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篆刻,学工稳类,还是学写意类,这是个问题

来源:谈艺录 2018-05-17 19:43:00

学篆刻,是学工稳印,还是学写意印,这是个问题,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提的经典问题:“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那么,我们也要问:工稳,还是写意,这是一个问题。

整部中国篆刻史,在印章风格上,是工稳、写意交替演进的过程。我们来看一下进程:

1、先秦古玺:写意类印风,这种印风的来源是当时社会的哲学、文化、艺术上的百家争鸣,大家由竞争,同时又互相吸引,相到融合。同时又由于各个国家之间相互征伐,文化上没有形成统一的审美取向。因此,先秦古玺的风格是写意的,纵横恣肆的,是不拘一格的,如:

(白文的先秦古玺)

(白文的先秦古玺)

(朱文的先秦古玺)

(朱文的先秦古玺)

不管是白文、还是朱文,均不拘一格,不考秩序,只以文字本身的自由排列呈现自己的审美取向。

2、秦代印风。介于写意与工稳之间。由于秦始皇统一六国,制定了严苛的法律制度,这个时候的印章则严整庄重,印面文字被摆进规规矩矩的方格里面,它不像先秦古玺一样奇崛,也不像汉印一样工整醇厚。比如:

(秦印:中司马印)

(秦印:邦侯、留浦)

(秦印:汪参)

(秦印:修武库印)

即便是文字还不是规规整整的方形,秦印的文字也摆在形式上规规矩矩的方格里。由此表现出来的特征是,文字还约略是写意的,秦小篆并不是方方正正的(是稍显瘦长的),但印式上却是工整的,所以说,秦印是写意之风未尽、工稳之风未成,秦印是个篆刻史上一个特别古怪的特例,它被强有力的国家机器强制为固定的形式,这种固定的形式尚没有完全固定下来,秦朝就灭亡了(它只存在了15年。)因此,后续的汉印替代了工稳印风的第一个高峰。

3、汉印。工稳印风。汉印风格容量极大,原因是汉印风格形成的周期长,几百年的历史周期让汉印足以有时间形成丰富的包容量与大量的作品。我们来看一下:

(汉印:三封左尉)

(汉印:淮阳王玺)

(汉印:桓启)

(汉印:别部司马)

(汉印:太医丞印)

(汉印:广陵王玺)

方整与端正是汉印的基本基调,尽管在汉印中也有将军印一类的“急就章”印风倾向写意类,但汉印的主导印风仍然是浑穆典雅、平正匀称、淳朴厚重的工稳印风。

4、唐宋元印风:写意类印风,当印章从封泥抑压转入濡朱钤印之后,特别是到了唐、宋,一方面印面变大,一方面印面文字转变成朱文,为了适应宽大的印面,唐宋工匠甚至改变篆法使之尽量布满印面,而这种篆法的随意改变使唐宋印风脱离了汉印的平正工稳,到了元代,由于民族差异,为了实用,又使楷体字等进入元押压印风,工稳风气荡然无存,代之以不拘一格、一体的多种写意印章风格的作品,如:

(唐印:会稽县印)

(宋印:御书)

(元印:刘押)

(元印:高押)

5、明清印风:工稳印风。明清是篆刻史的第二个高峰期,这个历史时间段,由于文人加入他作队伍,再加“印宗秦汉”复古思想的影响,明清篆刻的基本基调是工稳的。如:

(何震:笑谭间气吐霓虹)

(汪关:秋爽斋)

(朱简:汤显祖印)

(程邃:布鼓雷门)

(丁敬:梁启心印)

(邓石如:太羹玄酒)

(赵之谦:何传洙印)

(吴昌硕:周作铜印)

(黄牧甫:古槐邻屋)

但整个明清印坛又是工、稳不断转换的,比如篆刻鼻祖文彭是工稳的,他的弟子何震就有了极猛利的冲刀,有点写意的意思:

(文彭:琴罢倚松玩鹤)

(何震:云中白鹤)

随之而来的是何震的弟子或者说是师弟的苏宣又回归平和工稳:

(苏宣:左司马)

这种工稳在稍晚的汪关达到极致:

(汪关:汪关私印)

几乎同时,就有朱简用了赵宧光的草篆入印,有了写意风的笔意:

(朱简:开之)

清初的丁敬对明代一代的文人印看不惯,又强攻汉印,创造了有切刀个性的工稳风的浙派印:

(丁敬:白云峰主)

邓石如很快就开始了他的“以书入印”,“印从书出”,既然是以自家书法风格入印,这又是“我手写我心”的写意风格的:

(邓石如:意兴遄飞)

到了赵之谦,看了邓石如的再传弟子吴让之的印之后,觉得自己要再有创新,创新的方法是又再回归汉印的本来面目,于是又偏工稳了:

(赵之谦:赵之谦印)

吴昌硕觉得不好玩,于是出来主攻写意印:

(吴昌硕:破荷亭)

稍晚点的黄牧甫在南方说,赵之谦的印才是好印,又强调光洁,于是又走向工稳:

(黄牧甫:寄斋)

在北京的齐白石觉得一个劲的规规汉人,有啥意思,要“胆敢独造”才行,于是,又开始他的新一轮写意:

(齐白石:不知有汉)

……当然同时代的工稳也还有赵叔孺、王福厂……大家的审美各有特色。

当然,具体到某一个印人,在他漫长的创作周期中,他的印风还是会有所变化的,但整体风格,或偏工稳,或偏写意,这倒是肯定的。当年看《三国演义》,开篇就提: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实在篆刻史来说,是工久必写,写久必工,工写交替的过程。

学篆刻,当然要奠定自己的审美,这是必须的,所以,看看这个工写交替的过程应当有所启发。当然,你刻工稳印,会有人说你“工匠气”,你刻写意印,会有人说你“美术化”。你总不可能让天下所有的人都满意,所以,还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处可走,也不错!)

(【老李刻堂】之293,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