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彬龙会议前夕缅北冲突再起,缅甸民族和解路漫漫

来源:澎湃新闻 2018-05-15 19:02:00

5月12日,缅甸政府军与数支民族地方武装在缅甸北部木姐地区发生武装冲突。冲突导致中缅两国人员伤亡和缅方边民逃往中国境内。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13日发布声明谴责此次暴力事件,并向缅甸有关方面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冲突各方保持克制,立即停火,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防止事态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2日武装冲突前不久,旨在实现缅甸民族和解的“21世纪彬龙会议”第三次会议筹备委员会11日下午刚刚宣布第三届彬龙会议或将于今年5月最后一周举行。12日的冲突让人担心,德昂民族解放军等民族地方武装是否还能够参加这次会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环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宋清润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缅甸自1948年独立之后就存在的矛盾十分复杂,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寄希望于在一次会议上、在本届政府中便能完全解决,并不太现实。要取得突破性的成果,还得慢慢来。

冲突双方矛盾难调和

5月12日清晨,缅北木姐地区传出的枪声打破了当地的宁静。

据新华社报道,缅甸国防军司令部12日证实,当天凌晨缅甸掸邦木姐镇区遭武装分子袭击,造成19人死亡、27人受伤。

缅甸国防军司令部在通报中说,当地时间12日凌晨5时许,大约100名武装人员向木姐镇区内多个地点发动武装袭击,警方与民兵团予以还击。袭击造成1名警察、4名民兵和14名平民死亡。通报说,武装人员来自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克钦独立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

路透社报道称,缅甸政府发言人佐泰当天具体透露称,大约100名武装人员使用了小型武器和榴弹炮袭击政府军和民兵团,造成多人死伤。他表示,袭击还迫使部分缅甸边民逃往中国境内躲避,数量不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4日在记者会上证实,缅北地区12日发生冲突后,的确有缅甸边民进入中方境内。冲突已造成2名中方在缅人员死亡,并有3枚火箭弹和一些流弹落入中方境内。

陆慷还表示,中方已向缅甸有关方面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冲突各方立即停火,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事态扩大,尽快恢复中缅边境安宁,杜绝破坏中缅边境地区和平稳定的事件再次发生。

缅甸《伊洛瓦底》杂志12日报道称,当天清晨发生的武装袭击事件导致19人死亡、29人受伤。围绕这一伤亡数字,缅甸政府、军方与民族地方武装爆发了“口水仗”。

德昂民族解放军发言人Mai Aik Kyaw指责政府军部队盲目开枪和使用武器是伤亡数字高企的原因,并表示对平民的伤亡感到抱歉。”就这一指责,缅甸政府发言人佐泰称“不可接受”。他表示,针对无辜平民的袭击并非是争取民族权利,而是暴力行为。

缅甸政府军将这起事件定义为恐怖袭击。《纽约时报》报道,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发表声明称, “目前政府军正在通过对恐怖分子予以回击的方式来清理这一地区。”

宋清润对澎湃新闻表示,(民族地方武装)这个问题比较难以解决,根子上在于缅甸联邦政府跟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在经济、政治、军事及少数民族权益、文化教育、宗教信仰等方面有很多矛盾。解决不好时,就成为了权益之争。

“缅北武装也比较多,有6、7个,就容易起摩擦,包括交火等就是因为经济和其他民族利益等纠纷。很容易一个因素或者多个因素凑在一块儿,就激化了冲突。”宋清润说。

和平进程依然漫长

缅甸新政府2016年4月正式履职以来,昂山素季负责领导国内和平事务。她亲自担任联邦和平对话联合委员会主席,并提出举行一次类似于彬龙会议的民族大会,旨在实现永久和平。

就在5月12日,缅北爆发武装冲突前不久,据缅甸官方媒体《缅甸环球新光报》,“21世纪彬龙会议”第三次会议筹备委员会5月11日下午于首都内比都刚刚宣布 “21世纪彬龙会议”第三次会议或将于今年5月最后一周举行。

12日清晨武装冲突发生后,德昂民族解放军等地方民族武装是否能参加原定于在本月底举行的“21世纪彬龙会议”第三次会议引发关注。

2016年8月31日至9月3日21世纪彬龙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时,德昂民族解放军等民族地方支武装并未参会。在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政府等各方努力之下,2017年5月24日至29日第二次会议召开时,德昂民族解放军等7个尚未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组织首次受邀出席。不过,会议闭幕时,因各方分歧仍在,仍有民族地方武装组织未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纽约时报》12日报道评论称,“当天清晨发生的这一事件看上去是对昂山素季的一次挫折。” 昂山素季此前曾表态称,希望看到与民族地方武装结束冲突局面。尽管在部分地区,这种冲突已持续了几十年。

宋清润表示,上一次开会时,德昂民族解放军等地方民族武装就是勉强来参会。这次他们是否再来与会,目前难以判断,需要看现场的情况以及半个月之后会议的情况。

不过宋清润进一步分析称,总体而言缅甸的和平进程是在向前推进的,包括昂山素季、现总统温敏和军方等都在努力,但缅甸自1948年独立之后就存在的矛盾十分复杂,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

“上一届缅甸政府未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说1948年以后的多届政府都没能够解决 。民盟政府上台近两年半了,在解决这一问题上确实难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宋清润说。

宋清润认为,寄希望于在一次会议上、在本届政府中便能完全解决,是不太现实的。要取得突破性的成果,还得慢慢来。

在5月14日的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12日的事件表态称,通过对话协商,以全面包容性政策推动和平进程,是缅甸各方应当遵循的原则,也是实现和解与和平的唯一现实可行途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