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四公子"张伯驹:但使国宝永存吾土

来源:网易新闻 2018-04-12 10:06:44

张伯驹诞辰120年,他捐赠给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和吉林省博物院的精品书画重新汇聚在故宫武英殿,用这种方式纪念他。这其中,《平复帖》被称作“墨皇”,距今1700多年,不但是传世最早的名家法帖,更重要的是它见证了汉字从隶书向楷书的过度。《游春图》见证了中国早期山水画的面貌,开创了金碧山水的画科。这些根本没法用金钱衡量价值的作品收藏于国家动荡的危机时刻,建国之后又化私为公,捐献给国家,确保了这些中华文脉永存吾土。

要理解张伯驹,得把他放在国家收藏和民间收藏之间紧张与平衡的背景下。乾隆以后,高古的书画精品都深藏内府,民间收藏和临摹只能转向“四王吴恽”,直到两次清末的外敌入侵和清朝灭亡皇室没落,中国文化中的顶级书画才陆续出现在市场上。张伯驹是豪门贵公子,又雅好琴棋书画,有“掐尖”的眼光和实力,他的藏品不算多,但购藏了最早的名家法帖陆机《平复帖》、最早的独立山水画展子虔《游春图》、李白唯一存世的真迹《上阳台帖》、杜牧《张好好诗》等赫赫有名的“巨迹”。这些藏品可以跟中外历史上那些赫赫有名的收藏家一比高下。

西晋 陆机草隶书《平复帖》卷(现藏故宫博物院)

张伯驹这一代收藏家却又跟前人不太一样。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改朝换代的乱世当中,中国珍贵文物不断从故宫流出,又通过中外古董商人之手散落海外。张伯驹的态度是“楚弓楚得”。他曾经写道:“予之烟云过眼,所获已多。故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是则予为是录之所愿也。”这种思想也影响了他的收藏态度。世人皆知他出身贵胄,可随着历史档案的披露,其实从父亲张镇芳去世后,张伯驹的家业逐渐就走向衰落了。但即便是这样的状况,一旦珍品字画有流失海外的危机,他还是会倾囊购藏,将国宝留存。

买《平复帖》的前因是因为溥心畬把唐朝韩干的《照夜白图》出售之后辗转流向海外,他担心《平复帖》也会有同样遭遇,积极购藏。买溥仪流失在东北的书画精品,范仲淹的《道服赞》、展子虔的《游春图》、唐代诗人杜牧的《张好好诗》都是他建议当时的故宫博物院回购,因为经费匮乏没有达成交易之后,他自己买下的。展子虔的《游春图》因为独一无二而价格昂贵,他还卖了自己在弓弦胡同的李莲英旧宅。

隋代 展子虔绘《游春图》卷局部(现藏故宫博物院)

张伯驹受的是传统文化教育、收藏的是传统文化的精品,但他对待藏品没有完全延续传统的“秘不示人”和“子孙永宝”。中国文人的收藏从前都是小圈子的把玩,并不与公众发生联系。到了20世纪,中国受到西方影响开始现代化,在文化领域,公共展览和博物馆兴起。没有把藏品捐赠国家之前,张伯驹就曾经拿出藏品展出过。建国后,他又陆续把藏品捐赠或让与故宫博物院和吉林省博物馆。他曾在自述里表露心迹:“我们的宗旨是为保存研究国家的文物,不认为是我们换享受的财产和遗产。我们研究工作终了,将来是贡献与国家的。”

新中国建立之后,国家文物局成立专门小组负责征集社会流散的文物。张伯驹在建国初期就捐了宋人尺牍和董其昌画卷。1952年,郑振铎希望把国宝《游春图》让与故宫博物院,张伯驹慨允。这幅他卖房子换来的稀世珍宝曾经也被国民党高官张群看中游说,未得。1953年,他把李白存世唯一真迹《上阳台帖》赠送给毛泽东主席,后来此贴拨交故宫博物院收藏。1956年,他又把晋陆机《平复帖》、唐杜牧《张好好诗》、宋范仲淹《道服赞》、蔡襄自书诗册,黄庭坚《草书》等珍贵书法共八件捐献给国家。他对收藏的化私为公一直持续到1965年,把身边最后剩下的宋《百花图》等六十余件法书、绘画作品和古书让与当时工作的吉林省博物馆。

张伯驹(左)与夫人潘素(张伯驹潘素文化发展基金会 供图)

像张伯驹这种大收藏家的捐赠在当时并非孤例。比如五六十年代在上海,暂得楼的银行家胡惠春捐出268件明清官窑,奠定了上海博物馆瓷器收藏的基础,苏州潘氏后人潘达于捐出“海内三宝”中的两宝,青铜重器大克鼎和大盂鼎,过云楼的顾氏家族捐出了宋元以后成体系的文人画作品300多件作品。

学者尹吉男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说:“过去对建国初期这一批捐赠人重视程度欠缺,当时大的气氛不太突出个人,而且认为文物都是国家的,只是暂时保存在这些人手里。”但也正是这一批收藏家的化私为公,让我们能在自己的博物馆里看到独一无二的艺术珍品。2017年宋画《千里江山图》在“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上展出,排队盛况成为新闻,而在那个展览上,同时展出的就有张伯驹捐与故宫的《游春图》。在公众对博物馆热情高涨的今天,我们为国宝欢呼,也要纪念那些献出国宝的人。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王旭华 摄)

回到这一次在故宫武英殿的展览,我们这一期封面故事里选了陆机《平复帖》、李白《上阳台帖》、宋徽宗的《雪江归棹图》、蔡襄《自书诗》卷、杨婕妤《百花图》作为重点推荐,相当于导展的作用。采访研究这5幅作品的学者,讲述国宝传承的曲折故事。

这其中,《上阳台帖》是李白唯一存世的书法墨迹,不难让人从卷中的笔意纵横,联想到诗仙本人狂放不羁的性情与诗风。这幅作品也可以看到千年文化的传承,它本来是一件只有25个字的作品,但现在已经变成一幅长卷。卷首是乾隆所书“青莲翰墨”,前隔宋徽宗瘦金体书题“唐李太白上阳台”,帖后纸拖尾还有一段瘦金书跋。还有南宋藏家赵孟坚、贾似道的收藏印章,元人张晏,杜本,欧阳轩的题跋,及王余庆,危素,邹鲁的题跋,收藏序列清晰。1981年,启功先生感慨万千:“所以在这《上阳台帖》真迹从《石渠宝笈》流出以前,要见李白字迹的真面目是绝对不可得的。现在我们居然亲见到这一卷,不但不是摹刻之本,而且还是诗人亲笔的真迹,怎能不使人为之雀跃。

唐 李白草书《上阳台帖》卷局部(现藏故宫博物院)

南宋杨婕妤的《百花图》是中国绘画史上存世最早的女画家作品。画共分为十七段,分别作寿春花,长春花,荷花,西施莲,惠兰,蜀葵等不同花卉,因此得名《百花图》。绘花的画笔纤细精致,画法极像南宋画家马麟,而花卉之间偶尔出现的山水、海水和天空图景,画法则像马麟的父亲马远。每段花卉旁还配有娟秀工整的书法,仿宋高宗书法也极纤细。因为整体以矿物色为基调,此画历近千年而色如新。

《百花图》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它是张伯驹晚年携带身旁的最后一件书画珍品。张伯驹曾经写过“余所藏晋唐宋元名迹尽归公家,此卷欲自娱,以娱老景。”就是这样一幅书画,他最后也捐给了吉林省博物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