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政协委员:一二三四线城市,下一步怎么走?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3-11 07:58:55

原标题:政知专访| 一二三线城市的“下一步”

撰文&摄影| 朱开云

对话人:

全国政协委员、土地勘测规划院地价所所长赵松

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管理司司长廖永林

热点城市涨了,怎么看?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中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全国各地纷纷对房地产市场采取调控措施,但部分热点城市房价还是出现了过快上涨的情况,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赵松:过去一年房地产市场的变化,不管是一线城市房价的趋稳、涨幅的回落,还是一些新兴的热点城市快速上涨,总体上属于“防过热”“去库存”调控措施的效果。在具体操作上,行政手段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比如限购、限售、限贷等,这些确实对抑制市场交易热度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影响,而限价政策更是直接压住了一手房市场上的价格信号,但尚未形成新的市场供需关系,较高的需求动能仍然存在。一线和热点城市的需求外溢,与多数地区仍持续的宽松政策相叠加,使得一些二三线城市随后就开始加快上涨。

廖永林:房价只是一个表象,价格是供求双方对未来的预期,是一种结果。我们要从供求关系调整来改变人们的期望。比如现在提倡租购并举,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措施要保障租房者的利益。让老百姓租房也能享受到同等的待遇。像我们现在积极推进的公租房、廉租房、包括比较新的集体建设用地上建的租赁住房,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您怎么看待现在高房价的问题,有一种声音说高房价的背后是高地价,因为构成房价的大部分是地价,建安成本所占的比例不大。您怎么看待土地市场上的“高价地”频现,“面粉贵过面包”的问题?

廖永林:高房价的背后到底是成本推动型还是价格拉动型,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永远没有结果。市场经济是供求价格精准以后,去买生产要素。如果是成本决定价格,那就不是市场经济。现在老说“面粉贵过面包”,实际上开发商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现在的问题是要解决对于房价的预期问题,实现供求价格均衡。现在政府大力推荐租赁住房的建设,特别是提倡租购同权,建立房地产的长效机制,就是要解决这种预期的问题。

一二三四线城市,怎么走?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您怎么看待2018年整体的房地产市场?在密集的房地产调控措施下,一二三四线城市,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态势?

赵松:目前房地产市场这种高压调控的态势还不会放松,所以在这个一线城市和二线的热点城市,房价总体会在去年的基础上保持相对平稳,形成高位调整的态势,一些城市涨幅还有回落的空间。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去年涨幅较大的三四线城市呢?

赵松:一些基础设施条件比较好,经济发展较快、人口增长明显的城市,它的房价上涨的内在支撑力度较强。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前期涨得过快城市产生了泡沫,如果没有有效需求的支撑,比如基础设施跟不上,人口流出,那么就会有比较大的风险。那些炒上去的房价,我觉得它可能撑不了多久。

“因城施策”还会继续吗?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去年房地产调控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因城施策”。这种政策会一直延续吗?

赵松:这两年房地产调控的“因城施策”效果还是比较明显。以前调控都是一刀切,造成了一些政策的预期目标实现得不好。所以这几年开始提因城施策,国土这块参与房地产主要体现在供地上,在需求大,房价涨得快的城市,供地量要适当的加大,对于库存比较严重的,供地量就要减少。

廖永林:房地产调控需要多管齐下,不可能“一招制胜”,应当包括土地供给、金融、财税等综合措施,我们就要本着房子的住宅特性来设计制度,完善管控,分类调控,大中小城市不一样,一二三线城市也不一样;同时,强化供需双向调节,探索房地产多元供地机制。

地方的应急和长效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地方政府有哪些比较有效的方式来解决高房价的预期问题?

廖永林:上海推出的租赁住房地块,北京的共有产权房,都是这方面有效的探索。还有就是对开发商和房地产中介的整顿,在一些地方,开发商搞“饥饿式营销”,明明有很多房源,却要造出一种紧缺的假象。现在地方政府加大了这方面的打击力度,对市场的预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您如何看待现在各地房地产调控举措,包括限购、限贷、限卖等行政措施?

廖永林:这是一种疗伤先止血的做法。最终还是要靠建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来解决问题。有人说他一招就能解决房地产市场,那他纯粹就是一个骗子。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中央提出要建立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您如何看待长效机制的建设?

廖永林:长效机制应该包括土地供应、财税、金融等因素。当然,政府的监管也不能缺位。

赵松:在房地产领域建立长效机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定位。以前我们的调控措施都是应急式的,它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要建立长效机制,应该从土地供应制度、房地产开发销售制度,还有金融和税收制度等方面综合考虑。长效机制也许不能对调控房价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能够引导市场走上一个健康平稳发展的道路。长效机制从建成到真正发挥出作用,还需要时间,既需要制度的磨合、完善,也需要市场在新机制下的自我调整、修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