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嘉音:诗歌的虔诚信徒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3-13 11:20:21

原标题:赵嘉音:诗歌的虔诚信徒

  在当下中国诗坛,赵嘉音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岛。我们能从其自创的鸢尾诗歌文体之中,以及她的随笔看出她对待文学的态度以及对诗歌本身的虔诚。

  对于中国诗歌本身来说,赵嘉音独创的“鸢尾”诗体毫无疑问是对塑造诗歌新体系的挑战。面对这种勇敢的挑战,我们一向是抱有期望的。对于诗人赵嘉音本人来说,这种挑战是天才的不可思议的自然而然的产物,但是对于整个中国当今诗坛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如果把万事万物都归咎于信仰的发生,那么赵嘉音就必然是一个诗歌的虔诚信徒。在诗歌信仰层面上,理所当然的是信仰越虔诚的信徒所获得的灵感和成就也越高,我们看到她浑然天成的作品时,这一点就一览无遗了。

  如以下作品:

  凤凰于飞 鱼水相欢

  只为泊入命运浅默的期翼

  我伫立原地生根

  而浮生 年华渐老

  荆棘玫瑰斜铺来时路

  时光暴孽 回头啊——

  莫回头

  ——《心有余悸,暗鬼自生》

  我们很容易就能从诗人赵嘉音的诗作中瞧出,一个真正的天才诗人该作出什么样的作品。她不仅开创了诗歌新文体“鸢尾”为中国诗坛带入了一股新风,同时首创古体诗词与现代诗相互结合的诗作(在中国现代诗史上尚属首次)。《鱼美人与虞美人》就是其代表作:

  我化泡沫葬身海底

  你头戴王冠君临

  浣花惆怅溪边月,

  痴念谁能解。

  长安人影密初叠,

  难奈夙缘犹浅寸心结。

  我的名传颂世间

  美人鱼这物种却消失

  朱颜渐瘦红笺断,

  抚事为君叹。

  倦游回首忆当年,

  造化徒留执怨戏人间。

  沧海桑田 你是否相信

  泡沫不是童话

  ——《鱼美人与虞美人》

  当诗歌走入困境,赵嘉音的鸢尾给我们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方向,我们需要去与她一起去探寻这种诗歌的可能。诗人是一个孤独的写作人,但诗歌的道路却从来都是众志成城的,我们需要帮助每一个勇于在诗歌道路上前进的人,去完善每一个探索所具有的无限可能。

  赵嘉音的鸢尾诗体形式上的创新不仅仅是单纯的排列问题,更多是思想内涵的扩充以及对框架的把控。在这种新的诗歌形式上,她精准地为我们展示了鸢尾的几种可能,充分地展现了鸢尾的容度与深度,甚至它的美感和回环韵律美感。尤其是古诗与现代诗巧夺天工的结合,这不只是形式上的咬合更是皮肉连着血骨的融合,更是中国五千年来文化底蕴张开怀抱迎来现代新时代新文化的契机展现。譬如《鱼美人与虞美人》,诗意与词牌完美契合,这就是赵嘉音开创的鸢尾划时代的伟大之处。

  鸢尾是需要更多人加入创作从而形成井喷似的发展的一个新诗体,我们期待着它在新时代发芽生根,星火燎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