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火爆之下 这个公司交出IP变现的一份启示

来源:人民网 2018-05-15 00:00:00

种种迹象表明,今年的二次元游戏迎来热潮,并且有一种成为流行市场定位标签的趋势。二次元手游市场的火爆,用户地位逐渐上升,二次元游戏也日渐被人们所关注。

bilibili,一家成立于2009年,最初以二次元文化为标签的网站,获得被主流商业社会认可的可能性,就是在前不久的一个晚上。

2018年3月2日,bilibili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每股发行价11.5美元,共发行4200万股ADS,融资额4.83亿美元。以ACG(动画、漫画、游戏)文化为核心的B站,如今每月有7640万的每月活跃用户,平均每天在B站上停留76.3分钟,每月活跃内容创作者(UP主)数量达到20.4万。

在B站的年度报表中指出,2017年游戏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83.4%,而直播和广告业务分别占7.1%和6.5%。而且其中广告收入占比是从2016年的11.6%降至2017年的6.5%。这样的数据,从游戏渠道的角度来看,国内最为有效的渠道还是B站,过亿的用户与垂直的属性再加上准入门槛,使得这一平台越发吸引着国内新生的二次元用户。

种种迹象表明,今年的二次元游戏迎来热潮,并且有一种成为流行市场定位标签的趋势。二次元手游市场的火爆,用户地位逐渐上升,二次元游戏也日渐被人们所关注。

二次元的变现之路

在大多人眼里,二次元文化并非主流文化而偏居一隅,但国内二次元市场不容忽视。根据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二次元产业的市场规模占整个泛娱乐市场规模的57%,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08亿,而B站作为国内最大的二次元社区平台,占领了国内较大的二次元市场份额。

除了B站以外,国内依然有着许多优秀的二次元社区正在萌芽。以二次元IP作为基石的“加一次元”成为众多萌芽阶段的二次元社区中脱颖而出的一位。就在前不久,“加一次元”完成了pre-A轮融资,B站也参与在内。B站作为国内二次元市场中的最顶部,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自然有着更多样化的要求。

“加一次元”APP主要负责的内容是为二次元IP中的虚拟人物提供一站式的成名之路,平台内以专业的3D及live2D技术打破二次元壁,将一位位存在于二次元的虚拟人物带到现实空间来,赋予虚拟人物像真人一般的交互体验。目前,APP已与国内众多知名的动漫、游戏、电影IP达成合作,不久将引入诸如《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恋与制作人》、《特殊情感观测》、《雏蜂》、《偶像练习生》等知名人物上平台。

总得来说,“加一次元”知道粉丝喜欢什么,以及如何在社交媒体上经营一个IP。

一份知名的IP在一直都遵从这着三种方式变现:一是卖产品;二是卖影响力(广告代言);三是卖时间。通过二次元IP代理联运游戏可以吸引规模较大的玩家且玩家粘性较高,从B站收入情况来看,游戏代理已成为其较为成熟的变现方式。

游戏行业早有人提及,二次元玩家在手游用户中“含金量”最高。这点从早前米哈游的IPO募集的资金量能看出,据米哈游招股说明书显示,本次IPO募集资金约12亿。这些数字摆在世人眼前时,充分肯定了二次元游戏的吸金能力。

二次元用户虽然一直被划分在一个大范畴里,但其实在垂直领域下有着更为细致的分类,IP的价值更为精细化,泛用型的作品生存率低,这种细分时代的IP折射到游戏上时,其中项目进行过程中的操作难度,远远没有人们所想象一般简单。这种情况下,项目需要求负责IP运营的公司有着成熟的IP运作流程,为游戏流量带来稳定的进入端口。

以上也是“加一次元”能成功让B站参与pre-A轮融资的原因之一。此外,越是小众核心的IP,用户忠诚度越高,消费能力也更为可观。种种的条件下,让国内外依托二次元IP所开发出来的二次元游戏都有着不俗的表现。

“加一次元”的游戏体现主要出现在其兄弟公司身上。其兄弟公司“大羽科技”能给予“加一次元”游戏技术上的支持,而游戏,则作为“加一次元”运营项目中的一份补充。

“大羽科技”全名为(北京大羽思维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IP衍生类游戏及桌游竞技类游戏的开发,与“加一次元”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其团队组成人员来自于水晶数字科技、搜狐畅游、一线动漫等等国内知名平台,具有丰富的技术经验,以及良好的优质业内资源。

