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在大庆的28小时

来源:人民网 2018-05-17 00:00:00

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在世时,十分关怀大庆油田和大庆人的成长,曾具体指导大庆油田建设事业,在最困难时期,特别是“文革”期间,他态度鲜明而坚定地保护了大庆和大庆的广大干部。 周总理曾三次亲莅大庆参观、视察指导。1966年5月,他第三次来到大庆。这一次,总理是陪外宾到大庆参观的,所到之处,允许群众欢迎。为了满足总理想多见群众,群众渴望亲眼看看自己的总理的共同心愿,我们利用这次机会,作了周密的安排,使总理这次在大庆停留的28个小时里,先后在各种场合,与10万余大庆人相见。这里,我根据当年的日记,整理成总理和大庆人在一起的28小时记。 1966年5月3日 请晨5时。 总理陪同外宾一大早就从北京乘飞机到哈尔滨。 中午12时30分。 总理和外宾在哈尔滨转乘直升飞机,在大庆临时机场降落,接着即乘敞篷车到住地。沿途受到16000余人的热情欢迎,总理高兴地频频向群众招手致意。到住地后,我们根据当时的条件和总理事先的要求,安排总理和外宾,以及陪同前来的中央、东北局、黑龙江省、石油部领导同志一律住“干打垒”式的办公室。室内没有沙发、地毯、卫生间,只有原来的硬木板凳、单人木板床,茶壶、茶碗等用具也是原来旧的,总理还明确要求在大庆每顿饭都要有粗粮,主副食品基本上要大庆自产的,不用白酒、色酒、啤酒和汽水。 中午 1时30分。 我们请客人在党委会议室里用餐,房子小人多,显得很拥挤。这一餐吃的是高粱米芸豆饭、玉米粥,给外宾加一盘面包;副食是白菜、萝卜、土豆、丸子、粉条等烩在一起的大锅菜,盛在搪瓷脸盆里,随吃随加,另外还有一荤一素。 总理说:“今天吃的是大庆饭,他们前两年就是吃的这种饭,可能还没有这么好。” 宋任穷同志说:“是没有这么好,我前几次来的时候,菜盆比这个还要大。” 总理说:“桌子也小了,今天还讲究了一下。” 康世恩同志说:“我们这两天吃的东西都是大庆产的。” 外宾说:“吃的是自力更生饭。” 总理吃完第一碗高粱米饭又把碗递给服务员说:“我最爱吃你们的高粱米饭,再给来一碗。” 我怕总理吃坏肚子,暗示服务员少盛一点。总理很快吃完了,又喝了一碗小苞米(米查)子稀饭。 下午2时30分,散步。 总理来到院子里问:“房子好象比上一次来的时候小了?” 答:“和原来一样。” 李富春、宋任穷同志都讲要多种树。 我讲:“第三个五年计划,要种6000多万棵树。” 总理说:“6000万棵能活5000万棵吧?” 答:“可能。” 总理说:“要包种保活。” 下午3时30分。 总理和外宾以及中央、省、部领导同志都乘坐国产大客车前往油田工地视察。看了南2区6排32井;南2区11号油库,120钻井队,炼油厂,来回约70余公里。在油井井场,当采油指挥孙燕文同志汇报全油田油井生产旺盛、保持自喷时,总理说:“你们没有自己夸自己吧?”答:“实事求是。”总理说:“实事求是好。” 在1202钻井队,当我向总理汇报了钻井情况和1202、1205两个钻井队决心要每个队一年打井5万米,超过苏联功勋队时,总理详细询问了两个队的情况,他说:“他们两个队,每个队如果一年打5万米,国务院要鼓励他们。”然后总理又登上了高高的钻井台,详细了解钻井情况。铁人王进喜同志手扶刹把给总理表演起钻、下钻和接钻杆的操作。从钻井台上下来,总理第二次又郑重对我说:“今年这两个队要打上5万米,国务院要鼓励他们你要给职工讲。” 当总理看到一次从近千米的井下取出64米长、比茶杯还粗的岩心时,兴奋地连声说:“好!好!给外宾详细介绍一下。” 当总理看到半工半读学生李柏波时问:“你愿意来大庆吗?” 答:“愿意。” 又问:“是半工半读好,还是全日制不劳动好?” 答:“半工半读好。” 总理笑了。 在离开井场前,总理又握着1202队老队长张云清和1205钻井队老队长王进喜的手说:“你们这两个队,今年每个队如果打上5万米,要告诉我。”后来,在总理的关怀和鼓励下,这两个队当年真的都超过5万米了,双双打出了10万米的当时的全国记录。这两个队由铁人王进喜带队到北京向总理作了汇报。 在炼油厂,总理看到墙上挂的岗位责任制度和巡回检查路线图,很感兴趣,认真询问了岗位责任制度的情况,并说:“这一下责任明确了,检查路线也清楚多了。”总理向该厂党委书记姬永兴同志询问了每个车间多少人,全厂多少人,设备仪表是哪里制造的等,姬永兴都一一作了回答。