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工启明星:源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Fab Lab的创客课程,让孩子爱上科学!

来源:网易教育 2018-05-15 15:57:00

走进2018年,我们依然迎着风口,步履坚定,阔步前行!

回想华工启明星在过去的2017年走过的阡陌风雨,沉淀的点滴履痕,仿佛昨日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使人百感交集!

不可否认,这个时代,AI浪潮风起云涌;这个时代,科技创新引领一轮轮经济变革和投资风口;这个时代,由劳动密集型向智力人才密集型生产转变,各行业集体奔向智能工业4.0(以智能化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世界。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时代弄潮儿,都想搭上人工智能和科技创新的快车,包括k12的素质教育领域。于是,各种机器人教育、少儿创客比赛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父母也敏锐地意识到培养孩子创新思维和实践能力的重要性。

于是,华中地区首家引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Fab Lab科创课程体系的华工启明星,成为该地区最早一批嗅到少儿科创教育培训商机的拓荒者。

众所周知,2017年共享经济遭遇寒冬,集体倒闭,而有关人工智能的概念和线下商业实践一经推出,迅速席卷全球,尤其在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支持政策背景下,人工智能风口一路强劲,进入2018年也未现颓势。于是诸多行业蜂拥而至,社会对人工智能及其科创人才的需求一路暴涨,也让许多人看到了发展人工智能教育、创客教育的无限希望!

虽然如此,但一个从未见过电路板的孩子,你如何指望他能在大学四年的课程中完成从认知电路板到成为电子领域专家的全过程?而一个没有系统编程思维的孩子,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从编程入门到AI高手的转换。

正是在这种时代和技术的大背景下,源自美国的STEM教育、创客教育在中国应试教育培训市场丛林中,横空出世,短短数年内异军突起,如今更是成为中国k12教育培训投资领域中,一朵炙手可热的奇葩!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的传统家长们受应试教育体制的长期熏染,沉溺于“一考定终身”的历史泥淖,过于注重孩子的文化课成绩,而忽略其综合素质和个性特长的培养,从根本上也导致了中国国民整体的公共科学素养水平远远低于世界平均。

但是,这种种存在弊端的一切,都已经开始渐渐成为真正的历史!

作为FabLab HUST创始人,来自中国四大工院校之一的华中科技大学机械专业出身的韩青江博士,早在2014年就开始依托华科大FabLab实验室的教研团队,负责研发华工启明星品牌少儿科创教育课程体系。

在实际的教学实践过程中,韩青江博士深切地体会到:“高分低能”已经严重成为制约学生综合能力发展、制约智能制造行业创新人才培养的瓶颈。很多理工科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学习了多年的专业技术理论,却甚至不曾动手使用过常见的螺丝刀。这根本上与我国要建成科技创新型强国的目标背道而驰!

因此在科技创新、智能制造越来越风靡的今天,韩青江博士敏锐地察觉到少儿科创教育,是一个亟待挖掘的蓝海。市面上做艺术体育相关的培训机构不少,做机器人竞赛培训的也如火如荼,但是专注于STEAM基础教育的机构寥寥无几。STEAM教育方兴未艾,一定能成为未来教育的趋势。

机会的背后是巨大的挑战。最大问题是国家并没有创客教育领域特别是具体的课程体系、师资培训等的标准出台,整个市场还处于探索中前行的阶段。

目前市面上的同类培训机构多以积木搭建、模块式编程为主的机器人教育;还有以在线科学实验和游戏编程为主的STEM教育机构。但结果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孩子单纯玩玩具的乏味和缺乏社交互动性的弊端,根本原因是缺乏成熟完善的STEM教育课程体系和配套的优质师资力量。

与目前国内流行的乐高积木和各种动手科学实验为内容的机器人、创客教育机构相比,华工启明星与其最大的区别就是,科创教研团队的基因孵化于大学FabLab实验室,因此启明星更注重科创教育课程体系的研发和课程教学师资的培训,注重孩子科创实践与竞赛奖励的结合。

鉴于中国中小学科创教育一开始就普遍面临的缺乏STEM教育课程体系和师资力量的困局,华工启明星具有先天的发展优势:因为是属于经MIT FabLab总部授权认证华中地区唯一官方标准实验室,自然也将来自麻省理工学院FabLab的创始人尼尔·哥申菲尔德(Neil Gershenfeld)教授开创的MIT热门课程“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即《如何能够制造任何东西》。

华工启明星源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FabLab,并以该校《如何制造几乎任何东西》研究生课程为基础,经过汉化再设计和3年多、数千中小学生课堂检验,最终形成了针对4到15岁少儿成熟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少儿科创教育课程体系,以及全套STEM教育系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