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中国|总有一封信,让你泪流满面

来源:中国军视网 2018-03-11 00:00:00

  《信中国》昨晚开播,以“书信”为纽带,写信的是动荡岁月的仁人志士,念信的是深情献声的明星“信使”,听信的是不觉泪目的你我。第一期节目带来的感动、震撼与振奋,愿你不会错过。

  “我十数年实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

  朱德,开国元勋,十大元帅之首,

  可谁曾想名震八方、年过半百的他——

  一个堂堂的总司令,身后纵有千军万马,

  兜里却拿不出一钱,

  还写信给“发小”直言要“借钱不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

  朱德正率领八路军奋勇抗击日寇,

  战斗紧张激烈,各项军事工作都需

  作为总司令的他来决策,异常繁忙。

  一日,朱德与旧识谈话时得知

  四川老家正逢旱灾,生活艰难。

  他不由想起自己的两位老母亲。

  忙革命疏于照顾,想尽孝囊中羞涩,

  于是朱德就给儿时好友——

  在滇军时任朱德旅部军需的戴与龄

  写了这封“借款信”

与龄老弟:

  我们抗战数月,

  颇有兴趣,日寇占领我们许多地方,但是我们又去恢复了许多名城。昨邓辉林、许明扬、刘万方等随四十一军来晋,已到我处,谈及家乡好友,从此话中知道好友行迹甚以为快,更述及我家中近况颇为寥落,亦破产时代之常事,我亦不能再顾及他们。

  惟家中有两位母亲,生我养我的均在,均已八十,尚康健。但因年荒,今岁乏食,恐不能度过此年,又不能告贷。我十数年实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我以好友关系向你募贰佰元中币速寄家中朱理书收。此款我亦不能还你,请作捐助吧。望你做到复我。此候近安。

  朱德

  十一月二十九日于晋洪洞战地

  当时也不富裕的戴与龄接信后

  感慨不已,当即筹足200元中币

  (约今日的四万元),送至朱德家中。

  何以清贫至此?

  在朱德写给前妻陈玉珍的

  家书里,也许能找到答案

“信使” / 演员 杨烁

玉珍:

  知道你十年的苦况,如同一目。家中支持当赖你奋斗。我对革命尽责,对家庭感情较薄亦是常情,望你谅之。

  庄弟及理书、尚书、宝书、许杨明等现在还生存否?做什么事,在何处?统望调查告知。以好设法培养他们上革命战线,决不要误此光阴。至于那些望升官发财之人决不宜来我处。如欲爱国牺牲一切、能吃劳苦之人无妨多来。我们的军队是一律平等待遇,我与战士同甘苦已十几年,快愉非常。因此,无论什么事都可办好。

  以后不宜花去无用之钱来看我,除了能作战报国的人外均不宜来。我为了保持革命军队的良规,从来也没有要过一文钱。任何闲散人来,公家及我均难招待,革命办法非此不可。家庭累事均由你处置,我从不过问。手此致复,并问亲友均好。

  朱德

  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几十年之后,一名意大利记者问朱德:

  “您一生最大遗憾是什么?”

  朱德回答:“最大的遗憾就是,

  在老母逝世前连一杯水都没倒。”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可无国哪来家?

  精忠为国又何尝不是忠孝为家!

  “不立功,不下战场!”

  当你风华正茂,

  把青春安放在哪里?

  在那个波澜壮阔的岁月,

  他,选择了最昂扬向上

  却也最艰难坎坷的征途。

  1952年10月在抗美援朝战场上,

  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役之一上甘岭战役打响,

  美军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

  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

  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水平。

  10月19日,战况空前紧张,

  如不能尽快消灭敌中心火力点,

  将贻误整个战机。关键时刻,

  一位志愿军战士挺身担负爆破任务,

  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死死堵住了

  敌军正密集喷射火舌的枪眼。

  待遗体被找到时,胸口已被打出了

  一个蜂窝煤般大的血洞,壮烈捐躯。

  这位战士,就是英雄黄继光。

  牺牲前,黄继光请战友代笔

  给远在祖国的母亲寄去一封家书,

  他在信里已许下铮铮誓言

“信使” / 演员 杨洋

母亲大人:

  於阳历十月二十六日接到来信,知道家中人都很安康,目前虽然有些少困难,请母亲不要忧愁。想咱在前封建地主压迫下,过着牛马奴隶生活,现在虽有少些困难,是能够度过去的,要知道,咱们英明共产党伟大领袖毛主席正确领导下,幸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男现在为了祖国人民需要站在光荣战斗最前面,为了全祖国家中人等幸福日子,男有决心在战斗中为人民服务,不立功不下战场!

