢别人怎么称呼您?据说您在天大读本科时,班上大多都是三四十岁的同学,您拒绝别人叫你奶奶,而让别人叫您“薛同学”是吗?

  薛敏修: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奶奶,我来学校,大家都是来学习的,叫我同学就行。

  谈梦想

  为争一口气

  记者:1957年、1959年、2013年您先后三次参加高考,最后一次参加高考时已经77岁,为什么这么执着地想考大学?

  薛敏修:我是1954年从铁道部哈尔滨卫生学校药剂学专业中专毕业,分配到陕西临潼铁道部的疗养院做药剂师。1957年,我第一次参加高考,已经接到了录取通知书,因为当时搞运动,我所在的单位没有放行,所以大学没念成,心里就一直憋着一股劲儿。

  1958年,我回到天津,落户、安排工作……这些事一弄完就是来年了,也没有时间复习,再考没考上;后来我就被安排去当会计,一干就是20年,78年恢复高考时,我的年龄已经超标了,没法考。

  再到后来,差不多九十年代末了,我那时候跟侄子一家一块住,帮他们带孩子。电视上说年龄开放了,那时候我就一边复习功课,一边看她的小孩,等到后来的时候,电大开始招生了,我就从电大里听课,听了三年,然后到了2013年电大毕业了,拿了一个大专文凭,还是有点不服气,想考本科,就这么一步步考。

  记者:您终于考上了大学并且顺利毕业,觉得梦想实现了吗?

  薛敏修:没实现。我最初的心愿是大学一定要考药剂学,但是等到我七十多岁能考大学时已经学不了了,我只能选择电子商务。

  记者:会不会有些遗憾?

  薛敏修:不遗憾。我毕竟实现了上大学的心愿,而且学到了新知识,你像高数、计算机……这些我都掌握了。

  记者:您在毕业发言时说过一段话,对我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真实地去生活,不要屈服于同龄人的压力,时间有限,不要囿于成见,不要让别人的观点淹没自己的初衷。最主要的是,要有自己走下去的勇气……”

  这段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但其实要做到很难,八十多岁在大多数人看来都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阶段,您怎么做到不囿于同龄人的成见?坚持自我?

  薛敏修:我的老同事年轻时也受过冲击,也有梦想没实现,但一般事情过去人家也认命了,儿女也都结婚成家,现在就享受晚年。但我对这个没兴趣,我只对学习有兴趣,对完善自我有兴趣,我心里憋着劲儿,年轻时想实现的愿望就要实现,不管是赌气也好还是怎样也罢,人为什么活着呢?不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吗。

  谈大学

  71岁初次触网,会4门外语

  记者:您大学时就读的是电子商务专业,这个专业具有很鲜明的时代性,为什么会选择电子商务,之前对这个专业了解吗?

  薛敏修:不了解。因为我原来准备复习上电大的时候,看到一个文件,它说以后的大学生都要会电脑,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后来电大招生,我就准备在计算机上打一个基础,再参加高考。

  考天大前,我看那个招生简章,电子商务它用计算机多,说从第一学期一直到第四学期,整个都离不了计算机。我主要是盯着计算机,另一个是英语、高等数学,我就盯着这三科。

  记者:既然提到电商,就不能不提到马云和淘宝,您对这些有了解吗?

  薛敏修:我知道马云,不过他那个电商我不是很感兴趣,我也不上淘宝,我主要还是想学习计算机。

  记者:第一次接触计算机(电脑)是什么时候?

  薛敏修:71岁。

  记者:现在对计算机的运用能达到什么水平?

  薛敏修:一般的学校里的作业像计算机统考那些操作,做课件,上网看新闻等,我一般会用百度开网页、上网听我们网络课堂;至于相片后期处理什么的我还得看书,看着书一步一步地弄,那个比较复杂。

  记者:71岁第一次接触电脑到现在能够比较熟练地使用,您花了多长时间?

  薛敏修: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学习,最开始还花了480块钱上了一个培训班,培训班学下来就只知道计算机是个什么东西,会拿鼠标。3个月下来以后,懂得Word、简单的Excel的做法,其他的不行,没有接触过。

  等到第二年的时候上电大,从基础开始,从操作系统开始,就是鼠标怎么拿,手法什么的,就一步一步上来了。以后Word,excel,那个叫什么,就制作网页的那个,就一步一步都上来了。然后,到天大也是从基础开始的,不过快了,一步一步都上来了。

  记者:您似乎一直在挑战自己,除了学电脑、高数外,您还会法语、英语、拉丁语、俄语四门外语?

  薛敏修:我们那时候读中学时是学俄语和拉丁语,会点俄语没什么奇怪的;拉丁语我只会看,不会说;

  至于英语,是我当时中专毕业后当药剂师,整个药房就我一个人,很多药是从国外进口的,都是英文,我不能总找别人问,就拿一本英语词典,一个一个的对,自学,就这么学下来,也不能说精通,就是会点儿;法语是根据拉丁语和英语的基础,我研究它那个词根和构成,和英语有点像,慢慢的也学了一些,不能说说的多好,反正就是日常用语。

  谈学习

  学习是一件越学越有兴趣的事

  记者:您在天大就读的四年,主要是通过远程教育的方式完成的,远程教育因为没有实体课堂,也没有老师点名,所以需要很强的自律性,过去四年您一般每天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薛敏修:一般早上5点起床,起来后开电脑做题,做一个小时后洗脸刷牙,休息,有时候再做一段时间,吃完早饭,再看一会儿书,要不然就是做功课,上网查资料,我没有时间干别的,吃完午饭,到公园转一圈,看看他们(老人)玩的,在河边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一会儿书,如果天气好就多看一会儿,然后去餐厅吃中午饭,回来看看电视或者听广播。

  记者:一天下来学习时间有多长?