总理说:“你们厂管理得不错,你们先进!”总理又问了康世恩同志全国铂重整装置情况,听了回答后总理说:“我们的炼油技术也有进步,这个炼油厂的人员在国内比不算多,但比国外就多了,我在非洲看过的炼油厂,他们的人很少,当然那也是别国搞的。” 晚上7时30分,晚饭。 这一餐主食是玉米窝窝头、玉米面煎饼、萝卜饼、大米饭、豆腐脑。副食是拌菠菜、炒白菜、烤羊肉串、清炖鸡和鱼。 虽然劳累了一天,总理仍是谈笑风生。在吃饭时,他吃了一个窝窝头,又拿了一张煎饼说:“煎饼卷大葱加面酱才好吃。”他还讲了自己的成长过程:“我小时候开始受的是封建主义教育,学孔夫子那一套,当时头上还留了小辫子,这有六七年时间。后来离开家,在沈阳受资本主义教育,从旧社会过来的人脑子里多多少少都有旧的东西,要经常保持警惕,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 晚上9时30分至11时20分,座谈会。 总理和外宾以及各方面负责同志85人参加,石油部副部长兼大庆党委书记和指挥徐今强同志汇报大庆全面工作,共一个多小时。然后是外宾讲话和插话、议论。 在汇报过程中,总理详细询问了职工家属情况后说:“这里有工人58000人,来队家属24000户,还有34000户没有来,职工每年放假回家,也会造成很大矛盾,你们组织家属参加劳动,自力更生好。粮食少,少来,粮食多了,家属可以多来。”“同时要抓节制生育,有时女同志思想通了,男同志思想不通,反正都有矛盾。”“你们家属演出队在北京演的《初升的太阳》教育意义很大,但你们同样也有思想问题,也会有落后的人。”总理还详细询问了半工半读的情况和北京石油学院迁到大庆的情况并说:“好!理论联系实际好。”在了解大庆领导机构后说:“大庆相当于一个联合公司”,“是一个‘康采恩’。” 午夜12时,谈话。 总理劳累了一天,到半夜12点还没休息,又找康世恩、徐今强同志谈话。他根据大庆所处地区的实际情况,谈了要建设“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新型矿区的精神;还谈了要试验改革教育制度、工资制度和劳动制度,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发扬艰苦创业的好传统等。 总理说:“北京石油学院搬来大庆,我同主席讲过,主席讲很好。”并说:“大庆的工作是成功的,但不能忘记一分为二的观点,这样眼睛就会亮。” 1966年5月4日 凌晨1时30分,参观、听汇报。 与两位领导谈话后,总理到油田指挥部生产会议室看生产模型、技术革新产品和油田建设图表,听取油田建设规划汇报。 凌晨2时10分,离会议室。 在离开会议室时,总理说:“明天开大会,要唱大庆的歌子。我给孙维世说了,叫她给我抄几首大庆歌。”其时,此时已是“明天”了。康世恩说:“总理该休息了。”总理说:“现在还早!” 凌晨3时,总理房间熄灯了。 晨5时,办公。 总理起床阅看外交部和中央发来的电报。 6时,散步。 作家孙维世同志和我一起送去总理要的大庆歌曲《我为祖国献石油》和《大庆家属闹革命》,总理高兴地唱起来: “锦绣河山美如画, 祖国建设跨骏马。 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 头戴铝盔走天涯。” 总理唱到这里,突然停下来并指着歌谱对孙维世说;“这是你抄的吗?”孙维世答:“是。”总理又说:“怎么少了半拍?”孙维世一看不好意思地说:“暧哟!这里多画了一点。”总理说:“你呀,从小我就说你马大哈,现在几十岁了还是马大哈。”接着总理又唱了一遍《大庆家属闹革命》。然后,总理到院子里散步,边走边说:“他们(指外宾)要石油部派一个代表团去,谁带队?”康世恩同志答:“让唐克同志去吧。”总理说:“要带大庆的人去,代表团里要包括搞地质的、钻井的和搞机械的,懂得造钻头的人,还要有搞政治思想工作的,你们可以给他们讲一下。” 晨7时,早饭。 这一餐有油条、豆浆、馒头、稀饭、咸菜、鸡蛋。 上午9时去工地。 总理和外宾首先到了油田北区输油管道施工工地,受到工地4000多人的欢迎。每到一地,总理都是健步走到群众中和工人握手,一一询问是哪里人,愿不愿在大庆工作等。 在一块板报上总理看到一首工人的诗,便对身边的新闻记者说:“你们这些记者,这些工人的诗歌不快记,记什么?”随后背过身对康世恩和我说:“你们记住这首诗了吗?