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俩骑友36天骑到天涯海角

来源:太平洋汽车 2018-04-12 18:21:00

  王永乐,27岁;杨春,44岁;俩人一个是朔州当地媒体人,一个是朔州春天骑行俱乐部的负责人。看似没有交集的两人,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2月23日,同是自行车发烧友的两人从朔州出发,经过河南、湖北、湖南、广西、广东,到达海南,骑行经过中国7个省份,而后环海南岛东线,历经36天,累计骑行约3353公里,3月30日成功到达天涯海角,创造了朔州骑友目前从朔州出发骑行的最远距离。

两人的骑行路线

  4月10日,记者采访了这两位刚刚“飞回来”的骑友。两人开心地说:“我们从冬天出发,经历了春天、夏天,回到朔州又赶上大降温,让我们再次感受冬天。路虽走得远,但我俩实实在在地走了下去,觉得无比自豪和快乐。”

王永乐在天涯海角景区举起自己的爱车

杨春在天涯海角景区

  A 在河南钱包失而复得

  3月1日,王永乐和杨春刚出了山西,夜宿河南省焦作市博爱县。第二天前往郑州的路上,在路边休息时碰到出门后的第一位骑友——一位从山东骑过来的部队军官,是郑州人,休假后从部队一路骑了回来。

  3个人正开心地说着骑行的快乐时,杨春突然发现自己的钱包不在了,仔细一想,应该是丢在了宾馆。“当时已经骑出去40多公里,钱包里装有现金、银行卡还有身份证,发现丢了后确实挺着急。”骑回去找钱包显然不现实,于是3人站在路边想坐出租车回去,不巧此处是个很偏僻的国道位置,车都很少,正当他们准备将一直举着的手放下时,一辆本地牌照的私家车停了下来。说明情况后,私家车车主大手一挥就拉着杨春驶向宾馆。杨春说:“刚进宾馆老板就说,知道你要回来,钱一分没少,东西一样没少。私家车车主也是一位骑行爱好者,看到路边招手的我们穿着骑行服,就停了下来,都是好人啊。”

  他们说,河南作为华夏文明和中华民族的核心发祥地,华夏历史文化的中心,他俩一路走过,觉得处处充满文化的气息,还领略了河南地方美食,这也是他们路上吃得最习惯、也最便宜还好吃的饭。

  B 湖北户部巷的美食让他们胃口大开

  3月5日,两人从河南进入湖北。

  进入湖北后,他们喜欢的面食就吃不到了,餐食开始以米饭炒菜为主了,两人感到有些失落。王永乐说:“但是,当我们骑车穿过武汉长江大桥时,心情特别激动,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到武汉,第一次见到长江大桥!”

  进了武汉,当然要去黄鹤楼。两人住在游客必来的户部巷小吃一条街周边,兴致勃勃地登了黄鹤楼,“不尽长江滚滚来,三镇风光尽收眼底。”他们说。

  下了黄鹤楼,户部巷的美食让他们眼花缭乱,“太多啦,第一餐就是有名的武汉热干面,有不一样的味道,豆皮、酱板鸭,还有鸭货,本来不咋爱吃小吃的我们也吃了好多,撑得快走不动了。”他们说。

  C 在湖南长沙,他乡遇到老乡

  3月9日,他们进入湖南。

  他们拜访的第一站是自古就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山楼”的岳阳楼,两人大声背诵了范仲淹脍炙人口的《岳阳楼记》,参观了岳麓书院。

  因为车子进不了橘子洲头景区,两人远眺了毛主席的青年塑像,心里有些遗憾。但很快,两人的心情就好了起来。从朔州出发以后,他们每天的动态都发在朋友圈,在沿途的城市,有朋友在朋友圈看到他们来了,就会主动打电话联系。在长沙,一位未曾谋面的朋友几次热情邀请他俩“喝两杯”。盛情难却,两人如约而至。没想到,端起酒杯才知道,这位朋友原来是朔州市右玉县的。“远在长沙,能够见到老乡,那一定要连干三杯啊,虽然没有泪汪汪,但也感叹唏嘘,开怀畅饮。”他们说。

  他们在湖南唯一的一个瑶族自治县,全国13个瑶族自治县中瑶族人口最多的县,被誉为“神州瑶都”的江华瑶族自治县,撑起了帐篷。王永乐说:“骑长途,怎么能不住帐篷呢。遗憾的是,我们出发前穿的是棉衣棉裤,路上一下雨衣服就湿透了,雨下得太大了,中途就不能骑车,只得找宾馆住下,一路上就住了一天帐篷。”

