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选秀生态太不正常 王菊才显得难能可贵

来源:新浪新闻 2018-06-09 10:07:00

原标题:选秀的生态太不正常,王菊才显得难能可贵

相信前几天大家一定已经被“王菊”刷了屏。

为了不落伍,不被潮流拒之门外,很多人做起了功课,看起了创造101,并且加入“陶渊明”(王菊粉丝的自称,陶渊明独爱菊)的阵列,开始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安利起王菊,甚至于制作一系列自创的文案来给王菊拉票。

作为热门综艺创造101的一名选手,王菊最开始的梗是土,大家是为了黑她才讨论她,但是慢慢的有人觉得王菊三观很正,而且很自信、很拼,虽然和其他选手比起来实在不太主流,于是黑她的人开始“黑转粉”。最后演变成连路人都铺天盖地的转变为“陶渊明”。

为什么要疯狂的pick王菊?

有粉丝这么解释:“除去其中的凑热闹跟风成分,事实上我感觉在见证一个奇迹的诞生。这个奇迹里包含着与选秀审美格格不入的元素,包含着勇敢自信,甚至是叛逆。王菊会不会出道我不知道,但她已经成为了一个标志,一种精神的意义,是这个时代里另外一群曾被排挤,惨烈对抗后存留壮大的群体所发出的不一样的声音。我今天看到最感人的一句话:给王菊投票,某种意义上是给‘不可能的自己’投上‘可能的一票’ 。”

更多人是在拿王菊来反叛选秀审美,消解严肃励志。然而与其说粉丝们是喜欢王菊,不如说他们迷恋的是参与制造“王菊”的过程,造星的权力远比王菊本人迷人。所以王菊的出现并不是什么意外,王菊也并非唯一的特例,而只是选秀节目的一次例行狂欢。

选秀原本就应该是追逐梦想的现实“游戏”

有人说王菊的成功在于勇敢,观众看到了她的好胜心和勇往直前,即使被网友黑成渣渣也义无反顾。当一位参赛女孩abby主动退赛,王菊顺势补上成为正式学员后,网友们极尽嘲讽之能事,甚至有人直接恶语攻击。

但王菊既没在意嘲讽,也没有欣喜若狂,她只是说:“对方放弃的,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

第一次淘汰赛,其他女生或者因为没能继续走下去,或者因为一起战斗过的队友要离开而痛哭流涕,只有王菊没有。她不撒娇卖惨、不哭哭啼啼,而是一脸坚定。

王菊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好胜心:“我还想留在这个舞台上,我还有梦想没有完全实现。”

这种拼劲让粉丝动容,为了梦想努力奋斗的女孩确实很励志了。但是难道这不就是选秀节目应该有的样子吗?选秀30年,梦想从来都是最大的卖点,实力才应该是最大的资本啊。

平民选秀节目的鼻祖可以追溯到1984年央视首创的青年歌手大赛,早些年的选秀节目还是专业、权威的代名词,韦唯、毛阿敏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唱将就是从青歌赛走出来的。

就连歌神陈奕迅都是选秀出身,1995年《TVB第14届新秀歌唱大赛》的金奖是陈奕迅,铜奖是杨千嬅。参加过这个比赛的很多选手,都是如今大家公认的有实力的明星,比如拿到第一届的金奖是梅艳芳;第三届的金奖是张卫健。看看这些选手如今的实力,就知道当年选秀的含金量几何。

2004年湖南卫视模仿《美国偶像》,推出《超级女声》,“不拘外形,不论唱法,不管年龄”。

之后,选秀节目便以燎原之势蔓延全国。2005年的超女冠军李宇春甚至登上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的封面,为平民偶像梦想树立了榜样。

从“我型我秀”“花儿朵朵”“快乐男声”到 “中国好声音”,每个暑期都有一些名字成为热门,各卫视都有自家的选秀品牌节目。无一不以实现平民梦想为主题。

“平凡人也可以成就大梦想,相信梦想,相信奇迹!”、“我的梦想,我的舞台”、“让梦飞起来!你愿意吗?”这些宣传口号有没有很熟悉。浙江卫视为了配合《中国梦想秀》节目的宣传,甚至将频道定位为“中国第一梦想频道”。

“普通人渴望实现梦想”从来不是新闻,新鲜的是打着梦想的旗号却在做着和梦想毫无关系的事。

选秀的生态太不正常,王菊才显得难能可贵 

“梦想”的泛滥是选秀节目崩坏的开始,同质化的节目太多,如何脱颖而出吸引观众的注意,从而在市场分一杯羹?炒作就成了日常操作,“炒”嘉宾、“炒”评委、“炒”选手、“炒”主持人,制造绯闻、制造事端,有的不惜无中生有、无事生非,导致观众烦不胜烦。

2007年一纸通告叫停重庆卫视的《第一次心动》,并要求《快乐男声》减少落泪、狂欢的镜头;2011年再次下发限娱令,全国省级卫视一年选秀类节目不超10档,类型不得重复。

尽管限娱令一再下发,炒作却依然是选秀节目的命门,拿去年的热门综艺《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举例,《中国有嘻哈》的决赛还没开始,热门的两位夺冠选手就开撕,从台上撕到微博话题#gai撕pgone#。《明日之子》上热搜,话题的意图同样直白,#明日之子直播事故#、#薛之谦摔话筒#等。

薛之谦怒摔话筒

再看看刚刚结束的《偶像练习生》,虽然高喊“越努力、越幸运”的励志口号,但功夫似乎都花在了卖萌耍宝、创造人设、迎合讨好上,创造101更是被称为大型哭泣现场,选手们一言不合就尬哭。

而这些被包装出来的“梦想”通通需要粉丝埋单,曾经观众通过电视机看选秀,投票靠手机短信;到了今天的新媒体时代,粉丝与偶像互动越来越便捷,参与感大大提升,就连撒钱的方式也到了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的地步。

刚刚结束的《偶像练习生》,鼓励粉丝将“养儿式”追星发挥到极致,决赛门票被炒到2万5,粉丝自掏腰包声援偶像,决赛期间甚至花掉了2000 万。出品方的视频网站上,一天只能投一票,而花钱买个会员身份就能多投一票;买一箱赞助商生产的饮品,则可获得 48 次投票机会,“账单就是爱的凭证”。

选秀生态如此不平衡,王菊只是保持了一个选秀选手该有的样子:25岁、自信大方、能够明确清晰表达自己欲望而且从不掩饰野心。结果获得一边倒的支持。

王菊不一定会一直红下去,但王菊的突然走红,却说明粉丝可能没那么傻。

我们期盼中国的选秀经济早日蜕变出更高级的呈现方式,演艺人员有过硬的业务能力,吸引更为理性、更有审美的粉丝参与,平台以更负责任、更计长远的态度运营,让像王菊这样独立自信的选手越来越多,让选秀节目回归“实现梦想”的平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