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孝子千里带母求医 金华医生3个月远程治疗

来源:腾讯新闻 2018-04-12 18:56:00

8天过去了,沈土富和方永南的脑海里,还回放着4月5日见面前后的细节。

16点,17点,18点,4月5日傍晚,虽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金华市人民医院的副主任中医师沈土富依然待在办公室,耐心等待着不远千里带母求医的方永南。

湖北,江西,浙江,4月5日,湖北人方永南驱车跨越数省,奔波800多公里,一点点接近金华。汽车后排,坐着他71岁的母亲王琴。

18点50,方永南搀扶着母亲出现在市人民医院,等候在门诊大厅门口的沈土富立刻迎了上去。两人四目相对,都百感交集——终于见面了!在过去的3个月里,这两个相隔千里的人常在微信里讨论王琴的病情,一个用儿子的孝心,一个用医者的仁心,互相感动着彼此。

好儿子:千里之外,为母求医

事情得从3个月前说起。

今年1月中旬,市人民医院的副主任中医师沈土富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急切又不失礼貌地问:“请问您是沈医生吗?我叫方永南,湖北人,我母亲患了输尿管肿瘤,本地医院不敢贸然做手术,我们想到您这里试试。”

沈土富一头雾水:远在湖北的人怎么会认识我?男子接下来的解释,揭开了沈土富心头的疑惑。

原来,方永南的母亲去年7月尿血、小便不通畅,医院诊断为输尿管肿瘤。如果做手术,得切除患侧的肾、输尿管和部分膀胱,风险太大。眼看母亲每天吃不下、睡不着、精神状态很差,方永南很着急。

方永南有一位很要好的湖南籍朋友,听说方永南的母亲患病后,去年12月底,他特意来看望。这位朋友说,他老家有个亲戚在金华工作过,4年前患上膀胱肿瘤,求诊于金华市人民医院一位叫沈土富的中医,目前他的身体状况挺稳定,精神也很好。

得到这个消息,方永南仿佛看到了希望,不过,他想进一步确认相关情况。今年1月,他驱车200多公里赶到湖南临湘,找到了朋友的亲戚刘爷爷。方永南仔细查看了刘爷爷患病后的各项检查单,确认他的确患过膀胱肿瘤,又亲眼目睹了86岁的他如今身体仍很硬朗,当即,他提出,能否帮忙联系沈医生?

刘爷爷的儿子当年在金华卖过酒,后来离开了,但他还是四处打听,帮方永南找到了沈医生的电话。

好医生:仁心医术,穿越千里

听了方永南的讲述,沈土富顿生感慨,既为方永南的一片赤子之心,也为这横跨了3个省份的医患之情。

联系上沈土富后,方永南立马要把母亲带到金华,沈土富没同意。原因是方永南的母亲年纪大,身体状况不好,再加上去年12月腿部骨折,不能行走,金华与湖北距离不近,她能否承受长途跋涉,沈土富心里没谱。中医诊治讲究辩证施治,沈土富建议先培元固本,等老人胃口、睡眠、精神状态好一些了再来金华不迟。

于是,沈土富添加方永南为微信好友。他让方永南给母亲拍张全身照,又拍张舌苔照。沈土富根据方永南的描述和王琴的照片、病历,开了7帖中药,通过网上支付、邮寄系统,几天后,中药寄到湖北。

吃了沈土富开的中药后,方永南发现母亲的胃口、睡眠质量慢慢有所好转,以前一天到晚低着头,现在头逐渐能抬起来了,还能与家人聊天,于是产生了信心。

年前,湖北突遇雪灾,道路运输一度受到影响。好在沈土富早就考虑到了天气变化,提早将湖北当地特别难抓的一味药“三叶青”多寄了一些过去。春节期间,快递行业休息,沈土富也提前开好药方。

“沈医生真好,能碰上这样的医生,是我们的幸运。”方永南和母亲常常感叹。他们一直想到金华见见沈土富,顺便请他做进一步的治疗。清明节时,方永南的单位放假3天,和沈土富沟通过后,他决定带着母亲来到金华。

4月5日18点50,经过9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方永南和妻子、母亲王琴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市人民医院。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除了沈土富外,还有泌尿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胡俊彪。当他们在路上奔波时,沈土富这边也没闲着,他一会儿安排病床,一会儿联系泌尿外科的医生,请其加班会诊,一起等候王琴。等王琴到了医院后,沈土富给她把脉,认真检查,胡俊彪也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有一些检查需要第二天才能做,沈土富请教胡俊彪后,提前开好化验单帮助预约登记。考虑到王琴在金华的这几天没有中药,当晚,沈土富给她开了3天的药。“真没想到,我们在金华会受到这样的待遇,真正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仁医仁心!”方永南感慨地说。

4月6日,沈土富放弃休息,一早就来到医院,陪伴他们做各项检查。“肝、肾功能指标现在都挺好,血化验结果中血沉的数值明显下降,体重也重了好几斤。”看到化验结果,方永南一家和沈土富都很高兴。

好母亲:只顾儿女,不顾自己

坐在轮椅上的王琴,尽管被病痛折磨,但整个就医过程中,她都一脸安详。她告诉记者,她能有今天的状态,是因为有好儿子、好儿媳、遇到了好医生。方永南深情地看着母亲,对记者说:“我的母亲是个好母亲。”

他现在还记得,在土地分到户以前,村里不少孩子放弃学业,在家帮忙干农活,而他家三兄弟都在学校读书。村里人问他母亲:“你家田里长了这么多草,怎么不让儿子来帮忙?”他母亲回答说:“田里可以长草,可以荒,但儿子不能不读书,就是要饭,也要让他们读出去。”

方永南的二弟三弟在南方工作,方永南的父亲母亲有段时间跟随他们生活。1999年,方永南和妻子去南方看望家人,发现母亲非常忙碌,每天早晨5点就起来干活,晚上12点才休息,既做生意,又给全家人烧饭洗衣,视网膜脱落了也不愿意去医院。饭烧好了,让她先吃,她却死活不肯,总要在最后一个吃。“我母亲只顾儿女,不顾自己,很多疾病都与她疲劳过度有关。”

方永南的妻子说:“婆婆很贤惠,对3个儿媳妇都好,像亲妈一样。她对我们的恩情,一辈子也报答不完。妈在,家就在,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会带她积极治疗,只是没想到会遇到沈医生这样的好医生。”

4月7日,根据王琴的病情,沈土富给她新开了一个疗程的药物。带着这些药物,带着满满的感动,方永南一家离金返乡。路上,他给沈土富发来一条微信:“沈医生好,感谢您两天里的悉心接待,我们现在已经在高速公路上了,真心邀请您和家人到湖北一游!”

沈土富回复道:“你们不辞辛劳,千里迢迢来金,我又惊喜又担忧。喜的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对传统医学的兴趣,对生命和未来抱有希望;忧的是你们一路的辛苦和老人的体质状况,祝你们一路顺风,祝老人早日康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