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一心要挑战苹果iPad 安卓平板却这样被谷歌玩死

来源:腾讯数码 2018-03-11 06:22:00

腾讯数码讯(文心)据AppleInsider网站报道,时光倒流到2010年年初,谷歌相当自信,其Android平台将像当年微软Windows碾压Mac计算机一样碾压苹果iPhone手机。1990年代末,在Windows“围剿”下,Mac在个人电脑市场上的份额只剩下可怜的2%。但是,苹果通过推出另外一款全新的iOS产品iPad改变了游戏规则。它分解了谷歌的重心,并表明,作为一个平台的Android,无法融合诸多PC和手机厂商,在创新和创意方面对苹果构成挑战。8年后,谷歌似乎准备要完全放弃平板电脑了。

谷歌即将发布的Android P不再支持Pixel C——该公司最后一款Android平板电脑。虽然谷歌一度有意放弃Android,而转向其基于浏览器的Chrome OS,在放弃最后一款Android平板电脑之前,谷歌去年夏季不再生产Chromebook Pixel——谷歌运行Chrome OS的高价笔记本。

Android P还不再支持其余的所有Nexus品牌硬件产品。事实上,新版Android只支持谷歌最后两款Pixel系列手机——本身销售也不够好——表明谷歌将大幅收缩产品线。过去,谷歌曾被认为将推出大量硬件产品,在各个方向对苹果“围逼抢”。

虽然Chromebook和Nexus Player机顶盒等产品的推出被认为带有一定试验性质,谷歌推自主品牌平板电脑的努力(既为挑战苹果iPad,也为向Android许可客户展示如何开发优秀平板电脑),一直被认为是认真的、具有战略意义,目的是战胜苹果的第二大iOS产品。

本文将尝试解析虽然努力程度和时间都超过了当年微软Zune音乐播放器挑战苹果iPod音乐播放器,但谷歌却没有能削弱苹果iPad业务的原因。

前iPad时代:Android的蜜月

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2010年初发布面向后PC计算时代的iPad时,谷歌尚未推出重要硬件产品。仅在1年多一点前,Android才出现在由HTC打造的T-Mobile G1手机上。在发展早期阶段,Android有的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面对Android开始成熟时出现的各种尴尬和缺点,谷歌的表现可谓“天不怕地不怕”。一切看起来都美妙无比。

在2009年,一系列其他手机厂商推出了自主品牌的Android手机,它们支持众多移动运营商,提供大量开放、可配置和创新性的新外形和功能,与苹果仅有一款的iPhone——只支持GSM网络,包括在美国只与AT&T合作——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有支持微软摇摇欲坠的Windows Mobile平台的大牌手机厂商,似乎都乐意尝试Android。事实上,之前绝大多数Windows Mobile手机都是由谷歌首家合作伙伴HTC生产的。这一切就像是白日梦变为了现实:Linux入驻桌面PC从来都没有成为现实,谷歌却使一款基于Linux的开放开发平台入驻大量手机。

iPad引发平板电脑狂欢

苹果新发布的iPad突然搅乱了一切。对于部分Mac用户来说,它的处理能力不够强大,不足以当作一台计算机使用。市场研究人员立即把它称作“媒体消费设备”,目的是避免把它与PC比较,否认它蚕食Windows PC销售的潜力。他们在前两年曾大肆宣扬价格低廉的上网本会蚕食Mac计算机的销售。

多份市场研究白皮书解释称,iPad不是真正的计算机,Adobe表达了对iPad不支持其专有Flash内容的不满,用户却用真金白银表达了他们对iPad的支持。

至2010年底,苹果在3个季度内销售了近1400万台iPad,价格约为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173元)。这一数字相当于谷歌去年Pixel手机销量的3倍,比过去10年微软Tablet PC销量都多。Tablet PC是为了实现比尔·盖茨(Bill Gates)为笔记本配置手写笔的梦想而推出的一款产品,与苹果1994年发布的Newton MessagePad——销量也低得可怜——有些相似。

莫名其妙的是,iPad就销售了出去,而且明显在加速,其中包括iPad应用的需求。次年,苹果销售了4000万台平板电脑,超过了甚至最乐观的预期。

每家厂商都希望从平板电脑狂欢中分一杯羹。微软与惠普合作推出了Slate PC,并计划推出更多产品。2年后,微软发布了另外一款平板电脑产品Surface RT。

急于推出平板电脑产品的不只有微软。Palm——其Palm OS手机同样让iPhone弄得狼狈不堪——急匆匆地新发布了webOS平台以及一款旗舰手机Pre。现在,iPad受到了广泛关注。惠普尝试通过收购Palm,把后者软件打造成一款TouchPad——iPad竞争对手,扭转Slate PC的尴尬局面。

