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商业片就像跟观众谈恋爱

来源:界面新闻 2018-05-16 10:00:00

如果一觉醒来,发现卧室里有一名陌生异性跟自己头对头睡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超时空同居》的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雷佳音饰演的生活在1999年的陆鸣,跟佟丽娅饰演的住在2018年的谷小焦,在各自的人生走到低谷时相逢了。

2018年的谷小焦和1999年的陆鸣首次相遇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天马行空的想象,最初的拍摄契机竟然是《浪漫满屋》的版权。该片导演苏伦透露,一开始她能够有机会筹备影片,正是因为这个版权方的合作邀约,不过最终她还是放弃了《浪漫满屋》,转而讲述完全属于她自己的故事。

在当下青年导演喷薄而出的时代,女导演少之又少。这不仅仅是中国影坛的现象,就算从全世界的角度来说,女导演都是一个稀缺物种。

更何况,苏伦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是要当一名合格的商业片导演。此前被大家所熟知的女导演,可能还是许鞍华、李少红、宁瀛、李玉和张艾嘉这样拍摄作者类型片的。在近些年上映的商业片中,取得成功的女导演大多是转型后担任导演的明星,比如赵薇、徐静蕾、刘若英等。对苏伦来说,其难度可想而知。

上一位取得优秀的票房回报及口碑的商业片女导演,正是拍摄了《北京遇上西雅图》的薛晓璐导演。爱情这一永恒的话题,堪称商业片女导演的杀手锏。

在《超时空同居》中,这两位差距明显丝毫不契合的主角,在一遍遍的时空穿梭中培养出了深厚的感情。表面上,他们是有趣的灵魂和美丽的外表进行结合,但有意思的是,两人都知道了在2018年的陆鸣所取得的成就,让这段感情之间多出来了一个没有第三个人的“第三者”。

谷小焦与2018年的陆鸣

这样独特的“三角关系”,只有在时空穿越中才得以呈现,也成为故事的重要推动力量,雷佳音也成功地胜任这两个角色,按照导演“不希望单靠造型去诠释,区别是骨子里的”要求,将涉世未深和社会老油条两种心境从内到外地呈现出来。

此外,他与生俱来的喜感也为影片的喜剧元素增色不少。即便找到雷佳音的过程一波三折,“兜了很多弯路才找到合适的人,最早沟通时可能听岔了他以为时间不行”,直到快开机前才找到他并很快确定。“雷佳音本身是一名人物塑造能力很强的演员,加上他形象也很符合。而且他还是有电影梦的,后来听到这个故事,没有说再找团队开会分析一下,当天听完故事他就看着他经纪人说,‘怎么着,整起来?’当时就确定了。”

佟丽娅则是被雷佳音“拉下水”的。苏伦透露,“雷佳音推荐的佟丽娅,说她非常适合这个角色。我当时还觉得,这样的女神去演喜剧是很难的,结果在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我去她家跟她讲这个故事,一见到她就觉得是她了,生活中她真的非常接地气。”

两个人不仅用极大的反差将剧本里写好的笑料展现地更加有趣,还自己增加了不少梗,比如陆鸣对谷小焦喊出的“干瘪老斑鸠”,就是雷佳音现场的突发奇想,“原来的台词是干瘪老僵尸”。至于片中谷小焦的前闺蜜的老公名为“思诚”,或许也是在确定由佟丽娅出演后刻意调整而来。

至于影片的监制徐峥,确实在片中只客串了一名出场一次的扯面小哥,而且还是自己的强烈要求。“拍摄的时候他(徐峥)就来了前三天,三天后他就笑呵呵的跟我说,苏伦我放心了,你好好拍吧。他觉得我可以完成。”

在现场练习扯面的徐峥

正是由于在剧本阶段徐峥对苏伦的“折磨”,让《超时空同居》有着比一般年轻导演更加工整的故事,加上苏伦本身在片场长期以来积累的拍摄、制作方面的经验,让这部影片在爱情和喜剧两方面的完成度都很高。

“片中陆鸣和谷小焦都来自我,就是人格分裂式的。我对童年的美好幸福生活是有遗憾的,因为十几岁到了北京,很多时候没办法陪家人,包括奶奶的离开。我多想回到小时候的那个院子,陪她多呆一会。对于未来我也很好奇,未来的我在干嘛、家人如何、朋友怎样?所以我把我的好奇放在两个主人公身上。”怀有这两种愿望的,又何止苏伦一个人呢?

导演苏伦

界面娱乐对话《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

界面娱乐:《超时空同居》作为您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为什么会选择在爱情喜剧的基础上加上奇幻的元素?

