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自己的时候,是笃定和舒心

来源:新浪娱乐 2018-06-11 01:41:00

制图/夏曾珍晨报记者 曾索狄

出道21年,彭佳慧的演唱实力,毋庸置疑。从早期朦胧的形象,到后来在电视节目中的惊艳亮相,她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今年7月14日,她即将启动大陆首次巡演。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这个在演唱道路上有过蛰伏、有过爆发的女歌手说,现在的自己最舒服,“我总想告诉我的歌迷,连彭佳慧都可以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坚持完成梦想,你有什么做不到?我想诚实地面对我的听众,把我的真实唱给你听。”

前两个七年

从不自在到自在到率性

彭佳慧在歌坛21年的浮沉,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不寻常:第一个七年,从酒吧驻唱起步的她以首张专辑《说真心话》出道,度过了7年唱片歌手的生涯。

“人一生中第一首歌是最有意义的。当时我23岁,《旧梦》是一首听起来像老歌的新创作,很特别。”她记得第一次进录音棚,没有掌握录音室唱法,更不习惯使用耳返,“第一句是‘微微风涌起旧梦’,但当时台湾在刮大台风,一首歌就录了快一个星期。”

彭佳慧很快一炮而红,好歌也一首接一首。但对于这第一个7年,她曾感觉迷茫,甚至认为当时的自己不过是被推着走,“那7年我一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就觉得我唱歌就好了,但唱片歌手要做的不只是唱歌。我是一个从台湾南部到台北工作的女生,过去的生活和思想跟台北是格格不入的,我要学习怎么讲话,怎么进入唱片那么时尚的环境。那七年,我没自在过。”她也不是没有试着改变,“但可能方向都不对”。

于是,2002年与BMG 合约期满,在流行音乐市场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彭佳慧进入了第二个七年:重新回到酒吧驻唱。当时前辈黄小琥对她说:“你是个爱唱歌的人,要找个让自己觉得安全、舒心的地方继续唱。”

彭佳慧深以为然,她至今相信,在酒吧的Live表演是自己的养分,“再一次回去,和最早没有发片时的心情差别很大,别人看你的态度也不一样。我如何把身段推到零,从头开始,是个课题。”她调侃说,人生最脆弱的时候,她也曾寄托于卜卦算命,“算命先生说你要用你的喉咙,你要开口。我是个天生乐观的人,觉得我要想尽办法做得更好,解决问题。”

但从零开始,谈何容易。她在酒吧唱歌用的是英文名Julia,但往来客人都爱点作为歌手的彭佳慧的名曲,“我就是不唱,我只唱我想唱的歌。我是Julia,如果你真的很想听彭佳慧,也许我可以唱一两首,但我不会整场50分钟都满足你。我唱什么,你们听什么。”这样会不会太强势?彭佳慧却说,台上的人就是要强势,满足观众之前要先满足自己。“就像坐飞机遇到乱流,你要先穿好救生衣,才可以帮助旁边的人,这是自救。”

第三个七年

在“非唱片世界”重新绽放

彭佳慧在歌坛的第三个七年,开启于一个被她误认为是恶作剧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礼貌客气的声音:“喂,你好,我是齐秦,请问你是彭佳慧吗?”

但彭佳慧只当是诈骗,“哪位?”

“齐秦。”

“我还是王祖贤咧!”说完,彭佳慧把电话挂了。回想起这一段,她还是笑得乐不可支,“后来他又打来,我问‘到底是哪位’,他说‘我是齐秦’,我才反应过来,‘是小哥齐秦吗?’”

彭佳慧由此回到歌坛,发了《因为女人说》等专辑。她形容再回来环境已是天翻地覆,“听音乐的方式不再只有买唱片,网络特别发达,可以下载,我不适应,但你只能改变自己。当人家告诉你现在的销量从50万张到5万张,从5万张到5000张的时候,你就要认识到,这是大环境,不是你个人的问题。”

这七年里的另一个关键词是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导演洪涛找了她三次,最后一次彭佳慧才被打动,“刚开始不了解节目,觉得为什么要给人投票?我对唱歌一向最有自信,为什么要把这个部分交给观众来评价?但后来我看了黄妈(黄绮珊)的视频,真的很感动,一来她唱得真好,二来舞台、乐队、音响怎么那么好,喜欢唱歌的人会想挑战。”

彭佳慧的实力很快惊艳观众,她更自认是一次重生。但和其他在那个舞台上一炮而红的人不同,彭佳慧没有选在节目最火的时候开启大陆巡演,反而等了又等,等到2016年拿下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又等到如今新专辑《我想念我自己》再次入围。“我不喜欢做别人做过的事情。我希望我不是一时的歌手,而是经过时间沉淀,你还想听到的。”

她也的确做过很多不一样的事:去年在台湾地区开《我想念我自己》演唱会,开场时间安排在星期天下午,是因为彭佳慧想到,很多女歌迷周末要照顾家人和孩子,晚上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而今年夏天在上海等多个城市的巡回演唱会,她也有自己的坚持,“我想选一些更接地气的歌。现在我还挺坚持不唱《我是歌手》中的作品,因为我觉得已经把最好的部分留在了那个舞台,现在导演和主办方还在跟我商量呢!”

未来的七年

用歌声影响别人影响自己

七年又七年,回顾21年的歌坛路,彭佳慧说,自己目前的状态非常简单,“舒心,开心,自在”。会不会想念过去的自己?当然会,“我最想念28岁的自己,什么都不用管,发过唱片,有一些经济基础,也很冲动,说走就走。”她相信,想念过去,恰恰说明自己有了历练,“我现在当然还有冲劲和体力,但你生活的变化会影响你。因为我孩子都生了,就算可以一个人旅行,心里还是会牵挂。”

6月初,彭佳慧在社交网络上公布了一份手写的离婚声明,承认今年3月和结婚12年的丈夫王丕仁签字离婚,但依然是家人,共同抚养孩子。事实上,在接受晨报记者的专访中,彭佳慧也有意无意地流露,对她而言,除了歌手,她更多的是“母亲”的身份,而非“妻子”。

现在,彭佳慧每天会开车接孩子,教育方式也挺“虎”,“我每天傍晚5点15分前要接到我的小孩,回家要给他们洗澡,睡觉前还要讲故事。我的教育方式就是‘哭没有用’,因为如果哭有用,孩子就不会好好和你沟通。”

离婚之后,生活会有什么改变?未来的七年,怎么唱?这是没来得及问彭佳慧的问题,但很显然,她对现在的生活和职业,有自己的笃定。彭佳慧说,等大陆的演唱会结束,她还要去Pub唱唱。“生完双胞胎之后,我越来越对歌手的身份有尊敬。过去从来没觉得我的音乐会有这么大的回响,但生了孩子以后,我慢慢去体验,也听歌迷的一些反映,才知道这些歌声可能对别人的人生发生过作用。我开始尊重我的工作,用我的歌影响自己,也影响别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