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路委员:现代科技助力文物保护 更好诠释工匠精神

来源:国际在线 2018-03-12 11:19:47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侯英珊):场发射扫描电子显微镜、激光拉曼、X 光衍射、X光探伤、红外热成像扫描、三维扫描、3D打印、近景成像等等,这些“高大上”的科技名词对于文博领域早已不再陌生。现代科技已经被普遍运用在科技考古、文物保护的方方面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主任潘路在接受国际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提高,文物保护工作者在对文物进行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开始把研究数据应用到对文物科学内涵的解读、文物的科学鉴定以及文物保护修复方案制定方面。

  如今的保护修复专家具有更广阔的视野,更全面的技术手段,在对文物及其病害全面详细解读条件下,完成对文物安全有效的保护修复。过去的文物保护修复,更多依靠的是文物保护修复工作者对文物及病害肉眼的观察和常年积累的经验, 处理以机械方式为主,技术手段相对单一,因此处理较为粗糙或有失误。在科技发展的今天,现代科技力量的加盟,使得文物保护修复已经发展成为跨学科、跨领域、跨部门的一项专门科学。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主任潘路说:“博物馆保护中心的工作,从大的方面来分的话,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馆藏(库房,展厅)文物的具体保护修复,或我们称之为主动性文物保护;二是博物馆文物预防性保护,在博物馆中就是根据不同材质文物监测和控制其适宜的保存、展示环境,如温湿度、污染气体、颗粒物、光照度等,预防性保护工作做得好是实现保护文物最小干预原则最重要基础条件;三是完成我们所承担的一些科研课题,同时利用我们现有的设备条件,逐步积累数据建立文物科技档案,加深对文物内涵的了解,这也是我们所说的文化自信的基础,当你具备了文物多方面综合信息的基础你才能讲好文物的故事。”

  现代技术给文物保护带来重要支撑,成功的保护修复案例实际上是传统技术与新科技的完美结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主任潘路委员认为,文物是古代遗存的产物,传统的保护修复、复制技术和工艺沿用至今,有其科学和适宜的道理,只是同时需要与时俱进,汲收现代科技取长补短,“比如说在文献复制领域,我们仍在用油印机、石印机、铅字打印技术和手工临摹等,这些技术在社会上基本被淘汰了,我们把这些技术和现在的计算机技术结合起来,既节约了时间,效果也更加逼真,具有保留收藏价值,仅用计算机制作的复制品缺乏层次和立体感。”

  在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中引入科技的力量,是让文物“活”起来、重新焕发生命力的重要途径。而缺乏文物科技方面人才,是现阶段亟待解决的问题。文物保护人才无疑是提高文物保护工作质量的最为关键因素之一,而中国目前文物保护人才匮乏,这严重阻碍了文物保护工作的开展。因此,加强文物保护人才队伍建设显得尤为重要。潘路委员表示,在人才的培养上,必须坚持“两条腿”走路,“现在最大的问题,实际上不光是我们这个行业,是许多行业委员提案提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人才问题。两方面,一个是断代问题,尤其是现在领军人物相对来说少一点。另外就是队伍总量问题,你想现在全国大概有四千八百多座博物馆,六千四百多万件文物,而保护修复工作人员相对来说就这么点人。我们现在在培养人上走两条路,一个是尽量选择学历上比较适宜、专业上需要的。另外就是我们自己也在做“师承制”的培养工作,老师带徒弟方式。文物保护修复安全性要求非常高,你做任何一件文物不能失误,所以师父的经验非常重要,他知道工作中应注意什么,四量拨千斤,有时师傅轻轻一个指点就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当然我们也期望有理论基础的高学历徒弟也能把师父的经验及时进行总结并上升到理论上去,这也是我们进行这项工作的一个目标。”

  随着文物收藏的火爆,文物保护修复也日益备受瞩目。一个成功的保护修复工程实际上是传统技术与新科技的完美结合。不论是学术前沿最新技术手段的创新发展,还是已有行业技术成果的转化应用,以及传统技术工艺与现代科技手段的结合,都会给文物保护工程的理论、方法带来重要变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主任潘路委员认为:“一个是从理论上现在在创新,以前的话,我们都是从考古上抢救性保护,后来逐渐慢慢转到日常性主动性保护。现在,以预防性保护为主,或者是预防性保护和主动性保护结合,这是从理论上的创新;另外从方法上还有很多的创新,比如我们现在用数字化的形式来收集材料,我们现在保护文物最主要的是保护它的价值,所以你把它的信息各个方面提取出来,也是一种价值的保护;另外在材料上,现在保护材料也有许多的进步,纳米材料原来肯定没有,现在在保护材料上比如说防腐剂,经常有一些纳米材料,大大提高材料本身的耐候性等类似一些性质;另外是在技术方法上,比如说我以青铜器为例,原来的话主要以手工机械,或者是钻,等等。现在不断增加了一些,比如说高压热蒸汽,超声波,喷砂,可以做的非常精细,所以说这些技术上的一些在设计科研上,对我们文物保护是非常有用的。我们就是尽量把这些东西应用过来,但是要适用,安全总是排在第一位,安全的条件下我们再提高效率,减少对文物的损伤等等类似的。类似的性能为我们所用。”

  科技的创新发展,正在逐步改变以前文物保护工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尴尬局面。文物作为历史文化的物质遗存,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和精神命脉。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文化遗产保护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文物保护成果正创造性地融入大众生活,而一个自觉关注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氛围也在逐渐形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