苏伦:一开始收到的命题是一个爱情喜剧,当时《港囧》还没上映,有一个公司买了《浪漫满屋》的版权,想做成电影,然后找到徐峥老师让他做监制。徐峥老师就说苏伦一起来,要不你来拍吧。

最初他们给到的故事和剧本,我和徐峥老师还是觉得差那么点意思,尝试了各种努力,找了很多编剧聊起来,希望大家能把这个故事做的更理想化,但最后就完全推翻,放弃做《浪漫满屋》的故事。停了之后的某一天,徐峥老师就问我,苏伦你个人最想拍什么电影,你自己写个剧本。

我想自己写剧本可以试试,加上这样一个前辈对你的信任。因为这种信任和鼓励吧,我找到了信心。然后为了故事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而且一个新导演来说,可以做一些新的尝试,所以加入了奇幻的类型。

除了故事发生在一间屋子里,这个故事可能跟《浪漫满屋》没有任何关系

界面娱乐:这样的时空穿越的元素,过去你就喜欢吗?

苏伦:我小时候就有一个幻想,要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扇门就好了。这扇门一推开,所有的好时光都在、所有爱的人都在得有多好。从这个引发了故事,然后慢慢延伸出现在的故事。

界面娱乐:不过这样的奇幻元素,稍微用的不好或者出现BUG,反而会被某些观众所诟病影响影片整体评价,你是如何设计这些元素的?

苏伦:做这一块的时候,我作为一名新导演来说真的尽力了,我在整个剧本创作时间里,都在尽量想办法让故事不要有任何逻辑的问题,也去寻找了一些方式去规避或者进行限制。不要把这个口开的太宽。如果产生无限种可能性,这个故事的走向就会变成另外的故事。

界面娱乐:现代爱情喜剧呢?既然徐峥已经让你完全从自己的喜好出发进行创作,是否代表这一类型也是你目前最擅长和喜欢的?

苏伦:我是觉得自己作为新人,应该拍一个熟悉领域的东西,而且像爱情这样的话题,从大家懂爱情开始就会经历一辈子,这样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我希望能引起共鸣。而喜剧我是想让大家看完会开心。让大家开心是件挺好的事,我也挺开心的。

两人的感情急速升温

界面娱乐:其实《超时空同居》里的笑点挺好的,没有太多的段子化的东西,很成熟。你平时生活中就是很有喜感的人吗?

苏伦:在剧作上,我考虑到它首先是喜剧,角色又是“大难临头主人公不自知”的设定,而且这两个达到谷底的人又想做大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本来就会有喜感的存在。再加上两个人完全格格不入,我就埋了一些好玩的点,做到前面有什么、后面抛什么,大家会觉得很有意思,这就是节奏。

而且我平时每天乐呵呵的,喜欢跟幽默好玩的朋友一起玩,做出来的作品也是这样的气质。

界面娱乐:《港囧》是在2015年上映的,完成了那部片子后你就投入到《超时空同居》的创作了吗?

苏伦:对,我写剧本差不多从2016年到2017年写了两年。因为我想这个故事里,除了我们看到的比较轻松、喜剧的地方,还想有一些深刻的讨论吧。

我是先从人物着手的。因为我的故事有幻想元素,但我还是希望能做成一个比较落地的现实主义,让大家觉得这两个人可能跟自己有点像,在生活中存在。男主角对未来好奇、女主角对过去的幸福生活念念不忘,我想给他们一个空间,让他们可以去过去,也可以去未来,最终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成长,觉得过去和未来都不重要,现在的自己才是最好的自己。他俩命运的勾连是最主要的,其他都是辅助元素。

两位角色鲜明的特征,让影片自带喜感

界面娱乐:不过用两年的时间来打磨剧本确实不短,中间哪些部分可能比较困难?

苏伦:我是先出了人物,然后把整个故事给顺下来,接下来我用了半年的时间,画了一个曲线图。这是一个新的尝试,我一直在研究我跟观众的关系,就像谈恋爱一样,我想多了解对方想要什么、喜欢什么、更想看到什么。在这个基础上,我要发挥优势,去做一个东西出来,让大家喜欢。

界面娱乐:在创作中便优先考虑到观众的观感?

苏伦:对,因为我个人是挺想做好一名商业片的导演,因为我从小就爱看商业片,觉得好玩一点。这个曲线趋就是服务于我刚刚说到的互动关系。商业片不是你纯粹拍好一部片子表达自我就好了,还是得跟观众产生互动让大家喜欢。

所以整个曲线图,就是按照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多长时间观众会腻,多长时间同样的东西大家不想再看,多长时间的引子能让大家好奇,以及多长时间应该有笑点出来,我的设定中什么事件用多长的时间如何推动剧情。

界面娱乐:要这么好掌控观众的口味是很难的,在此期间是如何进行摸索的?

苏伦:其实就是我自己突发奇想地去研究了一下,看了一些心理学的书,参考了很多值得参考的片子。因为拍的就是人、看得也是人,所以要多了解人。做完了这个曲线图,我再做分场大纲、写台词,最后在2017年11月左右开的机。

界面娱乐:在2001年,您开始进入剧组工作,2005年您便进入中戏导演系,但在2018年才拍出大银幕处女作,中间更多的时候是拍摄MV、广告、做副导演。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上女性导演都并不多,是什么让您对这一行业保持持续的热情的?