我们在TAPTAP搜索公司名字可以看到,旗下的游戏《暗月狼人杀》有着7.6的评分,对比部分同类产品依然处于头部位置,甚至评分超越了腾讯重点运营的饭局狼人杀。

除了主营狼人杀系列的竞技型桌游产品之外,“大羽科技”的创始团队还曾参与《保卫萝卜3》的开发。并且,该技术团队成员还曾在搜狐畅游旗下发行平台从事多类产品,成功发行了诸如《秦时明月》、《天龙八部3D》、《魔剑之刃》等产品,产品最高DAU高达200万以上,最高流水达2亿以上。

解决产业“痛点”,造就完整生态链

截至2017年,中国泛二次元用户已达到3亿规模。2014同一时期,用户规模才堪堪达到1.5亿。二次元用户正以每年30%速度增长,预计二次元市场在2020年将达到千亿美元级市场规模。

我们从数据中不难看出二次元市场潜力巨大,但作为行业基础核心的IP人物开发尚未完整,让大多数二次元IP只能停留在IP品牌化以及影视内容的初始阶段。对比日本的二次元IP多元化发展,国内依然处于萌芽阶段,这一次“大羽科技”与其兄弟公司“加一次元”的强强联手,将会为行业打造一个完整的IP游戏生态圈。

而在这一时间中B站的接入,成为了锦上添花的一位重要的角色。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的B站旗下游戏《FGO》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6-11月,FGO的月度活跃用户数始终稳定在140-160万之间,安卓7天安装留存率均值为62.6%,用户画像有明显的二次元特征。

从推广渠道来看,如果二次元游戏要像普通游戏那样买量宣传,往往容易造就“事倍功半”的效果。对于二次元游戏而言,常规渠道中核心用户太少,粗暴买量的性价比不高,难以触及核心用户。如果专攻细分领域,又面临着资源有限、竞争激烈的问题。在这样看来,B站将会是国内最为合适的二次元游戏发行温床。

以“加一次元”的二次元虚拟人物运营为起跑线,“大羽科技”的IP游戏化能力作为铺垫,最终B站成为了这一环中的终点:以其完美的二次元用户作为产出游戏的发行渠道。这一条完整生态链的诞生,将会为行业内二次元IP变现之路提供一份满意的答卷。

紧随风口,出海之路已成定局

近年来,随着中国移动游戏市场的高速发展,中国自主研发移动游戏在品质和玩法上也有了较大飞跃,产品品牌影响力在国际上逐渐提升。目前,中国已成为游戏输出大国,大、中、小公司分别以不同方式开始参与全球游戏市场竞争,并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2018年1月中国手游海外收入TOP30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包括《碧蓝舰线》、《偶像梦幻祭》、《崩坏3》等等。

以米哈游的《崩坏三》为例,游戏在日本App Store游戏畅销榜数据为参考,《崩坏3》在上线前三个月内一直保持在Top100。而在至今一年多的运营中,游戏表现比较平稳,有阶段性波动但能稳定于游戏畅销榜Top200中。这些数据都在明确表示了二次元游戏的强大吸金能力和用户的忠诚属性。

在大量的用户资源以及全新的收入影响下,手游出海成为了当下最为热门的话题之一。笔者在了解中知道,“大羽科技”旗下的《暗夜狼人杀》已经准备出海前的最后准备阶段,主要投放于日本地区。

在日本App Store上,狼人杀同样有着一席之地。不同形式的产品层出不穷,让人咂舌日本玩家对于中国游戏的接受程度。在日本App Store上,我们可以看到长居于榜首的《人狼ジャッジメント》。

除此之外,还有不同表现形式的产品存在。

有如此强大的用户群体支持,以及准备已久的出海准备,相信这次《暗夜狼人杀》的出海之路,能为“大羽科技”接下来的二次元手游海外投放吸收到更多的经验。

回归游戏和用户本身,自带IP与否也是影响推广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二次元游戏用户对于游戏剧情的好坏十分看重,而这也意味着IP和人设。对于这两个二次元用户的“硬需求”,在“加一次元”的IP获取、运营和“大羽科技”的成熟的游戏团队面前,这两个“硬需求”迎刃而解。

对于自带IP的二次元游戏来说,IP本身就能够给游戏带来一定关注度和种子用户。但传统的买量手法并不适用于二次元游戏领域,这点在上文中已经有所提及。这次“加一次元”以及“大羽科技”联合B站所打造的全新二次元游戏变现出口,将会成为二次元游戏的一条全新道路。可以预见的是,在此之后基于这种模式诞生的二次元游戏生态链将会越来越多,这条路将会越来越平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