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快速IPO”背后的思考

来源:DoNews 2018-03-12 11:35:10

2月1日上报招股书申报稿,2月9日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同时披露,2月22日招股书预披露更新,3月8日证监会官方披露就上发审会。这就是富士康创造的A股IPO记录,前后总用时36天,除去节假日,仅有20个工作日。这个“保送生”用一个月的时间走完了别人需要一年时间才走完的路。真可谓是别人家的孩子,富士康何德何能让证监会“一路绿灯”。

富士康股份如果成功在 A 股上市,将成为中国台湾上市公司分拆资产A股上市首例。政治方面的原因暂且不谈,从政策角度来说,在今年1月底召开的2018年工作会议上,证监会系统就明确了“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的态度,为了帮助新经济公司尽快上市,监管层在现有规则允许的前提下对独角兽企业开辟了IPO绿色通道。包括人工智能、高端制造、云计算、生物科技四大新兴行业中,如果有“独角兽”的企业客户,立即向发行部报告,符合相关规定者可以实行即报即审,不用排队。幸运的是,从富士康的招股书来看,其在政策要求之内,并且是第一个享受政策红利的企业。真是占尽了天机。

富士康自身早在2015年就已经开始上市的准备工作,2015年2月富士康成立了致力于工业机器人的福匠科技,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其母公司鸿海集团通过一系列的资产重组和无关业务的剥离,将33家境内外企业注入福匠科技,终在2017年最后一天完成上市前的最后准备,转身成为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也即此次上市的发行方,之后正好又遇政策东风。真可谓是赶上了一个好时机。

可是富士康在厚达490多页的招股书中,抛给我们的工业互联网这个新名词确实值得我们思考,对移动互联网,消费互联网还没有搞清楚的吃瓜群众们来说,这又是一次措不及防。谈起富士康,可以说是随着苹果手机在国内大卖,慢慢的以iphone代工厂的名义进入消费者的视野,发展的过程中可以说贴上了“劳动密集型”“血汗工厂”、“全球最大代加工企业”等等深入人心的标签。这也成为了招股书中讳莫如深的词语。

截至2017年底,富士康一共有员工26.9万人,2017营业收入为3545亿元,年度的净利润则为162.20亿元,就是这样一头巨象现在正在谋求转型为科技制造业代表,搭上人工智能和产业创新为载体的下一步时代革命。

根据富士康股份招股书,富士康将自己定位为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为客户提供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的新形态电子设备产品智能制造服务。同时招股书中披露,此次募集资金将用于八个项目: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 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总投资额预计超过273亿元。

其实富士康谋求转型,逃出苹果的阴影,去掉代工厂的标签,早已就动作频频,最起初涉足电脑周边配件市场,建造自身品牌;之后又收购赛博电脑城,尝试以销售通路打开市场。但最终这些探索都败在PC行业日渐没落的过去式中。在2016以3.5亿美元收购Nokia品牌功能手机生产制造权、以38亿美元收购夏普,可以说想进入红海的手机战场,可是随着2017年手机市场进入低迷期,这条路貌似也泡汤了。

从去年开始富士康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动作频频,在2017年12月鸿海精密旗下投资公司就跟投了国内著名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旷视科技4.6亿美金的C轮融资,今年1月31日,在鸿海精密的股东大会上,鸿海精密的创始人、富士康总裁郭台铭表示,富士康正在加速转型为大数据导向、AI分析驱动以及机器人运作为基础的工业互联网企业。2月7日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在未来5年,投资超100亿新台币招聘顶尖人才,并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可以说磨刀霍霍的它,早已按奈不住心中的那份冲动了。

不改变,等待的只有日渐衰微的没落,改变就有两种可能,要不成为产业发展路上的先烈,要不转型成功,成为一代巨星,引领行业前进。

作者:陈少亮 | 来源:iDoNews专栏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