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时令好“滋味”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5-16 01:00:25

原标题:最是时令好“滋味”

本报记者 李樊

当长春早市的商贩和消费者都开始讲起一年一度的吉林时令滋味故事时,这个故事最值得品味的开篇之作——山野菜,就迅速变得格外走俏。有时候,或许故事讲得早,却不如循着市场看经济脉动好。所以,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山野菜上市注定是一场勾着记忆、裹着泥土,绘就出这季节更迭里一幅幅最生动的产业链条延伸、城乡资源互动和农产品营销创新的美好画卷。

祝大娘的经营之道

4月29日清晨5时,晴。

山野菜上市的10来天里,老家在梨树县的祝大娘每天都要搭乘女婿小王的“首班”出租车,早早来到东大桥早市进菜。

去年末,祝大娘用2万元积蓄在北湖开发区兑了间早餐店,简单装修后,卖起了包子、粥和小炒菜。推陈出新菜品,62岁的她有着自己的主见。菜不仅要新鲜,还要有地道的季节特色。香辣小根蒜、刺嫩芽炒蛋、柳蒿芽大肉包,都是祝大娘心目中新的一年生机勃勃的标志性味道。

“5斤刺嫩芽80元,5斤小根蒜40元,5斤柳蒿芽40元。一共160元。今天这山芹菜挺嫩挺鲜的,送你1斤回去尝尝。”看到大娘如约而至,菜贩黄刚很高兴,针对高大娘这样的“大客户”“回头客”,不用多讲,成交价直接就是优惠价。

30岁出头的黄刚,每天凌晨两点左右从鲜活市场买进蔬菜,再开车到早市销售,随后再前往社区市场贩卖。以他从事近7年的蔬菜批销经验来看,山野菜从每年4月中下旬上市,可以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零售价格较为稳定,利润空间也不错。“去掉损耗,平均一斤能赚三四元钱。”不过,对于产销两头在外的菜商来说,销售山野菜的风险比普通棚膜蔬菜大。黄刚最怕压货,山野菜储运两三天就不再新鲜,价钱随之大打折扣。

“谢谢你啊,孩子。刺嫩芽尽量整大一点的,明天的菜还要这些。”祝大娘查看了下菜,从怀里掏出手机,扫了扫贴在蓝色小货车侧面的二维码付款。

“韭菜2块钱一大捆,茄子、香菇10块钱一大堆,价钱比山野菜低多了。店里山野菜是挺受欢迎,可是不咋挣钱。”女婿小王接过两大包菜放进后备箱,小声跟记者叨咕。

“你别听他乱说。我有好几位顾客,都是老大哥、老大姐,他们这个月从海南回长春就是惦记这口东北味儿。一天两顿饭,天天都来店里吃刺嫩芽。像我们这些岁数大的人,从小吃惯了这味道,而且山野菜都很健康的。”在祝大娘看来,女婿为人憨厚,却非深谙山野菜这事。时令滋味又岂能只考虑买卖本身呢?当人们踏着季节的节拍,翻山越岭,甚至远渡重洋,只为寻找这记忆中的滋味时,它的意味才最是深长。

卖山野菜的老姐俩

“长白山坡纯天然的山野菜,没农药、没化肥,成斤买优惠了!”看到客流密集了些,佟红梅扯着嗓子不停地吆喝。5月1日,凌晨4点,她便来到磐石路早市,销售头天晚上由县城亲戚开了3个多小时车送来的50多斤山野菜。

“五一假期逛早市的人照前几天少了点,两个多小时卖了近一半。”路口的晨风稍冷,佟大姐搓了搓手。披星而出到早市摆摊,可不是佟大姐全年无休的做派,北方时令蔬果还没成熟的季节里,她会留在家里照顾外孙女。

过了7时,人群熙熙攘攘起来。一大波顾客涌到摊位前,挑选山野菜。不上10分钟,10来斤柳蒿芽,只剩下脸盆大小的一小堆;五六斤刺五加,被家住吉林大学南岭校区教师楼的刘奶奶、陈奶奶和陆爷爷三位老人“组团”包圆了。

佟大姐趁着人们选菜的间隙,去附近摊位买了两瓶饮料,递给一齐吆喝了一早上的高大姐。高大姐家住铁北,5点刚过,就让儿子开车从长春市区北部,一路向南10多公里,送她过来帮好闺蜜卖菜。插队、到工厂上班,经历过下岗和再就业,几十年风风雨雨共同走过,姐妹俩默契十足。一个负责维持秩序,整理蔬菜;一个负责称重报价,收钱找零。

“3块4,收3块!”“6块7,收6块!”“两块5,收两块!”