  两人在湖南永州境内遭遇雨天,因有几十公里的上坡路,就算推着车子走也很费劲,体力达到了极限。杨春说:“当时快晚上8点了,在绵绵不断的大山中推一会儿车子,骑一会儿,生理上和心理上都已达到极限,而离目的地还有30多公里。当猛然看到前方有亮着灯光的房屋时,两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向着亮光骑去。看到有一家大车店,那种感觉真像是回家了,睡着30块钱的床位,感觉特别温馨。”

  D 在广东雷州,见识“菠萝的海”

  3月20日,两人从广西进入广东信宜市。

  到了广东当然要唱一首粤语歌啦,唱啥呢?就唱《万水千山总是情》吧。王永乐说:“虽然不怎么会唱,但是我俩大声地唱了出来,阳光照耀在脸上,很开心!”

  在王永乐的印象中,广东人不知道棉袄是何物,但到了高州市,他看到很多骑电动车的人穿着羽绒服,才知道广东也有冷的时候,反而是他们这两个北方大汉穿得很薄。在美丽的滨海城市湛江,两人第一次乘坐了小轮渡。船上载着电动车、自行车和汽车,他们感觉很新鲜,手机一直没有放下,一直在拍拍拍。

  杨春说,到了雷州市,才知道这座挺小的城市盛产菠萝,他们专程绕道骑行了50多公里菠萝地。“简直是吃货的海洋啊,正是丰收的季节,大菠萝一块钱一个,味道好极啦。”

  3月23日,两人本来计划要在广东徐闻住一晚,第二天再乘船到海口,但是在海安港附近没有宾馆。“我俩就决定,直接出发到海口。”王永乐说,“买票坐船,扛着自行车上到二层客舱,立即引来整船乘客和船员的注视。当听我们说是从山西北部的朔州市骑行过来时,他们纷纷伸出了大拇指。”

  其实,一路上他们收到最多的就是“大拇指”,开车的、骑摩托的,看到他俩骑车就竖个大拇指过来,有的人看到他俩还停下来给水或者水果饮料。在武汉吃饭时,当地一位骑行爱好者和他俩兴致勃勃地聊了很久,彼此留了微信和联系方式。当他俩餐后结账时,老板说,你们的朋友已经结过了。一位太原的朋友,客居海南,把他俩邀请到家里,让他们吃了一顿地地道道的山西饭,非常舒心。杨春说,类似这样的事情不止一回。

  E 骑行路虽千万里吾往矣

  3月24日,俩人和乘飞机去的另外两位朔州骑友在海口会合。

  次日,4位骑友正式开启环岛骑行。王永乐说:“我们在文昌参观了文昌卫星发射基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厉害了我的国!”

  他们先后经过文昌、博鳌、兴隆、蜈支洲岛、三亚,3月30日到达天涯海角景区。

  杨春说,当时骑到天涯海角的时候,特别激动,毕竟历经36天,驮着几十斤重的行囊,平均每天骑行100多公里,从城市间穿行、在山岭间雀跃,以一种现代苦行僧的姿态笑面人生、感悟春秋。骑到目的地了,一计算,共骑了约3353公里,感觉自己也挺佩服自己的!一路骑来确实很不容易,中途几次遇到阴雨天气,感冒、咳嗽,也没有放弃正常骑行,一直按照原计划路线,该怎么骑还怎么骑。

  在天涯海角,他俩都举起自己的爱车,摆出骑行中胜利的姿势拍照。把目的地定为天涯海角,这一次,他们不想挑战别人,只想挑战自己,他们成功了!“很多人都有过梦想,如果我的行为能让他们重新记起梦想,愿意追求梦想,我就觉得挺值得。”

  记者翻看他俩用光与影记录路上的那份自然清新的沿途风景时,发现王永乐在日记里写道:

  或许每个人的血管里都涌动着骑行的血液;

  或许骑行真的能让人逃避眼前的烦恼;

  或许骑行是为了寻找心中那块理想的土地;

  或许骑行可以遇见从未谋面的人;

  或许骑行只是为了在路上的感觉;

  但我们一直在路上,寻找着那份最酣畅淋漓的纯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