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宫墙40里 走一圈最少4小时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3-14 14:00:17

原标题:紫禁城宫墙40里 走一圈最少4小时

当你忽然看到红墙的某个角落,被一年又一年的雨水冲刷出  苍老苍凉痕迹的时候,当你看到红墙的某些墙面,被一年又一年的冷风翻卷起斑驳扭曲的墙皮的时候,会牵出你别样的思绪。

仅太和殿屋顶 就覆盖琉璃脊瓦110748件

讲究实用的大屋顶虽然不是艺术品,可是,让人看起来却艺术得不得了。

紫禁城中所有的大屋顶不只侧面是“人”形,檐角也是“人”形,是正在飞翔的“人” 。

不论从正面还是从侧面看,一队队脊兽带领着一座座殿堂,一派欲升欲飞的气势。

一层一“人”,双层双“人”,多层多“人” ,编队飞翔。

正脊两侧对应的长长瓦垄组成的也是“人”。整齐的瓦垄的排列,就是整齐的“人”的排列。数不清的“人”的连接,就是数不清的“人”手牵手的连接,连接成一个又一个大大的屋顶。

沉重的大屋顶飘然欲飞,何尝不是所有沉重的人们的沉重愿望和浪漫想象呢?

想飞,想脱离,离不开,反成压抑。屋顶是人的创造,本愿是遮风挡雨、防寒避暑、是护佑人的,结果是一切都被大屋顶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在大屋顶的遮盖下堂而皇之地进行。

站在高处望过去,如此巨大无比的紫禁城被连绵铺排的黄色大屋顶覆盖得严严实实。谁真正知道大屋顶下的生与死、苦与乐、荣与辱、治与乱,繁华与衰败,喧嚣与冷落?

同样的“人”形结构,一定要用大小、宽窄、高矮分出鲜明的等级;大片大片伸展的大屋顶本可以把一个又一个自成格局、相互隔膜的院落连接起来,然而,屋顶间最接近的檐角之处却是“勾心斗角”,连灵动的一个个、一队队脊兽的相守相望也变成了怒目相视;翘起来的飞檐本想让灿烂的阳光多进去一些,可照见的却不是阳光下的“光明正大” ;排列在飞檐最前面的图章篆刻般的瓦当滴水,飞檐下隆重的斗拱,绚丽的彩色画廊,反将大屋顶衬托得更加寂寞。

哪里的“如鸟斯革”“如翚斯飞”?如翚的翅膀如此沉重,对鸟儿只能羡慕是痛苦的;互相的鼓动实则为相互的牵制是痛苦的;欲出离大地而不能,欲升飞而不能,又不肯罢休的样子更是痛苦的。

对于紫禁城来说,“人”形大屋顶,“如翚斯飞”的大屋顶,如瑰丽冠冕的大屋顶,应当充满温情、充满人性、充满想象的大屋顶,其实是沉重的、寂寞的、孤独的大屋顶。

紫禁城里最大的太和殿“人”形屋顶上,覆盖了各种琉璃脊瓦110748件。紫禁城中近万间屋顶上,覆盖着的琉璃瓦总该有千万件吧?这千千万万的琉璃瓦铺排出了集体的沉重、集体的寂寞与集体的孤独。

但我还是愿意把紫禁城的大屋顶看作“瑰丽的冠冕”,看作“人”的飞翔。

愿意看见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三大殿辉煌的大屋顶与蓝天白云一起,在天地间祈望“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每个“人”身心的和谐。

朱元璋开启“高筑墙” 墙体内外“横七竖八”15层

紫禁城的墙到底有多少道?紫禁城的墙到底有多么长?实在很难测算清楚。木结构的宫殿由木柱、木梁支撑,本可以四面开门亮窗,实际上除正面安置门窗外,其余三面一般都砌起厚厚的墙。房屋的后墙,往往也是分隔区域、院落的墙,如北京的一条条胡同、一座座宅院那样。

单算独立的城墙、宫墙、院墙,其长度也够惊人。最外层的灰色的宫城城墙的长度是较准确的,3440米;把紫禁城的后半部分,也叫后寝部分围成三个区域的红色宫墙的长度也是相对准确的,4835米;比此类宫墙矮,将不同区域分割成大小90余处院落的,也是红色的宫墙;也可叫作院墙的那些部分,就不大好准确计量了,大约10500米。

三类合起来,近2万米,40里长。若沿宫墙疾走一回,少说也得4个小时。

作为护卫的宫墙,作为分割区域、隔离院落的宫墙,也起着防火作用的宫墙,回环往复,连绵40里,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规格都是最高的。

首先是高。护城河环护着的灰色的城墙高11米,城中的宫墙高的8米,矮的也有6米。朱元璋开启了有名的“高筑墙”时代,由此推测,从明代开始皇帝的宫墙,其高度大概会超过以往皇帝们的宫墙。

其次是坚实。高11.2米的宫城城墙底宽竟达8.62米,顶宽6.66米,足见其敦实程度。根基用石灰与黄土按比例搅拌成混合土夯实,中间再用江米汁加石灰拌成“雪花浆”泼浇三次,墙体内外侧为“横七竖八”15层特制城砖结构,中为夯土,外墙面磨砖对缝。这样的构造,形容为“固若金汤”也不为过。

紫禁城里的宫墙更是里外上下全部用石、砖、瓦砌成,表层灰浆涂抹,再刷上红色涂料,高耸陡直,料想无论什么样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也只能望墙兴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