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非洲内陆国计划重建海军 曾于1991年解散 - 今日头条

外媒:非洲内陆国计划重建海军 曾于1991年解散

来源:新浪新闻 2018-06-11 00:45:00

原标题:外媒:非洲内陆国计划重建海军 曾于1991年解散

参考消息网6月11日报道 据埃塞俄比亚国有媒体法纳广播公司6月1日报道称, 这可不是相声里的段子,内陆国埃塞俄比亚真的要建海军了。

30年前失去通往红海的通道的内陆国埃塞俄比亚正计划建设一支海军。据说这是该国进行军事改革的一部分。

该国历史上是有过海军的,不过1991年该国将其解散。当时,作为埃塞俄比亚一个省的厄立特里亚省在长达30年的独立战争之后脱离了该国。不过,该国确实有一所海事学校,对海员进行培训。

法纳广播公司6月1日援引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与军方高级官员会晤时的话说:“我们已经为加强国防能力做出很多努力,我们已经打造了非洲最强大的地面部队和空军。”

他说:“未来,我们应该打造我们的海军部队。”

在艾哈迈德发表这番讲话的时候,富裕的海湾国家正在加强对红海沿岸和东非地区的港口的投资。这些国家正在争夺对这个战略走廊的影响力,因为这条走廊对航道和石油航线至关重要。

沙特、卡塔尔和土耳其正将部分港口用于军事目的。

今年5月,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达成一项协议,允许亚的斯亚贝巴参与苏丹最大的海港——苏丹港的股份,从而实现多样化,降低港口费用。

这笔交易是在埃塞俄比亚就吉布提港口达成类似协议两天后达成的。

法纳广播公司没有提供更多细节,但援引阿比的话说,军事改革应该“考虑到当前迅速变化的世界格局以及埃塞俄比亚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格局”。(编译/涂颀)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埃塞俄比亚海军战舰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延伸阅读】埃塞俄比亚英雄!美媒揭秘意大利小岛上王侯战俘

参考消息网10月21日报道 美国“智谋者”网站10月9日发表题为《震惊意大利小岛的王侯囚犯》的文章,作者为西尔维娅·马尔凯蒂,编译如下:

意大利蓬扎岛上,随着看守走近圣母玛丽亚海滩碧绿的海水,村庄里的孩子们喊道:“黑人来啦!尼格斯来啦!诅咒他!”看守是在护送囚犯拉斯·伊姆鲁·海尔·塞拉西,让他完成每日一次的游泳和散步。

1936年至1943年的每一天,墨索里尼在第二次意大利埃塞俄比亚战争中俘虏的亲王士兵被准许在监牢之外的地方进行一些体育运动。对游泳的孩童来说,他成为固定一景(大概也算是让人讨厌的一景)以至于现在蓬扎岛上的老人仍然记得他。

87岁的蓬扎当地人西尔韦里奥·马泽拉说,孩子们叫他“U'Nir”,在当地方言中意为“黑色的那个”。不管什么时候,孩子们只要看到他过来就从水里跳出来。“我们感到害怕,因为他看起来很吓人。我们之前从没见过像他那样的黑人。”

这名囚犯的肤色和他穿的白色衣服形成鲜明对比。马泽拉说:“我永远忘不了他穿的松垮垮的裤子、头戴的白色头巾还有耳朵上的耳环。而且他一直赤脚走路,这更增加了他的异国情调。”他表示他们讨厌那个埃塞俄比亚人,因为“他毁了我们夏天的消遣”。

尼格斯是当时埃塞俄比亚领导人的称号,这位尼格斯1935年由他的堂兄弟、当时的皇帝任命为摄政王,并且被委派领导埃塞俄比亚军队。拉斯·伊姆鲁与墨索里尼的殖民军队一直顽强战斗到最后,但他最终在一年后抵挡不住,被法西斯俘虏。墨索里尼决定把他当做战利品带回意大利,并把他流放到位于第勒尼安海上的蓬扎岛。他在那里被囚禁在一个之后被改建成舒适度假胜地的商人家族私人住宅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意大利法西斯被打败后,拉斯·伊姆鲁重获自由,墨索里尼1943年短暂被囚禁在这座有优雅石柱的房子里。

当时蓬扎岛上的儿童编了许多故事,并且恶意地戏弄那个“邪恶的黑人”,因为他们认为他毁掉了海滩冒险。很长时间以来,蓬扎岛被用于流放白人政治异见者和反法西斯知识分子,但当地人把尼格斯当做外来者和“二等”囚犯。马泽拉的母亲饲养奶牛,给囚禁的犯人送牛奶,但她拒绝接近埃塞俄比亚人。

