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亿融资 拼多多能“洗白”吗

来源:搜狐新闻 2018-04-11 23:31:00

经历近3年电商行业大浪淘沙的拼多多被舆论打上了“野蛮生长”的烙印,廉价、假货、质低等众多在电商企业看来致命的短板都与拼多多相挂钩,如今拼多多正寻找摘掉这些帽子的方式。4月11日,有消息称拼多多完成了新一轮近30美元的融资,市值直逼150亿美元,再加上此前被行业视为阿里与京东用来抵抗拼多多带来冲击的淘宝低价版、京东拼购节的问世,均让拼多多近两个月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然而,30亿美元除了为拼多多的热度再加一把柴火之外,又能为拼多多带来哪些实质性的变革,仍旧是未知数。

资金加持根基不稳

对拼多多甚嚣尘上的质疑声音,并没有阻止拼多多获得资本的加持。4月11日,有媒体公开报道称,拼多多已完成新一轮近30亿美金融资,估值接近150亿美金,投资方包括腾讯、红杉,为拼多多在早期提供流量沃土的腾讯更是领投方。对于融资一事,北京商报记者已经向拼多多方面进行核实,但截止发稿,拼多多并未做出公开回复。

相较于在电商领域中占据半壁江山的阿里、京东,以及站稳脚跟的聚美优品等众多垂直类电商平台来讲,拼多多从默默无闻到家喻户晓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根据公开报道显示,尽管拼多多成立还不足3年,但2017年去年交易总额已经超过千亿,而淘宝、京东、唯品会的年交易总额突破千亿时,分别在2008年、2013年以及2017年,三者先后花费了5年、10年和8年。

如今,当拼多多的估值逼近150亿美元,唯品会在4月10日美股收盘时,也仅达到110.58亿美元。拼多多的快速发迹被业内视为一匹依靠社交的高粘性成长起来的“黑马”,在微信尚未成为电商企业竞相合作的焦点时,拼多多已经开始依托微信中的社交实现流量的裂变。然而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商分析师对北京商报记者称,拼多多的快速发展有点“底盘不稳”,拼团模式带来的低价或者是通过拉动熟人进行砍价之后形成的低价,只是瞄准了对价格极为敏感的消费者,不排除拼多多中存在质量过硬的商品,但对低价的追求意味着难以让拼多多获得中高端消费者的认可。

北京中清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30亿美元不是小数目,但拼多多想要借此抢夺中高端消费者或搭建商户与消费者的关系并不是易事,30亿美元难以改变拼多多的现状。

从拼多多所售的商品来看,低价确为亮点。4月11日,拼多多首页推荐的商品价格均不超过50元,在服饰类目中30元左右的商品占据了大多数,即使是售价高昂的家电商品也只有少量的售价过千元,位于第一位的电视机已拼759件售价为450元。但在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峥看来拼多多吸引的是“追求高性价比的人群”,并非低端客群。黄峥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称,传统公司才用一线、二线、三线来划分人,拼多多满足的是一个人的很多面……还没有能力百分百满足五环内人群。黄峥称,低价只是拼多多阶段性获取用户的方式。拼多多的核心不是“便宜”,而是满足用户心里占便宜的感觉。

深陷低价低质困局

为满足消费者“占便宜”的心理,拼多多推出的“砍价免费拿”已经成为消费新的投诉焦点。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时发现,通过向好友发送产品连接,邀请好友砍价从而免费拿到商品需要消费者拉取众多的“好友”,而砍掉的价格则呈现递减趋势。一位消费者向记者表示,一款售价392元的美的电烤炉,最开始每位好友可以砍掉十几元,随着参与人数越多,可以砍掉的价格越低。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商品第一次可以被砍掉74.13元,随后可以被砍掉的金额越来越低出现10.99元、11.28元,当商品价格低于200元时,消费者能够砍掉的价格已经低至0.06元、0.05元。

当消费者被拼多多的低价纷纷吸引后,多数消费者开始受困于产品的质量和真伪。在《2016年(上)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中,“拼多多”投诉率位列零售电商首位。今年2月7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17年“双11”网络购物价格、质量、售后服务》中,拼多多的身影频现。在调查的箱包类样、化妆品类、鞋类样品三种仿冒样品类别中,拼多多平台的商家在3种仿冒样品类别中均有出现。拼多多平台中“jdf美妆”店铺销售的资生堂洗颜专科洗面奶、“雅纯美妆”店铺销售的雅诗兰黛ANR眼霜、“ishop轻奢一号”店铺销售的coach贝壳包均存在商品质量问题。

不仅限于第三方平台质疑拼多多所售商品存在质量问题,众多消费者在拼多多页面的留言中也直接指出产品质量不过关。在一款售价450元的电视机的评论中,用户名为“追梦”的消费者表示,电视是假的,不是王牌,根本没有清晰度。在众多的服饰商品评论中,“假货”、“质量差”频繁出现。同时,入驻拼多多平台的商家也表达着对拼多多的不满情绪,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曾发布报道称,拼多多冻结货款数千万,涉嫌借打假牟利。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在知乎、贴吧以及微博等众多渠道中发现,虚假宣传、售后服务差、缺乏投诉途径、砍价存在陷阱等均是高频词汇。

今年2月,拼多多发布《2017拼多多消费者权益保护年报》证实,过去一年拼多多下架1070万件疑似侵权商品,全年拦截4000万条侵权链接。可见,难以严控的商品质量,对消费者、商户甚至是平台来讲,都是一件棘手问题。面对上述困境,拼多多寻求着解决问题的方式,据了解,拼多多设立1.5亿消费者保障基金,帮助消费者处理售后纠纷并维权索赔。

社交流量难开发价值

尽管拼多多的低价备受行业的指责,但京东、阿里等电商平台已经开始反击。阿里成立淘宝低价版,京东发动京东拼购节,尝试用低价抵抗拼多多产生的冲击。同时,京东联合美丽联合集团、唯品会开始发掘微信中的社交流量,寻求获取新流量的可能性。当电商巨头开始有所应对后,拼多多还能否稳固现有地位就变为未知数。

赵振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拼多多的确用低价与社交想结合的方式在短期内聚拢了大量的用户,将获取流量的资金获取商品,再用商品交换流量。在流量逐渐进入到瓶颈期时,拼多多的模式具有借鉴性,但并不意味着拼多多可以借此方式获得长线的发展。

赵振营直言,当拼多多快速获取流量后,如何保存有价值的流量以及找寻新的获利方式是关键,更是拼多多能否转型成功的关键。众多消费者在进行消费时,会形成一定的用户共性,品牌商和电商平台可以根据用户共性分析潜在的消费需求。但拼多多聚拢的消费者均是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对商品的性能没有特定的需求,用户共性不明显,拼多多也因此难以根据消费习惯做用户价值的开发,无法描绘用户画像,这就意味着难以将流量进行场景化和货币化。获取流量是拼多多的强项,但未必能发掘有价值的流量,并对流量进行持续的开发。

在赵振营看来,如果拼多多一直按照当前的模式进行发展,从长期来看仍旧难以与阿里和京东相抗衡。拼多多依靠软件聚拢消费者形成的强关系并不稳定,尤其是在物联网时代,应用场景的作用会被扩大化,社交功能会逐渐被弱化,而社交本身已经难以实现货币化。

北京商报记者吴文治 赵述评

作者:吴文治 赵述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