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最狂的一首诗,千百年来无人能及 - 今日头条

李白最狂的一首诗,千百年来无人能及

来源:搜狐新闻 2018-06-10 15:35:00

李白有诗云:“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位“楚狂人”,彻彻底底地将他的狂写进了诗中,于是,他的诗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狂语,一出口便是“天生我才必有用”,让别人在他面前只有点头哈腰的份。

今天,我们就来读读他最狂的一首诗,感受一下他那唯我独尊的狂傲。

这首诗写于李白受到唐玄宗的召见之时,李白素有匡扶天下的大志,此次得到唐玄宗的召见,他觉得自己实现理想抱负的时机到来了,于是回到南陵家中与妻儿告别,并写下了这首狂气冲天的诗。

诗的前两联,写李白回家时正是丰收的季节,酒熟鸡肥,于是便烹鸡酌酒,与儿女嘻戏,和家人们一起分享这份内心的喜悦。

诗的第三联写李白纵酒高歌,和酒起舞,还要与落日争辉,狂态渐显。

第四联写诗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游说多年,此时得召,于是近不及待地跨马上道。

第五联用朱买臣的典故,将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比作朱买臣的妻子“会稽愚妇”,他们不会想到,自己也有一天,能够西入长安,为皇帝建言献策。朱买臣晚年不得志,他的妻子嫌他贫贱,离开了他,李白这里的“会稽愚妇”是用来指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虽非有意,但不知道李白的妻子看到这句诗会怎么想。

最后,李白一展胸中襟怀,吐出了他的豪言壮语:“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其实,此时李白已经四十二岁,但岁月并不曾消磨他的狂傲。

李白的狂,是世间独有的,像他这样狂的,千百年来,只此一人,他不是疏狂,不是佯狂,而是对自己无比的自信,确信自己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