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内容与人才布局,是综艺内容新阶段的显著特征吗?

来源:界面新闻 2018-05-15 16:03:00

作者:梁湘梓

当《歌手2018》落下帷幕之时,无论对于这档综艺节目的未来有着怎样的猜想,它都成就了一个重要的人物——音乐总监梁翘柏。随后,在2018湖南卫视创研大会上,梁翘柏对即将在暑期登陆湖南卫视的全新原创综艺《幻乐之城》进行了宣讲,此次,他的身份不仅仅是音乐人,更是酷博特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CEO。

无独有偶,因为一档爆款综艺被人知晓的制作公司不在少数,譬如《奇葩说》之后的米未传媒以及米果文化,《吐槽大会》后的笑果文化与笑友文化,还有《火星情报局》背后的银河酷娱,《这就是街舞》身后的巨匠文化等等。

可以说近年来随着制播分离模式的普及,台综与网综都开始深耕精品,这也让一批节目制作公司脱颖而出。对于新兴的内容制作公司而言,因为一档爆款综艺而被人知晓,吸引更多资本入驻后,它们也成为节目的重要加分项。在这样一来一往中,制作公司与节目文本集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整体IP,其影响力也随即得到了提升。

或许,内容竞争的下一个阶段就是多维内容与人才的竞争,这将是综艺内容新阶段的显著特征。

“米未”“笑果”“银河酷娱”,吐槽文化与奇葩们的胜利

资本热下,站在千亿级的风口,各大内容制作公司与综艺节目文本之间有了更多密不可分的关联。以几档爆款综艺为例,《吐槽大会》+笑果文化+笑友文化,《奇葩说》+米未传媒+米果文化,《火星情报局》+银河酷娱,《歌手》+梁翘柏+酷博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些因节目而带火的内容制作公司正逐渐在市场崭露头角。

将时间拨回2013年,那一年一档名叫《我是歌手》的音乐综艺首次出现在中国的电视荧屏,在节目中除了大牌明星,由梁翘柏担任音乐总监的音乐团队也让人印象深刻。随着《我是歌手》的火爆,直到今年《歌手2018》,这档综艺成就了梁翘柏。

如今,梁翘柏要带着《幻乐之城》再次登上湖南卫视的舞台,只不过这一次他与酷博特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紧密捆绑在了一起。而和他有着同样路径的,还有《奇葩说》、马东、米未传媒、米果文化之间的衍生关系。

2014年,《奇葩说》登陆爱奇艺,因为多位“奇葩”频出金句,《奇葩说》成为中国首档爆款网综,而那也正是马东离开体制进入爱奇艺的代表作。2015年,马东辞去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的职务,与《奇葩说》总制片人牟頔、《奇葩说》商务总监刘煦共同创建了现在的米未传媒。

随后,米未传媒借着《奇葩说》的东风与马东逐渐形成的个人IP,陆续推出了《奇葩来了》《饭局的诱惑》《黑白星球》《拜拜啦肉肉》等综艺节目,且2016年就完成了A轮融资的米未传媒,顺势还推出了全新子品牌米果文化,而米果文化的主创团队正是《奇葩说》中的“明星辩手”——马薇薇、邱晨、黄执中、胡渐彪与周玄毅。

马东曾说米未传媒的发展体系是“XYZ轴”模型,X轴代表的是重要的内容生产,Y轴则是由内容而生的上下游衍生业务,比如米果文化的成立,实际上也是对米未传媒签约艺人的一种消化;Z轴则是米未传媒的投资布局。可见,以《奇葩说》为逻辑起点,米未IP的价值正在被最大限度的开发。

除此之外,银河酷娱同样因为爆款综艺《火星情报局》打响了自身在业界的知名度。随后,《火星研究院》的打造,也是银河酷娱对于“火星IP”的再度开发。

2017年,中国首档美式吐槽类脱口秀《吐槽大会》因为“吐槽”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由此,其制作方笑果文化也被人知晓。2017年5月,笑果文化便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A+融资,此后笑果文化便乘上了“脱口秀”的东风,相继推出《脱口秀大会》和《冒犯家族》,从内容制作者到布局脱口秀产业链,“笑果IP”品牌价值逐渐凸显。