苏伦:最早进入剧组的时候还不到20岁,而且我小时候一直就想拍电影,刚进组大家觉得你年龄小,你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在旁边学习一下就挺好。当时是很轻松的氛围,大家都是其乐融融的,我也就知道了拍电影是什么样的,原来拍电影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也让我更加坚定我要做这个。

《港囧》拍摄现场的苏伦(中)

界面娱乐:但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拍成电影,那些经历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苏伦:我觉得经历多一点是好事,至少在那段时间,我对摄影机的运动、灯光怎么打这些现场的经验更加丰富。我是比较幸运的,尽管说中戏毕业之后也是吃了几年苦,多学习了几年,但那些历练对我来说挺重要的。

界面娱乐:会觉得有落差感吗?

苏伦:我其实是一个挺乐观的人,有一个广告拍也挺开心的。会觉得还没到时候,到了时候该来的都会来,能做的都会做。

界面娱乐:这次能够执导自己的处女作,最大的契机在于什么?

苏伦:我这次能这么顺利的有这样的机会拍电影,可能跟自己去写剧本也是有关系的。因为我是个新人导演,就算有很好的剧本,人家也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去写的,怎么去信任你,交到你手上去拍呢?而且好的剧本也很贵。所以我觉得对一名新导演来说,可能自己去写一个剧本并拍出来,是打开第一步的比较快的一条路。

界面娱乐:不过从制片的角度来说,《超时空同居》这样的中等体量投资的影片不好拍,投资不小需要取得收益,但投资也不足以大到可以满足剧本上的每个想法,还是需要省着用。

苏伦:我觉得创作剧本的阶段能够让我在现场拍摄时更加从容,因为我能考虑到一个整体,而不是揪住其中某个部分,比如大场面、特殊镜头,我就是要比较均匀地分配去好好地讲故事。

有一些超出预算的部分,只能想办法去解决。比如最后那一段时光倒流的场景,我是完全实拍的。在拍摄之前,我专门去学过特效,但是学习的原因是为了怎么可以不用特效并实现有特效的感觉。如果用特效的话,我们肯定会超预算。所以所有群演都是正着演的,只有两名主角倒着演,最后反过来放。

两人在未来也会有机会重逢

界面娱乐:在拍摄《超时空同居》之前,大家对你最深刻的认识可能还是《港囧》的执行导演的身份。当时你是如何配合徐峥导演进行工作的?

苏伦:之前一直在拍广告,然后有一天徐峥老师就来说,苏伦你要不要做执行导演?加入之后,也是从剧作开始,一直开会,然后一直跟徐峥老师一起完成拍摄。我的工作不是专门去做哪一个项目,还是以全面的创作为主,跟着他学习。

界面娱乐:在筹备和拍摄中,徐峥作为监制,提供了哪些帮助?

苏伦:他给我最大的就是自由度和鼓励。他说你做了你最想做的事,努力了,吃苦了,弄好了就行。尤其是在做剧本的那两年里,完完全全地被他严厉地折磨了两年。他对故事和剧本的要求非常严格,他会觉得你自己写的这个剧本,一定要写到你觉得完完全全可以拍了,你再去开机。

我每次改了剧本给他看后,他经常问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怎样,你觉得可以拍了吗?我就会反思,是不是还差点意思。这个过程就一直一直反复,直到有一天他跟我说,我觉得可以拍了,那咱们就拍。

而且因为有徐峥老师监制,合作方看到他就非常放心,大家因为对他的信服度,都觉得可以来投资。

开拍时徐峥作为监制同两位主演交流

界面娱乐:他对剧本最看重的是哪几个方面?

苏伦:整体节奏上,他认为商业片一定要节奏好。还有一个就是千万不要飞,因为这是两个真实的人物,一定要落实。我都完全不记得改了多少遍,太多了。但是都是在一些细节上,大的推翻是没有的。因为我们是从基础开始一关一关地过,这关过了之后,围绕上一关的东西继续延展,所以现在的故事跟我的大纲是一样的。

界面娱乐:开拍后他的指导多吗?成片里他好像只有那一小段的镜头。

苏伦:拍摄的时候他就来了前三天,把那一段给拍了。一开始我非常贪心想给他一个重一点的配角角色,但是他提出来,因为是他来演,观众对他的期待值,会觉得这个人物应该在后续一直贯穿,容易对电影整体的期待上的影响。然后他自己觉得应该演扯面小哥。这建议特别好。

而且我特别感激他,因为他给了我非常大的自由度。三天后他就笑呵呵的跟我说,苏伦我放心了,你好好拍吧。他觉得我可以完成。包括后面的制作、剪辑,他都给了很大的自由度。他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也非常尊重我的意见。他会说,苏伦这是你自己的导演作品,你来做最后的决定吧。

界面娱乐:你有考虑过,徐峥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点,希望你可以独立执导作品呢?

苏伦:可能是我够执着吧,而且我工作的速度比较快,只要想做一件事不睡觉也要把它做完。当有一个机会的时候,我会牢牢地抓住这个机会,想尽办法去努力把它做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