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世间一本最美好、最有趣、最好看的书|王小波逝世21周年

来源:MBA智库 2018-04-12 10:16:18

关注公众号 智库读书(ID:zhikudushu)

有一个人,长得有点寒碜,时常歪着头,一脸坏笑,活像一个流氓。但高晓松却把他当成“神一样的存在”,冯唐说他是“一个奇迹”,李银河说他是“世间一本最美好、最有趣、最好看的书。”

你也许没读过他的书,但肯定听过他这句情话:“爱你就像爱生命”。他就是王小波。

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1997年4月11日)

1997年4月11日,王小波病逝于北京,年仅45岁。今天,是王小波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一年。

如果不是《黄金时代》在台湾《联合报》连载、得奖,他的小说在大陆不会那么快得以传播。王小波的小说很特别,也可以说太特别了,只是有点不合时宜,而且到现在越来越不合时宜。

与他的人一样,王小波的小说好像不屑于修饰,只是自言自语,自得其乐地叙述,而所有关系重心又似乎都在性。《三联生活周刊》的朱伟曾评价:“即使到了现在,在《人民文学》大约也很难承载这样的作品。”

王小波的生活与写作有三个原则:热爱智慧、热爱异性、追求有趣。在《红拂夜奔》的前言,他说:“智慧被超越,变成了‘暧昧不清;性爱被超越,变成了‘思无邪’;有趣被超越之后,就会变得庄严滞重。”

王小波认为幸福应该建立在让大家都按照自己的形态活着,需要什么就去争取什么之上。事实上,对于爱情与幸福,王小波正是那种“需要什么就去争取什么”的人。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曾有人说:李银河就是王小波的缪斯,没有她就不会有王小波的今天。

王小波与李银河

李银河和王小波的爱情,是由两人在精神、爱好、智商上的高度契合而带来的吸引。最初,因为赏识王小波的才能,李银河约他见面,谁知没聊几句,王小波就问:“你有男朋友没?”李银河感到意外,说:“还没有。”他单刀直入道:“你看我怎么样?”

当时的李银河在《光明日报》工作,而王小波只是个街道厂工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王小波却对自己充满自信,还天天给李银河写情书,而他简直就是个情话段子手:

“咱们应当在一起,否则就太伤天害理啦。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真的,单单你的名字就够我爱一生了。”

还有那句大众非常熟悉的,“你好哇!李银河!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王小波与李银河

“我看到一个无趣的世界,但是有趣在混沌中存在。我要做的就是把它讲出来。”我们这个时代,以及我们这个文化,都是包装过度,反观王小波的小说,都带着强烈的“反道德”和满满的“不合时宜”。

今天读书君精选王小波小说中的一些名句,再次感受这个“有趣的灵魂”。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沉默的大多数》

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沉默的大多数》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沉默的大多数》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沉默的大多数》

我宁可做一个苏格拉底那样的人,自以为一无所知,体会寻求知识的快乐,也不肯做个“智慧满盈”的儒士,忍受这种无所事事的煎熬。——《沉默的大多数》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爱你就像爱生命》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爱你就像爱生命》

你想知道我对你的爱情是什么吗?就是从心底里喜欢你,觉得你的一举一动都很亲切,不高兴你比喜欢我更喜欢别人。你要是喜欢别人我会哭,但是还是喜欢你。——《爱你就像爱生命》

不管我本人多么平庸,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爱你就像爱生命》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爱你就像爱生命》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黄金时代》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黄金时代》

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就因为这种状态,别人都不相信我。——《黄金时代》

幸福,是用来感受生活的,而不是用来比较的。生活,是用来经营的,而不是用来计较的。——《黄金时代》

什么是似水流年?就如一个人中了邪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波光粼粼,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流年似水》

有的事情一下子过去了,有的事情很久也过不去。——《似水流年》

一个人倘若需要从思想中得到快乐,那么他的第一个欲望就是学习。——《思维的乐趣》

一个人快乐或悲伤,只要不是装出来的,就必有其道理。你可以去分享他的快乐,同情他的悲伤,却不可以命令他怎样怎样他,因为这是违背人类的天性的。——《思维的乐趣》

恕我直言,能够带来思想快乐的东西,只能是人类智慧至高的产物。比这再低一档的东西,只会给人带来痛苦;而这种低档货,就是出于功利的种种想法。——《思维的乐趣》

话语教给我们很多,但善恶还是可以自明。话语想要教给我们,人与人生来就不平等。在人间,尊卑有序是永恒的真理,但你也可以不听。——《思维的乐趣》

把幽默感去掉以后,从过去的岁月里,我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人活在世界上,不可以有偏差;而且多少要费点劲儿,才能把自己保持在理性的轨道上。——《思维的乐趣》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件事能让我相信我是对的,就是人生来有趣。过去有趣,渴望有趣,内心有趣却假装无趣。也没有一件事能证明我是错的,让我相信人生来无趣,过去无趣现在也无趣,不喜欢有趣的事而且表里如一。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只能强忍着绝望活在世界上。——《红拂夜奔》

假如你不走到墙外面来,就永远不知道有这样一些景象。假如你不走出这道墙,就以为整个世界是一个石头花园,而且一生都在石头花园里度过。当然,我也说不出这样有什么不妥。——《红拂夜奔》

永不妥协就是拒绝命运的安排,直到它回心转意,拿出我能接受的东西来。——《青铜时代》

信心这个东西,什么时候都像个高楼大厦,但是里面却会长白蚁。——《青铜时代》

人活在世界上,就如站在一个迷宫面前,有很多的线索,很多岔路,别人东看看,西望望,就都走过去了。但是我们就一定要迷失在里面。这是因为我们渺小的心灵里,容不下一个谜,一点悬而未决的东西。所以我们就把一切疑难放进自己心里,把自己给难死了。——《青铜时代》

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于是我开始存下了一点希望——如果我能做到,那么我就战胜了寂寞的命运。——《黑铁时代》

这世界上有些事就是为了让你干了以后后悔而设,所以你不管干了什么事,都不要后悔。——《白银时代》

你知道什么是天才的诀窍吗?那就是永远只做一件事。——《白银时代》

一个人在二十岁时如果不是激进派,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假如他到了三十岁还是个激进派,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盛装舞步》

人生在世,会遇到一些好事,还会遇上些坏事。好事我承受得起,坏事也承受得住。就这样坦荡荡做个寻常人也不坏。——《盛装舞步》

王小波在京郊八里庄家中电脑旁,作品几乎都出自这台电脑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万寿寺》

青年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勇气,和他们的远大前程。——《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生活方式像一个漫长的故事,或者像一座使人迷失的迷宫。任何一种负面的生活方式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细节,使它变得很有趣。人就在这种趣味中沉沦下去,从根本上忘记这种生活需要改变。——《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金钱、权力,这在现世上是最重要的东西,是人类生活的一面;沉默地思索,是另一面。思索是一道大门,通向现世上没有的东西。智慧永远指向虚无之境,而不是死死盯住现时、现世和现在的人。——《我的精神家园》

知识分子最大的罪恶是建造关押自己的思想监狱。——《我的精神家园》

人活在世界上,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所以我只求它货真价实。——《革命时期的爱情》

人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工作与人生》

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颗星星: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

*来源|公众号 智库读书(ID:zhikudushu)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