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金城武的不夜城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3-11 12:31:54

原标题:想当年|属于金城武的不夜城

戴桃疆| 文

1998年的日本电影市场同其他国家一样,票房霸主地位被里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携手凯特·温斯莱特主演的那部《泰坦尼克号》牢牢占据,票房总额之高,令其他电影望尘莫及,日本本土电影中票房处于领先地位的是《哆啦A梦》系列电影,紧随其后的是金城武主演的电影《不夜城》。

《不夜城》七周蝉联日本票房冠军,年度票房收入十一亿日元,但票房总额仍只有本土电影冠军《哆啦A梦》的一半,即便差距巨大,《不夜城》的成功仍然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在同年日本上映的高票房电影中,《不夜城》是算得上是一抹异色。它既不属于日本常规的流行题材,没有追随当时日本商业电影模仿好莱坞的风气,电影虽说以龙蛇混杂的地下世界为主要表现内容,但几乎没有动作戏,大段大段的台词不仅在中文与日语之间频繁切换,更是出现了不少中国方言;也不涉及日本国民级文化形象,本土动漫形象哆啦A梦和同年在日本上映的美国电影《哥斯拉》都可以佐证,这类形象在日本市场上的号召力。

但是《不夜城》却拥有当时日本最热门的两大文化符号:香港电影和金城武。

电影《不夜城》改变自作家驰星周的同名小说,1996年出版当年成为“吉川英治文学奖新人奖”获奖作品,登上“周刊文春推理小说十强”第一名,成绩斐然。电影基本保留了小说的格调和主要故事情节,简化了人物关系,只保留了对推进剧情有作用的人物,许多背景复杂的人物并未出现。

故事的主人公刘健一(金城武饰)是个三十多岁的中日混血儿,混迹于歌舞伎町这个不太像日本的地界上,游走于中日帮派势力之间,是一匹手上沾过血的独狼,为了获得日本国籍什么事情都做,因而在江湖中没有绝对的信用可言。

电影开始不久,刘健一结识了准备出卖吴富春(椎名桔平饰)的女人佐藤夏美(山本未来饰),吴富春因做掉上海帮大佬左右手而遭江湖悬赏,曾与吴富春有过密切交往的刘健一被迫在利益与义气之间做出艰难的角色,同时他还要面对无法抗拒的情感和随时可能到来的背叛……

金城武的这个角色从行事风格上不同于香港电影里频繁出现的那些古惑仔形象,这部日本电影制作公司吸收香港电影共同制作的电影,将日本关于香港的异域想象投射在了歌舞伎町,同时也宣示着金城武作为“无国籍”艺人形象商品化价值的巅峰时刻。

金城武出生于中国台湾,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日本人。他本人十六岁的时候被一家跨国经纪公司发掘,主要在港台活动,定位是亲切可爱的邻家男孩,当时同林志颖、“小虎队”中的吴奇隆、苏有朋一并称为台湾“四小天王”。金城武的名字虽然带有典型的日本色彩,但在九十年代台湾“哈日”的流行文化风气下,混血只是“个人背景”,异域身份并没有被突出强调。

“邻家男孩”金城武到身上贴有“国际化”、“成熟”标签的形象转变开始于香港电影。1994年和1995年,金城武出演、王家卫执导的两部电影《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上映。此时,王家卫和香港电影都在试图通过影像的泛亚洲化积极巩固在亚洲的地位。

1995年,《重庆森林》在日本上映,日本透过香港电影重新发现了香港——香港不再是二战前那个传统的、未开化的落后近邻,而更像是东方文化的原乡;也透过香港电影发现了有日本血统的金城武。金城武大受日本二三十岁的女性欢迎,主演了日剧《神啊!请多给我一点时间》和《两千年之恋》,两部电视剧中,金城武饰演的角色都是冷酷、独来独往、说日语但又充满异国情调,这种角色设置也延续到了电影《不夜城》中。

在上世纪末的最后几个年头里,日本开始积极展开文化产品去国籍(denationalized)运动,从动漫到电子游戏,除了语言,角色本身几乎看不到任何鲜明的种族或是文化特征,这也是香港电影所展示的能力,即在影像中混杂地呈现出亚洲其他地区文化元素而使其不产生明显的割裂感的能力。《不夜城》也好,《不夜城》中的金城武也好,都是去国籍运动的成果。

但这股风潮仅仅也维持了几年,此后的日本电影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仍旧是西化的日本角色,而不是日本去国籍化的角色,香港电影更是因为地域政治因素和外部资本的介入丧失了自我。纵观亚洲,韩国偶像文化倒是成了去国籍运动中真正的钢铁战士,打造出一批一望不可知其国籍背景的明星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