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联讯证券?背后明天系浮出水面 与海航系多有交集

来源:网易财经 2018-05-15 11:35:09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刘培 编辑|赵妍

5月3日,新三板挂牌公司联讯证券(830899.OC)的单一大股东――昆山中联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昆山中联),以3.96元/股的高价转让手中持有的联讯证券股份,与当日收盘价1.83元的价格相比溢价1.2倍。

联讯证券,为一家广东省地方小型券商,2017年总资产162亿元,营业收入规模6亿元,净利润2千万元。目前,海航系三家公司合计持股24.38%,被市场普遍认为是海航金控下属的券商平台。除此之外,前六大股东中还包括昆山中联持股15.8%,北京银都新天地科技有限公司持有4.67%,北京银利创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银利)持有4.31%。

若转让成功,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将从昆山中联、北京银利、北京物华盈智科贸有限公司手上收购22.52%的联讯证券股份,此次收购前,广州金控持有联讯证券4.81%股权,收购后将持有联讯证券27.33%股权,超过海航成为联讯证券的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昆山中联上述股权转让,让联讯证券背后的另一大股东“明天系”浮出水面。《财新网》报道称,明天系早在2008年借道昆山中联成为联讯证券的第二大股东。

网易清流工作室经过多方交叉验证后独家发现,除了上述昆山中联为明天系一员外,至少北京银利也与明天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者累计持股数高达20.1%。

这也意味着,目前股权关系结构下,明天系与海航系持股数量几乎旗鼓相当。

明天系,作为国内全金融牌照布局的大型民营金控集团,旗下拥有证券、银行、信托、保险、基金等全牌照,管理资产上万亿。2017年1月,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被调查。随后下半年开始,明天系纷纷出售手上持有的金融类资产。昆山中联转让的联讯证券股份,正属于明天系被处置的资产之一。

此次的资产出售,不仅使得明天系隐藏在联讯证券股东结构上的冰山一角浮出水面,也无意中揭开多年前资本财阀之间的一场隐秘交易。

明天系隐秘入局

昆山中联成立于1993年,目前的股东结构为:北京新创振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新创)持股77.42%,陕西华秦土地复垦整理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秦土地)持有22.58%。无论是北京新创,还是华秦土地,层层穿透后均为自然人股东。

“这些自然人股东基本上为明天系员工或者家人朋友,明天系通过这种自然人持股,层层叠架的股权结构,设置大量壳公司,外界很难查出与明天系之间的瓜葛”,一位明天系离职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其也曾是明天系隐秘持有的众多公司中的代持股东之一,明天系还给这些代持股东劳务费2000元。

网易清流工作室从昆山中联知情人士处获悉,华秦土地为明天系一员,只是个壳,并无实体,2013年、2014年,明天系以员工身份注册新的公司,将之在华秦土地的股权结构上向上垒架了两层法人股东。北京新创也以相似的手段,最终成为昆山中联的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华秦土地也持有天安人寿20%的股份。华秦土地与明天系的另一壳公司“领锐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2009年以来连续多年稳定出现在天安人寿的股东名单里。

据财新网报道称,明天系实际上早在2008年借道昆山中联成为联讯证券的股东。

但实际上除了在2008年隐秘收购昆山中联外,根据联讯证券2014年年报披露,北京银利以定增方式从二级市场买入联讯证券5000万股。

网易清流工作室查询企业的工商信息以及公开资料后发现,至少北京银利疑似与明天系关联。

北京银利,成立于2001年,工商信息显示股东为杨福锁和樊罕田两位自然人股东。但实际上,北京银利2009年发生的工商变更显示,当时北京银利的法人为熊伟,股东为通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通达资管)持股50%,熊伟和周雪之分别持股25%。而通达资管早被媒体曝出为明天系对外投资的支柱企业,2002年参与过明天系增资世纪新华控股有限公司的计划。熊伟,也与明天系早期的实业公司北京惠德天地科贸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代表熊伟重名。

随着明天系的低调入局,联讯证券的董监高团队中,开始出现明天系人物的身影。比如沈顺宏,曾在明天系控股的恒泰证券上海管理总部担任财务总经理以及长财证券担任总裁助理。2009年加入联讯证券,任总裁助理,3年后担任财务总监,2014年11月正式进入董事会,成为联讯证券9名董事会班子中的一员。?

网易清流工作室梳理联讯证券的董事会名单后发现,除3位独立董事外,6位非独立董事成员中,除两位2001年就加入联讯证券的董事长徐刚以及总裁李翊,海航系和明天系各派驻一名成员,分别是来自海航系的吕广伟,担任联讯证券副董事长,其从2001年就开始在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后任证券业务部总经理、董事会秘书。2011年8月开始,吕广伟入职联讯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现任公司副董事长。另一位明天系的代表为上述提到的沈顺宏。

联讯证券对外表述中,由于任何单一股东均不能对公司决策形成实质性控制,公司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但是随着“明天系”身影浮出水面,此前被视作海航系的联讯证券,到底是谁在控制?

