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高考热点人物 | 今天我们来谈谈孔子的四个学生

来源:搜狐教育 2018-03-14 12:00:00

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学后班”(ID:yongbuxiake)

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

名师简介

赵增普,河北衡水一中语文教师,高三C部语文研课主任。 获河北省首届“中华十德与国学”微课大赛特等奖、“一师一优课”评选衡水“市级优课”等多项荣誉。爱好读书写作,在《中国青年》杂志、《语文教学通讯》《语文周报》《杂文报》《南开大学研究生报》等刊物发表论文多篇。2014年开始担任北大先修课“中国古代文化”教学,先后两次获邀进行教学案例分享并获颁“中国大学先修课程2017年度卓越教师奖”。2016年参与河北经济频道《向上吧,少年》栏目“暑期公开课-名师开讲”录制,2017年至今担任《开考啦,国学》栏目考题编审。2018年应邀参与第三届“中华之星”国学大赛冬令营教学辅导。

孔子是中国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不仅在政治思想方面对后世影响极大,在教育实践方面也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再进一步说,夫子一生从政成败难论,其施政主张也遭遇过巨大争议,但是他在教育领域的成就却古今同尊。之前曾就孔子的教育理念做过三点浅谈,这次想就他门下最具个性与代表性的四个弟子再写一点随感。

关于孔门弟子,《史记-孔子世家》有“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的经典说法,但是后代很多学者怀疑总数达不到那么多,司马迁在《仲尼弟子列传》中倒是逐一写到了基本涵盖“七十二贤人”在内七十七位弟子,但大多语焉不详。因此,现在看来面目还比较清晰的又须缩减到所谓“四科十哲”:“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子路;文学:子游、子夏。”

颜回:孔子最喜爱的学生

上述“十大弟子”名单乃是夫子本人亲自评定,颜渊赫然居首,再次看出孔子对这个小自己三十七岁(据泷川资言)的学生喜爱到了什么程度。

孔子为什么这么喜欢颜回?从最浅的层面来讲,大概是因为颜回和孔子很可能有亲属关系,孔子不由自主产生偏爱。据北齐大学者,同时也是颜姓的颜之推考证,颜氏乃孔子母族(孔子之母名叫颜征在)。钱穆先生计算过,颜氏子弟在《弟子列传》所记77人中竟占了8位之多,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一点虽甚浅显,世人往往忽视,我也是蒙漆永祥老师点化才注意到。本着把孔子当人而不是当神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我认为这个原因是成立的。

但肯定不是唯一甚至也不是最重要的原因,颜回仅凭借姓氏出身焉能在8位同宗和众多同学中脱颖而出?所以不妨再深挖一层,那就是学风优良。孔子主要教授《诗》《书》《礼》《易》等六部经典的理论及操作,重点是后者即现实运用,没有学业测试也无法测试,那么平时的“学习态度”肯定就成为关注的重点。在这方面颜回堪称“好学生”的至高典范。

《论语》相关记载很多,如“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这是说他最好学。再如“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这是说他永远赞同老师,但是私下也有自己的发挥,在尊重权威和独立思考之间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孔子和今天的老师一样最欣赏听话又有灵气有悟性的学生,颜回在这方面也是最棒的,这一点连同样智商极高的子贡都自叹不如“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赞同)女弗如也。’”有人把最后这句“吾与女弗如也”解释成“我和你都比不上他”,虽然不大符合“与”在《论语》中的常见含义(如“侍坐章”那句著名的“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却更能表现孔子对颜回的高度认可。

这种认可和褒扬,在下面这则语录中表达得最为强烈: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这已经超出“学风”的范畴,达到了一种精神境界的高度。而且,这种精神也是孔子本人也是非常推崇的(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后代学者将之专门命名为“孔颜乐处”,视为儒家人格修养的典范。从中也不难看出颜回对自己老师学说与人格精髓的高度领会与自觉追求,这恐怕才是孔子最喜爱他的最关键原因——对任何老师来说,这样的学生都可遇不可求。

还有一个稍长的例子能更好地证明颜回对老师的深刻理解与这对弟子的心心相通,据《孔子世家》:

(孔子周游列国,困于陈、蔡之间)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子贡色作。孔子曰:“赐,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曰:“然。非与?”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当老师遭遇人生中的绝境,子路子贡都是怒形于色,意志动摇(子路)乃至委婉否定老师的学说(子贡),关键时刻,还是颜回以一番今天看来都掷地有声的议论,维护老师的理想、鼓舞老师的信心,让老师转忧为喜。我若是孔子,肯定已经感动哭了,因为这份深刻的认同与支持,已经超乎师生,近似知己。在学生中遇到知己,又是多大的福气!所以孔子才会开玩笑说“如果你是个大财主,我甘愿做你的家臣”。

但是天意难测,颜回大概是家境太过贫寒,饮食极差又勤奋过度,“年二十九,发尽白,蚤死。”《论语》中下面这段文字我每次读到都感到内心颤抖: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责编:蓝风

涉及其他版权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