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驶向《原野》的列车再次启程

来源:搜狐新闻 2018-04-16 21:30:00

“呜——呜——呜。

漆叉卡叉,吐兔图吐。”

——曹禺《原野》剧本

阴暗的舞台上唯有一条带光的铁轨横跨其中,火车轰鸣声从耳畔呼啸而过,像从1937年传来的遥声呼唤。去年,曹禺先生的经典话剧《原野》首演80周年之际,这部作品被青年导演何念重整新衣登上舞台,连演两轮,一票难求。

今年四月,这辆从上海大剧院驶发,开向经典的列车再次启程。

在目的地“原野站”中,我们依旧能看到熟悉的乡村泥瓦老屋,黑黢扭曲的森林剪影,从火车逃下的仇虎逮着轨道边的傻子让他帮自己打开镣铐,准备向焦家人复仇。

一切似乎都遵照着原著的痕迹,但当仇虎愤恨地说焦阎王对自己家抢了地,害了家,烧了房子的等等孽账时,作为路人的傻子却似乎深谙于心,小声嘟囔着他一模一样的话。

这里就悄悄埋下了这部新《原野》中的伏笔。

虽然仇虎发现昔日仇人焦阎王已死,旧情人金子嫁给了阎王的儿子——自己的朋友焦大星,仇虎依旧回到焦家复仇,带着重燃旧好的金子逃亡向原野,大仇已报,但显然,眼前的幻象却成为心魔挥之不去……

命案,私情,愤恨,悲恸,《原野》里一场场最具戏剧性的戏统统如海浪般裹挟而来,观众会惊讶地发现,新《原野》中把原著故事全部讲完时,竟然才过了25分钟。

然而,这25分钟里,极具风格化的打光,象征性的面具下狰狞的脸,每个人物身边如小鬼般的分身,机械地重复着与其一样的台词,叠加出令人眩晕的回音,这些高形式化的处理和快速构架起的故事线让人初看心生疑虑。

果然,原著中仇虎自杀的结局迟迟没来到,只见仇虎失意地趴在铁轨边,而一个新的脸庞出现,说起了仇虎开头那句一模一样的台词:“喂,你听什么!”,仇虎这时就如开头的傻子一样,为他解开了镣铐。

我们这才恍然大悟:这是一次对《原野》原著内容的尊崇下叙事的创新重构,大胆创想却合理化,它精明地将这条复仇主线拎起,把他们首尾相连,无限深化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困境。

“其实每个时代的人接受故事的方式不一样,1937年讲故事会从故事的源头给你说,但现在我们通过看美剧的训练,看小说的训练,对故事的接受会非常快。因此我们怎么让观众迅速地进入这个故事,需要寻找这个平衡点。”

——导演何念

的确,一个经典文本如何再次获得新时代人们的关注,何念找到了合适的节奏,先给观众当头一棒,再细细阐明事理。

在故事的二次循环中,它聪明地省略了重复的段落,如虎子与大星的初见,小黑子的死;着重补全了框架下的人物关系与性格,如婆婆对金子刁钻刻薄,大星的窝囊。导演更抓住了现代人对“情感”的诉求,加入了金子与仇虎的儿时情缘的追忆,这一切都勾连起了前因后果,正契合了前面展示给观众的预知结果。

▲ 虎子&金子

之前每个角色如黑影般的“分身”在这里也显露端倪,他们是不同复仇时空中轮回的化身,在同一个舞台不同的角落上,一遍遍上演着推向悲剧结局的戏码。

而真实人物与对方的分身对话,时常造成了人物间沟通的错位,如瞎焦母与虎子间看似以干儿子称呼,和和气气说话,实则句句暗藏刀尖,以及焦母,大星,金子间亲人关系背后的分崩离析,谎言与欺骗。这些分身又起到了束缚或推动人物肢体的作用,他们外化了的人物内心,也充满表现主义的舞蹈剧场形式。

在虎子向大星摊牌自己和金子的事时,分身们在旁边坐成一排展露着虎子隐藏的内心世界:向人敬酒却自己洒酒,谈到金子与自己的事放声大笑,一排小鬼还用六种语言花样提示还蒙在鼓里的大星,当然,当一本正经地说英语时,全场观众的笑点还是很一致的……

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一出真正把“滚床单”字面意思落实的戏,在纯音乐与分身们的旁白中,金子和虎子之间快速发展的缠绵私情,融合了舞蹈的形式,处理得简明又具有美感。

常五爷的人物也极具风格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由分身们戴上面具带着诡诞又滑稽的腔调表演,时而从箱子里探出头来。

其实,台上自始至终就八人,分身和角色的演员一直在循环使用,而场景也始终保持一致,人物精心的调度与场景的多重定义,让整部《原野》紧凑,干练,又一针见血。

▲ 场上只有三个人物,猜猜哪些是“分身”?

“有很多人会说,不要去复仇,但如果受害者是你,你真的会放下仇恨吗?”

——导演何念

当新的仇虎第二段复仇结束,在一声枪响中爱人金子倒地而亡,依旧落得了两手空空的悲剧结局。这时,他再次倒在铁轨边,那句熟悉的“喂,你听什么?”又一次重复在耳边。

仇虎看着眼前的另一个自己,正等待着被砍断镣铐,再次奔向复仇之路。

这时他大概才终于发现,仇恨之欲像红舞鞋般停不了脚步,像无限循环的迷宫了无尽头。

何念说:“这个故事大多数人都知道,故事性未必是它的核心,而故事一遍一遍的重复是在传达价值。”

结尾处,仇虎为了阻止自己再次冲动,拿起刀狠狠刺向了前方的自己。

谁知第三个仇虎倒下了,身后却缓缓再现新的身影。

音乐节奏开始越发激烈,无数个复仇的自己说着“喂,你听什么?”纷至上场,像一团马蜂,砍不尽,杀不完。

“其实一旦种下仇恨的种子,被仇恨的对方就陷入一个诅咒中,这个诅咒会让两三代人都活在复仇的怪圈中。我们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播下仇恨的种子,一定要慎重。”

虽然整场话剧都贯穿在阴森的氛围中,黑白灰色调,手电筒打出的面光,倒映在墙面上放大的剪影......但结尾的升华带来精神上的恐惧和人性的挖掘还是更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曹禺对后人排演《原野》曾给出这样的意见:既不能离题,又不可照搬,要大胆改,要用新招来排。在这一点上,新一版的《原野》确实保留了原著的内容,又在超现实的表达和叙事结构的“新招”上有了突破,这是一次为新时代打造的《原野》。

▲看完就明白“你妈和我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出处

春去春又来,这辆原野上的火车只带来了满身仇恨的虎子,却没有送走想去铺着黄金子远方的金子。

而这次,继上海大剧院始发,这辆《原野》的列车将开启四月至六月的全国之旅,跨越千山万水,赴宜兴、马鞍山、潜江、黄冈、重庆、株洲、广西、长沙、武汉、衡水、邯郸、呼和浩特、山西、天津、沈阳、大连、潍坊、西安、中山……..与更多的剧场相见,在这个春天接你们相会。

何念导演《原野》

本轮主演阵容:

谢承颖、许子皓、刘苡辰、宝尔、周叶、

赵云龙、梁译棋、王佳宝、卫莱(巡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