黑人的故事最终成为意大利民间传说的一部分——流传如此之广,以至于现在的母亲还会警告小孩,如果不停止哭泣就会有“黑人”来把他们带走。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埃塞俄比亚亲王成为法西斯意大利伟大的象征。蓬扎岛历史学家西尔韦里奥·卡波内说:“墨索里尼的埃塞俄比亚战争正好发生在法西斯殖民力量的顶峰。打败一个被认为是野蛮原始、需要文明的民族,成为当时国家自豪感的一部分。”卡波内曾经担任文化委员,他组织了有关蓬扎岛殖民囚犯的展览。卡波内的一个叔叔参加了1936年法西斯对埃塞俄比亚叛乱者的围攻,他的叔叔炫耀说拉斯·伊姆鲁的士兵还在使用箭和矛作战,因此被具有绝对军事优势的意大利打败。

蓬扎岛仍然表现出强烈的殖民遗产,还有一点点对法西斯的怀念情结。蓬扎岛上受欢迎的新生女孩名字之一是阿杜瓦,这个名字纪念意大利对埃塞俄比亚的殖民统治,另一个受欢迎的名字是维多利亚,这是个典型的法西斯名字,在意大利语中意为“胜利”。最受欢迎的酒吧名为的黎波里,这个名字永远会让人想起意大利对利比亚的侵略。

但蓬扎岛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就是拉斯·伊姆鲁的海滩旅店,吸引到许多历史爱好者,他们想要在“黑人”的床上睡上一晚,然后在风景如画的海滩上晒晒太阳,背景里点缀着渔民的小船和卖海鲜的酒馆。这家旅店的所有者西尔韦里亚·阿莫拉是曾经接待埃塞俄比亚亲王的夫妇的孙女,她说奶奶过去经常讲拉斯·伊姆鲁的故事哄她睡觉。阿莫拉回忆说:“奶奶当时就是个小女孩,被他的长相吸引,长长的胡须,尤其是他鼻子上戴鼻环留下的洞。”她说这名埃塞俄比亚囚犯当时生活条件很好——一整层楼都是他的,还配有厨师和清洁女工。但最重要的是,阿莫拉的祖母“记得他是一个体贴善良的人,会从阳台上给孩子撒糖果”。

在埃塞俄比亚解放后,拉斯·伊姆鲁恢复贵族身份,他成为埃塞俄比亚在许多国家的大使。他经常到访意大利,抛开当初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怨恨,想要在两国间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编译/胡雪)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第二次意埃战争中,准备抵抗意大利侵略军的埃塞俄比亚军队。

(2016-10-21 00:17:00)

【延伸阅读】外媒称埃塞俄比亚进入紧急状态:爆发流血冲突

参考消息网10月20日报道 美联社10月11日发表题为《埃塞俄比亚为何处于紧急状态?》的文章,作者为埃利亚斯·梅塞蕾特,编译如下:

在争取更大自由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持续数月后,非洲经济形势最好的国家之一埃塞俄比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25年以来的第一次。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非洲3国之行期间将会见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默克尔办公室表示她将谈及埃塞俄比亚当前的形势而且“显然会提及人权问题”。现在看一看这个东非国家,西方的安全盟友,为何成了西方批评的靶子。

土地引发的愤怒

大约一年前,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民族奥罗莫奋起抗议,因为政府提出将他们的一些土地并入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这是将该农业国变成地区制造业强国运动的一部分。虽然政府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是抗议活动扩大为要求更多权利和要求释放被关押维权人士、反对派人士和新闻记者的运动。反政府怒火也燃烧到了其他地方。

数百人死亡

维权组织说,有400多人在抗议活动中被杀害。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呼吁埃塞俄比亚政府保持克制。近日,在一次大型的宗教节日上,安全部队试图驱散抗议者,结果发生踩踏事件,造成50多人死亡,于是抗议活动引起了全球关注。埃塞俄比亚政府将踩踏事件归咎于所谓的“一些流氓恶棍的行为”。

新的紧急状态

踩踏事件发生后,埃塞俄比亚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近日又发生的抗议活动将涉嫌与政府有关的当地企业和外国企业作为目标。在首都郊区发生的抗议者石块袭击中,一位美国妇女遇难身亡。9日,在骚乱发生一周后,政府宣布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张状态。总理说:“埃塞俄比亚最近的事态发展使国家完整岌岌可危。”

再次封互联网

6个月的紧急状态是法律允许的上限,不过可以重新开始。政府发言人说,埃塞俄比亚安全部队在这段时间将进行整顿,以更好地应对抗议活动。政府说,实施紧急状态可以包括对一些地方实行宵禁,不需法院指令即可抓捕和搜查,限制集会权利并禁止某些通信手段。反对派人士说,非正式的紧急状态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近日,该国的互联网基本上就上不了。(编译/刘宗亚)

10月2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附近比绍夫图镇,安保人员在一场集会活动中维持秩序。据当地媒体报道,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附近比绍夫图镇2日发生警民冲突并引发拥挤踩踏。目击者称,多人在踩踏事件中丧生。新华社发

(2016-10-20 00:19:00)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