看到佟大姐每一笔都要给顾客抹零的仗义劲儿,高大姐也纠结,“不是为了生活,50多岁的人,你起早贪黑挨这累干啥?”

佟大姐笑呵呵地跟高大姐打着趣,“赚几十块钱零花钱就行,薄利多销,薄利多销。咱不主要是帮靖宇县的亲戚多点儿收入吗?”

7点40分,金黄的阳光洒在姐妹俩身上,忙碌的身影看起来暖暖的。

再有10来分钟,早市就要散了。佟大姐的菜还剩下一堆婆婆丁。尽管价格已从开市时的每斤12元,降到了成本价9元,但售罄是有难度了。

高大姐卷起铺在地上的塑料布卷,拾掇了一圈,将剩余的食品袋拢了拢,摆到身后的大筐里。佟大姐坐在摊位前,一边哑着嗓子吆喝,一边挑拣个大的婆婆丁,抹掉根茎上的泥土,放进塑料袋,扭头对着高大姐说,“一会儿,回家咱也多吃点,现在婆婆丁最好吃,过几天可就老喽。”

大学生早市开直播

低眉春已逝,抬头夏依始。

5月7日,早7点。穿过花香扑鼻的林荫小路,岳阳街早市热闹非凡。路旁,一群人围着一个长约三四米、由木板搭起的蔬菜摊位,有的挑菜,有的探着头看热闹。

记者绕到摊位后方观察。

山野菜装在白色透明塑料袋里,摆在临街一侧,婆婆丁、榆树钱、刺五加、刺嫩芽、小根蒜、山芹菜,样数不少、品相也不俗,却也没有什么意料之外,都属于当下较为主流的山野菜;西葫芦、蒜苔、韭菜、西红柿、旱黄瓜等棚菜摆在摊位里侧,品种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一对儿30来岁的夫妻招呼着顾客。

菜摊南侧,一位姑娘拿着自拍杆,以菜摊和人群为背景,正在淘宝网直播。她不时将手机靠近山野菜近距离拍摄,大声与在线观众互动着——“小根蒜咋吃啊?炒着吃,炒蛋炒肉炒蘑菇;洗净蘸酱,腌咸菜。”“刺五加啥味儿?鲜嫩鲜嫩的清香呗,有一点点苦,对睡眠贼好!”“我最爱吃啥?当然刺嫩芽!”围观的人们听到山野菜的介绍,有的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回去尝尝。

网上订单提示音一响,小伙子麻利地拣菜、称重、装菜到丝网袋里,在白色保温箱中铺上冰袋,打包封箱,再用马克笔标上数字。

近8时,人潮散去,网络直播也告一段落。

趁着收摊的工夫,记者带着好奇与吆喝了近1个小时、满脸通红、一头大汗的姑娘攀谈起来。姑娘姓李,27岁,大学毕业后便在淘宝网上经营着一家东北土特产店。

她发现,网络直播间能吸引不少流量,而东北的山野菜不仅味道独特,而且因生长环境好,具备了不同的药用价值和保健功效等特性,有成为“网红爆款”的潜力,她想要抓住互联网销售的“时机”。

于是,“五一”过后,小李便跟亲戚小刘夫妇合作,采取早市现场包装、快递冷链运输的方式,让山野菜在早市这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消费平台里,直接乘上互联网的营销“快车”。

“线上直播销售山野菜,对我来说是新尝试。这几天效果还算可以,每天都能成交20单左右。顾客以东北三省为主,偶尔卖过上海、福州,最远一笔的卖到了深圳。我哥说,开直播带动早市客流效果挺明显,这几天卖得比之前要多不少。”小李兴奋地说。

(本栏照片均由本报记者李樊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