黑莓同样匆忙推出了一款预计可以与iPad媲美的新款BB10平台。事实上,黑莓没有致力于使BB10能在手机上运行,而是首先将它用于PlayBook——一款迷你平板电脑,它希望能抢先苹果向企业销售平板电脑产品。

2011年:谷歌主要合作伙伴推出运行Android Honeycomb的平板电脑

过去2年Android手机销售的惊人增长给了谷歌极大信心,它也发布了平板电脑平台。谷歌预计第三方平板电脑硬件将使用其平台。

谷歌平板电脑平台在2011年与Android 3.0 Honeycomb同步发布,该版本(与BB10相似)推迟向Android手机发布更新包,目的是阻击苹果iPad业务的增长和针对平板电脑优化的应用的出现。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谷歌Honeycomb平板电脑更多地复制了Windows Tablet PC失败的策略,而非苹果为iPad制定的成功策略。

在惠普、三星和摩托罗拉的第三方Android Honeycomb平板电脑令人难堪地在市场上遭遇惨败后,谷歌决定,它必须像之前推出Nexus品牌手机那样,向许可客户表明如何打造高质量的Android平板电脑。Nexus品牌手机旨在展示运行原生版Android的智能手机。

与此同时,谷歌的傲慢不仅使得它发布在尚未完成的硬件上运行的尚未完成的软件Honeycomb,也使得它过早地发布了Android@Home ——它称之为“家居操作系统”的家居自动化项目。第二年,谷歌取消了这一项目。

上年秋季,它还与索尼和罗技合作推出了Google TV——基于Android的电视平台,融合有谷歌Chrome浏览器,目标是进入Apple TV的机顶盒市场。这一项目也可悲地失败了,罗技还因此差点破产。

即使如此,在2011年末,时任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还不切实际地吹牛称,“到2012年夏季,在商店中销售的绝大多数电视机都将内置有Google TV。”

谷歌在快速毁掉了解市场、更好地与第三方合作,推出优于苹果封闭体系产品的开放产品的声誉。

AppleInsider表示,同时,日趋明朗的是,苹果的整合和不四面出击——说不的能力——使得它能推出少量精品产品,与谷歌没有重点的四面出击形成了鲜明对比。

2012年:谷歌Nexus 7搞砸了其廉价平板电脑策略

2012年,谷歌发布了自主品牌平板电脑Nexus 7——由华硕打造的一款低价迷你平板电脑,它认为这一产品满足用户需求。这款“原生版Android”平板电脑支持谷歌当时的多项策略,其中包括谷歌钱包的NFC(但没有蓝牙 4,苹果早在2011年就开始支持了)和Google Now——谷歌的与苹果Siri相似的语音助手。

这款平板电脑赢得了许多奖项和评测人士的推荐,但它做工很差,并且在第一年内被发现存在诸多问题。

第二年,谷歌推出一款更新版Nexus 7,但它仍然充满各种严重问题。尽管媒体纷纷报道谷歌更新版Nexus 7存在“错误”的GPS、“有缺陷”的多点触控、“不流畅”的滚动和“仍然落后于iOS”的生态链等问题,The Verge给予了它与苹果iPad mini同样的好评。虽然与上一代产品同样很渣,约书亚·托普斯凯(Joshua Topolsky)竟然写道,“谷歌的Nexus 7不仅仅是一款2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69元)的出色平板电脑,它还是一款出色的平板电脑”。

2014年:谷歌Nexus 9抄袭了iPad mini

2014年,谷歌完全放弃了其低价迷你平板电脑策略,开始生产一款与苹果iPad mini几乎完全相同的平板电脑,而且价格同样不低。Nexus 9让Android专家感到困惑,他们一直宣称谷歌的低端、廉价硬件对买主而言是一种福利,与苹果产品不同是一种优势而非劣势。

由HTC打造的Nexus 9的部分魅力在于,它配置英伟达的“Denver” Tegra K1芯片。这是一个被大肆炒作的主题,尤其是因为苹果在移动处理器领域大幅领先其他厂商。尽管被寄予厚望,配置K1芯片的Nexus 9,在性能上落后于苹果配置A8X芯片的iPad Air 2,这还没有考虑Nexus 9没有多少针对平板电脑优化的应用可以运行。

谷歌Nexus自主品牌平板电脑销量不够大,不足以支撑移动平板电脑处理器的开发成本。iPad每年给苹果带来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04亿元)营收,这使得苹果专门为它开发高端A系列芯片“物有所值”。iPhone更高的销量也分摊了iPad处理器的开发成本。