海航系入局老股套现2.6亿元

与明天系的隐秘入局不同,2008年下半年开始,当时联讯证券的第一大股东北京市华远集团公司(下称华远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上张贴股份转让公告。

这一交易,在2009年6月,最终由海航系旗下的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美兰机场)以9000万元从华远集团受让22.93%的股权。同年9月,美兰机场还以2521万元从当时的另一家股东北京联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联证)受让6.06%的股份。至此,表面上看,海航系持有联讯证券28.99%的股份,成为联讯证券的最大股东。

2011年,海航系继续吃进联讯证券的股份,海航系另一家公司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以8586万元的价格受让了华远集团的8.89%股份。

但实际上,此时,海航系才开始往联讯证券派驻高管团队,也就是上述提到的吕广伟,但真正进入董事会却在3年后。

2014年4月,也是联讯证券上市前,联讯证券的董事会进行了大换血。原先9人组成的董事会团队中的7人离开,其中包括董事王莉、孙建一、章知方、周加和、初旭勃、龚子奇、黄泽武,董事长徐刚和董事李翊留任,海航系的吕广伟进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被换掉的成员大部分是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即联办)的“元老人物”。其中,王莉、孙建一、初旭勃、章知方、徐刚、李翊均出现在联办控股有限公司的高管团队中。这也就是说,联讯证券上市前的董事会成员中至少有6人都为联办核心人物。

即使是现在,外界很难从股权关系上看出联办痕迹的董事会团队中,仍然有两位来自联办。联办的高管团队中许多也早在2001年时就已经加入联讯证券。

联讯证券前身为惠州证券公司,1988年6月成立。2001年开始,联办以直接控股的北京联证(出资701万元,占比7.79%)携手北京华远(出资1799万元,占比20%)、昆山中联(出资额1750万元,占比19.45%)等其它9家公司控股了联办。

上述公司多被认为与联办关联。财新网称,上述9家股东多为代持安排。《证券时报》旗下的券商中国报道称,联讯证券最早系联办旗下的证券公司,股权关系上一直由任志强所在的北京市华远集团代持。

海航系接手后的联讯证券到底是谁的?网易清流工作室多次致电联讯证券董秘办,但均无人接听。同时,网易清流工作室拨通了联办媒体管理部副总经理杨浪,以非管辖下业务为由未予置评。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始,海航系和明天系入局,联办以及关联公司相继退出。网易清流工作室根据2009年海航系9000万元受让北京华远22.33%股份估算,明天系2008年下半年受让昆山中联15.11%股份,实际投入约6000万元。在加上2008-2011年间,海航系受让老股,联办从中至少套现约2.6亿元。

联讯证券发展缓慢,这家几乎与中国资本市场同时起步的券商,旗下营业部以及网点寥寥可数。从公开资料看,在最初的2002年并入3家营业部外,直到2010年方重启扩张之路,在广州等地新设多家营业部。2013年,公司共设有26家证券营业部,另有7家营业部正在筹建中。

金融资产上多有交集

联讯证券并非明天系和海航系在金融资产布局上的首次交集。网易清流工作室从公开资料中发现,明天系、海航系在多家金融资产上都有交集。除了外界已知的双方在2005年宝商集团上的共同布局外,双方在天津银行等城商行布局上也有交集。

1999年,明天系子公司包头市北普实业有限公司和包头明天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受让宝商集团股份(现更名为凯撒旅游)8.48%的股份,分别位居宝商集团的第三、五大股东。宝商集团为西安一家以百货零售、连锁超市为主体,同时旗下拥有金融资产、房地产等资产。

2006年3月,海航海航就通过旗下子公司以4890万元受让宝商集团10.05%股份,成为该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宝商集团还分别以3295万元、1398万元从原第二大、第四大股东手中受让宝商集团8.58%和3.64%的股份。

这也意味着,海航系持有宝商集团22.3%的股份,成为宝商集团的最大股东,海航的入主,也间接获得了宝商集团持有的永安保险、宝鸡商业银行等金融资产。随后,海航将旗下零售资产与宝商集团资产进行置换,坐升股价,宝商集团第二大股东明天系也在2010年之后相继退出,赚得盆满钵满。

相比海航系在金融资产上的初步布局,实际上明天系早已经形成庞大的金融版图,旗下控股了包括长财证券、新时代证券、恒泰证券、太平洋证券至少4家券商以及多家城商行、信托、租赁保险等金融公司。在业内人士看来,明天系在金融版图上的快速布局,相当于标杆性的存在,肖建华个人也被称为股市“枭雄”。

几乎在海航系入局宝商集团的同时,明天系通过子公司华资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大手笔投资2.4亿元买入天津银行5.17%的股份,后交易取消,2年后,即2009年,明天系以隐秘的关联公司天津恒昌圆实业有限公司,曲线购入天津银行3.23%的股份。此后明天系旗下另一家公司――天津文华天海实业有限公司买入9831.53万股,占比2.61%。

在天津银行赴港上市2016年3月公开发行H股时,海航系渤海金控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渤海租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7.9亿港币(根据时下港币对人民币0.8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6.4亿元)认购天津银行(01578.HK)发行的H股股票,持股比例为1.77%。

除了在金融领域的股权交集外,海航系与明天系私下似乎“关系不错”。

网易清流工作室从一位接触过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的权威人士处获悉,肖建华未出事前,曾帮助其提供资金来收购某项目,并声称与海航关系不错,可以帮忙从海航处协调资金。

如今,这些资本大佬正成为国家严控金融风险下的主要监管对象。2017年1月,肖建华被监管从香港四季酒店带返大陆调查;明天系开始着手出售手中的金融资产,明天系地方分部大多业务暂停,人员锐减。2018年,海航系也到处寻求买家,出售手上持有的金融、地产、酒店等资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