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达传票多费功夫?57岁老法官去年跑路20余万公里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8-05-16 15:19:00

  踏破铁鞋无觅处 送达传票费功夫

  为送达传票 57岁老法官去年跑路20余万公里穿行100个县市

  总说法院送达难,送达难,送达到底有多难?所谓“送达”,就是有人到法院来起诉,法院要及时让被告知道你被告了,因为什么被告,并且通知你来法院应诉。就是这样的工作,却是困难重重。5月10日下午,记者跟随朝阳法院民事法官张午阳和她的书记员跑到一知名餐饮连锁公司位于朝阳区东大桥某商场内的店面,送达法院传票和诉讼材料。过程还算顺利,但算上往返车程,光跑这一趟张午阳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搭进去了。

法官张午阳登门送传票

  司法专邮被退回 法官亲自登门

  5月10日下午,一名自称店面负责人的工作人员在餐厅门口接待了法官,因是下午两点多,出入餐厅的客人寥寥无几。

  张午阳穿着一身灰色的制服,胸前佩戴着红色的法徽。表明身份以及来意后,工作人员反复确认,语气里透露着迟疑与不信任。

  张午阳打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夹,里面是盖有法院红章的送达回证以及相关诉讼材料。她再一次跟工作人员解释,今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案件涉及一起劳动合同纠纷。原告赵先生曾在该餐饮公司做服务员兼储备干部,后被公司以旷工为由解聘。赵先生曾到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加班费、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未休年假工资等等。仲裁结果驳回了赵先生的请求,赵先生不服又起诉到法院。

  案件被法院受理后,书记员在向被告公司送达起诉材料时遇到了麻烦。根据程序,法院通过司法专邮先是向该公司原来的一个工商注册地址邮寄了法院传票、起诉状、举证通知书等相关材料,被退回。后来,张午阳查到该公司在望京的另一个办公地址,继续邮寄材料,但依然被退回。无奈,她询问赵先生得知他此前工作的店面后,决定亲自跑一趟。

  张午阳和书记员站在餐厅门口,向这名工作人员反复解释此行的目的。工作人员说,法院邮寄的望京地址确实是总公司现在的办公地,但司法专邮为什么会被退回她也不清楚。之后,她两次离开打电话向更高层级的领导请示。

  最终,这名工作人员在餐厅门口签收了法院的送达材料。而此时,商场的安保人员被惊动赶过来查看情况,张午阳不得不又解释了一遍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张午阳告诉记者,像这样的送达工作非常浪费人力和时间。而朝阳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中,一次就能成功送达的案件比例不会超过半数。“被告如果是自然人,天南海北不好找。被告如果是公司,经常会遇到企业的工商注册地址和实际经营地址不一致的情况,注册地压根儿就没人。”

  法院通过媒体“喊话” 被告应诉

  今年4月4日,朝阳法院通过新闻媒体“喊话”猫扑网,让该公司赶紧来法院应诉。

  案件原告是歌唱演员祖海。她起诉说,自己一直单身未婚。但是2017年以来,猫扑网多次刊登其离婚的消息,报道如《她曾9次上春晚,嫁大自己20多岁的干爸级丈夫,离婚分豪车千万!》、《九登春晚,成名后闪嫁大37岁老公,如今两人离婚,41岁似少女》。

  祖海认为,猫扑网的报道严重违背事实,使得她社会评价降低,生活受到严重干扰,甚至对她的婚恋造成重大影响。祖海起诉要求猫扑网删除不实报道、赔礼道歉并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禹雷是这起案件的承办法官。他告诉记者,今年1月该案立案后,他曾多次拨打猫扑网网站上公示的一个电话号码,但提示音始终显示该号码不存在。此后,他按照工商登记的信息给猫扑网在海南的一个注册地址邮寄了起诉书、证据材料和开庭传票,但是邮件经多次投递最终被退回。

  原告律师则告诉禹雷,他们曾试图与猫扑网的客服联系,但如石沉大海。他们还委托在海南的律师朋友去该公司的工商注册地址实地看了一下,压根儿没发现该公司的办公场所。

  这么有名的一家网站,对外公布的联络方式和地址竟然都是无效信息,法官也是欲哭无泪。为了节约时间,原告律师申请用法院公告的方式送达被告。同时,禹雷也想起了利用媒体“喊话”的途径。

  以前个别案件,朝阳法院也用过类似的方式送达或者传唤当事人,效果都不错。比如2012年通过媒体“喊话”送达俏江南董事长“张兰”、2014年朝阳法院官微传唤夏萨沙要求其履行判决。这一次,鉴于原告也是名人,被告又是一家网络公司,禹雷琢磨,借助媒体“喊话”很可能会产生效果。于是,就有了4月4日铺天盖地的报道。