  黄继光

  玉体安康

  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九日 战斗中

  “不立功不下战场!”

  黄继光立功了,却没能走下战场。

  “继光虽然光荣牺牲了,

  但千千万万的青年都愿作我的儿女。

  他们都表示要学习继光……”

  他的母亲邓芳芝说:“我失掉了一个儿子,

  现在却有了千千万万个儿子。”

  “老班长”,是如今“黄继光英雄连”官兵

  对黄继光的尊称。那儿有张整洁的空床,

  是老班长的床。每天晚上,“黄继光班”班长

  都会亲手把被子铺开,早上起床再叠好。

  还有个“传统”,点名时第一个点“黄继光”,

  “到!”全连百余名官兵齐声应答!

  那嘹亮穿透岁月,英雄,从未远离。

  “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

  江竹筠,即小说《红岩》江姐原型。

  1949年8月,在重庆渣滓洞监狱,

  解放军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

  隐约预感到国民党军统特务

  会在失败前进行疯狂大屠杀,

  丈夫彭咏梧已遇难的江竹筠,

  此时最担心的就是年幼的儿子彭云。

  拖着受刑后还未完全康复的右手,

  她在狱友帮助下,将筷子磨成竹签,

  蘸着由烂棉絮灰与水调和制成的墨水,

  在如厕用的毛边纸,艰难写下一封“托孤信”。

“信使” / 演员 蒋勤勤

竹安弟:

  友人告知我你的近况,我感到非常难受。幺姐及两个孩子给你的负担的确是太重了,尤其是在现在的物价情况下,以你仅有的收入,不知把你拖成甚么个样子。苦难的日子快完了,除了希望这日子快点到来而外,我什么都不能兑现。安弟!的确太辛苦你了。

  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自入狱日起,我就下了两年坐牢的决心,现在时局变化的情况,年底有出牢的可能。

  孩子们决不要娇养,粗服淡饭足矣。幺姐是否仍在重庆?若在,云儿可以不必送托儿所,可节省一笔费用。你以为如何?就这样吧。愿我们早日见面。握别。愿你们都健康。

  竹姐

  八月二十六日

  不幸的是,这封信竟成绝笔。

  次月,江姐英勇就义,年仅29岁。

  她的遗愿是:盼自己的孩子

  “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

  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到底。”

  “至仁至义,有始有终。”

  1940年八路军发起百团大战,

  以105个团的兵力,

  歼灭日伪军四万五千多人。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

  挥笔给日军写了一封信,

  说的呢,不是战事,

  而是关于两个日本女孩……

“信使” / 演员 唐国强

日本军官长、士兵诸君:

  日阀横暴,侵我中华,战争延绵于兹四年矣。中日两国人民死伤残废者不知凡几,辗转流离者又不知凡几。此种惨痛事件,其责任应完全由日阀负之。

  此次我军进击正太线,收复东王舍,带来日本弱女二人。其母不幸死于炮火中,其父于矿井着火时受重伤,经我救治无效,亦不幸殒命。余此伶仃孤苦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特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扶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

  为今之计,中日两国之士兵及人民应携起手来,立即反对与消灭此种罪恶战争,打倒日本军阀、财阀,以争取两大民族真正的解放自由与幸福。否则中国人民固将更增艰苦,而君辈前途将亦不堪设想矣。

  我八路军本国际主义之精神,至仁至义,有始有终,必当为中华民族之生存与人类之永久和平而奋斗到底,必当与野蛮横暴之日阀血战到底。深望君等翻然觉醒,与中国士兵人民齐心合力,共谋解放,则日本幸甚,中国亦幸甚。专此即颂。

  聂荣臻

  八月二十二日

  战火救孤的佳话浮现……

  指挥所里,聂荣臻亲自喂孩子吃饭,

  小女孩也总是拽着他的马裤腿到处跑。

  1980年初夏,写下这封信后的40年,

  姐姐美穗子带着家人专程到北京

  看望聂荣臻,这段传奇经日媒报道,

  更是感动了无数日本人民。

  美穗子说,“一些日本旧军人知道了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非常感动和惭愧,

  更加认识到了侵华战争的罪恶。”

  聂荣臻更是感慨“战争已经过去,

  让中日邻邦,化干戈为玉帛,

  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地友好下去。”

  注:书信根据节目需要

  及篇幅所限 均有删节

责编:刘莎莎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