我背给你们听: 没有经验靠实践, 遇到困难学‘毛选’。 专家大家是一家, 排山倒海力量大。” “对不对?”周总理问。答:“一字不差。”大家热烈鼓掌。 总理指着大拖拉机说:“为什么没有女同志开?是不是因为劳动强度大?”答:“是。” 总理站在高地上挥手指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大油田说:“既要搞好油田建设,又要多种树,搞好绿化,尽量保护植被,建设新型矿区!” 上午10时,参观新建的工农“丰收村”。 在村里,总理看望了家属拖拉机手,参观了机播玉米,半工半读学校,以及食堂、作坊、卫生所、家属宿舍等。在“丰收村”各参观点上,总理同全油田家属先进人物代表和本村家属共5000多欢迎的群众见了面,进行了亲切的交谈。 总理先到正在播种的地里,详细问了家属李春云等同志的籍贯、种多少地及生活上一些情况。又看了耕地和苞米地、麦子地,还蹲下来用手扒开土,看耕的有多深。 总理对客人说:“他们这里土地属全民所有制,分配是多劳多得,包括服务行业、小学教员、修路家属,还有家属干部,一律评工记分,不劳动不得分。” 到了村里,总理看了家属住房和生活设施;在作坊,看到摊煎饼机正在摊煎饼,总理拿了一大块煎饼吃了起来,边吃边说:“你们搞得好,开动了脑筋,比昨天晚上吃的煎饼好。”他还风趣地说:“我可没有带苞米面来,吃了煎饼可没有兑换的呀!”随后,总理和外宾走进了家属李春云的家,问了“干打垒”房子的结构后说:“这样来得快,将来可以逐步改善。”又和外宾一同曲膝坐在炕上。因房子太小,除李春云和我等几个人外,其他人只好站在门外。总理和李春云拉开了家常,谈了很长时间。 总理问:“你爱人是干什么的?” 答:“部队转业,现在在生活办公室。” 问:“你们一年收入多少?” 答:“我去年劳动2200多工分,分得220多元,加上丈夫的收入,共有1000多元。” 总理对外宾说:“在一般情况下,她丈夫是个干部,收入那么多钱,她当家属就可以不参加劳动了,可是他们这里的家属都参加劳动。” 此外,还讨论了劳动制度、教育制度、工资制度应该进行改革的问题。 总理从李春云家出来,看到有上千家属正在热烈鼓掌,有的激动得热泪直流。总理很高兴,又亲自指挥和大家一起唱《大庆家属闹革命》等歌曲。他还说:“我再唱一遍就记住了。来大庆,不学会几首大庆歌曲还行吗?”因为下午还要开大会,因此途经红卫星村和西油库时,只是在车上看了居民点和油库库容,沿途有4000多人欢迎。每到有人群的地方,总理都叫车子开慢一点,打开车窗向群众招手。 11时30分,参观家属缝补厂。 总理陪外宾来到缝补厂,在门外受到5000余人的热烈欢迎。总理和客人先后看了展览室、收回的破烂工装工鞋堆、拆洗房、修鞋组、被服加工车间、弹棉花房等。工厂赠给外宾一套缝制一新的工装。 总理每到一处都和家属握手,问寒问暖。 总理问家属王美花:“你们是不是也评工记分?” 答:“记工分。” 问:“每天记多少分?” 答:“出满工记八分。” 总理说:“你们是搞专业了,不搞农业了。” 中午12时,回到住地。 上午活动往返行程约70公里。12时30分,午饭。 这一餐主食是小米面煎饼、玉米绿豆饭、酿皮子、馒头、花卷。副食是清炖萝卜、炒菠菜、酸菜氽白肉、手抓羊肉等。 下午14时,照相。 总理等和全油田的领导干部、劳动模范144人照相。 下午14时20分至15时40分,欢迎外宾大会。 大会会场设在露天广场,到会职工13000人,另有90个分会场,参加收听的有25700多人。 总理看到会场上的13000多职工象解放军一样,一声号令叫起立便整齐地起立,喊坐下也是一样整齐地席地而坐。一个半小时,无人走动,在场的各单位互相拉歌,歌声洪亮,总理高兴地连连点头说:“解放军转业的不少吧?” 答:“是。” 又说:“工人也要有严格的纪律。” 15时40分大会结束。 总理等乘车到临时直升机场,沿途有3000多人热情欢送。 16时,到机场。 总理和大庆送行的同志一一握手,说:“谢谢你们!大庆又有进步,大庆是成功的。你们可不要忘了一分为二呀!”我们说:“欢迎总理再来检查我们的工作。”16时30分。 总理乘直升机离开大庆。 谁料想,总理这次来大庆竟成了他对大庆的最后一次视察。不!不是最后一次,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永远指引大庆前进! 《我们的周总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