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乳业:不做乳品,做火锅,停牌6年后如今再度申请上市

来源:搜狐财经 2018-04-12 18:47:00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说起港股市场上的众多停牌公司,“任性”排行榜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有大庆乳业(01007-HK)。一家位于中国地区生产、营销及销售中高端及超高端价位配方奶粉产品的乳企,自2012年3月22日起,因“财务作假”停牌至今。

6年光阴,一纵即逝,大庆乳业在6年的光景中,先因财务造假停牌,后因公司暖气炸裂,相关财务数据资料一并随着暖气管的炸裂“淹没”,大庆乳业顽强不屈的在这条“复牌”之路上艰难的挣扎着。

在众多投资者握着手中的筹码悲痛不已时,大庆乳业有了些许动作。2018年4月6日,大庆乳业发布了就重大收购事项及关连交易再次提交新上市申请,具体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们一探究竟。

大庆乳业第三次提交上市申请

大庆乳业控股有限公司在2017年2月28日、2017年8月7日以及2017年9月20日就收购事项刊发相关公告。由于发布公告中披露的收购事项涉及上市规则第14.06(5)条以及上市规则第14.06(6)条,构成大庆乳业公司的非常重大收购事项以及反收购行动。因此,根据上市规则第14.54条,大庆乳业将被视为新上市申请人。与此同时,收购事项须经上市委员会批准其上市申请后,才可作实。

因此,大庆乳业在2018年4月6日再次向联交所提交第三次新上市申请。大庆乳业曾在2017年2月27日、2017年9月20日分别向联交所提交第一次、第二次新上市申请。但因前两次新上市申请在期限内未被批复,故而大庆乳业再次发出上市申请。那么,此次上市申请能否成功?由于收购事项受多项条件限制,因而在一定条件下,新上市申请未必会达成,假若第三次新上市申请被拒,那么相关收购事宜也将不会落实。

收购事宜是否能带来一线生机?

复牌看似“遥遥无期”,对于反收购对象,即中国五大粤式火锅餐厅营运商之一,旗下有两大火锅品牌“辉哥”及“辉哥小火锅”,是否会给市场带来一丝期待呢?

早在2017年8月8日,大庆乳业就发布了关于公告,公告中涉及大庆乳业复牌状况、股本重组、反收购行动等等。

大庆乳业将以5.18亿港元收购目标公司,支付方式为配售以及发行可转换债券,具体以每股0.1025港元发行作价为3.88亿港元的37.89亿股,以及按照每股0.1025港元,发行价值总额为1.29亿港元的可转换证券。与此同时,大庆乳业还发起两股合并一股的股份合并。

令投资者疑惑的是,这收购看似有“复牌”之势,然而前路光明的背后却是万丈深渊。回到2012年停牌当天,大庆乳业股价停留在1.68港元,大庆乳业以配售加CB作为支付方式的同时,又将两股合并一股,无疑是大幅折价了中小股东手中的筹码。

“辉哥”火锅入奶企,未来前景如何

从事餐饮行业的两大火锅品牌“辉哥”及“辉哥小火锅”(后文统称辉哥火锅)的内地连锁粤式火锅餐厅集团,作为收购对象,实质上是变相的借壳上市,假使收购成功后大庆乳业将从乳业股摇身变为火锅股。倘若“辉哥”火锅真的入主大庆乳业,未来的火锅路线会走的红红火火么?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15年的销售数据计算,“辉哥”火锅为中国五大粤式火锅运营商之一,占中国整体火锅市场份额为0.2%。据公开资料显示,到2016年9月,该集团门店数量达97家。集团旗下两大品牌“辉哥”及“小辉哥火锅”面对着不同的市场,“辉哥”品牌主要针对高端市场,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3个月,人均消费额为672.12元人民币,而“小辉哥火锅”面对着大众市场,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3个月,人均消费额为115.52元人民币。再来看一下“辉哥”火锅的业绩情况:

除去2017年3个月的盈利,从事火锅的“辉哥”每年盈利大致保持上涨态势,尤其是2015年发生了质的飞跃,税前利润由2014年的984.5万上涨至2015年的5285.8万,增长幅度为436.9%!

迎合着火锅市场不错的行业前景,“辉哥”火锅未来前景应是一片大好。

“辉哥”火锅对新餐厅的布局也可以清晰的看见,2014年至2016年共增添了87家店面,在2018年年底以前,集团预计开设门店合计约30家,约资本支出39.3百万元人民币。虽然门店数量逐年在增加,但新增数量却有放缓之势,2015年相比2014年减少10家,2016年相比2015年新开设门店数量减少24家,再看上表,新增门店多为面向大众的“小辉哥火锅”,而定位高端的“辉哥”火锅门店开设尤为谨慎。

辉哥对未来业务发展的策略亦是明确清晰,一方面继续扩充门店网络,另一方面推动门店的销售增长能力及盈利能力。此外,集团继续宣传提升品牌形象、巩固营业基础,提升市场认知度的同时实现业绩的可持续增长。

此番收购能否成功,一切还是未知数,“辉哥”火锅的入主,对于大庆乳业的中小股东来说,既是机遇也是创痛,也许此时此刻,改变停牌的现状是投资者最期盼的事情吧。

■ 作者|王润萍

■ 编辑|夏雨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