  薛敏修:除去吃饭和买东西,一天基本五六个小时。

  记者:主要看什么书?

  薛敏修:都是课本,每一门功课的课件、文字材料。不然考试你找不着答案,就成瞎猜了。

  凡是有书的必须看书,如果没书的我就把计算机显示的重点记下来。

  记者:怎么能一直保持学习的动力?不会觉得枯燥吗?

  薛敏修:学习是这样,你越学越有兴趣。

  1958年我回天津后,分配到无线电做会计。你做会计就要学会计这一套。但是那个会计不是专职,相当于一个补丁,电器中心缺卖货的我就去卖货,你必须懂每样电器的型号;型号什么的都得懂;基础的东西知道了,就愿意学整体。它那还有修理,学习修理也挺有意思的,我还学了无线电;干药剂师的时候,我自学了英语,就是这样在工作上慢慢学。

  记者:很多年轻人在刚毕业走向工作岗位时,都曾下决心,工作后也要保持学习,但实际上能做到的寥寥无几,您怎么能够一直做到不忘初心?

  薛敏修:第一个,老师的嘱咐。我第一次高考时单位卡着不让我去,后来我准备回天津,在送我回去的车上,有个对我很好的老师就嘱咐我,她说你就先工作,工作后将来有机会你还是得去学习。我不能辜负老师的希望。

  第二个,我的工作性质。我刚开始在药房工作,基本属于独立工作,一遇到什么问题必须要自己解决。理论性的问题必须自己查书。有些实际问题你可以通过卫生处、药政科的人给你解决,但是理论问题,你不能大小问题去找人家去,所以就得自己学。

  记者:其实您在刚刚就读大学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学习上的困难是吧?毕业要全部修完18门课程,据说您第一学期五门课中有两门不及格,有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让老师通融通融让自己顺利地考过?

  薛敏修:让老师给我通融一下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想自己糊弄自己啊。

  考试不及格,开始我面子上下不来,去补考不太自然,后来补考就那样吧(笑),习惯了,补考一次,涨一次知识,提高一次,现在我对于进考场补考没有顾虑。

  谈生活

  一个人多自由啊

  记者:您很少提及自己的家人,他们对于您的这些选择是什么态度?

  薛敏修:我一直一个人生活。每天的生活很简单,我想学习就去报名上学,以前我和我妈一起住,她也不怎么用我干家务活,我就去干自己的事。我母亲很支持我去追求梦想,我最难受的时候,她鼓励我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乌云不能总遮着太阳,总有天亮的一天。”

  记者:您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娱乐活动吗?

  薛敏修:专门的(娱乐活动)没有,就是去公园,看跳舞的、打球的、放音乐的,唱京剧的。过去那青年舞我也会点,看书看累了去河边看看荷花,也可以打球,自己带着投球去。

  记者:不跟其他老太太们跳广场舞?

  薛敏修:我不参加,他们跳舞有一定的时间,我跟在队伍后边,不进入他们那个群,你要跟他们一块,他们一说起话就没完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记者:怕浪费时间?您要用这个时间干嘛?

  薛敏修:接着看我的书,或者带手机出去拍照去,有时候也去书店。

  记者:您不参与老年人的群体活动、据说您平时也不看电视,又一直是一个生活,不觉得孤独吗?

  薛敏修:我多自由啊,我想上学交了钱就上学,学累了就去公园看书,空气也挺好的,风景也好,人也挺多的,回家我写作业、学习……,有的是事儿干,人多的时候我还嫌他们烦呢(笑)。

  记者:马上就要过年了,春节是中国人阖家团圆的日子,您今年准备怎么过?

  薛敏修:他们很多人让我上她们家去,我哪都不去,就在家。

  谈未来

  没有学校要我,我就待屋里学习

  记者:很多人读大学更多是为了获得一个文凭,为了毕业后能找一份好工作,赚更多的钱,但现在大学毕业生越来越多,可能上大学也并不能许诺一个光明的未来,年轻人都很迷茫。但您上大学时已经77岁了,通过学历获取工作或财富显然已经不是您的目的,那您图什么?

  薛敏修:我认为毕业证并不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代表的是一个人的知识水平工作能力,即便不工作了,还得活着。过去我没上大学时,听广播里说GDP这些经济方面的词,我不懂。但我上了电大第一学期学了西方经济,我就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跟我同龄的不学经济的不懂,可是我就懂,我们吵架我就占上风(笑),有一种满足感。

  记者:现在这个阶段,一直想读的大学也毕业了,您接下来还有什么目标?

  薛敏修:我最近的小目标就是把学过的课程全部串起来,像我学的计算机跟基础课里的电商概论、做网站什么的有些脱离,我要连贯起来,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学这个不能扔了。这些都做完了,再看上帝给不给我时间。

  记者:如果还有时间您想做什么?

  薛敏修:那要看有没有地方愿意接收我继续学习了,只要有地方让我去我就去。现在这个年纪老年大学也不要我了(笑),除去图书馆、博物馆、书店、公园要我,我还能去哪?

  要是这些地方都不要我,我自己还有个屋子呢,把屋子收拾收拾,别让它那么乱,我就呆在屋里学习,只要你想活得好,就能活得好。(记者 孙冰洁 视频制作:潘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