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鹰爸学堂”寄宿生每月学费1万,涉嫌无资质办学惹争议 - 今日头条

南京“鹰爸学堂”寄宿生每月学费1万,涉嫌无资质办学惹争议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5-15 15:38:00

现代快报5月15日消息,让儿子多多3岁雪地裸跑,4岁帆船训练,5岁开飞机,6岁出版自传,7岁徒步罗布泊,8岁报名南大自考……一直以来,鹰爸何烈胜的教育方式饱受争议。2016年开始,鹰爸开创了学堂,对外招收学生。近日,网上有人质疑这所学堂并无办学资质。 现代快报记者探访了何烈胜创办的 “鹰爸公学”,发现鹰爸公学虽然有营业执照,但并没有相关的办学许可证。

△鹰爸公学 本文图均为 现代快报 图

探访:全日寄宿模式,吃饭都有11项训练

5月初,现代快报记者来到南京市玄武区的社区中心,鹰爸公学就在这里,在公学里有五位年级阶段不同的学生在上拼团家教班。

△鹰爸公学前的广告横幅写着各种标语

2016年,鹰爸何烈胜创立鹰爸公学。鹰爸公学的办学特色是用军事化的教育方式,对一些在公立学校不被接受的“问题孩子”进行行为习惯矫正。不少全国各地的家长慕名而来,将一些“问题孩子”送到这里训练。

一名孩子告诉记者,他们每天吃住行学都在公学里进行。一个月回一次家,每周跟家长联系一次,学费每月一万元。

△鹰爸公学的课表满满当当

现代快报记者看到一张孩子的课表,一天的流程满满当当。孩子们每天从早上5点30分起床之后,要进行思维拓展、情商训练、体能等内容。之后,每个孩子按相应的年纪进行语数英等科目的学习。课表里,诸如洗漱、交友沟通、早午餐、睡觉都被一一列好,并限定了时间。

△吃饭前,孩子们被要求跳操

到了中午12点,午饭时间。孩子们聚集在饭堂一字排开,吃饭前先要表演手语舞蹈《谢谢你》,之后又大声诵读了感恩词、弟子规、道德经的一些篇章,这天的“饭前训练”才结束。

△孩子平时上课的课桌

何烈胜说,“吃饭就有11项训练,午饭、晚饭每天的内容都不一样,完成这些才能吃饭。”记者还注意到孩子们都用左手吃饭,何烈胜强调这是公学的规定,“为了锻炼孩子们的右脑”。

疑问

鹰爸公学有没有正规办学资质?

相关部门称是涉嫌未经许可从事办学活动的行为,将抄告教育行政管理部门

那么,鹰爸公学是否有办学的资质?它是否算是校外培训机构?由哪个部门监管?

对此,鹰爸何烈胜带着现代快报记者查看了公学的相关证照,一共有三张,分别为南京鹰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南京小蚂蚁教育信息咨询合伙企业的营业执照。两张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都包含有:文化艺术培训(不含与学历教育相关的培训或服务)。另外,还有一张由民政部门颁发给南京鹰爸机器人科技服务中心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证书。

何烈胜表示,“公学其实相当于一个培训机构,只不过我们有一些创新的教学和训练方式。”

营业执照有文化艺术培训,孩子们是否就可以在此寄宿?现代快报记者从玄武区教育局社教科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根据相关规定,培训机构只能从事培训活动,不允许留宿学生。“若是由教育局审批,是不可能核准这样的培训机构。”该负责人表示,“但由于鹰爸公学申请的是营业执照,我们只负责对教育局行政审批的培训机构进行排查。”

随后,现代快报记者也将情况向南京市工商局反映。据了解,5月14日下午4点许,南京市工商和玄武区市场监管部门对鹰爸公学涉嫌办学点进行了突击检查。现场有9张床铺,3个教室内共有8张课桌和11张椅子,现场未见学生上课。检查人员对该场所的有关经营行为将进一步调查核实,对可能存在涉嫌违反工商法律法规的,将依法予以处理。就现场未见其取得有关办学许可证,涉嫌未经许可从事办学活动的行为,将抄告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由其依法处理。

△“拼团家教”的孩子晚上下课后,会来到这里睡觉。

当天晚上7点许,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鹰爸公学,仍有拼团家教的孩子以及一些机器人班的孩子。何烈胜说,“待会有些家长会来接孩子,剩下的孩子会在这里睡觉。”

专家

没有义务教育资质,不能提供全日制教育

鹰爸公学作为一家培训机构,代替义务教育的做法已经违法

“教育部明确规定,义务教育必须去正规学校接受。鹰爸公学没有义务教育资质,不能提供全日制的教育。”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鹰爸公学作为一家培训机构,其代替义务教育的做法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在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看来,教育儿童,第一要义就是要符合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教育儿童要有科学的指导,而不能是野蛮的教育方式。”殷飞说,教育尺度要把握好,强度、方法和场合等,都要科学。“不能简单粗暴地从成人的角度出发,比如鹰爸让孩子们赤裸身体在雪地中奔跑不一定适合孩子的身心发展。”

孩子眼中的“鹰爸”

“一个令我们敬畏的人”

在公学里的每一个孩子,只要看见鹰爸,无论手头正在做什么,必定会立马停下,整齐划一地喊一句“鹰爸好”。

今年上六年级的晓东(化名)已经在公学上学快一年了了。谈及鹰爸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晓东想了许久说,“令我们敬畏的人”。在他心里,还是有一些害怕鹰爸。“如果不犯错的话,(鹰爸)还是很和谐的,犯错的话就会有一些处罚,做‘四件套’之类的。”

现代快报记者在公学见到的家长们,也无一不是鹰爸的拥趸,他们对于鹰爸的教育理念都十分赞同。

“我的儿子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孩子,在一般的学校并不被接受,但在公学情况就大为改观。”南京人曹女士将孩子送到公学后,发现孩子有了很大的不同,便一直在公学上学。曹女士十分认同鹰爸的教育理念,认为鹰爸公学是在进行“尝试特殊儿童行为习惯养成”的地方,“当然也存在缺点和不足”,但是外界应该对这里更加包容。

鹰爸公学=“魔鬼学校”?

何烈胜:惩戒只是教育方式的一部分

有人将鹰爸公学与“魔鬼学校”相提并论。有人认为,在公学里,军事化的管理和训练方式是否对于年幼的孩子太过严苛。

何烈胜不避讳自己的教育方式里,惩戒是一部分。“我认为教育不仅有荣誉,也要有批评。对孩子的成长,不是只有甜的,也要有酸苦辣。这样才是一个完美的教育。”

何烈胜说,在公学,犯错了就得接受惩罚,必须做“四件套”,包括5分钟平板支撑、5分钟马步、50个俯卧撑以及100个下蹲。“都是对小孩的身心体能锻炼有好处的适度的‘体罚’。”

对于质疑,何烈胜称,“从2012年开始,这么多的负面报道,我都经历过了,我的心态的是非常平和的。我觉得教育应该要百家齐放。”

(原题为《“鹰爸”学堂寄宿生每月学费1万,涉嫌无资质办学惹争议》)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