谷歌和英伟达都没有能力销售数量足够多的手机或平板电脑,英伟达甚至完全退出了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使得以极高成本开发出来的Tegra芯片的潜在目标市场大大缩小。

2015年:Pixel C是谷歌在Android平板电脑市场上的最后一次尝试

Nexus 9销售情况很不理想,1年半后被放弃,因为谷歌在2015年底把重心放在一款新产品上:Pixel C。它没有抄袭iPad mini,而是瞄准了苹果价格更高的全尺寸平板电脑iPad Air 2,而且价格与后者相似。

虽然价格与iPad相当,但Pixel C却深受Android对平板电脑硬件支持不够好、以及这一平台缺乏针对平板电脑优化的应用之苦。Pixel C同样销售很差,没有能提振英伟达最新款X1芯片的销量。

淘汰Nexus 9平板电脑和短命的Nexus Player机顶盒后,谷歌2016年把自主智能手机品牌由“Nexus”更换为“Pixel”,但它并没有推出新的Pixel C硬件。去年,在推出新一代Pixel手机时,谷歌仍然没有推出新款平板电脑产品。

谷歌去年发布Android Oreo时,引入了“Treble”——一项新的操作系统特性,区分与碎片化硬件有关的底层驱动程序以及在其上运行的核心操作系统。这种模块化设计,降低了在多种设备上升级更高层次Android软件的难度。但是,在硬件上开启Treble要求得到硬件厂商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Nexus 5x、6P或Pixel C不支持Treble,这表明,即使在建立相关机制后,谷歌也无意继续支持这些产品。借助Android P,谷歌将清除在销售平板电脑方面失败的记忆。

Android暗淡的平板电脑未来

谷歌在销售平板电脑方面不成功的原因,不仅仅在于缺乏苹果的规模、依靠第三方开发处理器和硬件,它还没有能开发出针对平板电脑优化的Android应用市场,而是依靠开发者简单地放大智能手机应用的尺寸,使之适合平板电脑显示屏。早在Nexus 7硬件时代,这一策略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当时,这款平板电脑的低价格,使得买主对其缺乏经过优化的应用的问题视而不见。

但是,随着谷歌平板电脑价格达到与苹果相当的水平,买主的预期也“水涨船高”。谷歌在高性能处理器、平板电脑应用和其他领域(例如对企业用户需求的支持)投资的缺位,削弱了它未来重新进入平板电脑市场的潜力。

由于未来缺乏生产平板电脑的第一手经验,目前,尚不清楚谷歌如何对许可客户生产媲美苹果iPad和iPad Pro的Android平板电脑——尤其是面向专业人士和企业用户的产品——提供支持。即使是在谷歌和微软大力扶持下,三星、HTC、宏碁等公司在生产能带来利润、有吸引力的平板电脑方面也乏善可陈。

去年秋季,谷歌推出了Pixelbook——一款售价达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345元)、配置英特尔酷睿i5处理器、运行Chrome OS的传统笔记本,虽然配有手写笔,但它却没有平板电脑功能。它面临来自微软Surface系列和其他PC,以及苹果iPad和MacBook的激烈竞争。绝大多数大牌PC厂商都面临销量低的困境。虽然受到广泛好评,Surface系列产品销量远远低于Apple Watch智能手表,PC销售已经多年没有增长。

与PC、其他平板电脑销售低迷甚至滑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苹果iPad销售却在不断增长。最近一个季度,iPad销量略超过1300万台,为苹果贡献了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8亿元)营收。在整个2017年,苹果销售了4380万台平板电脑(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数据),这使得它成为全球第一大平板电脑厂商,iPad占到全球平板电脑销量的四分之一。

三星平板电脑略高于苹果半数,但是,在苹果销量仍然在增长的情况下,其平板电脑销量却逐年大幅下降。第三大平板电脑厂商是亚马逊,去年销量为1670万台,亚马逊销售平板电脑的目的是促使用户更多地在其商城中购物。

两大Android平板电脑厂商一个值得注意之处是,它们都反对谷歌对Android平台的控制。亚马逊平板电脑运行被称作FireOS的衍生版Android,不但没有捆绑谷歌的服务,还有自己的浏览器。

AppleInsider称,谷歌可能尝试利用Chrome OS,试图在平板电脑市场卷土重来。谷歌推新款平板电脑已经是逾2年前的事儿了,它最后一款平板电脑Pixel C与去年12月停产。谷歌可以否认它放弃了平板电脑,但想象一下,如果苹果放弃所有iPad,下一个版本iOS不再支持iPad,媒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谷歌平板电脑显然已经重蹈Google TV、谷歌眼镜、Chromebook Pixel、Nexus Player和Android Wear的覆辙。

来源:AppleInsider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