而为了完善这条产业链,笑果文化还创立了一系列的全资子公司,包括上海笑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笑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笑亿广告有限公司,以及所投资的新沂臧鸿飞影视文化工作室。

发展到2018年,虽然还没有超级现象级综艺的出现,但是《这就是街舞》还是以不错的后续表现,成为豆瓣史上首个从6.4分逆袭到8分的综艺节目,而它的投资方正是羽泉参股的巨匠文化。

所以,从《这就是街舞》获取的巨大流量和近6亿的招商收入来看,对于即将挂牌新三板的巨匠文化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投资案例。而这也再次证明了,爆款综艺之于节目制作公司、投资公司而言,是一个多么神圣且重要的存在。

知名公司成节目重要的“副文本”,可也别忘了“内容为王”

因为一档爆款综艺而被市场知晓,在吸引了足够的资本进入之后,这些制作公司就好像开始自带光环,脚步也变快了不少,而在它们再次推出新的综艺节目的时候,公司名成为重要的“副文本”,成为用户对节目形成第一印象的重要因素。

所以,在一档爆款综艺背后,其实蕴含着的是行业多维的内容与人才布局。米未传媒的“XYZ轴”概念很好地诠释着“多维”,在这样的体系中,既有核心的内容生产,也有衍生的米果文化和电商米未小卖部,还有投资的内容,可以说是将内容生产、人才运作与资本运作三位一体的一种模式。

可是就算米未传媒的布局是合理的,显然它也存在着根本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正是这些因为一档爆款综艺而火的制作公司共有的问题:倘若没有办法延续那个“逻辑起点”的辉煌的时候,公司到底还有什么其他的亮点吸引用户?

简单来说,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这些制作公司因为《奇葩说》《吐槽大会》《火星情报局》而火,可如果《奇葩说》这些节目没有办法再继续辉煌的时候,公司要如何保证自己不被市场质疑与遗忘?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米未传媒和米果文化前景如何?”

有一位“梵高在唱歌”的网友回答说:“米果出的收费产品没接触过,不太了解,倒是这几天打王者荣耀,突然广告闪现黄执中的照片,点开一看,是黄执中的短片《王者课堂》,讲的是王者荣耀里英雄的历史背景。能感觉到他们在摸索一条新路子,但如果米未传媒和米果文化陷入打造老僵尸个人品牌的漩涡肯定是不行的,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来说,还是要有团队,做出不一样的娱乐节目,期望他们能够成功吧。”

可见,在爆款综艺为“逻辑起点”的时候,对于这些制作公司而言后续的发展有两点:一是尽可能的保证“逻辑起点”的足够精彩,这其实涉及到的就是公司对于人才的多维布局,毕竟“内容为王”需要更有头脑的人才奠基;二是如何避免过度消费“老艺人”的个人IP,如何打造属于公司与节目的整体IP更为重要。

试想一下,如果米未传媒的IP价值是建立在马薇薇、邱晨这样的个人IP之上,或者笑果文化的IP价值离不开池子、李诞,那么当市场对他们审美疲劳的时候公司的IP价值还能如何保证?

结语

在这样一个大浪淘沙、变幻极速的时代,似乎“永站C位”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对于“米未”“笑果”“银河酷娱”“酷博特”这样新兴的制作公司而言,因为一档爆款综艺而火已经是它们的幸运,此后的每一步它们都必须走得胆大心细,且要满足用户越来越高的期待,其实这并非易事。就好像笑果文化后推出的《脱口秀大会》就没有《吐槽大会》精彩一样,也许它们还需要做的是开动脑筋,抓住人才,深耕内容生产。

但是从综艺节目内容生产上来说,因为一档综艺节目而火的人,因为这个人而成立的或者参与的制作公司的走红,再到制作公司对新综艺的再次内容与人才布局,这样一种生产链的开发,都已然是综艺内容新阶段的显著特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