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苹果右手中国市场 特斯拉崩溃前居然还有两个选择

来源:凤凰汽车 2018-05-15 15:26:36

上周五,一辆急速行驶的特斯拉Model S撞上了一辆已停下来的消防车。Model S车主对犹他州警方称,当时汽车正处于Autopilot辅助驾驶模式下。

距离这次事故没过几天,就在昨天有媒体爆出事故车辆特斯拉发生了第二次自然。据当时的消防队长介绍,他们在转移特斯拉的残骸时,电池组的热量一直在上升,最后导致了第二次的电池燃烧。

由于最近事故频发,在纳斯达克周一的常规交易中,特斯拉股价收盘于291.97美元,较上一交易日下跌了近3.02%。

特斯拉的“多事之春”似乎并没有任何要结束的迹象,隐隐露出一点崩溃的前兆。

裁员

今年5月初,在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后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警告称,特斯拉将做出一些调整,以改善其财务状况。特斯拉已消耗了数十亿美元现金,一些分析师认为,该公司将需要在2019年初再次进行融资。

马斯克在那次会议上表示:“我们将在本月进行某种重组,对公司架构进行调整,确保我们为实现既定目标做好了准备。”

重组基本上等于裁员,裁员的目的不是为了提高效率,而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行政支出。

因为特斯拉实在是太烧钱了。

对马斯克来说,很多问题都可以用裁员解决。用特斯拉的官方说法即,裁员是对员工的绩效考评结果进行末尾淘汰。

2015年,马斯克曾因对特斯拉中国业务失望要求减裁职位,并称要亲手开掉那些不称职的员工,当时裁员近180人,占中国区员工总数的30%。

去年年底,马斯克再次裁掉百余名员工,只占特斯拉全公司33000名员工的2%。事后马斯克再次强调说,只有2%的人“没有达到标准”,这是一个“非常低的百分比”。

不过有一点很矛盾的是,在马斯克不断裁员的同时却要求一线生产人员不断加班加点提高Model 3的产能。更加令人惊讶的是,马斯克还给特斯拉的员工制定了一个计划生产的Model 3的时间表——必要时候需要每周7x24小时工作。

基层员工怨声载道,高管技术岗也不甘寂寞。

有传言说该公司工程事务高级副总裁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已经离开他的岗位。另一位高管,全球销售和服务总裁乔恩-麦克尼尔(Jon McNeill),已在今年2月离职。

其他离职人员包括该公司与安全监管机构接触的主要技术联系人麦休-施瓦尔(Matthew Schwall),他在本月跳槽至竞争对手Waymo。多位高管在如此短时间内相继离职引发了投资者的不满,批评者称公司高层陷入动荡。

苹果

苹果在始于去年年初的特斯拉离职大潮中扮演了挖墙脚的角色,虽然不是很光彩,但是商场如战场,尤其对于高科技公司而言。苹果最不缺的就是钱,最缺的是人才。

不过,applecar已经胎死腹中,苹果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也不是很清晰。最近国外媒体The Street在一片标题为《“Apple Buys Tesla? Amazon Buys Sears? 3 Dream Mergers That Just Make Sense”》的文章中大胆设想了三宗并购案,除了苹果收购特斯拉,设想的还有亚马逊收购Sears,以及微软收购Netflix。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苹果收购特斯拉是大概率事件,苹果市值接近1万亿美元,特斯拉目前的市值约为512亿美元,而且苹果拥有大约2851亿美元的现金。苹果公司拥有特斯拉迫切需要的技术,特斯拉拥有苹果所赞赏的创新。

对马斯克来说,最重要的是,苹果可以利用它的生产技术和资金帮助特斯拉提升产能,从而使后者成为一个赚钱的汽车制造商。

在廉价电动汽车Model 3遭遇长时间的产能困境之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已亲自接管了其生产事宜,而特斯拉周五透露,Model 3前生产负责人道格菲尔德(Doug Field)已经开始休假。

马斯克接手之后,Model 3的产量确实也有明显的提升,在经过几次短暂的暂停并升级生产线之后,Model 3的周产量在4月中旬已经达到了2800辆,他们也在让投资者相信他们正在向二季度末5000辆的周产量目标迈进。

然而就这点产量根本没法应付像雪片一样的全球订单。在深陷“制造地狱”之际,特斯拉仍有Semi卡车、新一代Roadster的订单需要交付,另外即将提上日程的Model Y同样是一场大考。

中国市场

对于马斯克来说,特斯拉在产能建设上已经来到了瓶颈期。如果中国市场一直迟迟没有动静,那么被苹果这样的超级巨头收购就是时间问题。

好在这件事情终于有点眉目了。

近日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已经获得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

根据公示系统信息,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0日,营业期限至2048年5月9日,其注册资本为1亿元。股东为TESLA MOTORS HK LIMITED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Xiaotong Zhu(朱晓彤)。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位于浦东新区南汇新城镇同汇路168号D203A,而其经营范围则包括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拍卖除外)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在中国建厂意味着更低的制造成本,关税的减少有助于更大程度打开中国市场,以一部Model S为例,它在中国的定价比美国高48%,核心原因就是关税。此前,野村证券曾估算,在中国本土生产Model 3价格可以降至30万元(约4.6万美元),能够与比亚迪旗舰新能源汽车“秦”竞争。

然而,特斯拉的中国对手们并不准备坐以待毙。巴克莱近期的报告表示,特斯拉与其他汽车制造商之间的电池成本在缩小;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不及中国的国产品牌;未来两年特斯拉将要面临的剧烈竞争局面。

无论如何,在中国建厂似乎是特斯拉目前摆脱内忧外患困境的唯一方法了。

随着发改委放宽汽车行业的外资股份比例限制时间表,其中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将于今年取消,意味着外国车企只能以合资形式进入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

这对特斯拉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