  果然,没过几天,猫扑网就主动联系朝阳法院,并提供了一个在上海的办公地址。禹雷又一次发出司法专邮,这一次被成功签收。

  法官跋山涉水

  穿行100个县市

  这些年,随着民商事案件大幅增加,司法文书的“送达难”成为困扰法院的又一难题,严重影响法院的审判效率。

  为了解决外地当事人的送达难题,保证庭里其他法官的审判工作,朝阳法院金融审判庭有一位57岁的老法官单英夫,专门负责庭里的外勤工作。

  凡遇到外地的当事人拒收诉讼材料,或者当事人信息不明导致无法送达的,他都要去外地跑上一趟。仅2017年一年,单英夫就跑了20余万公里的路,穿行过近100个县市。

  有一年冬天,庭里一个年轻书记员跟着单英夫去外地跑了一圈,经历毕生难忘。他们送达的地址在贵州省毕节市的一个小山村,地方之偏僻超乎想象。

  他们坐完飞机坐火车,坐完火车坐大巴,坐完大巴开始徒步……书记员刘桐回忆,“绿皮火车把我们从城市带到郊区,老式大巴又把我们从郊区拉到荒野。整整六小时行程,我们途经居民区、森林、草原、盆地、山丘的更迭。到达宾馆,已是夜里11点,驻脚后开始我们的午饭加晚饭——泡面加火腿肠。”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准备出门,奈何前一晚突降暴雪,几乎无法出行。最终,他们搭上一辆当地老乡的农用车,车主是个淳朴善良的农民。于是,腊月大雪天,农用车上两个快要冻僵的法官伴着一窝呱呱叫的鸡鸭鹅,颠簸着上了路。

  进村后,路上一片泥泞。单英夫有经验,他在前面走,让小书记员踩着他的脚印跟在后面,以免走错路陷入泥泞拔不出腿来。

  村民对这两个异乡人怀着警惕和排斥。他们一进村,就有不少村民围了过来,等他们说明来意,村民们更是躁动起来。“诉讼”这个字眼在那里变得异常敏感。

  单英夫是“老江湖”。他一眼瞧见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人,将手中的材料递给了他。这个中年男人正是村里的“族长”,他迟疑地接过材料。单英夫详细解释后,在中年男人的帮助下成功找到当事人的家,完成了这次送达。

  当事人尚在羁押 传票送到监狱

  还有一些法院送达的对象被关押在看守所或者监狱里。

  前不久,单英夫跑了趟广州某监狱。要送达的当事人因为贷款购买宝马车却中断了还款,被银行告上法院。

  单英夫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监狱根据流程对他的身份进行严格审核后,安排他提审了要送达的对象。

  对方签收起诉材料后,现场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说,车不是他的,而是老板用他的名义贷款购买的。以前还贷的月供老板一直按月打到他的银行卡上,由银行自动划扣。后来因为涉及传销犯罪,老板和他双双被判刑,车贷自然也就断供了。

  单英夫详细听取了他的意见,并从法律关系角度给他做了解释。单英夫告诉他,因为贷款合同是他签署的,所以银行只能告他,但他可以向老板追讨。

  由于关在监狱无法出庭,单英夫现场制作了询问笔录,对方同意自己陈述的意见可以作为庭审笔录使用。

  看守所或监狱涉及到身份核验较为严格,每个案件至少第一次单英夫是必须要亲自到场的。当然,即便是看守所或者监狱也会有无法送达的情况出现。

  比如,有的送达对象刚进看守所或者刚被判刑,情绪不稳定,这个时候即便是法院送达,看守所有时也会拒绝。

  解决送达难 法院积极探索新途径

  送达是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获取诉讼信息的渠道,送达工作做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当事人和诉讼参与人诉讼权利的保障。

  记者了解到,为了解决送达难题,从去年开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在探索构建“七位一体三化统筹”的集约送达工作机制。即集设置窗口预约送达、推广适用电子送达、提升法院专递质效、集约外出直接送达、优化公告送达流程、尝试公证参与送达、探索委托送达协作“七位一体”的集约化管理、多元化服务、智能化运用,努力提高送达的准确率和成功率。

  北京法院欲通过送达集约化,将送达这一辅助性事务从审判工作中剥离出来,让法官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专注于案件审理,从而提高办案的质量和效率。

  禹雷法官告诉记者,目前集约送达的工作还处于摸索阶段,法院也在尝试新的送达方式,包括微信送达、电子邮件送达等等。

  本报记者 张蕾 文并摄J009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